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又是剑宗复仇

    苏寒和东郭仁走下楼的时候,一楼大堂已经是一片狼藉,桌椅板凳被砸的粉碎,柜台边上的大酒坛子也碎了七八个,原本正在吃饭的人都退到了一边,小心翼翼的观看着场中的几人,并打着十二分精神。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平南文学网)

    这里是铜陵关!是进入黄金海岸之前最后一处人类地盘,住在这里的无不是准备进入黄金海岸遗迹的修士,哪一个能是省油的灯?

    “住手!”苏寒厉喝道。

    话音落下,场中正争斗的两人停了下来,其中一个是涂豪,另一个苏寒并不认识,不过身穿白色长袍,手中提着一把寒刚利剑,十有**就是剑宗的人了。

    涂豪嘿嘿笑着,狠狠朝对面的白衣年轻人竖了根中指,这才转过头来,道,“老大,这家伙脑袋有毛病,一把拽住我就要报仇,结果就打成了这样。”

    苏寒微微点头,慢步走了过去,站在了涂豪前面。

    “你叫什么名字?”苏寒打量着对面的白衣年轻人,道。

    “剑宗,白心。”

    “那你为什么偷袭我的朋友?”苏寒又问道。

    “我没有偷袭!”白心面色一红,恼羞成怒,喝道,“我是来报仇的!”

    苏寒不相信他,并不是因为对剑宗的人都抱有敌意,事实上苏寒并不讨厌剑宗,那日的白剑只是意外。

    之所以知道白心是偷袭,是因为苏寒很相信涂豪的实力,以涂豪金丹后期的修为,十招之内打不翻白剑都是发挥失常,又怎么能和白剑缠斗这么久,乃至到将整个大堂毁坏。

    转头看了涂豪一眼,剑涂豪微微点头,苏寒更有底气了,“别说你没有偷袭,在场这么多双眼睛看到了,你剑宗大家大业,自然可以欺负我们这些无名之辈,只是天地之间还有公道,还有公理!”

    “是啊,明明是他偷袭的。”

    “剑宗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飘雪剑圣还怎么有脸自称是血月大陆第一武圣?”

    “这小子挺帅的,老娘喜欢……”

    “老子也喜欢……”

    “……”

    瞬间,白心成为众矢之的。

    倒不是因为苏寒的慷慨激昂引得众人善心大发,只是平日里剑宗表现的太强了,这次黄金海岸遗迹的争夺有不少人看好剑宗,而在场众人也都是为了紫日传承而去,遇到头号黑马剑宗门下的弟子肯定不会给好脸色。

    而且!目前看来白心是独自一人的,而刚刚不少人都看到苏寒是跟着金戈城护卫队上了楼,恃强凌弱的事又有谁不喜欢做呢?

    “哼!无耻之徒!”白心涨红了脸,剑尖对准了苏寒,“既然你也在,那也省的我麻烦,拿出你的武器吧,我要为白杨、白剑师兄报仇!”

    苏寒就知道,这小子是为白杨和白剑而来的。

    只是诧异,按理说白杨之死还算是剑宗的秘密消息,不然早就有大批剑宗弟子前来找麻烦;而昨夜白剑的死只有苏寒、火婴以及蓝天商会内部知道,消息传得还真是快。

    “且慢!”苏寒抬手,一根手指弹开了白心的剑身,道,“你说你要报仇,拿出证据给我看看,你怎么能证明白杨和白剑是死在我手上的?证明的出,我站在这里让你杀!”

    苏寒又使出了上次面对白剑的计谋,不过这一次稍稍加了点料,可以称之为造势。

    眼下的状况,白心的羞怒,他是肯定拿不出真凭实据来指正苏寒杀人,那么剑宗的复仇就会演变成剑宗的恃强凌弱,大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对剑宗的崇拜与敬畏自然要少一些,这对日后在黄金海岸遗迹的争斗是有帮助的。

    “就是你杀的!”白心的脸越来越红,持剑就朝苏寒刺了过来。

    苏寒不躲不闪,又是一指,弹开迎面而来的利刃时候还顺手来了一记灵魂惊颤,白心的灵魂如遭蛇噬,步步后退,堪堪才稳住了身形。

    “小子,我不知道飘雪剑圣是怎么想的,既然想给我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怎么不派有些衬头点的人?什么二长老三长老啊,最次把白春泥兄妹三个派来也行,总也不会是你吧。莫不是剑宗无人了?”苏寒戏虐笑道。

    苏寒的灵魂惊颤是很隐蔽的,如果不是专修灵魂法则的高手绝无可能发现,所以人们看到的只是苏寒轻描淡写弹开了金丹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瞬间将对方打退了七八步。

    这种实力,怎么说也要灵神期才能做到!而能像苏寒这样做到轻描淡写的,恐怕得是灵神巅峰!

    二十多岁的灵神巅峰!想都不敢想啊。

    而苏寒口中的剑宗二长老、三长老与白春泥,每一个都无疑透露着苏寒与剑宗有一些关系,现如今看来就是敌对关系了,众人心中对剑宗的看好又减了一分。

    “歪门邪道!”

    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白心捂着脑袋,很痛苦的样子,灵魂惊颤在攻击方面比凶狠霸道的魂爆差了许多,却能给人带来绵绵不绝的痛苦,苏寒喜欢叫这招为痛不欲生。

    “哈。”

    哄堂大笑,人们毫无保留的将嗤笑送给了白心,送给了这个败坏剑宗形象的年轻弟子。

    笑声中,苏寒本想就这样结束,转身要走的时候,却突然感到一股阴冷杀意袭来,背后是一个苍老却不服输的声音。

    “无耻小儿,伤我剑宗门徒,坏我剑宗名声,当死!”

    声音先到,寒芒紧接,苏寒下意识的迈开步子向前狂奔,他分明感觉到那阴寒的剑尖距离后背只有两三寸的距离,仿佛自己一个停歇就要被格杀当场。

    苏寒跑的快,后面发难的那人更快,旅店的规模并不大,大堂只有短短数百步,眼见着苏寒就要撞墙了。

    所有人都为苏寒捏了一把气。

    众目睽睽之下,苏寒毫不犹豫的冲向了墙壁,在即将撞上的时刻抬脚。

    蹭蹭蹭,苏寒向上走了三步,凌空飞跃,来到了那人身后,毫不犹豫的抽出七宝玄天剑,直刺后心。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华美端庄,既不失典雅,也不失大方,仿佛是精心校对完成的画面,让人看得惊险刺激,又无比舒爽,堪称完美!

    “哼,这么大年纪了还学人背后放冷箭,当死!”

    苏寒学着这人的样子回应着,同时也将七宝玄天剑向前刺去。

    苏寒一直是很自信的,哪怕没有系统化的学习过剑法,也相信很少有人能挡住自己这又快又疾的一剑。

    同时,七宝玄天剑又是大陆上数一数二的七宝弓所幻化,天底下能与之比拟的神兵少之又少,可以说在苏寒眼里这老头儿已经死了,最差都得是半残废。

    却不料在出手的下一秒,苏寒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道,自己竟被这股力道震退了五步,虎口也是一阵剧痛,毫无疑问震裂了。

    将持剑的右手放在身后,苏寒抬头看着这人,是个看起来七十多岁的老头儿,鹤发童颜,一样是白袍与利剑,这又是剑宗的人。

    “这小子居然与剑宗三长老过了一招,而且只退了五步,少年英雄啊!”

    “屁!白铁心老匹夫偷袭在先,这位公子能轻松化解偷袭并反手出击,造诣以不比老匹夫低多少了!”

    “血月大陆年轻一辈佼佼者,当有此名,假以时日,此子必将封神!”

    “……”

    从议论声中不难看出,虽然目前苏寒处于下风,可大家还是不看好剑宗,这是一种近乎病态的心理,简言之“吃不到葡萄鲜葡萄酸”。

    这些人打不过剑宗,就嫌剑宗的人无耻。

    “原来剑宗的三长老名叫白铁心。”苏寒冷冷一笑。

    “不错。”白铁心负剑于身后,也是冷冷一笑,“你所杀的白杨、白剑,与今天所伤的白心,都是我门下的弟子。”

    “老匹夫!你剑宗小辈血口喷人,这我没意见,毕竟还年轻,谁还能没个傻哔的时候。”苏寒讥笑道,“可你身为剑宗三长老,在血月大陆也是赫赫有名的前辈,这样栽赃诬陷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还是说,你年轻的时候没傻哔过,到老了觉得太亏,也要傻哔一次才能安心进棺材。”

    如果论毒舌,苏寒不如蔓蔓。

    可要是说骂人,苏寒比谁都厉害。

    苏寒骂人不会以对方的父母为圆心,不会将生殖器当做主要武器,也不会将对方的祖宗十八代当做攻击半径,不管什么时候和什么情况,苏寒都会骂的对方无力抗拒,无力反驳。

    “你!”白铁心陡然变色,亮出长剑就要动手。

    却在动手的前一秒,白铁心又停住了,怒目圆睁紧紧盯着苏寒,道,“苏寒,我且问你,我徒儿白杨与白剑之死,是否与你有关!你若是还有一些良心,就说出实话给大家听听。”

    白铁心怒,不代表他没脑子,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与苏寒死战,就算最终将苏寒击毙,也会对剑宗带来极大的影响,到时候大陆上会疯传白铁心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对于苏寒就只有赞美其临危不惧,不卑不亢。

    所以,白铁心把白杨与白剑提了出来,并且很巧妙的只是问苏寒是否与之有关。

    昨夜,飘雪剑圣夜召白铁心,告知其白剑身死的消息,却不透露其中详细。

    不过在之前,飘雪剑圣倒是将白杨之死的详细告诉了白铁心,白铁心拿不准白剑到底是怎么死的,却知道白杨之死确确实实与苏寒有关!

    连损两名得意弟子,白铁心背着飘雪剑圣派白心下山,日夜兼程披星戴月终于追上了金戈城护卫队的步伐,并且找到了涂豪,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