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恐怖的寒毒

    此次,黄金海岸遗迹被彻底炒火,原因有三。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第一,剑宗第三次派出精锐进入黄金海岸遗迹,联想到剑宗的创始人月影与紫日的亲密关系,所有人都相信紫日传承的存在。

    第二,火婴散发出去的那些强力灵器,几乎每一件都刷新了血月大陆的记录,拿到了强力神兵的武道十宗自然耐不住寂寞,肯定要在黄金海岸遗迹争抢一番。

    第三,就是蔓蔓在数月前引发的迷雾森林大爆炸,被吟游诗人称作是“紫日传承的力量”。

    人们更愿意相信他们早已认定的事情,不管它是不是事实。谣言止于智者,但不管是在地球,还是血月大陆,或是仙界,智者都太少了。

    究其种种,前后两个月中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上万人先后进入遗迹,还有更多的人正在前往遗迹的路上,这些人中绝大部分是知道海妖王祝福的详细,苏寒便是那小部分中的一个。

    不过,在听到巴龙得意忘形的言语之后,苏寒也猜到了七七八八,虽然不知道海妖王祝福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不过苏寒已经可以肯定,海族战士绝不是完全免疫灵魂攻击,只是自己的攻击没有达到那个程度。

    明白了这一点,苏寒心中又燃起一些希望,不过现状还是没有改变,那就是他被巴龙死死钉在地上,正在承受海玛瑙彻骨蚀心的冰寒侵蚀。

    巴龙冷笑着,狠狠地抽出了三戟叉,对准了苏寒的脑袋,刺下去的同时厉喝道:“永别了,我第一个尊敬的人类!”

    “哼!能死的,横着出去!”

    一道流光,一声爆喝,一道人影。

    熟悉的光芒,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

    电光火石之间,雷霆万钧之际,绝无情率先杀到,远远地将手中骨扇抛掷而出,不偏不倚的打中了三戟叉的刃尖。

    说来也奇怪,苏寒凭借七宝破天刃都无法损坏分毫的海玛瑙三戟叉,在与骨扇碰撞的同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波动,硝烟散去之后竟折断了一根尖刺,苏寒看的真真切切,而那骨扇在爆炸之后径直插入了地面,分毫无损!

    下意识的,苏寒肯定这把从宝库中随手带出的骨扇绝非凡品,最起码在七宝弓之上,甚至足矣与飘雪剑圣手中的皓月神兵媲美!

    趁着巴龙迷茫的一瞬,苏寒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顺手抄起七宝破天刃,紧紧地逼了上去。

    在与巴龙交手之前,苏寒就知道后发一定不能制人,此刻苏寒更加肯定,要想打败巴龙就要趁他措手不及!

    刀锋连斩,恍如暴雨倾盆,霎时间七彩刀芒连成一片,带着一股股强大的灵力波动,美不胜收,又极具危险,恍如一朵带刺的玫瑰,苏寒靠着这股势头将巴龙大腿十几?十几步,也成功在巴龙身上留下了至少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纵使是天生异禀的战斗种族,虎鲨战士巴龙也没有强到无解,手持三戟叉并拥有海妖王祝福的他充其量只比白铁心强那么一点点,在苏寒把握主动的时候,无需应对凌厉的攻势,自然变得轻松许多。

    绝无情见苏寒得救,长舒了一口气,飞身抽出插进地面的骨扇,合身也加入了战场。

    片刻之后,涂豪、呆霸王、易牙与血煞老祖带领的血煞门精锐也赶到,这一股生力军的加入为车队残存的修士减缓了不少压力。

    “无情,过来帮忙!”眼看着巴龙要抢回先机,苏寒大喝一声,唤来了绝无情。

    两人联手,虽然都是灵神前期,可能在这个年纪踏入这个境界的,至少都能当灵神中期使用,瞬间将巴龙压了下去,牢牢把握住了节奏。

    打到现在,苏寒感觉轻松了许多,心中对海族战士的恐惧也所剩无几。

    事实上,可以将这场战斗看做人类修士的顶尖对决,对方只不过强悍了一些,苏寒也没少干过越级杀人的事,深有体会,在这种一瞬定成败的战斗中,把握住节奏就掌握了九成胜利。

    连消带打,血月大陆年轻一辈佼佼者中的佼佼者联手,根本不是巴龙可以抵抗的,不多时在绝无情血爆的掩护下,苏寒一刀贯穿了巴龙的胸膛,抽回七宝破天刃的时候也带起了一片紫色。

    海族的血液是紫色的。

    终于,苏寒用七宝破天刃支撑身体,长长舒了一口气,却在刚刚露出笑意的同时歪头昏了过去。

    “寒毒入侵,居然是海玛瑙!”绝无情眼睛何等尖利,一眼就认出了这三戟叉的珍贵之处,也意识到苏寒再次面临着生命威胁。

    咬咬牙,绝无情当机立断,闪身加入战场,同时喊道:“易老,救人!”

    论杀人,易牙不如绝无情;但说道救人,这位儒雅学士还是有颇深的造诣。

    此番只能让易牙暂时控制苏寒的情况,等到解决了所有的海族战士,再从长计议!

    易牙瞥了一眼远处躺在地上的苏寒,瞬间明白过来,引爆一枚玄天卦作为掩护,撤出了战场。

    “寒毒入侵!”易牙也一眼看出了苏寒的症状,眉头紧缩的同时禁不住吐槽了一句,“怎么每次力挽狂澜之后都要晕一晕?”

    海族的攻势来得快,去的也快,在巴龙被绞杀当场之后,剩下的海族战士失去了主心骨,瞬间乱了阵脚,被人类修士中的高手把握住节奏,一一格杀。

    事实上,不论是李风,还是他的贴身护卫土行孙、风申豹,还是血煞门精锐,甚至是涂豪与呆霸王都拥有与海族战士正面作战的能力,只是鲜少有能撑住几个回合的。

    但在把握住节奏后就简单了许多,只要不给海族战士发动猛烈进攻的机会,他们的防御并不比一只三阶妖兽高多少,大概是身为战斗种族的他们只知道一味进攻,从未想过防守吧。

    李风安排幸存的人类修士做休整,再也不敢对血煞门指手画脚,品头论足。

    而血煞门也没有理会这位金戈城主府大公子,绝无情亲手将苏寒抱回了马车上,此时易牙已经暂时控制了苏寒的症状。

    “按理说寒毒入体无药可解,但苏寒身上应该是有一件护体法器,保住了心脉,不至于有生命危险。”易牙的前半句让人松了一口气。

    可后半句,又让人提心吊胆,“可是,法器护的住心脉,却护不住灵婴,寒毒已经在尝试进攻苏公子的丹田,虽然老夫以玄天卦之力暂时将其压制,可治标不治本啊……”

    易牙所说的法器,便是苏寒的护心神器犁天梳,不过苏寒并没有向其透露过这方面的内容,易牙也不知其中究竟,只知道苏寒生命无碍。

    可是,寒毒已经完全侵入苏寒体内,就算不攻击心脉,到了其他任何地方都是极为恐怖的,或是落下残疾,或是修为尽散,总归逃不了抱憾终身的结局。

    玄天卦中隐藏了很多秘密,不仅可以当做攻击法器,在防护阵法方面也有不错的体现,更可以引出卦气导入人体内作为一股力量,易牙就是以这股力量暂时阻止了寒气入侵,为苏寒争取了一些时间。

    “别嘚啵嘚啵那些我听不懂的!你就说,老大怎么样才会醒过来!”涂豪性子急,一看到苏寒晕倒眼圈都红了,险些就与易牙翻脸。

    “这个……”易牙面露难色,良久,叹了口气,“寒气入体并不寻常,以我的能力,只能暂时压制。”

    海玛瑙产自无尽之海深处的海底,万年不见天日才能孕育出一块,富含极强的阴寒之力,常人触碰一下都有可能浑身结冰而死,被侵入血脉几乎是无药可解,哪怕是苏寒这样的灵神期修士。

    当年人类与海族的大战中,就有不少名噪一时的修士死在海玛瑙的阴寒之力下,几乎是谈之变色,闻之丧胆。

    这也是为什么在之后强如月影那样的人物,在搜集海玛瑙之前也要拉上紫日一同前往。恐怕也只有常年生活在狂风骤雨中的海族,才能完美驾驭海玛瑙这种神奇的物质吧。

    自苏寒被寒气入侵至现在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苏寒眉头已经结起一层白霜,嘴唇也变成了青紫色,身体的温度正在快速减退。

    “我来试试。”血煞老祖挺身上前。

    还未站稳,血煞老祖就咬破了手指,一滴看起来就很粘稠的红色液体凝结并滴落下来,漂浮在半空中微微翻腾,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色光芒。

    旁人只觉得好看,只有血煞门弟子才知道其中究竟,血煞老祖这是强行迫出了自己的本命精血,每一滴的流逝都代表着力量的减弱,当年与万毒门百毒夫人血战中血煞老祖都不舍得这样做,这次为了苏寒是亏大发了。

    随着血煞老祖念动生涩的口诀,他的眉心出现一个泛着血光的铭文,空中那滴浓稠的精血也开始凝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实体。

    几乎是片刻,精血凝结成了一粒指甲盖大小的红色丹药,血煞老祖伸手捏住,放入了苏寒口中。

    “我血煞门虽然走的是歪门,却不是邪道,一切都不违天和,合乎常理。”血煞老祖长长舒了一口气,额头冒起一层虚汗,看得出他的消耗很大。

    顿了顿,血煞老祖才继续说道:“这一滴是我的本命精血,蕴含了极强的血之力,在苏公子体内会扩散开来,致使其热血沸腾,应该能与寒毒有一战之力!”

    血煞门的功法就是以血为根本,在这方面血煞老祖下了很多功夫,几乎可以说是操控入微,想要使一个人热血沸腾简直是太容易了,使用本命精血是见效最快也是效果最强的一种,如果这都无法与寒毒抗衡,那便是束手无策。

    马车内静悄悄的,只余下众人呼吸的声音,所有人都紧紧盯着躺在正中的苏寒,看着他身上的变化。

    片刻,苏寒的脸色变得红润了一些,眉头的白霜也开始逐渐融化,整个人变得更有生机。

    只可惜好景不长,又是一盏茶的功夫,白霜再度开始凝结,不多时又爬满了苏寒的脸庞,众人再去触碰苏寒身体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到一点点的温度。

    “老大!老大!你睁开眼看看我,我是涂豪啊……”涂豪抱着苏寒的身体,眼泪鼻涕满脸都是。

    他是被苏寒带到这里的,或者说是苏寒改变了他的人生,涂豪真的无法想象离开苏寒的日子,当初仅仅是短暂的分别已经让涂豪忧心忡忡,现在要眼睁睁看着苏寒被寒毒折磨,堂堂七尺男儿也留下了眼泪。

    呆霸王站在一侧,不善言谈的他并没有明显的表示,眼中的黯然与神伤无疑是最好的表达,他比涂豪更舍不得苏寒。

    易牙、绝无情、血煞老祖,乃至是与苏寒不曾交流过的血煞门精锐,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易牙!你把我的老大救醒,救醒!”涂豪发了疯似的抓住易牙的衣领,奋力摇晃。

    绝无情见状,赶忙拉开了涂豪,狠狠一拳将涂豪掀翻,喝道:“你tm难过,老子比你更难过!”

    “哎……”易牙并未怪责涂豪的鲁莽,只是叹了口气,无奈道:“事到如今,老夫也没了办法,要想就醒苏寒,除非是药王出手……”

    “药王没有,不知道药王的弟子行不行?”

    一个柔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闻声,齐齐转头望去,看到了缩在车厢一角的小清,眼中大放光彩。

    是啊,药王不在,不还有药王的弟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