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屠爷和小清

    即使苏寒没有开口,周天也看出了苏寒的疑问,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只留下一句今晚早点休息便离开了。

    周天离开后,苏寒百思不得其解,索性就不再想这件事,找了一辆马车直接奔屠爷的药店。

    屠爷终究都没有说出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自哪时候开始,屠爷的性子变得很淡,极少与人来往,只有小清一个弟子,这店里也再没有其他伙计,苏寒来到小店的时候小清依旧坐在柜台边上,对苏寒的态度还是那么冷淡。

    甚至充满了火药味儿。

    “小清,送你件礼物吧。”苏寒并没有直接进后院,而是来到了柜台边上,煞有介事的说道。

    看年纪,小清不过二十三四,由于常年跟在屠爷身边,导致其涉世不深,听到有礼物这种事瞬间就乐了,迫不及待的伸出了手。

    “诺,这种药叫做还我漂漂丹,吃一颗能养颜美容,两颗青春常驻,三颗长生不老!”苏寒说着,将一个小瓷瓶放在小清的手心。

    小清虽然正值花样年华,不用担心年老色衰的问题,可哪个女人不爱美?听到苏寒这么夸张的话,一下子就心动了,打开盖子就倒入手心两颗。

    “青春常驻就好,我不用长生不老。”小清嘻嘻一笑,将两颗丹药丢入口中。

    第一秒,小清的表情凝固了;第二秒,小清的眉头皱了起来;第三秒,小清张开了嘴。

    “哇……”小清捂着胸口,丝毫不顾及形象弯腰狂吐了起来。

    好久,小清深深吸了几口气,怒目圆睁,眼中还有一些泪花,“这是什么?好难吃!”

    “牛粪。”苏寒哈哈狂笑着,赶在小清拿起鸡毛掸子之前跑进了后院。

    屠爷的生活两点一线,非常简单,吃饭、睡觉、炼药,苏寒进入后院的时候屠爷还是在炼药,不过这次比上次好了一些,主动跟苏寒打了招呼。

    “养魂丹已经全部练成,复魂丹是第七十炉,还差十炉。”屠爷眯着眼说道。

    不论是养魂丹还是复魂丹,对炼药技艺的要求是十分苛刻,对魂力的要求更是苛刻,屠爷能连续炼制出一百七十炉丹药,可见其记忆之精湛,经验之丰富,魂力之深厚。

    单在魂力方面,恐怕这血月大陆上除了那两位灵魂修士与苏寒,再往下屠爷就要排第四,最差也是第五!

    “等不及了,我明天就要走。”苏寒略带歉意的说着,取出一只空间袋,“剩下的那些丹药就当送给您了。还有这些,这是炼药的酬劳。”

    原本,在走出迷雾森林的时候苏寒还打算自己慢慢处理这批月光草和月光苔,只要找到了丹器,苏寒可以在半年内完成这一大批丹药的炼制。

    只是黄金海岸遗迹再度被人炒火,又偶然间发现了火婴的阴谋,苏寒必须得进黄金海岸遗迹走一趟,怎么还能等半年的时间。

    所以说,屠爷这次的帮助是巨大的,如果不是他,苏寒恐怕要忙的四脚朝天了,这空间袋中苏寒装了一百万块灵石,基本足够屠爷的日常消耗,也当是一个见面礼,只要这次能阻止火婴的阴谋功成而退,以后还是有很多事要麻烦屠爷的。

    “东西拿走,你去血月大陆打听打听,我陆屠炼药什么时候收过钱?”屠爷轻蔑一笑,言语中带着一些冷傲。

    当年名噪天下的药王陆屠,以凡人之力强行炼制出太乙玄黄丹,可以说陆屠是血月大陆千百年来最杰出的炼药师,而他这一生帮人炼药是从不收钱的。

    太乙玄黄丹那次虽然陆屠收了蓝天商会三千万上品灵石,但那是蓝天商会硬塞过来的,最终陆屠将这些全部丢给进了药王谷仓库,其他的时候陆屠帮人炼药从不收钱,要么收上品草药,要么不收,要么干脆让人家承一个情免费炼制,药王谷是从来不缺钱的,屠爷更不缺。

    “那好,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只要我活着回来,屠爷你可以提出任何要求。”苏寒干脆的收起空间袋。

    这是对屠爷的尊敬,也是对自己的尊敬,更是对这份忘年交友情的尊敬。

    “小清。”屠爷唤了一声。

    小清立刻跑进了后院,不过发丝凌乱,极为狼狈,眉宇之间还有不少怒气,显然还在生苏寒的气。

    “去为苏公子装药。”屠爷吩咐道。

    “是。”小清点头,偷偷的瞪了苏寒一眼,转身走进小屋子里。

    见小清这般,苏寒只能讪讪一笑,对屠爷解释道,“刚才不过跟小清开了个小玩笑,屠爷不会介意吧?”

    再怎么说小清也是屠爷的弟子,还是唯一一个,苏寒也觉得自己稍稍有些过分,不过本意不坏就是了。

    “血月大陆强者为尊,莫说是开个玩笑,以苏公子你的实力强占了她,我老头子又怎么能有意见?”屠爷轻轻一哼,说出一句不知是何意味的话来。

    “强占……”苏寒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不过话说回来,小清确实长得还不错,清清秀秀,白白净净,柔柔弱弱,就跟一朵水莲花儿似的,套用地球上的形容词就是小清新的萌妹子。

    不多时,小清拿来一个空间袋,愤愤不平的交到苏寒手中,“诺,你的药!”

    微微一笑,苏寒并不在意,也没有打开查看,冲着屠爷行了一礼,“不管怎么样,还是感谢屠爷能为我炼制这批丹药。”

    “不管怎么样,听我一句劝,黄金海岸遗迹不是你该去的地方,能不去的话,还是不要去了。”屠爷这句话中透露着不少关切。

    “多谢了。”苏寒又是一笑,转身离去。

    待苏寒走了很久之后,屠爷才坐回躺椅上,微微眯着眼,道,“别看了,人都走了!”

    小清听到这话,心中气儿就不打一处来,狠狠的跺了跺脚,攥紧了拳头,“屠爷,你一直说他是什么人中龙凤,你知道刚才他有多么不正经么?”

    想起来就气愤,自己一个女孩子,他竟然也下得了手,强行骗自己吃了牛粪,还跑到屠爷这里来说是开了一个小玩笑。

    这算是小玩笑么?

    “他对你做了什么?”屠爷依旧眯着眼,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他骗我吃了牛粪!”小清愤愤的说道。

    “哼!”屠爷冷冷一哼,睁开了眼,音调也提高了许多,“让你平时勤加修炼,你看看你整天都在干什么?贪玩!任性!女孩子家好勇斗狠!到现在连一炉风水混元丹都练不出来,这就是我不让你叫我师父的原因!”

    虽然有师徒之实,屠爷从不让小清叫自己师父,小清本以为是屠爷性格孤僻,没想到是这个原因。

    被点透之后,小清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很尴尬,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虽说屠爷平日里对自己的教导不算严格,也是极少传授自己丹药方面的知识,可他确确实实教过自己怎么炼制风水混元丹,只是自己一直练不出来罢了。

    “可……他不该骗我吃牛粪的!”小清干脆把话题拉回到这件事上。

    “牛粪?我隔着老远就闻到了,你不要说你不认识筑基丹!”屠爷气的都快跳起来了。

    从二十年前开始,屠爷的性子就变得很清淡,基本没有了争名逐利的心,可苏寒的出现让他再度变得庸俗,时常在想若是自己能有这么一位弟子,二十年前的惨剧就不会发生了吧。

    小清平庸的表现让屠爷恼怒,所以,在今天,屠爷第一次训斥了小清。

    “筑基丹?”小清面色一囧,仔细回味着。

    虽然那黑乎乎丹药的味道很难吃,可就是苦了一点儿,多了一点怪味而已,现在想想跟平日里闻到的牛粪并不一样,确实很像是筑基丹。

    筑基丹,用作洗筋伐髓,是很常见的一种药,因为筑基丹洗筋伐髓的原理是刺激器官排除毒素,所以加入了很多猛药,导致其在“难吃的丹药排行榜”上面排名第二,几乎堪比毒药。

    但毫无疑问,筑基丹是好东西,是无可取代的好东西,换做是其他仙品以下的丹药都比不上这种效果。

    “身为一名炼药师,连筑基丹都分辨不出来,还好意思怪人家戏弄你?”屠爷话里有些讥讽的味道,顿了顿,干脆又说道,“我刚刚已经跟苏寒说过了,等他这次回来就把你许给他当丫鬟,省的在这里让我闹心!”

    “师父……”小清被吓住了,泪眼蒙蒙,跑上前去抓住了屠爷的胳膊,央求道,“师父,从今往后我一定听你的话,勤加修炼,你千万不要把我许给他,他不是好人……”

    或许是这声师父叫到了屠爷心里,又或许是屠爷本来就是在开玩笑,沉吟片刻,屠爷绷着脸提出了一个要求。

    “苏寒马上要进黄金海岸遗迹,如果你真的想继续在我门下修行的话,收拾收拾陪他走一趟,不然自此以后你我恩断义绝。”屠爷说话的时候很认真,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黄金海岸……”小清重复着这个地名,脸上露出难色。

    可她又不甘心就这么被逐出师门,见屠爷这般坚持,小清只能咬着嘴唇,重重的点头,“好!我陪他走一趟!”

    不过在心里,小清早已将苏寒骂了一千遍,一万遍,要不是这该死的王八蛋,自己怎么会遭受这般大的委屈,还要被强逼进入血月大陆最凶险的黄金海岸遗迹。

    ……

    “阿嚏!阿嚏!阿嚏!”

    已经坐上马车的苏寒连连打了几个喷嚏,狼狈的揉了揉鼻子。

    “公子,天凉了。”马车夫好意的提醒道。

    “呃……跟天气无关,可能是谁在想我。”苏寒有些尴尬,支支吾吾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