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金戈城主大公子

    坐在东郭仁对面,苏寒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淡淡说道,“会长,给我介绍一下这位金戈城主大公子吧。”

    苏寒只是在早上出发的时候与这位大公子打过照面,不久之后就要在一起商讨,在距离黄金海岸遗迹三天的路上一定还有更多的接触,是时候找东郭仁了解一下了。

    毕竟,就目前看来,金戈城护卫队也是苏寒未来的敌人之一。

    “这位大公子啊……”东郭仁沉吟片刻,缓缓说道:“在跟你讲这位大公子之前,还是先讲一讲金戈城主吧……”

    金戈城位于百花谷、剑宗与长生天之间,又扼守血月大陆上最重要的几条交通要道之一,更是与资源丰富的迷雾森林相邻,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在血月大陆的帝国时代有许许多多围绕金戈城展开的争夺战。

    帝国时代覆灭之后,当时金戈城的一位贵族被推举为第一任城主,由于年月太久,人们已经记不起那位贵族的名字,只知道这位贵族在任只有三年时间,之后就被一位叫做李建刚的高手击杀,脑袋悬挂在金戈城大门之上,任由苍鹰啄食。

    李建刚顺利成为金戈城第二任城主,当时的人们对这位新城主极为抵触,不过李建刚也算是廉政爱民,几年之后金戈城搞的风调雨顺,百姓们也就接受了这位城主。

    乃至今日,金戈城还被牢牢把控在李家手中。

    如今的金戈城主李连心,就是李建刚的第六代后人,也是历年来李家最杰出的一位!

    所谓富不过三代,李建刚之后的三代将李建刚积累的底蕴败得一干二净,第四代又开始积累,到了李连心这一代重回鼎盛,还更强了几分,从近几十年来金戈城的发展以及金戈城主的智谋就可以看出,或许他的实力不如武圣强者,可在大陆上人们会把他的名字与万长生、百毒夫人、邀月宫主一起提出来,因为在人们的认知中这些人都属于同一级别。

    李连心最大的作为莫过于掌控,将金戈城的一草一木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中,他通过开设悬赏堂来控制金戈城内的冒险者,通过区域划分管理控制了所有商户,更是利用传送阵牢牢牵制了三大商会,使得三大商会的财富有十分之一都流入他的口袋,这笔钱便用来扩充护卫队,令金戈城的护卫力量越发强大。

    可以说,除了隐匿在金戈城的绝世强者之外,没有什么是逃得脱李连心掌控的,哪怕是武道十宗的重量级人物到了这里,也不得不出于利益前去城主府“拜山门”。

    虎父无犬子,虽说李连心是李家历年来最杰出的一位,他的三个儿子中的两个也不简单。

    大儿子李风年纪轻轻就有金丹后期的修为,在金戈??金戈城中极少有年轻人能与之比肩,除了云家的云生与常家的常威之外,可以说再无敌手。

    三儿子李云的修为并不是很好,筑基期之后就没有再修炼,而是专修炼药,二十岁的时候已经炼制出上一品的丹药,虽然是靠着四阶丹器焚天炉勉强达成,但也不容小觑。

    说到底,也就是二儿子李雷是个废物,十足的纨绔子弟花花大少,早些年因为强抢民女的事被一位隐修高手断掉了命根子,后来便离家出走了,被找回来一次之后呆在城主府安生了几天,之后又不见了,到现在生死未卜。

    “可以说,李风就是李连心内定的接班人,除了做事高调一些还真没有什么能挑出来的毛病。”最后,东郭仁总结道,“这次金戈城主派李风带队,明眼人都看得出是来镀金的,找得到找不到紫日传承都没关系,李风一定会是下一任金戈城主。”

    “所以,重任都落在三大商会身上咯。”苏寒打趣道。

    “没错。”东郭仁点头,长叹一口气,“即使李风不是来镀金的,在金戈城主的打算中,三大商会的力量也是拿来做挡箭牌使用。”

    冒险者将武道十宗当做挡箭牌,武道十宗略施手段反过来拿冒险者做挡箭牌,金戈城主的挡箭牌就是三大商会的力量,没有人愿意在看到紫日传承之前耗费太多的力量。

    要知道,探索只是开始,寻找到紫日府邸也只是距离结束稍近了一步,如果说一方势力可以通过妖兽和海族的重重包围抵达紫日府邸,那么一定会有第二方势力紧随其后。

    在黄金海岸遗迹里,最恐怖的并不是妖兽,也不是海族,更不是易牙口中“其他的敌人”,而是人呐!

    可以说,三大商会在金戈城主眼中的价值就是帮助李风走到紫日府邸,金戈城护卫队会尽可能保存实力来应对最终的争夺。

    或许,在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三大商会还有一些残存的力量,但那又能怎么样?这些残兵败将又怎么能阻挡金戈城护卫队的脚步。

    “你应该在一开始就拒绝的。”苏寒苦笑着摇摇头。

    虽说知道这是东郭仁在对自己进行“洗脑式”灌输,苏寒还是很看不惯金戈城主的做法,好像自己在血月大陆见到的每一位城主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没有办法,金戈城主可以在一个时辰内将三大商会中的任何一个打回原形,甚至连根拔起!”东郭仁摇摇头,又是一阵叹气,“我们能做的又是什么呢?无非是自求多福罢了。”

    “会长言重了,我相信以金戈城主的谋略,还是不会做出鸟尽弓藏的事情来。”苏寒应付道,“说说李风吧。”

    “恩。”东郭仁点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李风今年应该是二十八岁,可能还稍微大一些,在九岁的时候被李连心送到剑宗,飘雪剑圣亲自指点,为其打好根基,十五岁的时候回到金戈城,潜心修炼。

    虽说金戈城的税收并不繁重,但每年也有大把的灵石流入金戈城主府中,其中大概有三成都被拿来供李风修炼使用,年纪轻轻就有了金丹后期的修为,与云家的云生、常家的常威以及他的弟弟李云并成为金戈四杰,又因其贵为大公子,被冠为四杰之首。”

    每个地方都有一些杰出的人物被人津津乐道,岐黄城如是,金戈城如是,李风就是金戈城内年轻一辈佼佼者中的佼佼者,就如岐黄城的扶苏公子。

    “虽说他与云生、常威同为金丹后期修为,不过他所修炼的《木灵诀》属于血月大陆最顶尖的功法之一,所以云家和常家的年轻人没有一个是李风的对手,长年累月的胜利再加之其出身,李凤就变成了持才傲物,目中无人,行事异常高调,在金戈城内名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东郭仁继续说道。

    苏寒年纪轻轻能达到灵神初期,除了两世重修与金丹九炼之外,奇遇也是必不可少的,天底下像他这样的人并不多。

    根据血月大陆的情况,一个人如果从**岁开始修炼,在三十岁的时候至多达到金丹初期,拥有特殊功法的或许能达到金丹中期,但这是极少数的。

    而更少数,几乎是凤毛麟角般存在的那些天才,譬如血煞门绝无情、百花谷无痕这些,才有机会突破金丹境。

    苏寒虽然与李风接触不多,但用看的也能知道,李风这幅持才傲物的样子,器量绝对称不上是“天才”,比起绝无情与无痕差了太远,他能在二十八岁达到金丹后期,是靠着庞大的灵石硬撑上来的。

    苏寒本想再深入了解一下李风这个人,还未开口,门外就传来李大仁的声音,“会长,苏公子,李风派人来催了,说其他两家的代表已经到了,就等我们蓝天商会呢……”

    闻言,东郭仁苦笑一番,道,“苏公子,请把,我们去看看李风又准备了什么不平等条约。”

    第三次,这是东郭仁第三次向苏寒暗示。

    “请。”苏寒起身。

    旅店并不大,不大会儿就来到了李风的房间,屋子里已经坐了五个人,分别是金戈城护卫队的负责人李风,鼎盛商会的负责人盛鑫与白林商会的负责人邱白林,还有两个是李风的贴身护卫,东郭仁之前跟苏寒说过,这两人就是坐镇金戈城主府的三大高手之二,都有灵神后期无限趋近于半步武圣的实力,突破与否只在一念之间。

    这些人都不认识苏寒,苏寒也不认识他们,自然不用打招呼,倒是东郭仁很和谐的跟众人一一招呼,这才带着苏寒坐了下来。

    苏寒刚刚入座,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盛鑫和邱白林都没有说话,李风却是如大家预料的那样用尖锐的语调质问起来。

    “这是商会代表之间的秘密会议,你区区一个副队长,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李风质问道。

    苏寒没有说话,只是在想自己能被如此高傲的李风记住副队长的职务,是不是应该表现的受宠若惊。

    东郭仁见李风的话语里充满火药味,赶忙解释道,“大公子,这位苏公子乃是我蓝天商会的上宾,这次受邀来协助金戈城护卫队共同探索黄金海岸遗迹,在很多时候,他的想法也就相当于我的想法。”

    作为商人,又是寄人篱下的商人,东郭仁措辞很巧妙,将意见替换成了想法,等于从侧面拍了李风的马屁。

    要知道,金戈城内除了三大家族就是三大商会,东郭仁也是极具影响力的人物,却在此时表现的如此谦逊,李风很是受用。

    “既然是蓝天商会的贵宾,那便是我失礼了。”李风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连个抱歉都没有,却已经算是给了苏寒天大的面子,谁让人家老爹是金戈城主呢。

    顿了顿,李风轻咳一声,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今晚把大家叫来主要是为了明日路程的安排。”

    “公子请讲。”

    “距离黄金海岸遗迹还有不到两天的路程,过了铜陵关再往前就鲜有人烟,路上的妖兽相对也多了起来,更是有可能遇到海族的巡逻队。”李风简单的交代了一下这些情况,道,“所以,为了队伍前进的速度不被影响,我建议临时组建一支斥候小队,由三大商会每家出三十人,我这边挑选了十名精锐,共计百人,全方位的打探情况,预防一切突发事件。”

    此言一出,东郭仁、盛鑫和邱白林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