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飘雪人间

    无尽之海是墨蓝色的,很深,像是把一瓶墨倒进了一盆水里,几乎没有稀释多少颜色。

    有人说,在血月大陆形成以前海就是这种颜色。

    吟游诗人却说,最开始的无尽之海并不是这种颜色,而是在那个人类疯狂的年代,受伤的海族留下了泪水将无尽之海染成了墨蓝色。

    墨蓝色的大海,满天乌云下,狂风骇浪中,一艘大船正乘风破浪,急速前行。

    三个人站在大船的甲板上,意气风发,却面色凝重。

    这一路走来,无比艰辛;但所有人都知道,更艰辛的还在前面。

    飘雪剑圣知道,司徒南知道,百毒夫人也知道。

    这就是武道十宗胜者组的船,他们走了这条最快的路,也还是直到今天才能看到黄金海岸的边缘,虽说登上黄金海岸后不远处就是紫日府邸,按照日程计算也延后了不少。

    飘雪剑圣的神兵利刃沾满了血污,再不复往日晶莹雪白。

    司徒南的那只火焰蝾螈窝在甲板的一侧,此时的它再也没有陆地王者的风采,身上荧荧火光随时可能熄灭。

    百毒夫人几乎用尽了随身携带的毒粉,她是受到直接损耗最小的一个,也是最严重的一个。

    这一路上,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海族袭击,恐怖的海族勇士在大海里如鱼得水,爆发出见所未见的强大战力,饶是四位成名已久的武圣联手御敌,也是捉襟见肘。

    不过,马上就要登陆了,这对于谁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好消息,紫日府邸就在眼前,紫日传承就在眼前!

    以至于,三位武圣不约而同的走向甲板,空气中丝毫没有减少的咸腥味,在他们看来都清新了许多。

    “飘雪,马上就要上岸了,你不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么?”司徒南一边抚摸着宝贝火焰蝾螈,一边抬头看向飘雪剑圣,眼中闪过一丝不安。

    无疑,飘雪剑圣没有辜负公认第一武圣的名号,时至如今还保留了相对较多的实力。

    这个“相对较多”是怎样的一个概念无法估计,但司徒南知道,哪怕自己是全盛时期也不是这个时候飘雪剑圣的对手。

    “我说过,我们三家只是联手渡海,上岸之后,各自为主,各自为战。”飘雪剑圣双手负于身后,沉声说道。

    真实情况与苏寒猜测无疑,淘汰赛之后获胜的一方自发组队走最快的水路,只是名额方面有些出入,看来在火婴的控制下极火宗并没有掺合进来。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百毒夫人捋了捋额前秀发,抛出一个极具魅惑意味的笑脸,“飘雪,你就忍心看姐姐我一个人被邪恶的海族凌辱么?”

    不得不说,百毒夫人还是很有韵味的一个女人,如果不是练功太深而导致嘴唇与眼睑?眼睑变成青紫色的话,也算是血月大陆排的上号的美女。

    “首先,我比你大十六岁。其次,要是说到邪恶,海族远没有你邪恶。”飘雪剑圣很是无情的列举出两点。

    顿了顿,飘雪剑圣又补充一句,“而且,如果是凌辱的话,我猜你应该不会拒绝。”

    这种话,莫说是百毒夫人这样的女人,但凡是个女性在听到后都会抓狂暴怒。

    当即,百毒夫人就怒了,翻手就拿出一对深绿色双环,作势就要与飘雪剑圣分个高下。

    却在此时,一阵巨浪打在船上,巨浪没有打烂坚固的船体,但将一队海族战士送上了甲板。

    为首的是一只海妖,纯正的海妖。

    这种拥有人的身体,淡蓝色皮肤,满脸长着一条一条触须的生物,被誉为是海族战士中最凶猛的一个,海族历史中只有一位王者,那便是海妖王。

    “贪婪的人类,是什么驱使你们踏入无尽之海?”海妖挥舞着手中的长戟,一边发出尖锐的声音。

    “废话真多。”

    飘雪剑圣淡淡摇了摇头,将手按在了皓月剑柄上,身影几乎凝固。

    身影凝固,时间却没有凝固,随着飘雪剑圣右手与皓月触碰到的那一刻,以他为中心,一股蚀骨澈寒瞬间爆开,甲板上海族带上来的一谈海水都冻成了光滑冰面。

    “飘雪人间……”

    司徒南安抚着有些躁动的火焰蝾螈,小声念叨出这个名字。

    飘雪人间,飘雪剑圣的成名绝技,全力施展甚至可以将方圆百丈任何活物冻结,伴随着鹅毛飘雪,唯美绝伦,仅从杀伤力而言血月大陆鲜有敌手。

    相传当年是由飘雪剑圣的母亲创造了这个招式,在仇家追杀无路可逃之时强行施展,与名极一时的天魔王同归于尽,余下襁褓中的飘雪剑圣。

    在那之后的十八年中,再无人能使出这招,直至飘雪剑圣成年。

    又过了三十多年,待到飘雪剑圣继承剑宗之主,拿到皓月神兵的时候,人们才依稀记起当年那侠义满天下的女侠,与那极具神秘色彩的飘雪人间……

    恍惚间,司徒南感觉脸庞传来阵阵凉意,不由伸手去触摸,一片美丽的六凌雪花静静地躺在手心,缓缓融化。

    抬头,漫天飘起鹅毛大雪,与乌黑色的云彩和墨蓝色的海水形成鲜明对比,唯美绝伦,一股澈寒与一股肃杀之意伴随着雪花弥漫在整个空间。

    一招飘雪人间,不仅连空间被冻结,甚至时间都仿佛凝固,透露着武圣威严,将同样是武圣的司徒南与百毒夫人压得都有些喘不过气。

    甚至,两人都在怀疑,这招是不是已经突破了天地法则,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船舱里暖和一些。”飘雪剑圣留下这句话,跳进了船舱中。

    甲板上,司徒南还在这里,百毒夫人也在这里。

    一队海妖战士也还在,不过浑身上下散发着晶莹亮光,仔细看看,他们都被冻成了冰雕。

    好霸道的招式!

    良久,司徒南才缓过神来,若有所思的望着飘雪剑圣离去的方向,呢喃道:“你说,他是不是想告诉我们些什么?”

    “谁知道呢?”百毒夫人打了个冷颤,连连摇头。

    “总之,你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吧,以你我之力,恐怕很难在单打独斗中搞定这老小子,我还得想办法找天机子和万长生聊聊。”司徒南也感觉到冷意,缩了缩脖子,嘟囔道:“妈蛋,一个飘雪剑圣就够头疼了,还有那把皓月,我怀疑他已经突破了武圣,到达我们猜测的那个境界了……”

    “我们猜测的那个境界……”百毒夫人斟酌着这句话,良久,都不在说话。

    ……

    黄金海岸遗迹,边缘。

    在确认苏寒再无大碍,重新出发之后,很快车队就遇到了一队海族巡逻队,有了先前一次的经验,应付起来也不算棘手。

    尤其是在苏寒配合呆霸王、涂豪瞬间斩杀巡逻队长之后,李风也配合土行孙、风申豹斩杀一名海蛇战士,士气大振,不到半个时辰便解决了战斗。

    “所以,在遇到海族的时候,惊慌是必死无疑的。唯一要做的就是先发制人,在海族没有准备好之前打乱他们的阵脚,这些号称天生的战斗种族并不会打反手,把握好了战斗的节奏,就等于控制了他们的生命!”

    苏寒如是解释道。

    苏寒说的一点也不假,一直以来人们都对海族抱有天生的畏惧,全因在帝国时代前期两个种族的战斗太过惊天骇人,人类险些打入无尽之海深处,海族更是反扑到了帝国王城,以讹传讹,传至今日,海族便被誉为天生的战斗种族。

    但仔细想一想,海族战士的战斗力固然可怕,可那都是在他们掌握战斗节奏的情况下展现出来的,一旦抢先控制了局面,这些海族战士的防御力并不比一只三阶妖兽高多少,至多是长得有些吓人罢了。

    先前,苏寒与绝无情联手,轻松解决掉虎鲨战士巴龙。

    而在刚刚,苏寒又与涂豪、呆霸王联手,三招之内干掉了巡逻队小队长,几乎打的对方没有还手之力。

    存活至今的,无不是人类修士中的精锐,最低都有金丹中期的实力,稍稍花了些脑筋便明白了苏寒的意思,信心倍增。

    微微松了口气,苏寒这才顾得上打量黄金海岸遗迹的风景,虽说这里早已沦为遗迹,在妖兽与海族横行下被搞得灰头土脸,满目疮痍。

    但从一些建筑的轮廓,还是可以看出黄金海岸昔日的繁华,难怪被人称作最繁华的港口,难怪被命名为黄金海岸。

    只是,荒废千年显得也太苍凉了一些,致使苏寒很难适应这种环境,心里总觉得毛毛躁躁,两世重修的他也没见过多少类似这样的地方。

    迷雾森林虽然也被称作血月大陆禁地之一,可那里多多少少还有些生机,不像这黄金海岸遗迹,一边要担心海族和妖兽,一边还要担心缺氧,灰蒙蒙的视线里貌似连植物都没几株,至今苏寒唯一看到的只有一种叫做断肠草的植物。

    看到小清小心翼翼将这些毒草摘下,放入随身携带的布包里,苏寒皱起了眉头,“你摘这些干嘛?”

    “入药。”小清白了苏寒一眼,煞有介事的说道:“还不是我靠断肠草先封住你的奇经八脉,再以银针泄毒。不然你以为你的寒毒是怎么解掉的?”

    “总感觉你这两天神经兮兮的。”苏寒笑了笑,道。

    “没……没有吧……”小清别过了头。

    “好像还胖了不少。”苏寒点头,补充了一句。

    “那是你看错了。”小清将刚刚摘下的两株断肠草放入布包,起身匆匆离去。

    藏在一块巨石后面,小清摸了摸微微隆起的小腹,眉头紧皱,脸色煞白。

    良久,小清将一株揉碎的断肠草塞入口中,整理了一下衣服,确认没有大碍之后才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