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狗血的传说

    火焰中的嗜血蝙蝠一边挣扎,一边发出尖锐的叫声,不管有没有传递危险与呼朋引伴的效用,还是将小清吓了个半死。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一直呆在屠爷庇护下的小清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一时间也忘记了疼痛,踉踉跄跄的跌坐在车厢的角落里,扯着嗓子喊出了比嗜血蝙蝠更大更尖锐的声音。

    “啊!啊!”

    寂静的夜,小清的声音尤为洪亮。

    “闭嘴!”苏寒冷冷的喝了一句,随手拿起小清携带包裹上的那把剑,重重的抛给了她,道,“你不是要跟我一起进黄金海岸遗迹么,现在机会来了,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勇敢!”

    “老大……”涂豪开口想要帮小清求个情。

    虽说在这个车厢里没一个人对小清有好感,可人家毕竟是女孩子,言语中也听得出苏寒与她的师父有极大交情,涂豪认为自己必须要在苏寒头脑发热的情况下提醒一句。

    的然,这只是他的认为。

    几乎是苏寒咆哮声落下的同一时间,树林里响起了“哗啦啦”的声音,像是狂风扫落叶,但在车厢里的人都知道这并不是什么狂风,而是一群比狂风恐怖千百倍的东西!

    呆霸王取下了挂在脖子上的佛骨舍利,作势就要跳下马车,被苏寒伸手拦了下来。

    “等等,看过情况再说。”苏寒迟疑片刻,才说道。

    之所以迟疑,是苏寒不敢确定,不敢确定这支探险队的实力是否足矣应付嗜血蝙蝠群,相比之下三眼魔狼显得可爱多了。

    同样是魔兽,三眼魔狼是四阶,嗜血蝙蝠区区三阶,单体实力或许有天壤之差,可如果让人评选最恐怖的魔兽排行榜,相信是个人里面有九个半都会将后者的排名放的更靠前一些。

    原因有二。

    第一点已经说过了,嗜血蝙蝠是实实在在的群居魔兽,而这种魔兽凭借着体积小与飞行两个天赋避开了绝大多数天敌,又栖息在阴凉潮湿不见天日的地方,繁殖速度很快,只需很短的时间就能组成一个数量相的的族群。。

    第二点就比较头疼了。三眼魔狼攻击人类是为了觅食,它们像大部分野兽一样将所有肉类的做食物,属于天性。而嗜血蝙蝠攻击活物只是为了吸血,鬼知道这些血液对它们到底有没有帮助,但凡是被嗜血蝙蝠的“血管”所刺中,灵神境以下的修士在反应过来之前就会被吸成人干,无药可救!

    这种生物仿佛天生就是为了吸血而生的,不论是黑夜中的感知能力,还是超快的飞行速度,亦或是那根尖锐细长的“血管”,它们是天生的猎手。

    方才若不是苏寒的机立断,若不是七宝破天刃威力强大,恐怕小清此刻早已变成一具红颜枯骨!不,红颜已去,留下的只?的只有枯骨。

    苏寒迟疑的时间,一大群嗜血蝙蝠已经从夜色中杀了出来,感觉敏锐的它们远远地就锁定了裸露在马车外的修士和护卫,整齐的一轮俯冲,就如蝗灾时遮天盖日的蝗虫,等到散开的时候就只剩下一堆堆白骨。

    一息?还是两息?

    谁也不确定,谁也不敢确定,不敢确定这些恐怖的东西到底花了多少时间把一个活人变成一具白骨,因为这个答案会让人心寒。

    终于,所有人都意识到自己正面对着恐怖的嗜血蝙蝠,他们拿起了武器,举起了火把,开始了新一轮的自卫反击。

    “老大!”涂豪有些焦急的看着苏寒。

    一方面是涂豪的心智还不够坚韧,就算苏寒事先说明了与三大商会乃至金戈城主府都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涂豪还是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死在面前。

    另一方面,涂豪也担心自己这些人的处境,倘若外面的人都死光了,嗜血蝙蝠迟早会发现马车里的活人,区区五人,还要抛去小清以及被她拖累的人,该怎样才能从嗜血蝙蝠群中冲杀出去?

    “不着急。”苏寒摆摆手,示意涂豪稍安勿躁,“他们也不笨,知道拿火把。”

    嗜血蝙蝠几乎没有什么天敌,只怕亮光和火,这些除了符合蝙蝠的习性之外,还与一段上古传说有关,苏寒恰恰也知道这段传说。

    上古神魔大战以神界惨胜落下帷幕,数以百计的魔王和数以万计的魔物四处逃窜,逃到了九界八荒,还来不及喘口气的神界无奈组织了一队精锐紧随其后,进行追击捕杀。

    由于狡猾多端的魔头很快就隐藏在了九界的角落,再加上神界百废待兴,在进行了第一轮搜捕之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直到千百年之后神族恢复了元气,才又派出力量去剿杀神魔大战幸存的魔头。

    岂料,他们慢了一步,魔头在融入了各自挑选的世界后进行了快速的繁衍,虽说神界的精锐力量将的年逃走的魔头悉数格杀,可他们在临死之前留下了数量相当的后裔。

    神界的首脑再商议之后,决定不能留下这些隐患,发布了“继续追杀,不死不休”的命令。

    当时,日炎神君作为新生代神君中的佼佼者,被当做搜捕团的主力投放到一个位面,所执行的任务是在尽快的时间内清理一切魔族后裔。

    日炎神君也做到了,他花了上百年时间亲手杀死了数千只魔族后裔,其中有力拔山兮的巨魔,有狡诈奸猾的精怪,面对再怎么穷凶极恶的敌人他都没有退缩。

    却在最后,在面对最后一只魔族后裔的时候,他放下了手中的阳炎剑。

    这是一个女孩子,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若不是瞳孔中那一抹深邃的颜色,谁也不能将这柔弱善良的女孩子与魔族联系在一起。

    一番接触后,就如所有狗血故事中的情节那样,两人相爱了,在秀丽的森林留下影子,在圣洁的雪山上留下了脚印,在浩瀚的大海中携手立下永不分离的誓言。

    可惜好景不长,很快日炎神君与魔族后裔相爱的事传上了神界,神界无法容忍这样的耻辱,派出了三位高手捕杀日炎神君与女孩。

    一番激战,日炎神君自爆身亡与三位高手同归于尽,疮痍之中,女孩孤独的望着天空,她看着天边日炎神君那张笑脸,自己脸上也浮现出傻傻的微笑。

    微笑着,她拿起了阳炎剑,带着美好的情感也带着诅咒,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自那以后,就有了嗜血蝙蝠这种生物,几乎在每一个位面都存在着这种生物,人们都说嗜血蝙蝠就是女孩带着诅咒的怨念,弱小的怨念选择生生不息的方式存活在这天地间,妄图向神界的独裁者复仇!

    嗜血蝙蝠只是三阶魔兽,传说,的有一只嗜血蝙蝠超出天地法则达到超阶魔兽的时候,女孩的怨念就会聚集在它的身上,上古魔君最精纯的血统会帮助这只嗜血蝙蝠登上魔兽的巅峰,带领残存的魔族与纯真少女的怨念向神界复仇!

    或许这只是一个无法考证的传说,但不管在哪里,嗜血蝙蝠都是一种不祥的东西,这也是苏寒在面对三眼魔狼时毫不退缩,却在此时选择迟疑的原因。

    外面,三大商会与金戈护卫队已经与嗜血蝙蝠群展开了激烈的战斗,人类修士们胜在实力强大,应变能力丰富,一边挥舞火把驱赶嗜血蝙蝠,一边凝聚灵力发动强大的攻击。

    而另一边,嗜血蝙蝠则仗着数量优势采取人海战术,一只又一只悍不畏死的冲向一个个人影,往往在牺牲数百,甚至数千的同伴之后,剩下的嗜血蝙蝠就能瞅准空当将尖锐的“吸管”插进人的脖子。

    血红的颜色顺着吸管被吸进蝙蝠体内,皮肤迅速干瘪贴在骨头上,等到最后一丝水分被吸干的时候,这具干尸会轻轻地飘落到地上,再被晚风一吹,就变成了一具白森森的骨架。

    进入黄金海岸遗迹之前的最后一个树林,谁也没想到会有这般恐怖的敌人再等待着自己,晚风与蝙蝠的嘶嚎,人类的吼叫融为一体,萧萧瑟瑟,这是直射心灵的阴寒。

    “啊!杀杀杀!给我杀!”

    “该死,怎么还有这么多!”

    “阿古,我的兄弟。啊!我要杀了你们……”

    “……”

    每一刻都有成百上千的蝙蝠被击落,每一刻都有人倒下,嗜血蝙蝠还是铺天盖地,甚至遮盖了空中的那轮血月。

    “疾风斩!杀!”

    一个声音就近响起,一阵疾风过后,李风的两大护卫之一来到了苏寒的马车边上,一拳打开了木质车门,吼道:“苏公子,我家公子请您迅速下场,以定军心!”

    从焦急的声音中可以听到,这次李风是迫于无奈了,嗜血蝙蝠的突然袭击之下,纵使是李建刚亲传也来不及动歪脑筋。

    “好!”苏寒迟疑片刻,提着七宝破天刃跳下马车,回头喊了一句,“都下来!跟在我身边十步之内!”

    接二连三的,涂豪、呆霸王和易牙都跳下了马车,小清却缩在角落里迟迟不肯下来,估计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儿。

    “哎……扯后腿的女人!”苏寒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着易牙,“易老,麻烦你用玄天卦布置一个阵法,如果只是保护这一个马车的话,玄天卦肯定足够了!”

    “恩。”易牙点头,结了几个手印,将几块卦片朝空中一丢。

    卦片闪着光亮,见风就长,变成四面成人高的木板直直插入地面,像是信号接收器一样瞬间连接构成一层防护罩,将马车牢牢的保护在其中。

    看到这一幕之后,苏寒才放心的下,提着七宝破天刃杀入战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