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第三条路

    第三百二十三章第三条路

    与蓝天令牌相似,金戈令牌也是一件不错的宝贝,除了是身份的象征之外,这块令牌也可以定义为一件法器。

    只是效果不同于蓝天令牌,金戈令牌的主要材质是赤金沙,在攻击方面体现的更多一些,不过并没有人愿意将这种东西当成主要武器,实在太小了些。

    苏寒收下这块令牌并不是真的要考虑李风的提议,而是想要借此稳住李风,想来从现在开始李风对苏寒的态度会好很多,直接免去了不少麻烦。

    又来到东郭仁的房间小坐片刻,不出苏寒所料,东郭仁抓紧了每一分每一秒向苏寒灌输“李风很危险”这个观点,崭露头角的苏寒无疑是一块上等小牛排,是心怀鬼胎的各大势力所主要争夺的对象。

    略施小计,苏寒又稳住了东郭仁,刚出门就遇见了盛鑫与邱白林,大家又是一阵客套,两人夸苏寒年少有为,苏寒就夸他们两个老当益壮,磨磨唧唧将近一个时辰,苏寒才成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涂豪他们早已等候多时了。

    “怎么样,都有没有什么大碍?”苏寒关切的看着这几人,心里暖暖的。

    虽说以前也有并肩作战都的经历,可没有一次是像今天这样让苏寒感动,明知道对方是成名已久的剑宗长老,凶命渊博的白铁心,还是义无返顾悍不畏死的冲了上去。

    嗜血剑是为数不多可以忽视灵魂法则的法器,若不是他们及时出手,可以说今天的苏寒凶多吉少,苏寒并不认为如果是自己落败的话飘雪剑圣还会亲临现场。

    “服下了丹药调息之后,已经没事了。”三人答道。

    “恩。”苏寒微微点头,看了看欲言又止的易牙,心领神会,道,“霸王,你带着小清出去巡查一圈,看看有没有扎眼的人物,记得要仔细巡查!”

    苏寒把“仔细”二字咬得很重,呆霸王就算是再怎么迟钝也清楚了这层意思,旋即转头看着一脸不情愿的小清,将其一同带出了房间。

    待到听不见两人脚步声的时候,易牙这才说道,“苏公子,这次,恐怕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我也是这种感觉。”苏寒很赞同的点头。

    “为什么?”涂豪一脸茫然,不知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

    这就是苏寒留涂豪而不留呆霸王的原因。

    “是这样的。”易牙说出了自己的见解,“白心代表剑宗复仇,将苏公子的名字打了出来;白铁心与苏公子发难,致使苏公子崭露头角;最终我们联手击败了白铁心,乃至飘雪剑圣亲临,这便让苏公子第三百二十三章第三条路

    的光芒绽放,不管哪一步,都是让我们成为众矢之的。”

    暂且不知剑宗这一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他们捧红了苏寒,但对于现在来说并不是好事。

    一个二十多岁就能凭一己之力与白铁心分庭抗礼的人,在血月大陆只有两种下场,要么被各大势力所拉拢,要么被各大势力联手铲除。

    这样的人简直太恐怖了!所有人都想将其收为己用,可忙碌过后所有人都会发现,这种人是不可能被服服帖帖收于麾下,为了防止日后多出一个敌人,就只有联手铲除。

    无疑,剑宗的目的就是如此。再接连折损了白剑、白心与白铁心之后,飘雪剑圣又不能以第一武圣的身份强压灵神前期的苏寒,就选择了这种方法将苏寒推上风口浪尖。

    飘雪剑圣亲临现场,除了是要搭救白铁心之外,同时也为苏寒增添了几分光彩,凭借那一番不着边际的对话,人们会理所应当的认为苏寒已经被飘雪剑圣看中,已经是半只脚迈进剑宗的人。

    那么,苏寒的下场只有后者。

    “哦。”涂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除了这些……”苏寒接过话茬,“剩下的就是与黄金海岸遗迹有关。到目前为止,武道十宗最精锐的队伍还没有进入黄金海岸遗迹,而我们一路上也没有看到,这客栈里的人虽然不少,可鲜少有武道十宗的弟子,也即是说,除了剑宗之外,其他宗门的动向还都是个谜,他们去了哪里?”

    “是啊,去了哪里?”被苏寒这么一说,涂豪恍然大悟。

    原本,大家以为武道十宗是第一批进入黄金海岸遗迹的,却不料武道十宗很有默契的玩了一手“螳螂捕蝉”,华丽丽的忽悠了天下所有人。

    昨夜,天下人才知道武道十宗其实并没有真正进入黄金海岸,之前所谓的精锐部队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精锐都聚集在了金戈城,展开了一场惨烈的淘汰赛。

    除了极水宗、药王谷、剑宗之外,参与到其中的六个宗门被淘汰一半,直到今天早上,武道十宗的动向又成了一个谜,谁也不知道在惨烈的战斗过后他们去了哪里,输家不见了,赢家也不见了。

    “从今天的事件还能看出武道十宗的动向?”涂豪虽然是这么问,可话语中没有半点怀疑的意思。

    他相信易牙,更相信苏寒。

    “一战之后,灵兽谷、万毒门与极火宗取胜,落败的天机门加入蓝天商会,长生天不知所踪,至于百花谷嘛……”苏寒摸着下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方才在于白铁心厮杀过程中,我不经意瞥见人群中两第三百二十三章第三条路

    女一男,统一蒙着面纱,其中一个我认得出来,是无痕!”

    当时苏寒在专心与白铁心战斗,不过还是瞥见了这一行三人,更是认出了其中的无痕,可以断定这就是战败后的百花谷主力。

    “根据他们三人的行踪可以推断出,包括长生天在内的败者组三家宗门,都在顺着这条路潜入黄金海岸遗迹。”苏寒得出结论。

    天机门跟随蓝天商会,百花谷简装出行,长生天虽然还未出现,不过走的也一定是这条路,或许他们就混在了其他住客当中,毕竟苏寒认识的长生天弟子就那么三两个。

    “老夫也是这么认为的。”易牙赞同了苏寒的结论,补充道,“进入黄金海岸的路线一共有三条,我们走的是最安全的路,再有就是从北方的雁翎关进入,这两条路在进入黄金海岸遗迹之前并不会遇到太多的海族,当然妖兽是免不了的,可还是相对安全一些。”

    “第三条呢?”苏寒眼前一亮,很有可能其他四家就是走了第三条路。

    易牙拿出了一张羊皮图纸,这是血月大陆的简易图纸,平面图纸上看起来血月大陆就像是一枚鸭蛋,易牙的指尖点了点图纸上标示金戈城的地方,指尖一划,又来到黄金海岸遗迹。

    从黄金海岸遗迹与无尽之海的交界处,易牙顺着这里向下划了两寸的距离,指尖再度回到金戈城的附近,这就是进入黄金海岸遗迹的第三条路。

    “水路!”易牙只说出两个字,却是一脸心有余悸,如临大敌,“如果从大山脉背后出发,乘船的话大约一天的路程,可以顺着水路直达黄金海岸遗迹内部,避免了妖兽袭击,但一路上会遇到巡逻海族,可谓是九死一生。”

    吟游诗人们都说,主导过血月大陆的一共有两个半种族,狼族、人族与海族,其中海族是险些主导了血月大陆,所以勉强称之为半个。

    海族的恐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它们在陆地上的时候就险些覆灭了人类文明,如果将主战场选在海上,它们会凭借得天独厚的优势横扫一切!

    人们都知道有第三条路的存在,却没有一个敢涉险走这条路,因为你要穿过海族的地盘,面对不下千百的海族战士,哪怕是武圣强者也无法hold住这样的场面!

    “虽然这条路极为凶险,九死一生,据老夫的推断,剑宗、灵兽谷、极火宗与万毒门一定达成了协议,共同踏上了这条路,想要硬闯进入黄金海岸深处,直接探寻紫日传承!”易牙断定道。

    黄金海岸作为大陆上曾经乃至现在也是最大的港口,其面积大约有四个金戈第三百二十三章第三条路

    城加起来的大小,如果从正门进入一步步前进,再加上应对一路上袭击的妖兽与海族,真不知那年那月才能进入遗迹内部。

    但走第三条路就不同了,从无尽之海的边缘一路乘船,一天的时间就能抵达黄金海岸遗迹深处,紫日的传承也就在这里。

    武道十宗在部署方面浪费了太多的时间,花了将近一个月才完成了“螳螂捕蝉”的计划,他们可不想再耽误,为了传说中的紫日传承,铤而走险也不无可能。

    不过在这方面,苏寒和易牙都不敢断定,毕竟只是捕风捉影得出的结论,没有半点真凭实据,他们也走了这一条路,也许是早一些出发,也许是晚一些出发,总归是有极大可能遇不见的。

    但飘雪剑圣的亲临,依旧给了苏寒与易牙一些警示,飘雪剑圣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表达了一个事实,不管武道十宗走了哪一条路,全局还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苏寒带着很不好的感觉闭上了眼睛,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木偶,关节处连接的线被一只大手牢牢捏住。

    在大手的操控下,苏寒做出一些怪异的动作,可以看到木偶脸上是不甘,是痛苦……

    “不要!”苏寒猛然惊醒,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转头望向窗外,天边亮起一抹红霞,血色圆月正慢慢褪去,苏寒感觉很不好,因为这是他两世中为数不多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