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被理顺的逻辑

    在黄金海岸遗迹莫名其妙的再次被炒火之后,每天都有新的情报被挖掘出来,以讹传讹,真实性都有待考证。

    但苏寒并不怀疑李风的话,相反,他更要感谢李风帮自己找到了答案。

    最开始的时候苏寒就在怀疑,按理说以武道十宗的实力,没必要相信“紫日传承”这种笑话,三次的大规模发掘都毫无结果,还损失了大批战力,可武道十宗和大陆上的修士还是像闻到腥味的猫儿一样朝着黄金海岸狂扑。

    后来苏寒以为是火婴的阴谋在作怪,甚至理所应当的将散播此消息的罪魁祸首锁定了火婴,毕竟他的嫌疑太大了,而消息又是与那些珍稀灵器一同出现在大陆上,导致苏寒推理出火婴妄图坑杀十三位武圣的结论。

    现在想想,一切都显得有些不切实际,虽说贯穿下来苏寒的结论是合情合理,却有许多重要的地方存在着极大的逻辑漏洞。

    最无法解释的一个,火婴可是拥有着连苏寒都不得不拜服的实力,苏寒不会因为几次凭借不可抗因素侥幸从火婴收下逃走就认为火婴很弱,这个存活了不知多少修真纪元的老怪物比仙界的仙帝都要强大更多,甚至丢到神界都能排的上号。

    这样的一个人物,如果是要横扫血月大陆的话,十三位武圣根本不足挂齿,火婴又怎么会费心思设计在黄金海岸遗迹坑杀十三武圣呢?

    一直以来,苏寒都是以“火婴害怕自己联合十三武圣共同抵抗”为由来解释这件事,现在想想实在太可笑了,莫说是十三武圣,就是一百三十位武圣在火婴面前也只有那么一线生机!

    而这一线生机还是遵从“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强加上去的,假设脱开了天地法则的束缚,仅存的一线生机也只是泡影一般一戳就破!

    退一万步来说,火婴真的准备在黄金海岸遗迹来坑杀十三武圣,这件事苏寒能发觉,武道十宗又怎么会不清楚?

    那些看似美好的灵器,每一把都超出了血月大陆的锻造技艺,每一把都蕴含着血月大陆不曾见过的气息,这些已然站在血月大陆最顶端的强者没有理由不发现,又怎么会傻乎乎的踏入早已设计好的陷阱中?

    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唯一的解释。

    紫日传承真的存在!而且就在黄金海岸遗迹中!

    飘雪剑圣是最有机会接触到这个事实的人,生性淡泊名利的他都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探索黄金海岸遗迹,其余的宗门必然会从中发现这个事实,跟随甚至超越剑宗的脚步。

    这么解释起来,一切就通顺了。

    苏寒抬头再次看向李风,发觉李风也顺眼了许多,就算他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将这个秘密吐露出来,也帮助苏寒回?寒回到了正轨。

    “所以,现在,苏公子的意思呢?”李风很有信心的看着苏寒,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

    他相信,不论是谁听到这个情报都会不由动心,那可是魂决!血月大陆上仅有两本之外的第三本魂决!是所有想要踏入灵魂法则的修士梦寐以求的宝物!

    “我想,你会再说多一些给我听。”苏寒并没有着急表态,而是说道。

    凭李建刚的城府,从二十年前就开始为今天做打算,所得到的情报不仅仅是这些这么简单,一定还有更重要的东西没说出来。

    “好!”李风点头,道,“我想你也知道,日月星尘四位上古强者远远超出了武圣的范畴,其中又以紫日的实力最为强大,按照金戈城主府所掌握的资料来看,在筑基、金丹、灵神和半步武圣、武圣之上,最起码还有一个境界,紫日最终战海妖王时候所展现的实力,已然超过了这个境界!”

    苏寒没有说话,心中却是万分惊讶。

    在血月大陆的天地法则束缚下,确确实实只有五个境界,自日月星尘消失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人能突破武圣。

    又经过岁月的流逝,这个秘密早已被经历过人狼之战的修士们带进了黄土中,莫说是普通人,代表着血月大陆顶尖力量的武道十宗都不知晓其中详细,金戈城主府能掌握到这些资料,也实在是难能可贵。

    “可以说,当时的紫日已经独步血月大陆,除了本身实力强悍之外,在人类与海族大战之前,紫日一直在血月大陆游历,探索未知的区域,同时也搜集了不少奇珍异宝,其中既有威力强大的神兵,又有珍贵的矿石、药材,无不是天地孕育万年以上才能形成的天材地宝,虽然大陆上没有人知道这些东西都包括了什么……”李风顿了顿,

    咽了口唾沫,才继续说道,“但是,能被当时紫日看中的东西,其等级与效用,肯定超越了现在血月大陆上所谓的顶尖极品。”

    不只是遗传了李建刚,还是遗传了隔壁王叔叔,李风还是比较聪明的,可以单从一些貌似无用的信息中推理出这么多有用讯息,这份领悟力都快赶上苏寒了。

    “很有诱惑力,但还是不足以让我拼命。”苏寒虽然点头,嘴上却还没答应,“大公子,虽说我跟蓝天商会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但你也知道,我们要去的是黄金海岸遗迹!可以说有九成九的机会无法完成蓝天商会所分配的任务,我这一趟肯定是打算活着回来。”

    李风抖落出这么多干货给苏寒,苏寒自然不能只跟李风扯淡,思量过后,便将这些说了出来。

    苏寒明白,这些内容即使他不说,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所谓的雇佣关系是建立在生命安全的基础上,任何被雇佣者都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完成任务。

    “我记得在昨夜已经说过,如果你佩戴了金戈令牌,那么你将是金戈城主府的核心人物,除了别人碰不得你之外,金戈城主府也不会让你轻易被摘下令牌。”李风笑道。

    这句话,表面上只说明了两点,实际上却透露了三个内容。

    第一,苏寒佩戴金戈令牌后悔受到金戈城主府的保护,蓝天商会便奈何不了他,哪怕毁约的话,也会由金戈城主府出面完美的解决纷争。

    第二,按照血月大陆的风俗,在死人下葬的时候会被摘掉身上所有的饰物,令牌自然属于其中之一,不会轻易被摘下令牌即是说苏寒的生命得到了保障。

    第三,是暗中的一层意思,除了被人摘下令牌之外,苏寒也不可以自己摘下令牌,从他佩戴金戈令牌的第一天起,死也要成为金戈城主府的鬼!

    乍一看,这是不平等条约。

    可仔细琢磨,恐怕任何人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那可是金戈城主府!不仅表面上看起来强大,暗地里更是掌握了许多连武道十宗都不知晓的秘闻,相信普天之下除了金戈城主府之外,就再也没有第三家知道月影日记的内容了!

    强大的极火宗不知道,根基深厚的长生天不知道,至于黄尘一手创立的神将门,他们连自己的老祖宗是谁都不清楚,更别说月影的这本绝密日记了!

    可苏寒不会抓住这样的机会,如果是在前世他也许就点头了,再世重修的他发誓不会再给任何人羞辱自己的会,自然不会寄人篱下。

    绝无情和李风,同样是青年才俊,同样是血月大陆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苏寒与前者有过命的交情,与后者只能靠着一些惊天秘闻才能心平气和的聊天,除了性格上的诧异,绝大多数也是这个原因在作怪。

    “苏寒何德何能,能够让大公子青眼相加,这块令牌很漂亮,却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苏寒笑着将金戈令牌取了出来,放在桌面上,轻轻推到李风面前。

    “你这算是作出决定了?”李风的态度来了一个三百八十度大转变。

    上一秒还是面带微笑,心平气和,这一秒眯起了眼睛,话语中都多出几分凉意。

    “算是做出了两个决定。”苏寒也是眯着眼,话语中同样透露着阴冷。

    对付李风这样的人,必须要随着他的变化而变化,且要做的更甚一分,不然是拿不到话语权的。

    昨夜商讨关于“斥候队”问题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三大商会的负责人只是稍稍表现出一丝弱势,立即被李风主导了局面。

    而今天在与三眼魔狼遭遇的时候,三大商会的负责人又慢了半拍,结果被李风轻而易举的损耗了相当一部分实力,付出的仅仅是缴获的那批三眼魔狼的晶核。

    果不其然,在苏寒的话音落下之后,李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仔细盯着苏寒,像是在看一头怪物。

    想必这位大公子还没有遇到过能在气场上战胜自己的年轻人。

    “说说看。”李风显得很有兴趣。

    “第一,我要拒绝金戈城主府的邀请。”苏寒一字一顿,很有腔调。

    “恩。”李风耐着性子。

    到现在李风算是看明白了一点,这个苏寒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厉害,介乎于他与李建刚之间,绝不会轻易居于人下。

    想来也是,能在不到一年之内与武道十宗其中四个牵扯到关系,还是与核心部分牵扯到关系,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武道十宗都无法降服的人,又怎么会是金戈城主府驾驭得了。

    “第二,我发觉金戈城主府比蓝天商会要厉害一些,更适合做合作伙伴。我想,我们很适合签订一份合作协议。”苏寒笑着说道。

    “你会向对待蓝天商会那样对待金戈城主府吗?”李风问道。

    “当然!”苏寒想也不想,答道。

    两人对视了很长时间,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又同时伸出了右手。

    “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不久后,李风与两个贴身护卫目送苏寒离去。

    待苏寒坐进自己的马车之后,其中一个护卫撇着嘴说道,“大公子,这小子虽然实力不错,但反复无常,跟这样的小人合作不但危险,还会拉低我们金戈城主府的身份。老爷可只说过让你招募一些有能力的人,却没吩咐过要寻找合作者啊。”

    “你不懂。”李风摇摇头,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遥遥望着后面苏寒的马车,“这小子,比我们想象的要更有趣一些。”

    顿了顿,李风又补充了一句:“即使到时候是我的预计失误,也能凭着他与飘雪剑圣的关系值回票价,假使我父亲在场的话,也会觉得这次合作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