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金戈城的战果

    苏寒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看到面前这些人,苏寒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已经过去了。

    “老大?发生了什么事?”涂豪见苏寒睁开眼,迫不及待的问道,“昨天你出去之后,一直到天黑还没有回来,我跟霸王就一起出门找,发现金戈城街上空荡荡,但每一个方向都传来了极为恐怖的能量波动。”

    昨夜,一直到晚饭的时间还不见苏寒回来,涂豪找到易牙一番合计,便带上呆霸王出门寻找。

    出来之后,便发现金戈城街道上空荡荡的已经看不到人了,却从四面八方有极强的能量波动不断传来,本能告诉两人,在波动传来的方向一定发生着惨烈的战斗。

    越是这样,两人就越担心苏寒,小心翼翼的避开战场寻找,终于在第二发屠神箭爆开的同时发现了苏寒的所在。

    身为苏寒的贴身跟班,不论是涂豪还是呆霸王,对屠神箭也是极为了解的,迅速赶了过去。

    “你说,我只昏迷了一个晚上?”苏寒坐了起来,活动一下筋骨,并没有任何不适。

    “恩。”涂豪连连点头。

    “当时什么情况。”苏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问道。

    “没什么情况,当时只看到你在地上躺着,距离你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白衣年轻人,已经断气了。”涂豪挠了挠脑袋,又说道,“我感觉很不对劲,那股能量明明是屠神箭爆发所产生的,可现场没有一点点损坏,除了那辆撞坏的马车之外,距离最近的房子甚至没有掉下一块瓦片。”

    涂豪不会闲着无聊去寻找房顶上有没有掉下瓦片,他只是用这种形容告诉苏寒,当时的情况真的很奇怪,屠神箭爆炸之后,现场毫发无损。

    不仅是房屋街道,深处爆炸中心的苏寒看起来也没有半点问题,当时涂豪还特意探了探苏寒的鼻息,很平稳,就像睡着了似的。

    而断气身亡的白剑,在事后尸体也被转移到蓝天商会,经过专业人士验证,证明白剑是元婴衰竭,同样没有遭到爆炸的波及。

    “怎么会这样?”苏寒想不通了。

    屠神箭,绝对是血月大陆最高力量的代表,武圣强者都无法抵御其伤害,苏寒本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打算与火婴同归,却不料活了下来。

    根据涂豪所描述的状况,好像第二支屠神箭不曾爆发过,可苏寒在昏倒之前明明看到了屠神箭耀眼的光芒,他是不会记错,第二支屠神箭是由七宝玄天剑强行打出去的,虽说威力会打折扣,可也是货真价实的屠神箭!

    即使苏寒记错了,涂豪也说了,他是在看到屠神箭爆炸之后才锁定了苏寒的方位,这一切根本说不通。

    如果要勉强找一个解释,只能是某人施?人施展大神通强行吃下了屠神箭,没有使屠神箭的伤害有一丝外泄。

    这人又会是谁呢?难道是火婴?

    苏寒苦思冥想无果之际,周天敲门走了进来,涂豪见状,很知趣的带着呆霸王退了下去。

    “怎么样,有没有大碍?”周天很关切的问道。

    “目前看来,没有。”苏寒摇了摇头,问道,“周大哥,现在是什么时辰?”

    “还早,距离出发还有一个时辰呢。”周天的面色有些为难,筹措再三,还是说道,“寒苏老弟,如果没什么大碍的话,你看我们之间的约定……”

    苏寒遇袭昏迷,这是铁铮铮的事实,即使周天怀疑其中有假,他可是认识剑宗白剑的,不管怎样也不能否认昨晚苏寒经历过一场惨烈战斗。

    可,约定的时间就在今天,而且距离出发只剩一个小时,周天是不愿看到苏寒以理由推脱这件事。

    以周天与苏寒的交情,虽说谈不上过命,可如果有需要的话,周天是可以帮忙将出发时间推延一些。

    但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并不是蓝天商会,而是金戈护卫队,周天在蓝天商会即使拥有再高的地位,也绝对无法左右金戈城主的意愿。

    “一个时辰,足够了,我稍稍准备一下就好。”苏寒点头,并没有让周天为难。

    “那就多谢了。我们蓝天商会也有几名高级药师会随行,等到了路上,我让他们为你好好检查一番。”周天感恩戴德,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恩。”苏寒点头,问道,“周大哥,昨夜城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大事,天大的事!”周天说道,“灵兽谷高手尽出围剿神将门弟子,长生天与极火宗火并,万毒门和百花谷也掐了起来,武道十宗其中的六个宗门,他们的主力都在昨夜冒了出来。这次我们都算错了,武道十宗没有为任何人当清道夫,他们之前虽然声势浩大,可派去到黄金海岸遗迹的都是普通弟子,就是为了遮人耳目,给人造成一种错觉……”

    武道十宗此举用意之深,用意之险,绝不仅仅是在进入黄金海岸遗迹之前洗牌那么简单。

    诚然,在进入之前进行一次洗牌,将实力较弱的宗门筛选出去可以增加成功的概率,可这并不是他们的唯一目的。

    在做这个打算的同时,武道十宗将血月大陆的冒险团与隐世高手都算计了一把,造成一种主力尽出的假象,让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以为可以躲在武道十宗背后乘凉,屁颠颠的跑进了黄金海岸遗迹。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武道十宗第一批派出去的所谓精锐,就是蝉;之后跟着武道十宗进去的各大家族、冒险团与隐世高手,他们是螳螂。

    武道十宗最精锐的力量,最终拿到了黄雀的扮演权,他们是这场戏的导演,是这场赌局的庄家,获得了最大的利益。

    “结果呢?”苏寒除了猛地一惊,随即便接受了这个事实。

    倘若没有这些手段,武道十宗又凭什么在强者林立的血月大陆占据巅峰主导权?

    “灵兽谷强压神将门,天机子带着残存的百名神将门弟子逃到了蓝天商会,灵兽谷也没有强行为难,八大高手已经朝黄金海岸遗迹出发了。”周天说道。

    论综合实力,神将门在武道十宗里算是倒数第一,自然比不过高手如云的灵兽谷,与那一只只凶猛强悍的灵兽。

    这是早已定下的结局。

    令苏寒意外的是,天机子在最终选择逃到了蓝天商会,而蓝天商会也接收了这支残兵。

    “你与天机子之间的协议,在之后天机子透露给了我,站在个人与商会的立场上我是支持的,毕竟他只要紫日传承中的一件。”周天如是说道。

    周天是个商人,精明老道且成功的商人,在计算与衡量方面有着不浅的造诣,稍微一算就能得出用一件尚未拍案的东西换取一支生力军是不亏的,商人最喜欢开空头支票,更何况是这种送上门的空头支票。

    “另外一方,极火宗强压长生天,据说打到一半的时候长生天不战而降,好像与陨落的武圣万长生有关,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人云亦云呐……”周天含糊的将第二战场的情况告知苏寒。

    “哦。”苏寒虽然面无表情的点头,心中却是一惊。

    极火宗虽然有火婴坐镇,推算时间的话,交战的当时火婴正在控制白剑,自然无暇顾及另一边的战场,极火宗弟子发挥的便是原本的实力。

    如果是这样,长生天对上极火宗有极大的胜率,可长生天选择了不战而降,传言又说与陨落武圣万长生有关。

    如此,苏寒就知道了,一定是万长生亲自现身导致的这种结果。

    “没想到,这次万长生居然躲过了屠神箭……”苏寒心中无比唏嘘。

    顿了顿,周天继续说道:“第三战场那边,听说万毒夫人与蛛白骨联手,靠着那把三属性灵器力挫邀月宫主,二宫主怜星被蛛白骨的盘丝软甲毒毁了容,无痕也被逼自断右臂,最后关头怜星强行施展武圣威能,靠着一招分花拂柳救走了两人,不知去向。”

    “百毒夫人这么厉害了?”苏寒又是一次诧异。

    苏寒分明记得,同样在极西之地,绝无情的师尊血煞老祖可以凭借半步武圣的修为与武圣百毒夫人打到平手,而那蛛白骨之前苏寒也已见过,只能算是相对很厉害。

    但是,百毒夫人与蛛白骨联手,竟然击败了百花谷邀月、怜星与无痕三大高手,虽说除了武圣邀月与半步武圣怜星之外的无痕还很稚嫩,但也是武圣亲传,想来也弱不到哪里去。

    “都是那把三属性灵器剑啊!”周天唏嘘道,“当日无痕阴了蛛白骨一把,昨夜又栽在了那把剑身上,真是因果,报应啊。”

    又唏嘘几句,周天嘱咐苏寒快些准备,要在半个时辰之后集合,便退了出去。

    到最后,周天都没有把剑宗这个名字提出来,更没有提到此时正躺在停尸房的白剑。

    这点很容易就能解释。

    此次黄金海岸遗迹的风波,不论最终有没有紫日传承现世,对武道十宗,乃至对整个血月大陆都是一次大洗牌。

    蓝天商会如武道十宗,如所有参加这次遗迹探索的人一样,都选择了铤而走险。

    赌赢了,直上巅峰!

    赌输了,大不了重头来过,在这点上蓝天商会还有退路,他们还有大笔资金,可以换个地方东山再起。

    所以,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蓝天商会并不打算在这个关头维系与任何势力的关系,暂时听从金戈城主的调遣,只是因为还没有到倒戈相向的时候。

    也是因为如此,周天并没有处理白剑,甚至都不曾提起。

    紧接着,涂豪和易牙走进房间,涂豪忧心忡忡的看着苏寒,说道,“老大,要不然,这一趟我们不去了吧。”

    涂豪并不知道火婴的详细,只知道这是一位比苏寒厉害许多的高手,已经接掌了极火宗。

    “为什么?”苏寒反问道。

    “昨天晚上我感觉得到,武道十宗一个个都不是简单角色,每一处所爆发的能量波动,都是我见所未见,想不敢想。”涂豪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苏寒没有立即作出决定,而是转头看向易牙,问道,“易老,你觉得呢?”

    “老夫跟随苏公子便是了。”易牙说罢,顿了顿,又道,“不过老夫夜观天象,东北方向怨灵聚集,阴气极重,恐怕我们这一趟除了修士、妖兽与海族之外,还有其他的敌人!”

    “其他的敌人……”苏寒沉吟片刻,瞳孔猛缩,“你是说……”

    还不等苏寒把话说出口,就响起一阵敲门声,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公子,外面有一位自称是小清的女子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