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分歧

    “这一针之后,他体内的寒毒便已去了十之**,剩下的那些仅凭他自身能力就能轻松化解。”

    小清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支银针刺进苏寒胸口。

    手法又快又稳,之间还透露着几分狠厉,全然不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可以掌握的技艺,总归没有丢掉药王的脸。

    “三天。不知道武道十宗已经走到了哪里。”绝无情揉着额头,抬头望向远处紫日府邸的方向,倍感头疼。

    据苏寒身中寒毒昏迷至今已经整整三日,李风虽然很识相的将车队停在了黄金海岸遗迹的边缘,避免了不少危险与麻烦,可跟武道十宗的距离也越拉越大。

    三天时间,全力赶路的话已经足够抵达紫日府邸,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紫日传承已经被某人拿在手中。

    当然,这里是黄金海岸遗迹,越深处的地方聚集了越多的海族与妖兽,绝无情倒是不担心武道十宗会少得了意外。

    “如果没有老大,就算我们进入紫日府邸,又能有什么作为?”涂豪轻轻一哼。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绝无情抹了抹鼻子,略显尴尬,“好在苏寒已经没事了,估计今晚就能醒来,我们明早准备上路吧!”

    事到如今,绝无情要说没有私心那就太假了。

    像血煞门这样与武道十宗仅有一线之隔的门派,血月大陆上还有很多很多,这些门派无一不想跻身上位登上巅峰,可这样的机会并不好找。

    看看极水宗就知道了,千百年前就被极火宗灭了一大半,至今还苟延残喘在武道十宗的行列,由此可见想要改变格局的契机是很难寻见的。

    黄金海岸遗迹深处的紫日传承,就是那为数不多的一个,绝无情就算再怎样担心苏寒的安危,也不忍错过。

    “理论上,明早是可以上路。”小清擦了擦额头的细汗,面露难色。

    沉吟片刻,小清终究没有把话说完,而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苏寒身上,也没?

    ??人发现她的不适表现,还未清楚的嗜血蝙蝠诅咒再度被隐瞒起来。

    就像一颗定时炸弹。

    与小清同样筹措不安的,还有李风。

    本身,李风带队进入黄金海岸遗迹就是为了镀金,按照李建刚的吩咐,只要他在进入黄金海岸遗迹之前没死,接下来就不用操心了。

    李风做到了,他不仅活着进入了黄金海岸遗迹,而且很大程度损耗了三大商会的力量。

    可如今进入遗迹已经三日有余,李风还没收到任何来自李建刚的消息。

    不仅如此,原本带来的护卫队只剩下三四十人,其中大半还有伤在身,风申豹也在与海族的交手中身负重伤,李风突然感觉前路很黑暗。

    这一夜,李风再也坐不住了,带着土行孙来到了苏寒的马车,点名要见绝无情与易牙,他必须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

    “两位,你我的身份就不用多介绍了,我们三人就是队伍中最强的三个小团体的代表,我觉得有必要在出发前达成一些协议。”李风开门见山,直接说道。

    三眼魔狼一战,嗜血蝙蝠一战,海妖一战,三大商会的实力损耗了七七八八,虽不能说彻底沦为炮灰,却再也无法掌握主导权,李风就像对待一只马桶那样,单方面的放弃了他们。

    余下的,就只有代表着苏寒小队的易牙,与代表了血煞门的绝无情,可以说这是两支保存了完整实力的小队。

    “恩。”绝无情冷冷一哼,脸色并不太好看。

    “大公子请讲。”易牙的脸色虽然还不算难看,可言语之中还是透露出了一些不悦。

    若不是当初李风忌惮苏寒的实力,苏寒被迫暂时支走了绝无情他们,事态也不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将一切责任归在李风身上都不为过。

    “呵呵。”李风尴尬的笑了笑,道,“事到如今,队伍的实力严重损耗,恐怕在遇到一支海族巡逻巡逻小队都要全军覆没,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是我的父亲授意要一家独大,我也要找寻一些强力的同盟。”

    出身名门,李风很讲究说话的艺术,不经意间将李建刚的名字透露出来,将一切说成是他的授意,一边缓和关系,一边又敲山震虎。

    即使坐在对面的是易牙与绝无情这样的人物,听到这话之后也要考虑一下李建刚这个名字,金戈城主府不在武道十宗的行列,却与武道十宗是相提并论的。

    “你的意思呢?”绝无情脸上露出些笑意,极具轻蔑意味。

    “我的意思是,联合!”李风打了个响指,笑道,“苏寒的小队,与血煞门精锐,都是不逊于武道十宗的力量,再加上我金戈护卫队的鼎力支持,一定能在各路高手中杀出一条血路,拿到紫日传承也不是不可想象。”

    “呵。”不等李风话音落下,绝无情轻轻一笑,撇嘴道,“李大公子的算盘打得还真是响!我和苏寒替你杀出一条血路,拿到紫日传承的恐怕只有你吧。”

    “无情公子。”李风并未因此而恼怒,微微一笑,淡淡说道:“虽说你大多时间停留在极西之地,可你仔细回忆一下,在你的见闻中,金戈城是否是那种见利忘义的宵小之辈?”

    “不是。”绝无情撇撇嘴,别过了脸。

    话说回来,李风倒也不是信口开河,不管是绝无情的记忆中,还是江湖的传闻里,也从没听说过金戈城主府做出过类似于见利忘义的作为,相反,李家的口碑一直很不错。

    “李公子此言差矣。”易牙见到绝无情败下阵来,挺身而出,接过了话茬,“老夫一直都很钦佩金戈城主府,更钦佩令尊的为人。但,这次我们是要争夺紫日传承,大陆上前所未有的宝物,谁敢担保金戈城主府会不会一反常态,三倍的利益已经足够使人疯狂。凭我家苏公子与无情公子的实力,最终或许无法拿到紫日传承,但明哲保身是不成问题的。”

    易牙说的有理有据,不卑不亢,当真是给李风开出一道难题。

    确实,这次大家争夺的可是前所未有的紫日传承!上古大神紫日留下的宝藏!在不到最后关头摆出的嘴脸都是不可信的,看看金戈城主府怎么对待三大商会就可以明白,要知道三大商会可是支撑了金戈城主府超过一半的消耗,饶是如此也逃不了鸟尽弓藏的下场。

    “易老既然这么说,我李风发誓赌咒是没什么用处了,反正这只是一个提议。就算你们不与我合作,我也是笑到最后的那个,就凭我的父亲是金戈城主李建刚!”李风的态度突然变得强硬了许多,说罢就转过了身,摆出一副送客的姿态。

    这是把话给说绝了。李风在赌,赌易牙和绝无情都没有把握。

    身在黄金海岸遗迹,不仅要预防妖兽,还要与海族战士为敌,甚至要与探索遗迹的修士厮杀,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哪怕是有李建刚坐镇的金戈城护卫队,也不敢说能在茫茫多的修士中摘得头筹,争夺传承的修士有千千万,可上古大神紫日就只有一位!

    李风没有把握的事,他就不信易牙和绝无情能有把握。事实上在这个阶段李风的处理还是相当完美的,再继续示弱讨好,只能暴露出自己不足的一面,沦为被动。

    听到李风这番话,易牙与绝无情对视一眼,仿佛都觉得事已至此足够了,轻轻点了点头。

    “既然把话说到了这里,恕我血煞门不奉陪了,今晚过后我们便启程,希望下次遇到的时候不是在紫日府邸。”绝无情说罢,起身就走。

    李风咬着牙,目送绝无情离去,才把目光转向易牙,“易老,你认为呢?”

    “我家苏公子本身就是接受了蓝天商会的委聘才走的这一趟,随后又与大公子达成协议,自然是要将协议进行到底,谈何合作与否?”易牙颇有深意的笑了笑。

    “这不会是苏寒最后悔的选择。”李风笑的也很有深意。

    “希望吧。”

    “……”

    ……

    “确定了要走?”苏寒躺在马车上,有些虚弱。

    他是刚刚才醒来的,虽说小清已经以针灸技艺将寒毒十之**清除出体,剩下的一成还是不容易消化,以苏寒灵神前期的修为起码要一整夜时间才能全部化解。

    “恩。”绝无情点头,道,“道不同,不相与谋。李风他当所有人是傻子,我绝无情不傻。现在看到你没事了,我就更加要走了,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一起的。”

    “没听到你怪我,还是比较舒心的。”苏寒挤出一个笑脸。

    “说什么呢。”绝无情笑了笑。

    沉默良久,绝无情率先打破了沉默,“苏兄,希望你我有命走出这里,到那时,一定要回岐黄城看一看。”

    “有机会的。”苏寒点头。

    “……”

    百米之外,代表着金戈城主府无上威严的镶金大马车里,李风通过阵法倾听着方圆百米内的一切动静,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突然,挂在李风胸前的金戈令牌亮起了淡淡金芒,李风心念一动,取下令牌握在手中。

    稍稍输入一丝灵气,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不急不慢,不怒自威,这是李风等待许久的声音。

    “风儿,你做得很好。”

    听到这个声音,李风激动的险些哭了出来,连忙回应道:“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