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宠物小龟

    “这胖子是不是脑袋有问题?”

    小清憋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提出心中的疑问,“煞有介事的跑过来,随便哈拉了几句有的没的,跟苏寒一样都是神经病。”

    沉闷压抑的气氛,小清找不到地方发泄,唯有将其与怨气结合在一起,共同倾洒在苏寒身上。

    对此,苏寒丝毫不在意,很轻蔑的瞥了小清一眼,道,“涂豪,你跟这小丫头片子解释解释。”

    “呃……”涂豪支支吾吾好一阵,老脸一红,“我也不知道。”

    苏寒大跌眼镜。

    易牙笑了笑,捻着胡须,缓缓说道,“堂堂蓝天商会会长东郭仁要是神经病的话,那天底下就没有几个正常人了。”

    “易老高明。”苏寒称赞道。

    “东郭仁此举看似奇怪,实则暗藏深意,如果给他足够多准备的时间,他会做到更好,更不留痕迹,只可惜事态紧急啊。”易牙唏嘘不已。

    “你们说的这么玄乎,我看那胖子就是个神经病。”小清愤愤的瞪了苏寒一眼,坚持最先的理论。

    “小清姑娘,此言差矣。”易牙笑眯眯的看着小清,看起来是有心替苏寒解围了,“我且问你,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探索黄金海岸遗迹,寻找紫日传承啊。”小清有些疑惑,但还是如实回答。

    在出发之前的几分钟里,苏寒已经将一些必要的东西告诉了小清,免得这小丫头进了黄金海岸遗迹再闹别扭,她一人死了苏寒大不了去找陆屠负荆请罪,可要是拖累死一群人,苏寒就没办法了。

    “为谁寻找?”易牙继续问道。

    “蓝天商会。”小清说罢,又断然改口,“不,是为金戈城主。”

    “说你笨你还真笨!”苏寒嗤笑道,“金戈城主想要紫日传承,蓝天商会就不想么?现在三大商会和金戈城护卫队看起来同气连枝,可等到紫日传承摆在眼前的时候他们还能同仇敌忾么?东郭仁这一趟过来,是要暗示我们,我们收了蓝天商会的钱,自然是要为蓝天商会效力。”

    “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样的暗示还会陆续发生,等到暗示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在潜意识里就会形成一种理念,将自己与蓝天商会紧密连接在一起,自然要为东郭仁冲锋陷阵,也包括帮助他与另外两大商会以及金戈城主翻脸。”易牙补全了苏寒的解释。

    “易老高明。”苏寒又一次真心实意的夸赞。

    在血月大陆,并没有人提出心理学的理念,易牙能凭借自己的领悟为“意识”定义,这大大超出了苏寒的想象。

    “哦,明白了。”涂豪与呆霸王恍然大悟。

    事实上,这一支临时组建的探险队还是存在了许多漏洞。

    ?/p>

    当初金戈城主聚齐三大商会共同商讨此事,应该是打算集合三大商会的力量与武道十宗抗衡,最开始的时候一定没有完美的计划,只是暂时性的壮大声势。

    这就导致三大商会各怀鬼胎,一边在金戈城主的带领下探索黄金海岸遗迹,一边又忙活着将资本撤出金戈城主的掌控范围,全都做好了在最后关头强抢紫日传承的打算。

    下一秒,涂豪问道,“老大,如果蓝天商会真的和其他几家翻脸,我们怎么办?”

    “既然现在你问了,那我就提前告诉你。”苏寒说话间,检查了一下之前临时布置的阵法。

    驾车的马夫是蓝天商会的护卫,苏寒可不想将这些言论传到东郭仁耳中,所以在小清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悄悄的布下一座简易隔音阵,对于灵神初期的他来说这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

    看到阵法完好无损之后,苏寒这才放下心来,沉声道:“我们此行的第一目的,是要粉碎火婴的阴谋,尽可能的保存武道十宗的实力。第二目的,便是帮绝无情与血煞老祖,令血煞门跻身进入武道十宗。至于什么紫日传承,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东西存在,我们倒是可以顺手收下,总归是不能便宜这些商人的。”

    苏寒很有道义,但在道义之前,还有许许多多更重要的东西。

    粉碎火婴的阴谋就是其中之一。

    这次,火婴投放了许多看起来很厉害的法器,武道十宗之所以对紫日传承抱着必胜决心,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这些法器。

    试问,若不是手持三属性灵器剑,以蛛白骨的修为,他又怎么敢联合百毒夫人找百花谷三大高手的麻烦?

    表面上看起来这些法器很美好,可实际上,只有苏寒才知道其中的恐怖,这些蕴含着火婴灵念的法器可以帮助火婴在一瞬间控制持有者,而这些法器的持有者有哪一个不是血月大陆上赫赫有名的高手?

    倘若这些人被坑杀在黄金海岸遗迹,那么血月大陆就真的成为火婴的囊中之物,任凭苏寒有再多的屠神箭也无法掀起一丝波澜。

    所以,苏寒的第一目的就是要化解这场阴谋,尽可能保存武道十宗的根本,为日后抵抗火婴保存一份实力。

    苏寒不是救世主,也不想当救世主,如此拼命只是为了不被火婴奴役,再世为人的他绝不会再给任何人羞辱自己的机会,哪怕是强如火婴。

    在这个目的之后,苏寒是真心实意想要帮助绝无情与血煞门,早些时候他就听说过血煞老祖凭借半步武圣修为硬撼武圣百毒夫人的事迹,血煞门绝对是武道十宗之下的顶尖存在!

    凭着苏寒与绝无情的交情,待到抵抗火婴的时候,绝无情是不会眼睁睁看着苏寒一人去犯险。

    此时帮助血煞门,同样是为了保存整体实力,为一年之约做打算。

    最后,苏寒才注意到了紫日传承,这个吸引了血月大陆上几乎所有高手自投死路的紫日传承!

    说实话,苏寒并不相信真的有紫日传承存在,距离日月星辰四位强者消失已经有上千年,千年之中被人们所知的上古传承也不过只有飘雪剑圣手中的那把皓月,还是剑宗代代相传下来的。

    几千年,就算是上古大神的传承,也要泯灭在历史长河中吧!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真的有紫日传承,而且这份传承就在黄金海岸遗迹,那么占据了黄金海岸超过千年的海族早就应该找到它,并且借助它的力量反攻大陆,海族与人类的仇恨可不是不共戴天那么简单。

    所以,苏寒只将它当做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一个被火婴用来坑杀武道十宗的传说,根本没有打算将其找到。

    马车继续前进,在颠簸的马车上,苏寒查看了一下魂兽王的状态,通过埋在魂兽王灵魂深处的烙印得知,此时的魂兽王正处在关键时刻,能否吸收聚魄丹的药力就看这一刻,可能一步成神,也可能一步陨落,苏寒小心翼翼往锦囊里放了三颗养魂丹,多多少少会起到一些帮助。

    接着,苏寒又看过另一个锦囊中的神秘小龟,还是如以前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估计现在烧一锅开水把它丢进去都扑腾不了几下,苏寒是没想到那么多法器竟换来这么一只废物,空有至少七阶的实力,却没有半点儿用处。

    不过,苏寒还是喂了它一颗碧髓丸,当宠物来养也不错嘛,而且这只乌龟绝不会永远是这样。

    苏寒知道,不管是妖兽、灵兽还是魔兽,在越过九阶巅峰那道坎之后都能化形,有一些天资极高的虽然不能立即化形,却也能口吐人言,苏寒幻想着有一天这只小龟跨越九阶巅峰达到超阶妖兽,苏寒便要问问它到底为什么浪费这一身的灵力。

    越往前走,黄金海岸遗迹给人带来的阴凉就越重,空气中的咸腥味越来越浓,如计划中一样,车队在傍晚的时候抵达了铜陵关。

    铜陵关是帝国时代遗留下的一处关隘,由于年久失修看起来如风中残烛一般,是黄金海岸遗迹之前的最后一处关卡,也是人类活动范围,越过这里就鲜少能见到有人,一眼望去只剩横行的妖兽与残暴的海族。

    事实上,铜陵关附近也没有多少人,只有寥寥几户人家靠着几亩薄田勉强度日,而又因为这里邻近黄金海岸遗迹,有人在这里建造了一处旅店,供往来的修士暂时落脚。

    数百年来,大陆上不知有多少人窥视紫日大神的传承,除了已经先一步进入黄金海岸的高手之外,还有许多徘徊在铜陵关附近寻找合适的事迹,所以在金戈城探险队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不剩几间空房了。

    “老板,剩下的房间全包了,再弄一些饭菜和热水。”金戈城主的大儿子很豪爽的拿出一袋灵石丢在柜台上。

    声音很大,好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存在似的,搞得三大商会的带队人一阵皱眉。

    不过,这位大公子好像并没有理会三大商会负责人的感受,拿过了几个门牌之后,自己挑选了一块比较顺眼的,将其他的都丢给了身后的人。

    “你们三个分一下,吃晚饭到我房里。”大公子晃了晃手里的门牌,说罢就带着两个贴身护卫上楼了。

    “呵呵。”

    三大商会的负责人干笑着,相互对视,很自觉的将剩余门牌分成三份,显然这里还不是闹矛盾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