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只是不想娶你

    很快,苏寒在前厅见到了小清,见到了一脸阴沉正在喝茶的小清。

    与昨日不同,小清换下了纱衣,穿上了一套女款皮甲,除了露出了几块肉之外,更显得英姿飒爽了一些,她的手边还放着一个包袱和一把剑,此时的她更像是一名女剑客。

    “我要跟你一起进遗迹。”小清冷冷的说出了第一句话。

    从小清的语调不难听出,她将苏寒当做了今生最大的仇人,如果不是因为某些缘故,恐怕都要抽出那把剑刺向苏寒的喉咙。

    “不可以。”苏寒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为什么?”小清很愤怒,腾地一声站了起来,质问道。

    “第一,我跟你并没有什么交情。第二,那里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地方。第三,相信你也知道,不光是你很讨厌我,我也不太喜欢你。”苏寒列出三个理由,之后耸了耸肩,“所以,我不会带你去的。”

    “还是那么可恶。”小清皱着眉头,下一秒断然推翻了自己的话,改口道,“不!比之前更可恶!”

    “随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带你去的。”苏寒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任凭小清叫嚣拍板。

    “苏寒你是个王八蛋!”

    “不带就是不带!”

    “……”

    这两人一个怒气冲冲骂声连天,一个宠辱不惊淡然无谓,旁边人看得一头雾水。

    尤其是涂豪,在发挥想象力yy出一段故事之后,痛心疾首的抓住了苏寒的胳膊,“老大!蔓蔓虽然不在了,可你这么快就找下家,蔓蔓她的在天之灵可怎么得到安息啊……”

    “滚!”苏寒赏了涂豪一个字。

    丫绝对是在开玩笑,苏寒可是明明白白告诉涂豪说,说蔓蔓有百分百复活的可能,只是结果会出现两种,一是复生,二是重生。

    所谓复生,死者复生,会恢复全部的记忆与实力,恢复到沉睡前的那一刻。

    所谓重生,涅槃重生,蔓蔓会以新的姿态出现在大家眼前,相应的,她也会忘记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不论怎样,蔓蔓都会回来,只是时间的问题,所以涂豪一定是在拿苏寒寻开心,顺带调戏小清,苏寒才赏了他这么言简意赅的一个字。

    “哼!只会窝里横,我看你不是不想带我,是不敢带我,怕到时候让我看见你狼狈不堪的样子。”小清抓住这个机会,狠狠的抨击了苏寒。

    能被陆屠收作最后一个弟子,小清的天资是极佳的,目前只体现在思维活跃方面,也就是俗称的聪慧,聪慧的她能抓住几乎任何机会来抨击苏寒,达到心里舒爽的目的。

    “我就是怕,你能把我怎么着?”苏寒延续了一贯的风格。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大江。

    任他风吹雨打,我自闲庭信步。

    这份心境,超出了苏寒本身年纪许多倍,在易牙看来,又是一次强烈的心理冲击,这是多少迟暮老人都做不到的洒脱境界啊。

    多次攻击都撞到了棉花,无法施展力道,小清狠狠的咬了咬牙,干脆调整战略。

    “苏寒,我们暂时放弃以前的矛盾,我师父让我带了话给你,你听不听?”小清装作很平静的说道。

    “听。”苏寒点头。

    虽说苏寒不太待见小清,可在苏寒心里,陆屠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前辈,他的口信自然是要听的。

    “师父说,让你带着我进遗迹历练一番,等到出来了自然有所回报。”小清胡编乱造了一通。

    陆屠当时给她开出的条件很简单,要么随苏寒进黄金海岸遗迹,要么就等苏寒回来之后被发配过去当暖床丫鬟,根本没有什么历练,更不会有回报。

    苏寒细细琢磨这句话,片刻之后,笑了,“小清,你说谎的时候倒是可爱了一些。”

    “我没说谎!”小清紧紧攥着拳头,脸颊却在瞬间红了。

    说到底,也只是个少经人事的少女,能理直气壮的站在这里与苏寒斗智斗勇已然可贵,被戳破谎言之后的尴尬与羞耻,也是在情理之中。

    “屠爷那么高傲的一个人,他的字典里绝不会有回报二字。”苏寒笑着戳破了小清的谎言,“况且,如今我欠了屠爷一个大人情,他支配我是理所应当,如果他真的要带话,只可能是前半句!”

    两世重修,造就了苏寒的心思缜密,按照屠爷的性格与手段,百分百会是这种情况。

    “哼!我骗你又怎么样,你能打我么?你能杀我么?最多是骗我吃两颗筑基丹罢了!”小清别过了头,言语之间还是咄咄逼人,极具傲气。

    “我不能。”苏寒耸耸肩,“但是我很忙,你如果想喝茶的话这里管饱,喝完了记得回家。”

    说罢,苏寒转身就要走。

    却在苏寒走出一步的时候,背后传来小清阴冷的声音,“站住!你再往前一步,我就死在这里!”

    苏寒转了回来,果然看到小清抽出了那把长剑放在白皙的脖子边上,锐利的剑刃紧紧贴着皮肤,已然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妈蛋!”

    苏寒心里骂了一句,他从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女人。

    深思熟虑过后,苏寒感觉这样也不是办法,只能说道:“你说说看,为什么要跟我一起进黄金海岸遗迹,说出来的话我会考虑带你一起。”

    无疑,这是目前最好的处理方法,苏寒还有一些准备工作未完成,不能再被小清浪费更多的时间。

    听到苏寒的话,小清放下了脖子上的长剑,咬着嘴唇,用比蚊子哼哼还小的声音说道:“师父说,我要是不去就得嫁给你……”

    “噗……”

    不止是苏寒,涂豪,呆霸王,易牙,乃至是负责端茶的下人都被口水呛到了,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呃……我服你了。”苏寒无言以对,只能点头,“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就出发,要准备什么赶快,如果进了遗迹你拖我的后腿,我会看在屠爷的面子上救你一次。”

    “哼,算你识相。”小清颇为满意的点点头,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

    “别误会,我只是……只是不想娶你罢了。”

    “苏寒你站住,我要砍死你!”

    “……”

    ……

    蓝天商会的车队出发,在金戈城北门稍作停留,与金戈城护卫队和其他两个商会的车队连接在一起,浩浩荡荡的朝北方行进。

    苏寒作为副队长,在出发前就拿到了一分名单,上面写着随行人员的名单以及资源补给。

    为了这次探索,蓝天商会几乎是倾巢而出,不仅是会长东郭仁带队,总教头李大仁,乃至商会所培养的两百八十名护卫,与一些平日里招揽的高手,再加上苏寒一行,足足凑足了三百五十多人。

    也就是说,从这一刻开始,蓝天商会金戈城总部只剩下二十名武装力量,周天成了第一负责人。

    这也验证了苏寒的猜测,蓝天商会果然要趁着这次来一场豪赌,除了这些要进入遗迹的人之外,剩下的人应该在准备财产转移,完全撤离这个栖身生存了将近千年的金戈城。

    相信,其他两个商会也是如此,因为苏寒手上也有一份关于另外两个商会的人员统计,同时也有金戈城护卫队的大致配备。

    说道金戈城护卫队,苏寒本以为带队的是传说中神通广大的金戈城主,却不想是金戈城主的大儿子,出发的时候苏寒与之打过一个照面,年纪轻轻已经有金丹后期的修为,可谓是一代英才。

    马车缓缓地前进中,忽然停了下来,东郭仁掀开帘子坐了进来,使原本就不太宽敞的马车更拥挤了一些。

    由于人数太多,苏寒一行人谁也不愿意跟那些武夫挤在一起,所以包括小清在内的五个人挤进了一辆,平常时候还好,偶尔有个颠簸就要来一次亲密接触,惹的小清眉头一直没有舒展过。

    “苏公子,对于你这次的援助,我真是太感谢了。”东郭仁说话的时候,已经强行坐了下来。

    这是商人在平时所玩弄的一个小把戏,并不是多么玄奥,却是每个商人都会使用的,在很多时候都能找到理由坐下来,再说出自己想要说的内容。

    “会长说笑了,我们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收了蓝天商会的东西,自然要为蓝天商会做一些什么。”苏寒说的很圆滑,不过心里却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东郭仁不会没事找事挤进这里,他一定是想要说些什么。

    “呵呵。”东郭仁轻笑,道,“苏公子可曾看过人员配备的名单了?”

    “看过了。”苏寒点头。

    “苏公子有什么感想?”东郭仁又说道。

    “就人员配备来说,鼎盛商会最强,白林商会其次,蓝天商会最后。”苏寒很巧妙的运用字眼,没有造成一丝丝尴尬。

    不过看起来东郭仁也不在意这些,很直率的说道,“鼎盛商会做的是装备与灵兽的生意,平日里主要服务对象是一些小宗门和各路游散的高手,自然能组织到很强的探险队。而白林商会所概括的范围更大,属于广撒网多捞鱼,在这方面也不是很难。相对的,我们蓝天商会做药材生意几乎都是熟客,虽然赚的钱更多一些,可却没有什么号召力,这才是我仓促之下找到你的原因呐。”

    顿了顿,东郭仁又道,“不过,苏公子年少有为,实力强悍,追随者也都是人中龙凤,我们在质量上很有优势嘛。”

    “会长谬赞了。”苏寒笑了笑,并未接过话茬。

    可能是东郭仁感觉到尴尬,也可能是他的目的达到了,又闲聊了几句,便回到了自己的马车里。

    长长的车队继续行进,远处,天边,那一片被乌云所笼罩的黄金海岸遗迹越来越近,甚至人们已经能感受到咸腥的海风与无穷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