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嗜血剑,剑心附体!

    苏寒也不得不称赞,白铁心不愧是剑宗长老,比起年轻弟子来确实厉害了许多。

    剑宗门下,苏寒也见识过不少年轻人,有傲气冲天的白杨,有大义凛然的白剑,憨厚有余谋略不足的白春泥,暂时找不到优点的白夏炎,刁蛮任性的白秋水。

    当然,还有更丢人的白心。

    但在苏寒看来,这些年轻人都不足为虑,每一个在单独方面或许有一些建树,可其短板是明显又致命的,随随便便都能玩死。

    却是白铁心使苏寒眼前一亮,看到这老头儿的时候,苏寒就知道剑宗能有今天不仅仅是靠着上古大神月影的名声,亦不是靠那把冠绝血月大陆的皓月神兵,剑宗确确实实有一些难缠的角色,而眼前的白铁心就在其中之一。

    被问到点子上了,苏寒微微思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如实回答。

    “白杨之死与我有关不假,可他是怎么死的?是被人打死的么?”苏寒嗤笑,厉声喝道,“是被人气死的!白杨性情高傲这是大陆上人尽皆知的事,被气死与我又有何干?我用那么难听的话骂你你都没被气死,他只是输了一场比赛就吐血身亡,只能说你徒弟心胸狭窄,只能说你管教无方!现在还好意思来找我的麻烦,还说你们剑宗不是恃强凌弱,无理取闹!”

    此言一出,可谓是全场哗然。

    如苏寒所说的一样,白杨作为剑宗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又游历四方,可谓是威名远扬,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心胸狭窄的年轻人,被气死也是在情理之中。

    联想一下苏寒的理直气壮,与剑宗白心的恼怒,结果已经很明了,所有人都相信苏寒是被冤枉的,所有人都坚信这是剑宗在刻意发难。

    白铁心本想以这一招将死苏寒,却不料被苏寒华丽翻盘,恼羞成怒,大喝一句,“纵使白杨、白剑之死与你无关,你伤我弟子白心是我亲眼所见,受死吧!”

    听到这话,又有不少人在心里骂白铁心是个老匹夫。

    事发当时苏寒可是老老实实呆在楼上,听到响声才跑下来,结果白心就先发动了进攻,苏寒属于正当自卫,莫说是伤了白心,就是将他击毙当场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骂归骂,所有人都还是很期待这场对战的,苏寒牛刀小试已经显露出不俗的实力,而对方是剑宗成名已久的三长老白铁心,可谓是针尖对上了麦芒,火星撞上了地球,真正的高手对决!

    话音落下之时,白铁心已经杀到近前,剑宗虽然蕴藏着许许多多的功法,但剑法是百变不离其宗的,百兵之君的剑并没有极强的杀伤力,只能靠走轻灵路线,所以每一位剑客都是以速度见长,白铁心自然不会例外。

    苏寒小心谨慎,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持着七宝玄天剑与之对战,三招下来勉强算是平分秋色,苏寒却是越发的小心。

    这白铁心不简单,一点也不简单!

    不仅仅体现在老道成熟,其实力也是不容小觑。

    时至今日,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对战,苏寒本以为靠着扎实的基础与玄幻莫测的灵魂战技,在血月大陆上武圣以下的修士极少有人能轻松胜过自己。

    而这白铁心区区三招已然使苏寒自露破绽,第四招便轻松削下了苏寒的一缕发丝,倘若不是及时躲闪,这一招便能送苏寒归西!

    白铁心的剑法不同于白剑与白心,也不同于强悍的火婴,这是一套在轻灵中又注重进攻节奏的剑法,少则两招,多则十招,战斗的节奏便要被白铁心掌握,可谓是变幻莫测,后招无穷。

    咬咬牙,苏寒连连退后,与白铁心拉开了十步距离。

    苏寒深知在剑法方便拍马不及白铁心,心念一动,手中七宝玄天剑流光四溢,当真漂亮。

    众目睽睽之下,七宝玄天剑在流光中完成了变幻,苏寒伸手一提,一把战刀便握在了手中。

    七宝破天刀,不同于血月大陆上长剑的虎头刀,这并不是走厚重路线,相比剑确实少了一些轻便,可苏寒握在手中感觉一点也不吃力,保留轻便的同时也能将一些类似于力劈华山、横扫千军的招式发挥到淋漓尽致。

    因为,这是一把唐刀!

    刀长两尺有八,刃宽一寸,刀身呈流线型,流光四溢,极具美感。

    被苏寒握在手中,与苏寒挺拔的身姿相得益彰,又与苏寒的气质完美贴合,简直是为苏寒量身打造的一把武器。

    “七宝破天刃!”

    苏寒笑着唤出了这把刀的名字,战役澎湃,不退反进,狠狠的一记横扫,喝道,“雷霆万钧!”

    在修士所掌握的招数中,有极大一部分是基础招式,譬如火球、水瀑、飞沙之类的,武技之中又以力劈华山、横扫千军为代表,几乎人人都能掌握。

    而在基础招式之上,有一些比较高级的功法中又记载了变招,典型的例子就是火球与火龙,水瀑与大浪淘沙,苏寒此刻所使的雷霆万钧便是武技中比较霸道的一种变招,其前身便是大开大合的横扫千军!

    普通的横扫千军就是那么挥出去,扩大攻击面的同时又保留了原本的力道,很实用的招数。

    而雷霆万钧,除了具备横扫千军的攻击面以及力道的同时,更是在其中加入了雷电之力,或许普通的法器无法支撑,可苏寒手中的七宝破天刃是绰绰有余。

    表层布满了跳动的闪电与噼啪的火星,七宝破天刃又快又凶的朝白铁心砍了过去,没有人能想到苏寒以二十多岁的年纪就能轻松使出这招,更没有人能想到苏寒的雷霆万钧会这么凶猛!

    白铁心身处攻击圆心,自然感受得到这一股压迫感,心念一动,白铁心低声吟道:“人有灵,剑有心。剑心决!”

    又是剑心决,剑宗的本命功法剑心决。

    在雷刃来到眼前之际,从白铁心手中的剑里飞出一道流光,淡白色的流光接触到空气便开始急剧变化,几乎是瞬间变为一道壁障,完全将苏寒的冰刃抵挡在外。

    不仅仅是抵挡,壁障在接触到攻击之后,电光爆开的那一瞬间,一股力道顺着七宝破天刃返了回去,虽说被七宝破天刃弱化了许多,还是将苏寒震退,失控的电光瞬间在空气中爆开。

    围观的修士早已释放出灵力护体,均没有受到太大伤害,只有少数几个普通人被波及到,浑身焦黑瘫倒在地。

    “好霸道的雷霆万钧!”

    “是啊,以我金丹中期的灵力护体,也不能完全将其余波隔绝。”

    “虽说霸道威猛,可这位公子使出雷霆万钧并不稀奇,毕竟是能与白铁心分庭抗礼的年轻人。倒是白铁心老匹夫,他的剑心决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实在可叹!”

    “……”

    一招,高下未盼,惊为天人。

    这是在苏寒意料之中的,他可以一招秒杀酱油货色,却不敢想像一招将白铁心这样的高手打败的画面,毕竟这是成名数十年的顶尖高手,在剑宗之内绝不超五个,再除掉飘雪剑圣与半步武圣恨天,白铁心也算是剑宗的代表性人物。

    “是你逼我使出剑心决的!”白铁心脸色铁青,声音阴冷,“老夫这把剑名叫嗜血剑,开启剑灵后若不饮血便要自损修为。苏寒,受死吧!”

    说罢,白铁心合身朝苏寒杀去,速度快了不止是一分。

    剑心决,乃是剑宗之内人人必备的功法,也是剑宗最本源的力量,因其囊括众多方面而被人津津乐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剑心决相当于功法版的七宝弓。

    施展了剑心决,你可以选择由剑灵承担伤害,也可以选择将剑灵幻化为各种物体,又灵力构成的物体虽然不是实物,却可以帮助战斗。

    更有甚者,传说飘雪剑圣的剑灵可以幻化为虚灵与之并肩作战,发挥出的实力丝毫不逊于半步武圣,由此可见剑心决的玄妙与可怕。

    “剑心附体,老匹夫这是不留后手了。”

    “靠!老娘好不容易看上一个男人,就这么要死在老匹夫手下了么?”

    “呜呜……这位公子,我们来世再续良缘……”

    “……”

    一时间,从舆论上,胜利的天平朝白铁心倾斜了不少。

    实际上,白铁心也是稳操胜券,因为施展了剑心附体的他,只用了第一招就破开了苏寒的防御,第二招将苏寒狠狠的打出了门外。

    苏寒跌落在黄土地上,还不容起身,白铁心一个箭步紧随其后,反手一剑朝苏寒胸口刺去。

    千钧一发之际,雷霆万钧之时,苏寒下意识将七宝破天刃横于胸前,他在赌,赌白铁心是一名自傲的剑客!

    “叮!”

    伴随着光亮与金鸣声,嗜血剑剑尖停在了苏寒胸口,刺在了七宝破天刃的刀身,虽无法破开七宝破天刃,却也将剩余的力道打进了苏寒体内。

    而光亮,是犁天梳护心所发出的,剩下的力道被完全格挡,苏寒除了一身冷汗之外没有丝毫伤害。

    “给我破!”使劲全身的灵力,苏寒荡开了嗜血剑,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顺带抹干净嘴角的血迹。

    这是承受上一击时所留下的。

    跟着转移战场而跑出来的围观群众看到两人都还站着,无不渍渍称奇,放眼血月大陆,能与白铁心一战的半步武圣少之又少,而苏寒仅仅凭着灵神初期的修为就做到了,前途无量!

    “我说过你死定了。”白铁心咧着嘴,剑心附体的他显得有些不太对劲。

    想想也是,白铁心的剑名叫嗜血剑,一听就是歪门邪道的东西,这种剑所产生的剑心又会是什么好东西?

    面对白铁心的威胁,苏寒只是笑了笑,笑过之后眼中多出了一丝冷厉,“既然你放大招了,那我也放吧。”

    悄悄地,苏寒分出了一丝魂力。(一秒记住小说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