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狐狸与乌鸦

    金戈城,东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十余名神将门弟子变身围剿一只浑身包裹着火焰的猛兽。

    猛兽名为火蝾螈,货真价实的七阶妖兽,修为比起半步武圣来只差一些,又因其是兽的原因,殊死奋斗之下可发挥出几倍的战斗力,饶是被十几人围攻也显得游刃有余。

    时不时会有沙包大的拳头砸在火蝾螈的身上,而在下一秒这人又会被火蝾螈的尾巴扫出战场;或者就是有人沾上了致命火焰,拼死也要在火蝾螈的身体上留下一些伤痕。

    这是死战,一方是神将门,另一方火蝾螈并不是单独的个体,因为这只火蝾螈的主人就在战场的不远处悠然自得的看戏,这位中年男子名为司徒南,灵兽谷高手之一,也是血月大陆上唯一一个将火蝾螈驯服的驯兽师。

    灵兽谷以驯兽闻名,不论是多么凶猛的妖兽在他们手中都会变得乖宝宝一样,又在战斗中发挥出比同类更强的实力,是仅次于神将门的“不要脸”宗门。

    而火蝾螈,在血月大陆凶兽排行榜上赫赫有名,以生性凶残冷血无情被人津津乐道,数百年来为了驯服火蝾螈不知牺牲了多少灵兽谷弟子,也就只有司徒南一个成功。

    “瘸腿李,你们就是再来一百人也斗不过我的宝贝火蝾螈,我劝你还是弃械投降,乖乖退出黄金海岸这个战场。”司徒南笑着说道。

    “我神将门虽然人单力薄,却不是你灵兽谷能左右的!想逼退我们,那就灭我神将门满门!”一个跛脚老头儿脸上写满了愤怒,回应道。

    “亏你还是天机子的亲传弟子,这种话也说得出口?”司徒南又是一笑,顿了顿,道,“对了,天机子呢?出发之际谷主亲自交代要我好好问候天机子,怎么不见他的人?莫不是卖大力丸被人给失手打死了吧。”

    神将门弟子平日里除了给人算卦看相之外,还兼职卖一种叫做“大力神功丸”的东西,号称可以在瞬间变得力大无穷,实际上就是熟石灰捏成的小药丸,因为这个没少被同道中人所唾弃。

    “司徒南,你欺人太甚!”瘸腿李憋得面色通红,也不知道是气,还是火蝾螈的温度太高。

    “是个人都会挑软柿子捏,我司徒南又不傻。”司徒南笑着说道,“万毒门和百花谷在南城杠上了,邀月跟百毒夫人打的天昏地暗,近百步范围内都要被邀月的剑气所伤,两百步范围内就要中百毒夫人的天下奇毒,这种地方谁敢去?”

    司徒南只是调侃,并没有向瘸腿李解释的闲心,除了万毒门和百花谷之外,极火宗与长生天在北城区也遭遇了。

    极火宗与长生天向来有仇,仇人见面那还真是分外眼红,不容分说的打了起来,北城区遍地是火焰,绚烂的火光直冲天际。

    实际上,武道十宗都还没有进入黄金海岸遗迹,这点倒是被苏寒猜中了,一开始进入的只是伪装成精锐部队的一些弟子,真正的主力都被把握在手中,蓄势待发。

    今天,就是武道十宗共同认为的一个契机。

    所以,白剑找到了苏寒寻仇,长生天横插一手保住了白剑,武道十宗进入了金戈城,各自开战,想要在进入黄金海岸遗迹之前先将死对头干翻。

    灵兽谷找上了神将门,百花谷与万毒门纠缠起来,长生天和极火宗算是新仇旧恨,还有就是在飘雪剑圣示意下出动的白剑。

    武道十宗,除药王谷与极水宗之外,几乎全部的精锐力量都摆在了这里。

    苏寒猜到了,果然真正的战斗时在金戈城,大家都是明眼人,与其等到进了黄金海岸遗迹在妖兽与海族的窥视下勾心斗角,倒不如在进去之前先来一轮优胜劣汰,可以省去不少麻烦,同时也能提高探索黄金海岸遗迹的生还率。

    与苏寒同时猜到这一点的还有金戈城主,不得不再次称赞金戈城主是个厉害角色,仅凭着一些蛛丝马迹就推算出今夜必有大战,一边安排明日进入黄金海岸遗迹的事宜,一边还分出功夫将金戈城内的平民控制在家中,以免误伤。

    可谓是文韬武略,人中龙凤。

    火蝾螈与十数名神将门弟子继续颤抖着,像这样的人兽大战在西城区还有好几处,灵兽谷高手尽出,操控着自己的妖兽、灵兽与魔兽,尽可能的截杀神将门的弟子。

    而像这样的画面在金戈城四大城区到处都是,武道十宗疯了一样,有持枪凌弱的,有棋逢对手的,有报仇雪恨的,都在为了不同的目的进行同一场战斗。

    胜负,还未分出,且看苏寒这边。

    为了取出屠神箭,苏寒空门大开,任由火婴控制的白剑攻击,蓝天令牌本来还有两次抵御伤害的机会,在白剑一次全力猛击之下粉碎了,令牌本身化作飞灰消散,苏寒也成功的取出了屠神箭。

    见到第二支屠神箭,火婴又是一怔,这丫的不好搞啊!

    万长生堂堂武圣,自然有资格吃下一枚未完全发射的屠神箭,或是屠神箭赛跑,虽说最终还是会被屠神箭追上,可消耗了大部分力道的屠神箭绝无法伤及万长生的性命。

    可白剑不同,区区灵神前期的实力,火婴倒是能将他强行提升到灵神后期,这也是这具躯体能承受的极限了。

    “哼,本小人不会再给你机会发出第二枚屠神箭!”火婴又急又羞,声音都尖锐了许多。

    如果是本尊降临,火婴哪里用理会什么屠神箭?张口吞掉,甚至轻轻吹一口气就能将屠神箭化解。

    可如今火婴坐镇万里之外的极火宗,要强行施法赶来也得几息的时间,再者说他并不想来到这里,他的计划中并没有亲临战场的环节,不然引起武圣们的注意,游戏就变得不太好玩了。

    嘟着嘴,火婴控制着白剑连连朝苏寒攻去,依旧是那套霸气十足的剑法,却加了几分迅捷的意味在其中,这是要速战速决了。

    苏寒口中叼着屠神箭,以七宝玄天剑堪堪阻挡,这一刻使他感觉自己的修为太过低下,原来并不是任何场合都能够使用灵魂法则搞定。

    “哼,这是本小人将雷霆剑法与这小孩子的泼水剑法组合在一起的招式,只是看了一眼就全部学会了。怎么样,本小人是不是很厉害?现在如果你想效忠的话,本小人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火婴一边打着,一边不忘沾沾自喜,并对苏寒发出邀请。

    泼水剑法,剑宗内一门基础剑法,招式很花哨,攻击覆盖面很广。

    而雷霆剑法,则是火婴在不知多少年前自创的一门,以强大的力道引起九天雷霆进行攻击,威力不俗,又霸气十足,只是因为计划的缘故火婴并没有引下九天雷霆,而是组合白剑的剑法创造出一门新的剑法,囊括了速度与力道,正面比斗的情况下堪称制霸。

    看苏寒的样子就知道了,此时的苏寒并不好过,几乎每一招都会让火婴在他身上留下痕迹,或是衣服,或是手脚,打到现在苏寒身上已经有十七八道细长的剑痕,若不是火婴心无杀意,苏寒早就轮回投胎去了。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火婴一心想要招揽苏寒并不是因为恶趣味,或许他有一点点在意苏寒在万年后能与自己比肩的资质,但火婴的主要目的还是要寻求一个代言人。

    所谓代言人,就是在火婴掌控了整个血月大陆之后负责代替火婴发言的那人,强悍的火婴自然不会为一个血月大陆就满足,他要继续征战,乃至将仙界收入囊中,到那时肯定没办法顾忌血月大陆,就由苏寒出面解决一些必要的麻烦。

    当然,苏寒的资质也是不错的,这是火婴在血月大陆上见过最好的资质,加以培养,假以时日定能帮火婴披荆斩棘,冲锋陷阵,完成火婴的夙愿。

    火婴的夙愿是什么呢?这个他自己也忘了,呆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时间太久,火婴早已忘记了当年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只是模糊的记得要向某个人复仇。

    “痴心,妄想!”

    在吐出屠神箭的同时,苏寒双目赤红,怒喝道。

    “哈哈,上当了,上当了!”火婴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在恶作剧之后向大人炫耀的那副嘴脸。

    狐狸看到乌鸦嘴里叼着一块肉,特别想吃,抓耳挠腮之后想到一个办法,站在树下尽情的辱骂乌鸦。

    起先,乌鸦还能忍受,可当狐狸触碰到乌鸦底线的时候,乌鸦再也忍不了,张口还击,那块肉就掉了下来,落入狐狸口中。

    狐狸与乌鸦的故事,虽然版本不同,但道理是相通的,此时苏寒就好像那只被羞辱的乌鸦,而口中的肉也就是屠神箭,因为太过激动而掉了下来。

    火婴沾沾自喜,正想再得意几句,却看到苏寒嘴角挂着的那一抹笑意。

    “托你的福,这一记屠神箭,给我吃下吧!”

    苏寒咆哮着,挥动手中的七宝玄天剑,猛地击中掉落半空中屠神箭的箭尾,这一击耗尽了体内所有的灵力。

    受到打击,屠神箭就像脱弦一样,瞬间朝火婴射了过来,带着七彩炫丽的流光,又带着无穷无尽的威力。

    白剑脸上露出了惊慌失措。

    万里之外,极火大殿,火婴脸上的表情也不太好看。

    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才是那只乌鸦,那只得意忘形的乌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