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 暂时的分离

    经过商议,苏寒说服了血煞老祖,血煞门八人同意暂时加入蓝天商会的队伍,一切等成功进入遗迹再作商议。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毕竟,距离黄金海岸遗迹还有一整天的路程,谁也不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目前为止仅仅遇到了两次魔兽已经险些将这支探险队覆灭,恐怖的海族,甚至更恐怖的人类修士还在前方不远处等待着他们呢。

    连夜,苏寒将这个情况告知了东郭仁与李风,东郭仁那边倒是没什么问题,还是如往常那样用言语敲打苏寒,让他不要忘记那份约定。

    这点可以理解,毕竟蓝天商会花了大价钱,成败在此一举,锋芒毕露的苏寒就是契机之所在,只要把握住这份契机,蓝天商会便能成功转变,真正站在血月大陆的顶端。

    一个商会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与武道十宗平起平坐,血月大陆是强者为尊的舞台,尤其是帝国时代落幕之后,政客基本都说不上话,商人就更别提了,所以他们迫切的需要紫日传承来改变现状,哪怕仅仅是一部分,也能成功的使商会转型。

    苏寒理解他们,也希望李风能理解自己,事实却非如此,李风在听到血煞门精锐加入车队的事实后皱起了眉头,良久都不说话。

    “苏寒,这血煞门,不好搞啊……”李风唉声叹气憋出这么一句。

    “大公子此话怎讲?”苏寒饶有兴致的坐在那里,想要听听李风能编造出怎样的借口。

    他也理解李风,换做是他,也不会让血煞门的精锐加入车队。

    毕竟,在这支队伍中李风是最高领导者,要避免一切东西逃脱自己的掌控,血煞门不管怎样都不会听从李风的调遣,李风自然容不得这样的存在。

    再者,李风一路上都在想尽办法损耗除自己外所有人的实力,倘若血煞门加入李风自然要对其下手,到那时会平添不少麻烦。

    “我现在都怀疑你是有预谋的!想要一步步汇聚自己的力量,反客为主!”李风咧嘴,恶声说道。

    苏寒没有说话,低着头,神色有些玩味的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接着,露出淡淡的笑容。

    “算了,没有真凭实据,说你也不会认。”李风仔细斟酌一番,话锋一转,道,“血煞门是血月大陆最著名的魔教,先不说他们妖邪的功法,外面疯传血煞老祖心狠手辣,麻木不仁,杀人只在眨眼之间,你跟他同住一屋檐下就不怕?”

    “还好吧。”苏寒含糊说道。

    “这次被嗜血蝙蝠围攻,损失你看过了么?”李风突然问道。

    “还没。”苏寒的确还没注意到,摇了摇头。

    “三大商会的损失都在一半以上,金戈城护卫队损失四成,还未进入黄金海岸遗迹,我们已经折损了超过一?过一半的实力。”李风叹着气。

    “所以我才认为要加入生力军。”苏寒点头说道。

    “不!加入生力军没错,却不能是血煞门。”李风断然拒绝,道,“如果你加入了剑宗的人,或是长生天的人,这我不反对,毕竟这些宗门在血月大陆口碑还算良好。但你将血煞门跟我们绑在一起,你知道多少宗门与血煞门有不共戴天之仇么?”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平南文学网)”苏寒毫不退让,他自然是知晓李风说这句话的用意。

    “那么,你认为这条路上最大的敌人是什么?”李风颇具深意的看着苏寒说道。

    “不是魔兽,不是妖兽,不是海族。”苏寒只说了半句,并未把话说完。

    进入黄金海岸遗迹,乃至深入黄金海岸遗迹内部,最大的敌人不是妖兽,不是魔兽,也不是海族。

    是人类,人类修士!

    生命与紫日传承,在这两者之间或许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者,可这都是旁观者的言论。

    但凡是亲身经历这件事的,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践踏生命夺取紫日传承,贪婪可以让人忘记本性,紫日传承这种等级的宝物,足以让任何人疯狂!

    这就是为什么千千万的修士死在黄金海岸遗迹,还是有源源不断的人涌进来。

    “反正这件事我不会同意的,最多收留他们一夜,天一亮就把他们送走。”李风做出一副决不让步的姿态,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苏寒。

    顿了顿,李风的口气缓和了一些,道,“苏寒,你也知道我的立场,下面要震慑三大商会,上面还有我的父亲金戈城主,不要让我难做好么?”

    反客为主!

    这才是真正的反客为主!

    不管李风是怎么想的,在这一刻,他的语气已经将苏寒的身份降低了一个档次,将苏寒与他的贴身护卫排在了一起,这绝对是有意而为,这是比东郭仁还要高级一些的手段。

    “我考虑一下。”苏寒笑着跳下了马车。

    一分钟后,等苏寒回到自己的马车上,已然想好了应对策略。

    “呆霸王,易老,你们跟无情一路,明早出发,相隔十里并肩前行,相互驰援。”苏寒说罢,摆摆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继续说道,“在进入黄金海岸遗迹之前,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十里的距离很快也能赶到。等到进入黄金海岸遗迹,我会想办法联系你们。”

    “你就带涂豪和小清两人,能行么?”绝无情皱着眉头,看向苏寒,忧心忡忡。

    自铜陵关开始,一路上可谓是千难万险,绝无情真的很担心苏寒的安危。

    别看苏寒打败了白铁心,这是两个概念,海族和妖兽是不会给苏寒任何一丝机会,还有恐怖的群居魔兽,谁也不能保证在嗜血蝙蝠之后还有什么奇怪的玩意儿。

    “说的也是。”苏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涂豪,你也跟无情一起上路,我只带小清一个。”

    “老大,你这不合规矩!”涂豪第一个出声抗议,“蔓蔓姐要是知道你这么做,肯定要把你阉个干净的……”

    “就你花花肠子多!”苏寒狠狠赏了涂豪一个暴栗,解释道,“她的师父将她交付于我,我总不能有负于人吧。”

    “她的师父?”绝无情这才注意到小清,很有礼貌的笑了笑,问道,“看这位姑娘蕙质兰心,颇有大家风范,不知师从何门?”

    小清别过头,根本不搭理绝无情。

    “药王,陆屠。”苏寒苦笑着道出这个名字,解了绝无情的尴尬。

    “嘶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涂豪也不再说话。虽然他不知道药王陆屠是谁,不过能背负“王”的人,应该都不是泛泛之辈,这种人能结交的好,结交不了也不能交恶。

    “苏兄决定了?”良久,绝无情才问道,脸上还是无尽的担忧。

    “东郭仁和李风都忌惮我身边的你们,还不如让你们走另一条路,我在这车队里也更安全一些,至少不会被冠上功高盖主的罪名。”苏寒苦笑道,“放心,以我的实力,再加上三大商会与金戈护卫队,即使不能顺利进入黄金海岸遗迹,自保也是没问题的!”

    “老夫赞同。”易牙代表自己和呆霸王发表了意见。

    “师父,你认为呢?”绝无情转头看向血煞老祖。

    血煞老祖饶有兴致的看着苏寒,许久,扑哧笑了,“小小年纪,城府如此之深,置之死地而后生,妙哉妙哉!”

    说着,血煞老祖拍起了手掌,衣袍无风自动。

    “就是说你答应了?”绝无情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虽然不知道苏公子的全部实力,不过在短时间想出如此计策的人,必然不会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血煞老祖独具慧眼,一语道出苏寒内心最深处的原则。

    两世重修,苏寒最坚固的一条原则是什么?那就是今生今世再也不给任何人羞辱自己的机会。

    这句话也可以说成再也不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绝无情再也没有意见。

    第二天一早,涂豪、呆霸王和易牙脱离了队伍,按照苏寒的嘱咐与绝无情同行,在相距十里的地方遥遥守望,并肩前行,起码在进入遗迹之前要保持这样。

    等进入了黄金海岸遗迹,未知的变数太多,能不能保持联络都是一个问题,更别说紧急驰援了。

    送走了他们,车厢里立刻清净宽敞了许多,苏寒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七宝破天刃,血污下面露出了雪花般的刀身。

    “小清,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苏寒漫不经心,头也不抬的说道。

    “啊?”缩在角落里的小清如遭雷击,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你怎么了?生病了?”苏寒一脸疑惑,说着就要去摸小清的额头。

    “不要过来!”小清大喊一声,打开苏寒的手,坐回到角落里,把脑袋深深埋在双腿之间,“我很好!我很好!只是……有点水土不服而已。”

    “哦,那就休息吧。”苏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顿了顿,又说道:“那就休息吧,等过了今天,你想休息都没机会了呢。”

    “恩。”小清很小声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