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群P白铁心

    第三百二十一章群p白铁心

    苏寒最隐蔽的事有两件。

    再世为人,与已经踏入灵魂法则。

    事实上,苏寒掌握了灵魂战技这件事有很多人知道,除了涂豪、蔓蔓他们之外,当日在极火宗攻打岐黄城的时候,不少人也亲眼看到苏寒使用魂爆与化魂之力。

    可并没有人相信苏寒已经踏入了灵魂法则。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血月大陆的灵魂修士太少,已知的仅仅两个,还都是靠魂决踏入的灵魂法则。

    而在血月大陆上,一共就只有两本魂决,所以不可能再有第三个灵魂修士!所以苏寒就这样被动的隐瞒了事实。

    对于苏寒来说这是一件好事,迄今为止在单独的战斗中苏寒只对天机子、白剑与火婴使用过灵魂战技,想来天机子不会大肆宣扬这件事,而白剑在昨夜已经客死金戈城,最后一个火婴虽然顽劣却也不是爱八卦的主,苏寒就这样将自己保命的最强手段隐瞒下来。

    这意味着苏寒在战斗中多了一项保命的选择。

    而如今,正是施展出来的时候。

    “魂爆!”

    简单粗暴,苏寒控制着这股魂力进入白铁心的魂海,除了灵魂修士之外的普通修士几乎没有灵魂防御,只有略有小成的炼药师会有一层薄薄的灵魂盾,大概一根指头就能戳穿的那种。

    魂力瞬间在白铁心脑海中爆开,白铁心本是要朝苏寒发动猛烈进攻的,被这么一闹捂着脑袋连连退后,脸上的痛苦是别人无法体会,也无法解读的。

    “啊!”

    白铁心惨叫连连,痛苦之中,嗜血剑都脱手掉落在地。

    灵魂攻击不同于**攻击,这是对生命本源发动的直接攻击,任凭你的**再怎么强悍,只要是灵魂受创也得败下阵来,更有甚者当场魂飞魄散。

    苏寒就想让白铁心成为这种下场。

    却在苏寒准备使用第二次魂爆的时候,躺在白铁心手边的嗜血剑光芒大盛,一道肉眼可见的血色流光急速的飞回了剑里,与此同时白铁心体表的那层附体剑心也不见了。

    剑宗祖上创造剑心决,使剑客与剑心共同分担伤害,其目的是为了弥补剑客在混战中多一项保命技能,毕竟剑客是不能穿铠甲的,那样会极大限度影响速度。

    被一代又一代的开发,剑心决越发完善,共同分担伤害也蜕变成为伤害转移,昨夜白剑也使过这招,只是苏寒没有看出其究竟。

    今天,近距离看到白铁心的剑心变化,苏寒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其中道理,认为接下来白铁心的嗜血剑就会第三百二十一章群p白铁心

    如白剑的白玉宝剑那样失去灵力。

    苏寒感到稳操胜券了,持起七宝破天刃,准备来个趁胜追击,痛打落水狗。

    却不曾想,将伤害转移给剑心之后,白铁心再度拿起嗜血剑的时候,散发的灵力还是那般庞大,依旧保持在无限趋近于半步武圣巅峰的实力。

    “咦?”

    苏寒虽然惊奇,可无法退避,只能正面迎击,一个照面下来,苏寒又一次被白铁心的嗜血剑震退,这次是摔在了黄土之中。

    没人能解释这一切,那些自认为很了解剑心决的修士也暗暗咂舌,这已经违背了常理,违背了剑心决的规则。

    “灵魂法则,你倒是技多不压身呐。”白铁心冷笑着,眉宇之间多了几分残暴。

    旁人不知道,白铁心心里最明了,一切都跟自己手中这把嗜血剑有关。

    剑宗门下每一位弟子都有拿到一把法器的资格,有些过于追求完美的弟子会在挑选法器的时候提出一些苛刻的条件,譬如当年的白夏炎,硬是找来一批火纹石打造出一把趁手的兵刃。

    而在白夏炎之前,白铁心也是这样的弟子,年轻时的他并不满足于剑宗所提供的法器,所以提出了定做的要求,并且孤身一人离开宗门去寻找锻造材料。

    整整三年,白铁心才返回剑宗,当他将一块血玲珑摆在负责物资管理的长老面前的时候,那名长老被吓了个半死。

    血玲珑!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矿石,甚至连血月大陆上的高级矿石、顶级矿石都无法与之比拟,论珍稀程度,血玲珑在血月大陆绝对要进前十名。

    因为血玲珑所蕴含的力量不属于五行范畴,甚至没有一点点关联,这是一种跃出天地法则的力量,这是苏寒所划分的信仰之力的范畴,属于比较邪恶的一种信仰。

    除此之外,在血月大陆血玲珑的产地只有一个,那就是恐怖的血狼山!

    这件事直接轰动了整个血月大陆,白铁心以金丹前期修为独自一人杀入血狼山的事迹被吟游诗人所歌颂,除了拿到这把嗜血剑之外,白铁心也成了剑宗上一任宗主的入室弟子。

    若非如此,之后的白铁心也不会入驻长老会,更不会成为三长老,可以说是嗜血剑成就了白铁心。

    相应的,白铁心也诠释了这把嗜血剑的价值。

    一百二十年?还是一百五十年。

    白铁心也忘了究竟是多久,这把剑陪伴他的时间太过漫长,漫长到已经融为一体,在白铁心的意志下,哪怕施展了剑心决的伤害转移,嗜血剑依旧会发挥威力,且比之前更第三百二十一章群p白铁心

    强大!

    血玲珑,不就是当年血狼族浴血奋战身死魂灭所留下的结晶吗?它代表了不死不休的血狼意志,代表了永不磨灭的血狼精神。

    这也是白铁心凶名远播的最大原因。

    想到这里,白铁心睁开了眼睛,远处,苏寒缓缓地爬了起来,坚毅的脸庞没有半点怯懦,白铁心尝试着回忆,这是在嗜血剑面前为数不多的表情。

    “技多不压身不敢当,总归不会让你把我杀死!”苏寒抹了把嘴角,又吐血了。

    终究,苏寒只是灵神初期的修士,在魂决未补全完成的情况下,还是无法正面战胜白铁心这样的半步武圣巅峰高手。

    或许,如果白铁心手中拿的是其他武器,苏寒还有那么一线胜算,可这是嗜血剑,血月大陆上独一无二的嗜血剑!武圣强者在它面前都不敢恋战,苏寒能与白铁心缠斗至今,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如果不是你杀了我的徒儿,我想,我会很欣赏你。”白铁心看着苏寒,竟生出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纠正两点。”苏寒伸出两根手指,道,“第一,我没有杀你的徒弟!第二,你无需欣赏我,因为我一点也不欣赏你!”

    苏寒正在这边与白铁心互相放狠话,突然从人群中跳出两道人影,一左一右死死抱住了白铁心的大腿。

    “老大!快跑!记得替我们报仇!”涂豪狠命的抱着白铁心,冲着苏寒大吼道。

    另一边的呆霸王没有说话,不过从眼中闪过的晶莹来看,他是准备要与苏寒永别了。

    苏寒一听这话气儿就不打一处来,感情你们是这么不信任我,破口大骂道,“跑你大爷!谁有闲工夫替你报仇?一起上,灭了他丫的!”

    涂豪和呆霸王等的就是这句话!

    当即,涂豪抽出江山剑,呆霸王运起不动明王,一左一右开始向白铁心发难。

    苏寒心中一暖,紧随其后,七宝破天刃带起漫天刀光,在涂豪和呆霸王的牵制下朝着白铁心发出猛烈进攻。

    涂豪手中有真龙之器江山剑,虽然不是完全体,却也胜过了大多数灵器,再加上吞天兽鳞片所制的吞天铠,虽说修为差了白铁心十万八千里,短时间内还能与之周旋几招,只是要不停的吞下灵石与魔兽精元,这种等级的战斗消耗实在太大了!

    再看呆霸王,虽然没有什么护体铠甲,可不动明王阵法不正是最好的防御吗?硬撑着白铁心的攻击,呆霸王连连挥舞手中的佛骨舍利,荡出一圈又一圈淡金色波动,除了对白铁心造成伤害之外,佛光也能压制一些嗜血剑的第三百二十一章群p白铁心

    魔性,此消彼长,白铁心的气势瞬间弱了三分。

    在这两人的协助下,苏寒再也没有被压着打的感觉,七宝破天刃终于可以发挥出全部威力,刀光漫天之下,顺利破开剑心护体不说,还在白铁心的身上留下了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啊啊啊!天魔解体!”

    换成白铁心被压着打,成名数十年的高手怎么能受得起这种委屈,哇哇大叫着,白铁心咬破了手指,将深红色鲜血滴在了嗜血剑上。

    身为剑宗的三长老,白铁心在剑法上自然有很高的造诣,可鲜少有人知道,这老匹夫在修炼剑宗功法的同时还在偷偷修炼一些与血族有关的功法,天魔解体就是其中最厉害的一部分。

    血族,是指魔界一个庞大的族群,这个种族以血为生,血就是他们力量的根源,绝无情所在的血煞门就是血月大陆上血族的代表,多多少少有些邪门。

    天魔解体究竟是什么东西?并没有人知道,不过看白铁心的疯狂程度,应该是足以逆转当前局势的秘密武器,所有人都提了一口气不敢乱动,这场战斗的精彩程度已经超越了他们的预期,谁都不想错过更精彩的东西。

    却不曾想,在白铁心的声音刚刚出口的同时,一块不知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从人群中飞了出来,在距离白铁心脑袋还有几寸的地方爆开,巨大的波动同时,爆炸中心传出了一些焦糊味与淡淡的松香。

    “啧啧,这玄天卦的威力还真是大呢。”易牙手中握着一叠卦片,煞有介事的说道。

    “……”

    这个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的老头子,竟在最关键的时刻破掉了白铁心的秘密武器,成功的让所有人闭上了嘴巴,无言以对。

    顺理成章的,易牙也加入到战斗之中,别看他平日里是个文化人,打起架来可是一点也不含糊,凶悍程度丝毫不逊于涂豪与呆霸王,瞬间就将场面转变为绝对压制。

    四对一,哪怕对方是半步武圣巅峰境界的白铁心,在配合默契,装备精良,悍不畏死的四人面前,也免不了败走麦城,含恨而终。

    “哼,你输了!”苏寒将七宝破天刃架在了白铁心脖子上,冷冷喝道。

    围观的修士在看到这一幕后,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能亲眼见识到这场战斗,虽不能说此生无憾,可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苏公子!”远远地,传来东郭仁的声音。

    苏寒抬头看去,东郭仁很焦急的看着这边,看样子是怕苏寒一刀把白铁心切成两半。

    苏寒也在琢磨这个问题,如今白铁心已然是阶下第三百二十一章群p白铁心

    囚,杀与不杀只在一念之间,杀了固然一了百了,可倒是就真要面对剑宗无穷无尽的报复了。

    但要是不杀,以白铁心的实力不出半月就能恢复十之**,到时候再找苏寒的麻烦,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解决的。

    就在苏寒举步维艰,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远远地传来一个声音,一个洪亮的声音,“少侠,刀下留人!”

    众人循着声音看去,血月之下,一白衣剑客屹立于天地间,长长的衣服下摆随着晚风飘荡,猎猎作响。

    最引人瞩目的是他手中的那把剑,远远地只能看到轮廓优美,却能清晰的感觉到这把剑的力量,甚至将空中的血月都压的黯淡几分。

    “飘雪剑圣!”

    有人喊出了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