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真正的开始

    “洪老大,第九次了,你行不行!小心把身子玩虚了……”

    一些猥琐的声音伴随着淫荡的笑声从帐篷里传出来。

    透过黑压压的人头可以看到,在人群中间有一男一女赤身露体像两条狗一样死死地缠在一起,不时传出一阵阵撞击声,被很很折磨的呜咽,还有那放荡的呻吟和呢喃。

    “嗷嗷嗷嗷……”洪飞一边笑着,双手死死捏住两团白肉,猛力的一阵冲刺之后,深深吸了口气,吼道:“看老子再来第十次!”

    周围围观的强盗们听到洪飞的“豪言壮志”,也都沸腾了起来,嗷嗷叫着,好像趴在女人身上的是自己。

    却在这时,一白衣秀士打扮的男子挤进人群,看着这**的画面深深皱起了眉头,数个时辰前他试图阻止过,可事情还是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飞哥。”白衣秀士皱着眉头,一只手掩住口鼻,却掩不住脸上深深地厌恶。

    “军师?咋滴,想通了?来来来,这个还没死,老子让给你玩。”洪飞转头一看,略显惊讶,像抓小鸡似的提起身下那个女人。

    “不是这个。”军师表情凝重,摇了摇头,“老三他们已经去了三个时辰,按理说早就该回来,我想,是不是……”

    “出事?”洪飞替军师把话说完。

    随即掏出一把匕首,轻轻刺进了手中女人的后背,又狠狠一划,留下一道从左肩到臀部的刀口,女人早就被吓傻了,除了断断续续的呻吟之外再也发不出其他声音。

    洪飞一脸丧心病狂,舔了舔匕首上的鲜血,大笑道:“老三在我们大山脉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莫说是一个小刀门,十个刘小刀都不是老三一人的对手!”

    确实,疤脸老三即使是在山贼的聚集地大山脉,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凭借其实力强悍与心狠手辣稳稳地坐上了第三把交椅,仅次于洪飞与军师之下。

    “不不不,小刀门不足为据,不过是靠着手中的迷

    药与生面孔才有资格与我们合作。”军师连连摇头,道,“我怕的是他们失手。毕竟这是金戈城的车队,带队的又是李风,可以说是尽得李建刚真传……”

    “那毛头小子,迟早有一天老子要绝了李建刚的后!”洪飞有些不爽的摆摆手,恶声说道。

    “飞哥……”军师欲言又止,看着洪飞一脸厌烦的表情筹措再三,还是开口说道:“就算李风入不了你的眼,那苏寒呢?这一路我们可是听得真真切切,苏寒确实在铜陵关击败了白铁心,这样一个年轻人,恐怕不是老三能应付得了,我看还是排几个人去探探消息,很可能老三现在已经……”

    军师的担心不无道理,如果说老三可以应付李风,这点军师勉强能相信,毕竟在大山脉数以千计的强盗中疤脸老三也算是个中好手。

    可是,在车队里还有苏寒,还有那个年纪轻轻就能与白铁心分庭抗礼甚至将其击败,最终引出飘雪剑圣亲临的苏寒,老三若是能将这种人物收拾妥当,那大山脉的头把交椅也轮不到洪飞。

    “军师,不是老子说你,你们读书人就是这样……”洪飞脸上的厌恶更深几分。

    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洪飞陡然话锋一转,道,“算了,看看就看看吧,让小六带几个人摸过去查探一番,如果有情况立刻回来报告!”

    说罢,洪飞狠狠提起女子的双腿,下身一挺,几种声音再度交织在一起,与**的春色互相衬托,使这个不大的帐篷变得香艳十足。

    也就不过三五分钟的时间,方才被派出去的小六跑了回来,踉踉跄跄,慌慌张张,好像身后有幽冥恶鬼追赶似的。

    “老……老……老……老大!不好了!”小六一边嚷着,不小心被绊了一跌,整个人摔进了帐篷里,砸在了洪飞身上。

    “喊你奶奶个腿!”洪飞反手就是一记耳光,将小六氏六打出三米远,怒目圆睁。

    “老大。”小六委屈的捂着半边脸,小声说道:“三哥他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至于喊得跟杀猪似的!”洪飞的怒气不减反增。

    想来也是,这种情况下不管多么生猛的男人都经不起吓,打搅了兴致不说,还有可能吓出毛病,洪飞没有宰掉小六已经说明他很和蔼了。

    “三哥他……”小六支支吾吾,好久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把手一伸,道,“老大,你还是出去看看吧。”

    “操!”洪飞骂了一声,就这样裤子也不穿,大步走了出去。

    距离帐篷三十多米的地方,几个随着小六一同出去的强盗扛着疤脸老三往回走,几个时辰前还意气风发生龙活虎的老三,现在已经算是彻底废了。

    他身上倒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只是两条胳膊被人齐齐斩断,想来下手的人本是想将其五马分尸,只是考虑到要留一双腿走回来传讯,这才手下留情。

    更令人惊讶的是,疤脸老三虽然失去了两条胳膊,脸上却没有半点痛苦,这可不是刚猛的性格就能硬撑下来的,想必这种情况也是出自凶手的手笔。

    “怎么回事!”洪飞面色冷峻,杀意顿起。

    在大山脉,洪飞老大,军师第二,疤脸老三就是他旗下的第一马仔,两人可以说是过命的交情,三十多年里不知被对方救了几次,也不知救了几次对方。

    甚至可以说,洪飞将疤脸老三当做了亲弟弟那样看待。

    可现在亲弟弟被人搞成了这样,莫说是洪飞这个强盗头子,就是泥菩萨都得暴跳如雷。

    “呜……”

    疤脸老三没有说话,只是努努嘴,洪飞这才看到在他的嘴巴里咬着一张纸条,取了过来,上面是一行字。

    “军师,给念念。”洪飞将纸条递给军师。

    军师接过,只是一眼,面色紧绷,如临大敌。

    良久,军师努力咽了一口唾沫,将纸条上的内容念了出来。

    “三日之内,洪飞必死!”

    ……

    车队前进中,距离黄金海岸遗迹还有不到百里,或者说这里已经算是黄金海岸遗迹的边缘。

    苏寒与李风并肩坐在马车前头,这里已经算是海族的地盘,作为车队中少有的灵神境高手,两人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遇上了海族可比魔兽麻烦的多。

    刘小刀策划的里应外合并没有伤及车队的元气,甚至说只有李大仁一个受了轻伤,其他人都在服下迷药前先服了解药,怪只怪李大仁运气不好,受到的嗜血蝙蝠诅咒偏偏是拉肚子,搞得东郭仁想给他解药都找不到人。

    “其实你处理的不太妥。”苏寒望着远方被乌云遮盖的黄金海岸遗迹,沉声说道,“这些强盗恶贯满盈,但罪不至死,每个人都有一次被原谅的机会。”

    李风是总指挥,处理被俘强盗的事当然由他决定,在武力的威慑下这群强盗花了一点时间挖出一个大坑,接着就被李风的《木灵诀》轰杀至渣。

    最后,李风两位护卫中修炼土系法决的那个负责收尾,使用了一招极为常见的“飞沙走石”填平了大坑,将包括刘小刀在内的一百多具尸体彻底埋葬。

    疤脸老三是唯一一个活口,因为苏寒说需要一个人传话回去,给洪飞与大山脉的强盗带去一些恐惧,李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李风饶有兴趣的看着苏寒。

    “砍断一手一脚,能不能活着逃回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苏寒很随意的说道。

    “你比我更狠。”李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我的目的并不在惩罚,而是让他们悔过,我相信,一个人在绝境的时候,一定会对生前的罪孽进行忏悔。”苏寒说着,咧嘴笑了笑。

    “所以,这就是你放走疤脸老三的原因?”李风也笑着问道。

    苏寒笑了笑,并不回答。

    虽说疤脸老三带回去的字条是苏寒所写,不过苏寒并没有打算对付洪飞。

    当然,苏寒也不是单纯的恐吓,这句话说的是有理有据,三天之内洪飞就算不死也得褪层皮。

    原因就在于洪飞抓了百花谷的弟子,这些女人在强盗窝里总归逃不了凌辱致死的下场,这消息很快就会传到邀月耳朵里,恰恰邀月走的也是这条路,到那时新仇旧恨一起算,堂堂武圣强者邀月与半步武圣怜星,还有一个不比苏寒弱到哪里去的无痕,纵使洪飞拥兵十万也难挡其锋芒。

    事实上,洪飞既然敢抓人,敢杀人,自然已经有应对方法,想来他是决定绑架了李风就撤退,回到大山脉后专心对付金戈城主李建刚,即使到那时邀月怜星放弃了黄金海岸遗迹的紫日传出前去大山脉找麻烦,洪飞也能凭借易守难攻的地势将其阻挡在外。

    而如今,疤脸老三被废了,上百名弟兄被轰杀活埋,洪飞有极大的可能会丧心病狂的追杀这支车队。

    按照时间计算,洪飞追上的时候车队已经进入黄金海岸遗迹,不占天时地利人和,与丧心病狂的洪飞纠缠并不是好的选择,所以苏寒写下了字条,多多少少能起到震慑的作用,变相的避免麻烦。

    天边的乌云越来越近,众人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如果不出意外,天黑之前一定能进入黄金海岸遗迹的界限。

    一路走来千难万险,可到了这里谁的心情也不轻松,反而更加沉重,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进入黄金海岸遗迹,那才是真正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