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 步步紧逼的火婴

    苏寒尝试帮万长生挣脱控制的行为,成功引得火婴亲临,哪怕仅仅是一丝魂力,也绝非苏寒可以抗衡。

    这点,当日在岐黄城已经得以展现,苏寒强行施展化魂破掉的灵魂之盾对于火婴来说只是不痛不痒,若不是忌惮魂兽族上万大军,火婴必定会拿下岐黄城。

    所以,这一丝火婴的魂力,或者说是灵识,起码能与苏寒打个平手。

    而再加上武圣强者万长生,不得已,苏寒拿出了屠神箭,不计后果。

    火婴当然认得屠神箭,更是深知其中威力,这大抵是血月大陆唯一能突破他防御的东西了,在苏寒拿出来的时候也是一愣。

    随即,火婴操控着万长生笑了,“苏寒,你就忍心用这屠神箭将金戈城变成废墟么?我敢保证,这一箭下去金戈城三分之一的面积都要毁于一旦!”

    屠神箭威力巨大,并不仅仅是针对武圣强者,倘若拿来攻城也是一件顶尖利器,可以说这一支屠神箭可以将血月大陆上任何一座城池轰杀至渣,就连号称“绝对防御”的钢铁城堡也不例外,更何况这金戈城。

    “杀你,能拯救整个血月大陆,区区半座金戈城又有何妨?”苏寒手持神弓利箭,战意澎湃,意气风发。

    乃至几近油尽灯枯的白剑,也不禁在这股战意下心生敬畏,黯然垂首,顶膜礼拜。

    只有强者,才能赢得敌人的尊敬!

    无疑,此时的苏寒,已称得上是强者。

    只是,火婴并不这么看,听闻苏寒这一番慷慨激昂的台词,火婴嗤嗤一笑,轻蔑道,“收起你这幅救世主的嘴脸!本小人的世界里没有救世主!哪怕有,也会在拯救世界之前被本小人踩在脚下!”

    “那便试试看吧,看你这丝灵识,能不能顶得住屠神箭全力一击!”苏寒也是嗤笑,旋即拉满了长弓。

    弓弦紧绷,锐利且散发着无穷威力的屠神箭瞄准了万长生,蓄势待发,月色下这一片空间静的连一丝声音也没有,仿佛空间都被屠神箭的威力所凝固了。

    火婴操控的万长生收起了笑脸,表情阴沉,却没有几分杀意,更多的是不悦。

    好像是主人因为宠物的放肆而生气的样子。

    不知有多么强大的火婴将世间万物当做了宠物,苏寒仅仅是其中一只高级宠物,在厌倦之前,或是在确认他对自己没有生命威胁之前,火婴是不会轻易杀掉这些宠物的。

    “虽然不想杀,但还是不能轻易放过你,背叛本小人的下场之后一个!”万长生口中吐出火婴的声音。

    话音刚落,万长生陡然朝苏寒杀了过去。

    生前万长生就是武圣巅峰的实力,作战能力堪比手持上古神兵的飘雪剑圣,虽说因为夺舍重生损??生损耗了一部分,又在火婴的控制下被封印了一部分本源力量,可这一刻所爆发的速度依旧是苏寒无法匹敌的。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万长生已来到面前,不出杀招,双手死死握住了七宝弓的弓身。

    他要夺弓。

    七宝弓本身就属于血月大陆顶尖的神兵,尤其是变幻其中武器的特性几乎能比拟飘雪剑圣手中的皓月剑,火婴自然清楚这一点,只要将七宝弓夺来,以苏寒灵神期的实力,哪怕勉强丢出了屠神箭也会大打折扣,到时候以万长生的修为就能硬扛下来。

    由于万长生是由火婴操纵的,可以说火婴不死他就不会灭,火婴打算在硬抗屠神箭的同时制服苏寒,将其囚禁在极火宗火牢里,待到征服整个血月大陆的时候再放出来,到那时看看他还拿什么跟自己作对。

    火婴聪明,苏寒也不是傻子,知道火婴夺弓的目的,几乎是火婴双手握上七宝弓的那一瞬,苏寒急急的吼了一句。

    “七宝荆棘弓,变!”

    随着苏寒的声音,七宝弓原本光滑的弓身破开了,一根根又粗又长的荆棘尖刺钻了出来,其中两根直接刺穿了万长生的双手,血肉模糊。

    七宝弓可是陆家祖辈耗费无穷的心血制作出来的,不论是其强大的威力,还是变幻的特性,都堪称举世无双。

    而这七宝荆棘弓就是七宝弓的变化之一,能使七宝弓在瞬间长满尖刺,大概是为了在没有箭矢的时候近战厮杀使用吧。

    苏寒虽不常使用七宝弓,但那是因为其灵力消耗太大,以自己金丹九炼灵神初期的修为也只能堪堪使用三次,平时的时候苏寒还是会花时间琢磨一下,早就掌握了七宝弓的七种状态。

    “啊!”在火婴控制下的万长生发出痛苦的嚎叫。

    被控制灵魂不代表无法感知,万长生本身还留有感觉,而这些是本能反应,是不在火婴掌控范围之内的。

    “屠神箭,发!”

    借着万长生退后的空档,苏寒毫不犹豫的松开手指,屠神箭应声而出,带着破风声与无法抗拒的威压朝万长生飞去。

    “哼,又是老一套!”万长生冷冷一笑,这一刻发出的竟是成熟男声。

    要知道,在之前万长生与苏寒的对话中,一直是火婴的声音,而此时变成了万长生自己的声音,解释只有一个。

    火婴松开了控制,或是说火婴抽回了灵识。

    想必当日火婴也看到了万长生是如何抵御屠神箭的,心知把握不大,干脆就撤了出来由万长生自己应对。

    虽说此时的万长生依旧是火婴的傀儡,可本能反应还在,潜意识还在,遇到危险自然要步步后退,数月前的画面再度呈现在眼前,万长生靠着武圣威能强行使出了与屠神箭相当的速度,一前一后,面对而战,一个追,一个逃,化作一道流光霎时消失在苏寒眼前。

    “切,我就知道是这样。”苏寒撇撇嘴,虽然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松了一口气。

    将七宝弓换到左手,苏寒走过去扶起了白剑,查看之后,道,“我不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不过你应该知道我对你并没有敌意,走吧,回剑宗去吧,白杨一事我会亲自向飘雪剑圣解释。”

    苏寒本是好心的劝诫,白剑也点了点头,持起白玉宝剑,却在下一秒将剑刺进了苏寒的胸口。

    “苏寒,你的经验就只有这么一点点么?本小人能轻易控制万长生,又怎么控制不了这剑宗的小家伙?”白剑张口,吐出了火婴的声音,奸诈之极。

    火婴的造化已然超出了苏寒的认知,尤其是其灵魂法则方面的造诣,远在千里之外,竟然在短时间内梁旭控制两人,而且都是以夺舍的方式强行控制其思想与身体,这种本事恐怕只有太乙金仙以上的强者才能掌握。

    而苏寒知道,这只是火婴恐怖力量的冰山一角罢了,如果他愿意,大可以连续控制三人、四人、甚至百人。

    “虽然没猜到,不过我一直是有防人之心的。”苏寒握住白玉剑身,咧嘴一笑。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有了犁天梳,包你挨了一刀还想第二刀。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苏寒没有犁天梳,单靠着蓝天令牌,也能轻松的抵御这一击的伤害,失去了灵力的白玉宝剑只是凡器,又怎么能发挥出金丹期修士以上的威力呢。

    “这才有点看头嘛。”在火婴的操控下,白剑满意的点点头,抽回了白玉宝剑。

    手腕一抖,白剑再度朝苏寒杀了过来,招式与之前的截然不同,这是一门霸气的剑法,大开大合,颇有横扫八荒的意味。

    “七宝玄天剑,变!”

    苏寒大喝一声,手中的七宝荆棘弓在瞬间绽放出绚丽的色彩,苏寒握着这团彩光硬生生与白玉宝剑拼砍在一起。

    金鸣交错,爆出的波动将百米范围之内的东西掀翻在地,连带着也吹落了不少房顶上的瓦片,直到光芒褪去这波动才停止,而此时苏寒手中的七宝荆棘弓已然变成一把古朴的铜剑。

    剑,是七宝弓的第三个状态,据苏寒之前的预计,这把七宝玄天剑的威力毫不逊色与此时的江山剑,或许在江山剑的真龙之气补全之后会超越七宝玄天剑,可那是以后的事了。

    “有意思,有意思!”火婴尖锐清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与声音一同的,是一波更凶猛的攻势,虽说白剑的修为远不如万长生,可好歹是火婴控制的,一瞬间爆发的攻势根本不是苏寒可以抵御,苏寒被打的步步后退,被压得头也抬不起来。

    不过,在七宝玄天剑的帮助下,苏寒暂时还能应付场面,他已经还是设计如何发射第二枚屠神箭了。

    屠神箭的发射并不是普通的拉弓射箭,由于屠神箭威力强大的特性,发射之前必须要用灵力锁定目标,消耗不大,却很浪费时间。

    这也是苏寒在发射第一枚屠神箭之前与火婴说了几句话的原因。

    当然,火婴并不知道这些,他发射的屠神箭都是随手往外丢的,不然绝不会给苏寒准备的时间。

    “拼一拼吧!”苏寒咬咬牙,狠狠一下推开了白玉宝剑。

    下一刻,他从空间袋中取出第二支屠神箭。

    “哼,还想射我?”白剑眉头一挑,冷冷一哼,随即又杀了上去。

    在火婴的操控下,白剑发挥出了灵神期巅峰的实力,这是他这具身体能承受的极限,却不是苏寒可以承受的。

    迅雷一击眨眼杀到,迅猛之中又带着横扫八荒的威力,苏寒手中刚刚拿到屠神箭,猝不及防,眼睁睁看着黯淡的白玉宝剑砍了过来。

    剑锋落下的同时,一层淡蓝色的光芒亮起,蓝天令牌发挥了作用,并在释放了这层防护罩之后碎成粉末,随着晚风与湛蓝色的光芒消逝在夜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