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飘雪剑圣

    第三百二十二章飘雪剑圣

    血月大陆一共有十三位武圣,一直都只有十三位位武圣。

    每一位老的武圣身死的时候,才会有一个圣位空出来,其下的半步武圣就可以伴随着血雨尝试突破,成功了便能一步登天站在血月大陆的巅峰。

    失败了,就只好安心等下一个圣位。

    而在十三位武圣之中,如果让人们推选一个最厉害的,相信有九成九的人都会提到飘雪剑圣这个名字。

    原因,只是他手中有唯一一件上古神器,当年随着月影大神一同弑杀血狼的皓月神兵。

    当然,刨去这个不谈,飘雪剑圣本身的实力也是高深莫测的,在当年剑宗的一场浩劫中,飘雪剑圣与服下太乙玄黄丹的半步武圣恨天联手阻挡了三位武圣的强攻。

    当时恨天已经是半步武圣巅峰,太乙玄黄丹的效用虽然是无差别暂时提升三级,可血月大陆在天地法则的束缚下武圣就是顶峰,所以说即使服下了太乙玄黄丹,恨天也只是一位武圣。

    也即是说,当时飘雪剑圣一一己之力,挡下了两位武圣的强攻。

    这等实力,足以傲视群雄。

    所以,在有人叫出飘雪剑圣这个名字的时候,这一瞬间连空气都凝结了,所有人都以一种近乎病态的敬畏望着血月下那道人影,与那把神兵。

    之中,也只有苏寒几个不明真相的还保持着理智。

    “你就是飘雪剑圣?”苏寒望着远方,冷冷问道。

    如果是在半个时辰前,苏寒对剑宗还有一些好感,可在经历了一场恶斗之后,苏寒已经将剑宗列入不死不休的敌人行列。

    哪怕你剑宗有剑心决,哪怕你剑宗有多不胜数的功法,哪怕你剑宗掌握了锻造法器的技艺,苏寒统统不放在眼里。

    飘雪剑圣站在血月下,也不答,也不动,只是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皓月神兵的剑身,仿佛在爱抚自己最爱的女子。

    “你就是飘雪剑圣?”苏寒耐着性子,再一次问道。

    这次,飘雪剑圣有了动静,他纵身一跃跳下了山坡,眨眼就是百米距离,来到一个很合适的地方。

    距离不远,足以看到对方的面容;距离也不近,任凭是谁都无法在一瞬间突然发难。

    这确实是个很合适的选择。

    “没错,我就是。”飘雪剑圣开口了,同时也将面容暴露出来。

    这是一位俊俏的男子,身姿挺拔,面容俊朗,雪色长发飘飘,颇有绝世情种的意味,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一股无法模仿的孤高与冷傲。

    强者!第三百二十二章飘雪剑圣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他就站在那里,也不动,也不怒,就这样平和的看着所有人。

    但所有人感觉到的,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在这种威压之下这些修士根本生不出反抗的心,他们的潜意识里只有一句话。

    “如果不听话,分分钟都要死。”

    甚至,有人忍不住想要朝拜。

    但苏寒没有,他只是站在那里与飘雪剑圣对视,待到飘雪剑圣回答之后,又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救人。”飘雪剑圣开口,很好听的声音。

    “救他?”苏寒指着白铁心。

    “是。”飘雪剑圣说道。

    “他想杀我。”苏寒说道。

    “我知道。”飘雪剑圣点头,“我让他来杀你的。”

    “那么你也想杀我?”苏寒紧了紧手心的七宝破天刃。

    “不,我并不想杀你。”飘雪剑圣又摇头,“我感觉,你一定有事情隐瞒了起来,所以要试一下你的成色,看看这些事是不是我应该知道的。”

    从话语中不难听出,飘雪剑圣并没有武圣强者的架子,如果是换成其他任何一位武圣,恐怕都要狂妄的说“想要看看这些事是不是有资格被自己知道”。

    “现在呢?”苏寒戏虐笑道。

    “我期待下次与你相见,到那时,你一定会让我大开眼界。”飘雪剑圣笑的同样戏虐。

    骤然,一阵寒意袭来,彻骨寒心,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个冷战。

    抬头,漫天雪花纷飞。

    雪花之中,飘雪剑圣消失了,连带着白铁心与白心也不见了,就这样轻轻地走了,恍如漫天雪花,细细无声。

    事情貌似就这样结束了,苏寒也回到了旅店里,发现有个人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定睛一看是李风的贴身护卫之一。

    “会议还没有结束,大公子请苏公子再去一趟。”护卫很恭敬的说道。

    在他的带领下,苏寒重新来到李风的房间,好像进门的时候他们刚刚达成某种协议,东郭仁、邱白林都在点头附和,盛鑫虽然没有说话,可脸上的表情也出卖了他,肯定又是某种不平等条约。

    “三位就先回去吧,我跟苏公子说几句。”李风见到苏寒来了,直接下了逐客令。

    三人无言以对,打过招呼后退出了房间,东郭仁临走之前冲苏寒使了个眼色,苏寒看得出其中传递的危险气息。

    接着,李风又将两个贴身护卫召了出去,请苏寒坐下后亲自为苏寒倒了茶,态度转变何止三千六百度第三百二十二章飘雪剑圣

    。

    血月大陆是个强者为尊的地方,在这极西之地更是崇尚强者,李风之所以年纪轻轻目中无人是因为在金戈城中作威作福惯了,遇到有本事的人还是会不自觉透露出尊敬与敬畏,经历刚刚的一战,苏寒被李风列为了这种人。

    “苏公子,请。”李风轻轻将茶杯放在了苏寒面前,同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缓缓说道,“方才见苏公子连斩剑宗两人,其中一个更是威震江湖的三长老白铁心,当真是少年英雄,举世无双啊!先前言辞不当,多有得罪,还请苏公子不要见谅。”

    今晚,有许许多多的言论是围绕着苏寒而生的,可再多的话也顶不上让嚣张跋扈的李风卑谦敬茶,这才是对苏寒最大的肯定。

    一般遇到这种变脸,苏寒本是不屑一顾的,不过对方是金戈城主大公子,眼下唯一一个能代表李建刚的人,苏寒也不准备在这时候就与他翻脸。

    “李公子言重了,鄙人不才,侥幸取胜,若是换李公子上场,可能会结束的更快一些吧。”苏寒淡淡笑道。

    这并不是在拍马屁,苏寒掌握的技艺中并没有拍马屁这一项,之所以昧着良心恭维李风,是苏寒为之后的对话打下基础。

    如今李风腆着脸来向苏寒示好,必然是有求于人,以金戈城主的家底,李风显然是看不上苏寒手里的东西,那么看上的就只有苏寒的实力。

    现在,苏寒先夸李风比自己更厉害,等到李风开口的时候,能不能把先前酝酿好的请求说出来都是个问题。

    “呵呵,苏公子客气了。”李风笑了笑,有些尴尬的样子。

    顿了顿,李风转了个话题,道,“刚刚我已经与三大商会的负责人达成协议,至于斥候队的组建,就采纳了苏公子的提议,又黄鬃犬配合云雀为车队提供保护。”

    “恩。”苏寒点点头。

    这下子,竟变得无话可聊。

    苏寒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茶水,李风坐在苏寒的对面,不停的搓动双手,筹措的样子像是初恋中的少年。

    可是,自十六岁开始,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名媛贵妇数不胜数,李风并不是初恋中的少年。

    “苏公子,自我六岁开始,家父便教会我一句话。”终于,李风开口了,“当时家父带着我和一支近卫队,杀入大山脉中围剿了一个强盗团,在处决那些被俘的强盗时,我看着屠刀下瑟瑟发抖的强盗,天真的问了一句能不能翻过他们。当时,家父说了一句话。他说,只有真正的强者才有资格被尊敬。”

    李家的底蕴比起任何家族都不算浅薄,经第三百二十二章飘雪剑圣

    过了三代衰败,又经过三代积累,李建刚可以说是李家最杰出的一代领袖,他不会放任自己的儿子胡作非为花天酒地,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就将自己的理念灌输给了李风。

    只有真正的强者才有资格被尊敬!

    这是李建刚所赞同的唯一一条真理,所以他做到了,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强者,文韬武略虽不能说是天下第一,可在这两个领域内都鲜少有人能与之比肩。

    “我也赞同。”苏寒点头。

    这句也不是奉承,而是苏寒真的认同这句话,因为苏寒也一直在为这句话而努力。

    “不不不,苏公子你不仅仅是赞同,而且你已经做到了。”李风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血月大陆,以武圣为尊,而武圣之下的半步武圣中,白铁心算得上佼佼者,当年我的父亲与金戈城主府三大高手之二联手对战白铁心,最终险胜。而今日,苏公子带着随从同样做到了这件事,我李风已经将你认定为真正的强者!”

    大概是二十年前,上一次黄金海岸遗迹被炒火的时候,由于一些不可告人的矛盾,李建刚跟白铁心杠上了。

    当时白铁心已然是半步武圣,而李建刚区区灵神中期,与金戈城主府下三大高手之二联手,堪堪击败了白铁心。

    不过当年白铁心的剑心决还没有练到这种程度,又碍于金戈城主的身份没有施展剑心护体,不然李建刚就要落败了。

    这样算起来,苏寒所立下的功绩比李建刚还要高出许多,他可是逼着白铁心将天魔解体都施展出来了!最后更是逼得飘雪剑圣亲临救人。

    “李公子言重了,侥幸而已。”苏寒继续推脱,总归是不承认自己的真材实料。

    “呵,苏公子太过自谦了。”李风也是一笑,道,“眼下,金戈城主府用人在即,以苏公子的本事,就算在我金戈城主府未尝不是出类拔萃。”

    说着,李风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纯金令牌放在桌面上,轻轻推到苏寒面前。

    “这是金戈令牌,持着令牌可以在金戈城内无限制消费,并可以调动一支规模不超过一千人的护卫队,天下之大,也不过存世十块。”李风说着,饶有深意的用指尖在令牌上点了几下,“考虑一下,如果苏公子肯屈尊来我金戈城主府,我敢保证在父亲和我之下,那第三人一定就是苏公子!”

    “我考虑一下吧。”苏寒收起了这块金戈令牌,起身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