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万长生,屠神箭

    事实上,即使一个照面打的平手,苏寒也有许多种瞬间秒杀白剑的方法,最简单暴力的莫过于屠神箭。

    但是,屠神箭数量有限,再加之威力巨大会引人注意,苏寒还是想将其留到黄金海岸遗迹中使用,所以就选了自己最熟悉也是最不熟悉的一种方法,灵魂法则。

    说熟悉,最近几个月苏寒可以说一直在灵魂法则方面下功夫,以外力强行触摸到了法则的边缘,再加上与魂兽王对练过程中掌握的许多低级灵魂战技,苏寒自认在灵魂法则方面造诣能排的上血月大陆前五,甚至进入前三,唯一不敢超越的就是那两位手持正宗魂决的强者。

    说不熟悉,苏寒触摸到仅仅是灵魂法则的边缘,未补全完成的魂决没有向苏寒透露一丝丝核心力量,唯一一份还是苏寒靠自己领悟的化魂之力,严格来说苏寒并不算真正的灵魂修士。

    当然,以目前苏寒在灵魂法则方面的造诣,对付一个小小的白剑是绝无问题。

    分出一丝魂力之后,苏寒没有拖沓,直接控制着魂力进入白剑的魂海,引爆。

    “魂爆,给我爆!”

    应声,白剑的白玉宝剑掉落在地,上一秒还意气风发的白剑变得异常痛苦,紧紧抱着脑袋,满地打滚。

    “啊……魔鬼……你对我做了什么……”白剑在地上翻滚着,异常痛苦。

    灵魂,支撑着生命的跳动,一旦灵魂遭到了攻击,就好像有人在你脑袋里引爆了一根炮竹一样,自然会痛苦不堪。

    而且,这种痛苦是从脑海最深处传出来的,遍及全身,无药可治!

    可以想象当日在岐黄城门下,苏寒强行施展化魂**之后的痛苦,可要比白剑承受的更多十倍有余。

    “人有灵,剑有心……”白剑不知怎的发了狠,强行忍受魂爆所带来的痛苦,用颤抖的嘴唇吐出这句话。

    接着,魂爆的力量好像消失了似的,更像是从未出现过,白剑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举起白玉宝剑再次朝苏寒攻了过来。

    比起之前,攻势更为猛烈。

    苏寒大惊失色,没想到白剑区区凡人修士可以抵御魂爆的力量,提起乌龙蚀骨鞭用尽全力抵挡。

    “叮。”

    剑和鞭撞在一起爆发出金鸣与火星,苏寒却发现这一击的力道大不如从前,定睛一看,那白玉宝剑上的温润光芒已经全部消失,恍如一件凡物那样平凡无奇。

    不容苏寒细想,白剑又是接连几招攻势,力道很轻,只有筑基期修士那样,几乎是苏寒抬手一挡就能使其无功而返。

    虽说情况越来越乐观,可苏寒的感觉确是十分不妙,白剑一定做了些什么,其关键就在于“人有灵,剑有心”。

    “以你现在的实?的实力,我轻轻松松一只指头就能碾死你。”苏寒停下了手,嗤笑,道,“你走吧,把事情调查清楚,我不想与你剑宗为敌。”

    这是实话,不管到什么时候苏寒都不想与剑宗为敌。

    除了两者之间没有什么不死不休的理由之外,苏寒本身很忌惮手持上古神兵的飘雪剑圣,又对剑宗的一些功法很感兴趣,剑宗是列在苏寒交好的名单之中的。

    “小人!”白剑疯狂的吼着,眼珠子通红。

    说罢,白剑合身又朝苏寒攻了过来,剑走轻盈,除了剑招值得称赞之外并不蕴含一丝丝灵气,仿佛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苏寒无奈,抬手阻挡。

    不远处,昏暗的小巷中,一道模糊的身影坐在这里,对外面正在进行的死斗显得很感兴趣。

    “啧啧,剑心决,小家伙为了杀苏寒也够拼的。也只是苏寒了,不然你拿着一把废剑,谁会跟你纠缠到等你师父援助?”那人啧啧称奇,呢喃自语着。

    苏寒不知道剑宗的详细,可跟剑宗稍微有一些交集的人都知道,这个门派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可千万不要把他们当一群剑客来对待。

    除了数量庞大的功法以及人手一把法器之外,剑宗还有一处恐怖的地方,也是最恐怖的地方。

    人有灵,剑有心。

    他们不仅仅说这句话,更是把这句话做到了。

    剑心决,就是从这句话衍生出的一门功法。

    白春泥曾向苏寒透露过,剑宗弟子每个人都拥有弱化版的剑灵,主人在外的时候剑灵会在宗门中不停歇的修炼。

    还有一点是白春泥不曾提起的,剑灵除了拥有修炼的能力之外,还能将主人与法器紧紧地连在一起,相当于灵魂烙印。

    在这样的条件下,剑心决应运而出,最原始的剑心决效果就是通过连接将主人承受的所有伤害转移到法器上,而后又被历代宗主逐渐补全,可以说剑心决是剑宗最神秘的本命功法,每一个有机会接触到它的弟子都没有理由拒绝。

    白剑就是使用了剑心决的力量,将所受到的魂爆伤害转移给了手中的白玉宝剑,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那之后白玉宝剑好像废掉了似的无法发挥一丝丝灵器,魂爆的伤害险些将白剑的剑灵给摧毁。

    白剑当然也不会想靠着一把已经失去效用的白玉宝剑来击杀苏寒,剑心决被历代门主补全之后其中一个功能就是传信,每当有弟子释放剑心决的时候,剑宗长老们就能通过躁动的剑灵感应到具体方位,前来搭救。

    所以,白剑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等到三长老亲临。

    可,苏寒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莫不说苏寒不知道剑心决的详细,任何一个有点儿经验的人都能看出白剑是在拖延时间,打过十几回合之后,苏寒见白剑依旧不退让,心中生出了杀意。

    诚然,白玉宝剑失去效用后白剑也顺带变成了普通人一样,可普通人拿着利器还是有一定的杀伤力,苏寒的**还没有强悍到能抵御利刃的程度。

    “最后警告你一次,在不收手我就不客气了!”苏寒轻轻甩了一下乌龙蚀骨鞭,

    深灰色的鞭子荡出一圈灵力波动,将正要杀过来的白剑掀翻在地。

    “哼,不胜利,毋宁死!”白剑气喘吁吁,以白玉宝剑支撑着勉强站了起来。

    “那就去死吧!”苏寒咬咬牙,猛力抽动乌龙蚀骨鞭,目标直指白剑的咽喉。

    泥菩萨还有三分脾气,苏寒虽然性子好,但还没有到能陪一个疯子胡搅蛮缠的地步,这一下苏寒是动了杀意。

    却不料,鞭子刚刚出手,一阵劲风吹过,一道模糊的人影疾驰而出,几乎是眨眼间就加入了战场,稳稳站在了白剑身前。

    “剑宗长老?”苏寒皱了皱眉头,尝试着将鞭子抽回来,却不料被对方两指死死夹住,分毫不能动弹。

    来人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息,丝毫不逊于苏寒之前见过的任何人,隐隐的,苏寒还感觉到一股威压,让人心生敬畏的威压。

    “苏寒,好久不见。”那人轻轻抬手,松开了乌龙蚀骨鞭,身子微微前倾,露出了面容。

    夕阳已经完全落下,昏暗的月色下,苏寒看清了这人,竟是万长生!

    当日,苏寒见涂豪与呆霸王重伤,不惜代价以七宝弓和屠神箭强下杀手,不料被万长生以深厚的造化躲开了,苏寒心知万长生未死,却不料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重逢。

    敌?友?

    苏寒也说不清楚。

    若说是敌,苏寒从长生天熊家手下救出玲珑,救出了万长生的命根子,可以说万长生欠苏寒一个天大的人情。

    若说是友,当日两人已撕破脸面,不惜代价痛下杀手,都欲先杀对方而后快,这种梁子还有办法解开么?

    震惊万分,苏寒反应过来,笑道,“万长生,你与我之间的恩怨暂且放放,我只问你,你来这里所为何事?”

    “杀人。”万长生答的很简单。

    “杀谁?”苏寒又问道。

    “该杀之人!”这次,万长生答的又很模糊。

    “那便动手吧。”苏寒无奈的摇了摇头,顿了顿,厉声喝道,“不过在动手前我问你,你的魂魄到了哪里去?堂堂长生天武圣,就这么甘愿做火婴的傀儡么!”

    苏寒一语,道出了其中玄机。

    其他人看不出,可苏寒又怎能看不出来?从万长生平淡到几乎是死水的灵魂波动,这分明是被人操纵了心神,而普天之下能操纵武圣强者的,非火婴莫属。

    被苏寒这么一喝,万长生本来高亢的斗志忽然熄灭了,整个人如无绳的木偶呆立在原地,动也不动,像是在思考。

    好久,万长生都是一脸黯然无神的表情,苏寒这伴随着灵魂惊颤的一喝,成功唤醒了万长生被控制的灵魂,让万长生有了反抗的能力。

    接下来,就只看万长生的意志,倘若够强的话,不无可能直接摆脱火婴的控制,到那时苏寒可以将火婴的阴谋告知万长生,相信万长生是个明事理的人,会将这件事放在私人怨仇之前。

    静下心来,苏寒看着万长生,感受着万长生的灵魂波动,感受着这个灵魂的挣扎,同时也暗叹火婴的魂力之深厚。

    整个血月大陆,除了已知的两个已经踏入灵魂法则的强者,再加上苏寒,万长生的魂力不是第四就是第五,可以说与药王陆屠不相伯仲,甚至还要超过一些,毕竟陆屠的全部精力放在了炼药方面,而万长生则是武圣强者。

    饶是以万长生这样的造化,火婴也能轻易的将其控制,并设下一道严密的封锁线,严防死守万长生冲破控制,苏寒感受的真切,这道封锁线即使换他来也极难突破,必须要用化魂的力量才能与之抗衡。

    想来火婴一直以来都未尽全力,还是想要将苏寒招于麾下。

    这般想着,猛然,苏寒脑袋一痛,本能的反应告诉他这是灵魂攻击,缓过劲儿来抬头一看,万长生还站在那里,不过已经恢复了身材,战意盎然。

    “苏寒,不得不称赞你的提升很快,可本小人说过,即使以你的资质,也只能在万年后与本小人比肩!”万长生张口,却是火婴的语气。

    “靠!”苏寒狠狠的骂了一声。

    看来,火婴一直在严密监视这边的状况,在万长生想要挣脱之际,亲自出手阻止并加固了这道控制。

    如今,苏寒的出路只有战啊!

    遥遥的,苏寒望着万长生,冷峻的表情中,苏寒拿出了七宝弓,与一支屠神箭。

    拉弓,搭箭,皎洁的月光下,屠神箭释放着不逊于万长生的武圣气势,狰狞的箭头闪过一丝寒芒。

    远处,剑宗主峰,剑心殿顶端的边缘,飘雪剑圣傲然立于天地间,上古神兵皓月负在身后,轻柔的白袍随风飘摆,意气风发。

    “万长生,屠神箭……”

    飘雪剑圣沉吟片刻,纵身一跃,消失在了月光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