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人心不古

    走出树林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在嗜血蝙蝠后就没有大规模的魔兽袭击,倒是途中遇到几只落单的妖兽,都被李风指挥着金戈护卫队斩于马下。

    看来李风想到了一个不错的应对方法,他选择亲自出马解决这些小困难,在有效地预防苏寒增添威信的同时也能达到热身的目的,毕竟再往前不多远就是黄金海岸遗迹了。

    照例,中午又是一次休整,却再也没有上次休整的规模,走到这里已经有超过半数的人牺牲,这些人的尸体大多被丢在路边任由苍鹰啄食,这也是无奈之举,这样紧凑的情况下谁也没有挖坑敛埋的闲心。

    再者说,据苏寒所知三大商会的每一人包括负责人在出发前都签下了生死状,所谓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既然把主意打到了紫日传承上面,落得这种下场也怪不得人。

    只是苏寒感觉有些不太好,尽管已经极大限度证实了紫日传承的存在。

    “感觉你好像不在状态。”李风提着一坛酒来到苏寒身边。

    捅开泥封,一股淡淡的酒香飘了出来,李风又打了一个响指,身后的护卫立刻送来两只碗。

    “还好。”苏寒咧嘴笑了笑,歪头看了看那两名护卫,道,“这两位都是灵神境巅峰的高手,只需一步就能跨入半步武圣行列,放在哪里都是独当一面的人物,也不至于在金戈城主府当下人吧。”

    苏寒指的就是李风身后那两名护卫。

    对此苏寒本来并不太关心,只知道金戈城主府坐镇三位高手,皆是灵神境巅峰,平日里负责金戈城主府的安全保卫,这次被李风带来了其中之二。

    像这样的高手,不管是在哪里都会是独当一面的狠角色,最起码也要被封为座上贵宾,像他们这样被主子呼来喝去的实在少见。

    “每个人都有他的价钱,只要你开对了价钱,那么你就可以主导他的一生。”李风笑着将一碗酒递给苏寒,接着说道:“这句话是父亲对我说的,而我在六岁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如你所说,他们三个不管放在哪里都是独当一面的角色,可不管在哪里,他们都很难拿到一百万上品灵石的月薪。”

    “所以,他们三个的月薪是一百万?”苏寒眉头一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怪不得他们肯把修为封在灵神境巅峰。”

    此言一出,李风与身后的两名护卫皆是面色一凛。

    在血月大陆,这是鲜少有人知道的秘密,灵神境巅峰的修士可以自主选择将修为停封在这个阶段,止步不前。

    因为自灵神境巅峰开始,在往上的半步武圣以及武圣,他们所注重的力量已经不在灵力的深浅,招式的强弱,而是最玄奥的心境,心境的成长才能使他?使他们的实力真正增长,换句话来说其实灵神境巅峰已经不可能借助外力更进一步,孰强孰弱全看自身的领悟。

    所以,有一部分修士会在灵神境巅峰的时候选择停封,从而着重培养心境,静思感悟。

    毕竟武圣只有十三位,想要晋封武圣只能等待他们其中之一陨落,还不如留在灵神境巅峰,一来不会树大招风,同时也能尽可能避免一些繁琐小事影响自己的心境。

    金戈城主府的三位高手便是如此,别看他们现在都是灵神境巅峰,只要他们愿意,一眨眼的功夫就能荣升半步武圣,只是他们不想罢了。

    苏寒之所以知道这些,那是因为当年他也做过同样的选择,延缓了将近百年才踏入渡劫期,饶是如此依旧在渡劫中失败。

    但是,这种做法的前提是自损修为,只有先自损才能将修为控制在灵神境巅峰,所以他们三人肯定不是为了静修思悟才这么做,更像是在表忠心。

    毕竟,金戈城主李建刚也只是个半步武圣,纵观历史,还没有哪个门派的弟子比宗主修为更高,城主府的护卫肯定也不能比城主厉害。

    若非如此,李家也不能屹立在金戈城千百年而不倒。

    “在我心里,你的价钱又提升了一些。”良久,李风才笑着说出这句话。

    见苏寒对这些不感冒,李风略显尴尬,话锋一转,道,“你觉得那边几个家伙怎么样?”

    苏寒顺着李风的手指看过去,是三个在三十上下的男子,方才在李风斩杀妖兽的时候顺手救下,据他们所说是来自一个极西之地叫做小刀门的门派。

    血月大陆宗门林立,武道十宗之下还有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门派,不过其中大部分都上不得台面,就比如这个小刀门,这三位自称是精锐的修士最高一个才金丹前期,剩下两个还在筑基后期苦苦挣扎。

    就是这样的三个人,被一头五阶妖兽铁甲犀牛追了十几里,若不是李风持剑将铁甲犀牛斩成两半,他们三个肯定要魂归西天了。

    “实力太弱,只能当炮灰。”苏寒很老实的说道。

    “你只能看到这些么?”李风上扬的嘴角带着一些轻蔑。

    “貌似是很老实的坐在那里休息,其实他们时不时会四下打量,可能是对这个完全陌生的车队还有一些忌惮和警惕,也有可能是在踩点。”苏寒补充道。

    “什么是踩点?”李风疑惑问道。

    “就是为自己的犯罪行动做提前准备。”苏寒解释了一句。

    “勉强听明白了。”李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那么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你才是总指挥。还有,谢谢你的酒。”苏寒说罢,将手中的空碗还给李风,起身走开了。

    回到马车上,小清依旧缩在车厢当一角,自从嗜血蝙蝠袭击到现在她都是这个样子,病怏怏的,看的苏寒很揪心,生怕她死在这一路上回去后没法跟屠爷交代。

    “你要吃东西么?”苏寒问道。

    “不了,没胃口。”小清摇摇头,翻了个身,背对着苏寒。

    “总感觉今天你怪怪的。”苏寒苦笑着摇摇头,自语道。

    “我又不喜欢你,干嘛给你笑脸。”小清背对着苏寒,冷冷的抛出这么一句。

    “说的也是。”苏寒尴尬的摸摸鼻子。

    百般无聊,苏寒取出了腰间的两个锦囊,又从空间袋中取出一瓶养魂丹,将其分成两份分别倒入锦囊中。

    第一个锦囊里放着蔓蔓残存的凤凰真火,自出发前一天拿到养魂丹开始苏寒就着手尝试恢复蔓蔓受损的灵魂,目前看来效果还算不错,那一簇凤凰真火在接受到养魂丹当滋润后体型变大了一些,火苗正中也多出半个指甲盖那么大的黑点。

    按照苏寒的认知,这一簇火苗就是蔓蔓残存的灵魂,等到半个指甲盖那么大的黑点长到拳头那么大的时候,蔓蔓的灵魂就能恢复到七七八八,到那时就有两个不同的选择。

    涅槃,或是重生。

    至于第二个锦囊,住在里面的是魂兽王,自从苏寒将三枚聚破丹拿出来开始它便进入闭关,苏寒也会隔三差五填进去一些养魂丹,希望能给混兽王一些帮助,哪怕只能起到一丝丝作用。

    “哎,还是不能成功吸收么?”苏寒咬了咬嘴唇,系上了锦囊。

    魂兽王开始吸收聚魄丹已经有一段日子了,而保持在这个阶段也有四五天的样子,依旧毫无进展,每一分每一秒都有被药力撑爆的危险,苏寒希望在下一次打开的时候可以看到不同的画面。

    收好了锦囊,苏寒也吞了两粒养魂丹,不多时进入养魂状态。

    魂决的补全至此要暂告一段落,黄金海岸遗迹里肯定不会有魂骨,不过据李风所透露的情报来看,紫日府邸中很可能藏着一本完整的魂决。

    这是血月大陆的第三本魂决,也极有可能是最后一本!

    ……

    车队边上,三名小刀门的修士正靠着一块青石板歇息,有意无意的,他们会四处张望,就像一只藏在地洞里的老鼠,悄悄地冒出了头,又在被发现之前缩了回去。

    刘小刀、李二牛和赵钱孙,这三个名字或许并没有飘雪剑圣、万长生、蛛白骨这些好听,可在极西之地,这也是三个极具代表性当名字。

    人们通常把这三个名字跟强盗联系在一起,因为这三人就是强盗。

    这一次黄金海岸遗迹事件,三人早早就收到了消息,隐匿在大山脉中,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收拾妥当踏上征程。

    他们的目标同样是黄金海岸遗迹,但他们并没有带很多东西,空间袋里满满当当堆放着不下百斤的特质迷药,这些出产自万毒门的特质迷药哪怕是半步武圣也无法抵御。

    靠着纯属当演技与阴霸的迷药,三人一路上做下十几桩案子,无一例外都是潜入内部搞鬼,最终都能将车队一锅端掉。

    这次,他们把主意打在了金戈城主府的车队。

    按照赵钱孙的估计,干完这一票就能收手,所掳掠的物资已经足够三人潇洒百年。

    “二牛,怎么样了?”刘小刀将声音压得很低,问道。

    “不下十个灵神境高手,剩下的起码都是金丹中期,还有当日在铜陵关亲手击败白铁心的苏寒,不过他的贴身护卫都不在了,应该会容易很多。”李二牛小声答道。

    刘小刀闭眼沉吟片刻,狠狠咽了口唾沫,“干!”

    咽唾沫并不是因为很难抉择,而是很激动,修士的实力与财富是成正比的,厉害的修士随身携带的空间袋中鲜少有凡物,刘小刀看着车队周围零零散散的上百人,仿佛已经看到了数以十万计的灵石在闪闪发亮。

    尤其是苏寒,最近两日以铜陵关为中心,关于苏寒的传说一刻也没有停歇过,人们除了议论苏寒的实力与他那几个悍不畏死的贴身护卫之外,还对苏寒手中的兵刃做出了评论,最终得出结论,这是一把超越了嗜血剑并且只比飘雪剑圣当月殇稍弱一些的神兵!

    这样的神兵,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刘小刀每每想起这把神兵都会忍不住流下口水。

    听到刘小刀下了命令,李二牛轻轻点头,趁着一个空档,手脚麻利的将两包白色粉末倒进一旁的水桶中,接着提起水桶朝火堆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