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魂兽王的坚决

    苏寒回到蓝天商会的时候,正巧看到涂豪和呆霸王站在院子里,拿到新装备的两人一刻也闲不住,这是要对练。

    很早之前苏寒就对他们说过,其实涂豪和呆霸王各自修行的功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立的。

    上古妖兽吞天兽威能震天慑地,虽说涂豪修炼的功法与之相同,但目前阶段涂豪能从吞噬天地所得到的好处就只有源源不断的灵力供给,只要涂豪的嘴巴不闲着,他的灵力可以比拟金丹后期,近乎狂轰滥炸的攻击。

    而呆霸王的不动明王又叫常住金刚,听名字就能感觉出来是多么制霸的一种功法,目前阶段虽说呆霸王仅能靠这门功法达到极致防御,却也是常人拍马也赶不上的境地。

    而两人拿到的新装备,吞天铠弥补了涂豪在防御方面不足的窘迫,又极大限度的减少了心魔出现的可能;佛骨舍利填补了呆霸王攻击方面的缺憾,内置的万佛朝宗阵法又使其防御力更上一层楼。

    针尖对上麦芒,火星撞上地球。

    一个狂轰滥炸,一个极致防御,这两人如果打在一起还真是难解难分,就算是再笨的人也能从长时间且高强度的战斗中领悟些什么吧。

    事实上,苏寒很快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说法,这两人的战斗简直是太无聊了,一个步步紧逼,一个严防死守,半柱香的功夫两人甚至连所站的位置都没有丝毫挪动,一旁的易牙都忍不住打起了哈欠。

    “是有些无聊。”苏寒给出了中肯的评价,转头看了看易牙,道,“易老,这副玄天卦用起来还顺手么?”

    “很好。”易牙点头,道,“苏公子所赠的这副玄天卦内藏乾坤,老夫花了半夜时间都没能触摸到边缘,当真是难得一见的珍宝!”

    旁人拿到法器,第一时间必定要检验法器的威力,易牙却不同,在他拿到玄天卦之后第一时间发现的是卦中的禁制。

    禁制,有人说它是阵法的分支,也有人说它是**的存在,简单来说就是以任何手段封印或守护一样物体,玄天卦中就设有一道禁制。

    这个苏寒也发现了,可能是玄天卦上一任主人设下的禁制,但并不影响玄天卦的效果,只能说解开禁制后的玄天卦要比现在更厉害一些,或是很多。

    “量力而行。”苏寒小心的嘱咐了一句。

    就连苏寒也搞不清楚那座宝藏是属于哪个修真纪元,谁又会知道这禁制会不会暗藏杀机,他可不想眼睁睁看着易牙被自己赠送的法器给弄死,这样会有心理负担的。

    一个修士有了心理负担,尤其是灵魂法则修士有了心理负担,走火入魔的概率很高,放眼看去,不论是现实、故事里还是身边,每一个走火入魔的高手都?手都是因为心理负担而葬送一生。

    又是半柱香时间过去了,两人还是没有分出胜负,不过呆霸王被涂豪打的退了两步,暂时可以说是涂豪占据了上风。

    苏寒实在是无法忍受这场比斗,绕过两人回到了房间,刚准备好好筹划一下这次黄金海岸遗迹之行,躲藏在香囊中的魂兽王便跑了出来。

    “老大,我有一个请求。”

    魂兽王的话让苏寒正色起来。

    这是魂兽王第一次称苏寒为老大,也是第一次提出请求,苏寒一直是礼贤下士的,哪怕这次魂兽王开口要一只母魂兽,他也会想办法搞定这件事。

    诶,等等,魂兽有公母性别之分吗?

    事实证明苏寒想的太多了,魂兽王提出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龌龊,在苏寒点头许可之后,魂兽王说道,“那瓶中的聚魄丹能不能给我三粒?”

    “可以,但你要给我一个理由。”苏寒想也不想,回应道。

    灵魂交流中,魂兽王没了声音。

    这样的沉默持续了很久,魂兽王可能是趁着这时间做了一次心理挣扎,才将理由告诉了苏寒。

    很简单的理由,它想变强。

    魂兽王全盛时期是六阶妖兽巅峰,加上专修的灵魂法则,实际战斗力比起七阶妖兽只多不少,这样的实力在血月大陆已经很罕见,属于妖兽中食物链上层。

    但,那只是常人的认知。在这之前魂兽王也认为自己很强。

    当年为了抢夺迷雾森林中心位置,魂兽王带领族群与幽暗魔狼群展开了殊死搏斗,更是靠着制霸的灵魂战技将高达八阶的幽暗魔狼王击毙。

    十几年前一群雷鸟降落在迷雾森林,直接冲着迷雾森林中央的魂兽族群发动进攻,魂兽王冒着一道道水桶那么粗的蛇形闪电,硬生生将高达七阶巅峰的雷鸟王击落。

    诸如此类的战绩,数不胜数,魂兽族群在迷雾森林屹立千年不倒,这其中魂兽王的功劳很大!

    但是现在,魂兽王没了自信,在看过涂豪与呆霸王的比斗之后,对自身实力仅有的一丝自信也消失了。

    它害怕,害怕突然有一天苏寒不再需要自己的力量,到那时自己能不能逃过魂飞魄散的命运?

    况且,现在的魂兽王只有全盛时期的四成实力,眼看着就要进入黄金海岸遗迹,余下不足半月的时间

    ,想要强行提升实力就只有靠聚魄丹!

    所以,它第一次向苏寒开了口,索求三枚聚魄丹。

    一荣俱荣,一损独损,魂兽王这是豁出去了。

    听了这样的解释,苏寒陷入了沉思,倒不是他舍不得三枚聚魄丹,本身苏寒就已经打算给魂兽王吃几颗,却不想挑选在这个时候。

    魂兽王全盛时期也才六阶妖兽,现在区区四成实力顶多能勉强站入四阶行列,聚魄丹适用的可是七阶以上的妖兽!

    是药三分毒这个理念在修真界不仅存在,而且更为明显,每个等级都有相应的提升修为的丹药,譬如筑基期修士服用的人元丹,金丹期修士服用了蕴灵丹,还有苏寒手中那瓶已经失传的不知名丹药对应的半步武圣。

    高级修士服用低级丹药没什么问题,至多是药效大减;但相反的,如果低级修士服用了高级丹药,由于无法抵御和吸收狂暴的药性,后果是很严重的。

    苏寒前世的时候没少看到那些修士因为越级服药而爆体身亡。

    六阶和七阶,看似只有一步之遥,但这是划分中级妖兽与高级妖兽的分水岭,之间所相差的灵力何止百倍?魂兽王实际战斗力强是一回事,能承受的限度又是另外一回事,苏寒不敢就这么轻易将聚魄丹交给魂兽王。

    “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五粒碧髓丸,我再想办法给你弄一瓶,等你到了七阶,我给你二十枚聚魄丹!”苏寒想到一个折中的方法。

    “不!”魂兽王第一次抗拒了苏寒的意志,忍受着灵魂烙印的灼烧,灵魂传音都有些断断续续,“消化碧髓丸的时间太长,五颗碧髓丸起码要半月,到时候能不能登上七阶还说不定,我愿意拼一拼吃下聚魄丹……”

    这并不是魂兽王自私,苏寒也感觉得到,魂兽王很在意不久之后黄金海岸遗迹的探索,不然也不可能冒死祈求聚魄丹。

    “这又是何苦呢?”苏寒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生在迷雾森林深处,见惯了生离死别,甚至迷雾森林是凶险之地。可若是跟迷雾森林比起来,黄金海岸遗迹更凶险十倍,百倍。”魂兽王的声音中夹杂了一些痛苦,无法让人忽视的痛苦。

    从它违抗苏寒意志的那一刻开始,灵魂烙印也开始了对它的折磨,这是一股不逊于灵魂惊颤的力量,会随着魂兽王的违抗而增加,直到魂兽王屈服为止。

    可,没有拿到聚魄丹的魂兽王会屈服吗?

    没有屈服的魂兽王忍受着这份痛苦折磨,继续说道,“如果想要进入黄金海岸遗迹,六阶实力肯定是不够的,我只要三枚聚魄丹,如果我不死,到时候肯定以七阶甚至更高的实力跟你一同进入!”

    魂兽王许下了承诺。

    它并没有说谎,而是极有自信,漫长的生命里,魂兽王停留在六阶的时间已经差不多四百年,占据了生命的二分之一。

    它相信,只需要三枚聚魄丹,或许更少,自己就能从六阶巅峰一跃踏上七阶,成为高级妖兽。

    当然,是在不死的前提下。

    “不行。”苏寒断然拒绝。

    苏寒本身在炼药方面就有不低的造诣,如果说人类修士有十分之一的几率不会因越级吃药而爆体身亡,那么魔兽的几率就只有百分之一,除了外界因素之外,天赋也占了很大比重。

    他不能让魂兽王去拼这个百分之一的几率,哪怕是魂兽王自己要求的。

    之后,魂兽王便不再说话。

    可通过灵魂烙印,苏寒可以感觉到魂兽王很失落,甚至可以说是哀莫过于心死,刚刚燃起的斗志被苏寒迎面浇熄,这种反应也是很合理。

    看着浮在空中的小光球一闪一闪,光芒逐渐暗淡,苏寒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苏寒感觉自己就像是地球上那些父母,而魂兽王就是孩子,循规蹈矩的父母剪掉了孩子的翅膀,诚然是为了孩子的安全与稳定。

    可父母怎会知道孩子的梦想?他们想要的是自由翱翔。

    谁也没有对,谁也没有错,双方都是再坚持自己的理想,尽到自己的责任罢了。

    一阵神伤,苏寒尝试着再次与魂兽王建立灵魂沟通,“小兽,你真的不后悔?”

    “我不后悔!”

    回应是坚决而果断的。

    “好!”

    苏寒咬咬牙,取出了三枚聚魄丹,与剩余全部的月光草、月光苔,道,“把这些吞下,希望到时候你不会让我失望!”

    三枚,如果魂兽王可以承受聚魄丹的药性,那么这也是极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