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别样的使命

    翌日,苏寒将挑选好的装备分发下去,进入黄金海岸遗迹在即,苏寒吩咐他们要抓紧时间熟悉自己的新装备。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而当苏寒将那面不知名材质制作的骨扇交到绝无情手中的时候,这小哥儿明显愣了一下,可能是没猜到苏寒为自己也准备了东西,好久才回过神来。

    “呃……我手上这把就挺好,不用麻烦了。”绝无情连连推脱。

    倒不是客套,绝无情手中的铜骨扇绝对是百里挑一的精品,本身就是以特殊记忆打造的法器,又与绝无情的血煞**有很高契合度,已经能比得上一些灵器宝贝。

    “拿着呗,就当备用。”苏寒摆摆手,硬是将这把扇子塞到绝无情手中。

    入手的那一瞬,绝无情本来还想拒绝,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绝无情年纪轻轻,与苏寒一般无二,却已经是灵神初期的高手,放眼血色大陆极少有人能在这般年纪获得如此造诣,自日月星辰四大强者联手将人类解救之后,被记载进历史的不超过两只手。

    拥有这般脱俗的实力,绝无情几乎是一瞬间就感觉到这把扇子的与众不同,不仅品相极佳,更是蕴含了无法估计的灵气,在绝无情的见识中,可能只有师尊血煞老祖的那把血煞刀可以与之比拟。

    “苏兄,这等宝物,万万使不得!”绝无情恍惚回过神来,将扇子推了回去。

    君子之交淡如水,绝无情想与苏寒结交的心就如苏寒想与他结交的心,如果收下这件宝贝,无疑绝无情的实力会瞬间提升一个档次,可以后他还怎么面对苏寒?

    “无情兄,你太客气了,区区一把扇子而已。”苏寒摊开双手,笑道,“况且,我们之中除了你之外就没人使扇子了,这东西放在我这里顶多天热的时候扇扇风,我相信你能将它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

    在修士的世界中,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会拿扇子作为武器,首先扇子的面积太小,在攻击和防御方面都会体现出不足,比不上刀枪剑戟。

    其次,没有什么材料是为了扇子而生的。

    用矿石打造?根本体现不出矿石的价值。用珍稀木材?木材本身就不是打造法器的材料。

    只有一些兽骨适合打造扇子,可想要打造一把法器级别的扇子起码要六阶妖兽的兽骨,能有实力强杀六阶妖兽的修士,干嘛要跟一把扇子死磕?

    况且,迄今为止还没有什么功法是与扇子相搭配的,绝无情的血煞**只是拥有相对较高的契合度,放眼血月大陆,哪怕是藏书量最多的剑宗,估计也找不出这种功法了。

    最后,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将扇子当做武器使用的修士必须具备英俊潇洒的条件,这就将很大一部分人打死在门外。

    ?/p>

    什么?你说这点纯粹是瞎扯淡?那么就想象一下一个五大三粗,虎目环鼻的大汉手持一把优雅扇子时的画面。

    被苏寒这么一说,绝无情要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在他的修炼道路上可谓是千金易得,神兵难求。

    当年为了打造手中这把铜骨扇,绝无情不远万里跑到了极北冰原,冒着生命危险杀死一头六阶妖兽冰狼,拆掉了它的骨头,又几乎耗费了血煞门一半的家财收购到一块泰拉石掺杂其中,才勉强得到这把法器级别的扇子。

    而看看苏寒拿出的这一把,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但在威力上起码超出了绝无情那把三条街。

    以往,绝无情自持霸道的血煞**,可以以灵神前期的实力强行挑战灵神中期,而现在,只要绝无情换上了这把扇子,挑战灵神后期,甚至是遇到了半步武圣也将有一战之力!

    “好!”良久,绝无情终于点了头,“苏兄,这次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只要我绝无情一天不死,你可以找到我提出任何要求,刀山火海,死不足惜!”

    “无情兄,言重了。”苏寒微微一笑,并没有将这个承诺放在心上。

    此时的苏寒绝对不会想到,在不久后的将来,绝无情会给他带来多么巨大的帮助,甚至在生死关头出手再次救下苏寒的性命。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

    苏寒来到药房的时候小清正在柜台前向客人介绍丹药,见到苏寒进来,小清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屠爷吩咐,如果你来了就直接去找他吧。”小清没好气儿的抛下这句话,再不理会苏寒。

    尴尬的摸摸鼻子,苏寒不知道这女人为什么会这样,苏寒自认虽然比不上绝无情那么英俊潇洒,但也绝对差不了多少,寻常女人见到了不应该如此抵触。

    “这女人脑子有毛病。”苏寒想到了这种可能,并且非常肯定,“恩,一定是这样的,她脑子有毛病。”

    后院,巨大的丹器依旧摆在那里,屠爷就坐在旁边的一个摇椅上,微眯着眼,很惬意的抿着小酒。

    听到脚步声,屠爷睁开了眼睛,黄浊的眼珠子里有些惶恐,不过见到是苏寒后又恢复过来,淡淡的说了一句,“来了。”

    “恩,早些时候就想来的,但怕打扰屠爷您炼丹,就耐着性子等到了现在。”苏寒很礼貌的说道。

    当苏寒知道这老头儿的真实身份后,就再也不敢对其无礼了,除了是对高手的尊敬之外,苏寒也怕屠爷一个生气丢出一瓶上品丹药买凶杀人,药王谷的人对这种勾当可是轻车熟路。

    前世苏寒与一炼药世家的长房长孙结下怨仇,财大气粗的炼药世家直接丢出两瓶十香返生丸,几乎惊动了大陆一半的高手,其中就有那三名蜀山的剑灵高手,搞的苏寒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抛头露面。

    “你订的丹药才练成一半,想要全部取走,还需十天。”屠爷淡淡说道。

    “我是来找您聊天的。”苏寒说道。

    “哦,那就坐吧。”屠爷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指了指一旁的石凳。

    苏寒坐了下来,取出两个小瓶子,放在了屠爷手边的桌子上,道,“麻烦屠爷帮忙看看,这两种是什么丹药。”

    这是昨夜苏寒从宝库中带出来的,当时苏寒只是顺手拿了几瓶,拿回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些丹药。

    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这是已经失传的丹药;要么,这是凌驾于修真文明之上的产物。

    不论哪种,苏寒都对其抱有很大的信心。

    一听到要鉴别,屠爷立刻有了精神,老人家将一辈子都奉献给了炼丹事业,更是绞尽脑汁想要研究出每一种丹药提纯的方法,如果说这也是一种信仰的话,那么屠爷就是狂信徒。

    拿起了第一个瓶子,屠爷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眉头稍皱,沉吟片刻,才说道,“这种药我也不太清楚,但绝对是珍品!且不说盛放丹药的白玉瓶,闻着药香,其原料一定是上三品!甚至是仙品!”

    与丹药相同,草药也有品级之分,血月大陆所产出的草药一共十个品级,除了上中下三品之外,再有就是对修士毫无用处的草药,譬如治头疼脑热的那些。

    “那屠爷您知道功效么?”苏寒虽然有些失望,不过还是问道。

    “这之中有金风玉露,还有千年沉香,应该是凝神静气,提升修为的药。”屠爷呢喃着,顿了顿,提醒道,“不过我提醒你最好不要吃,莫说是你灵神前期,就是到了灵神巅峰也无法完全消化,半步武圣倒是勉强可以。”

    “明白了。”苏寒点头。

    其实就算屠爷不提醒,苏寒也不会轻易吃下这种丹药,金风玉露,千年沉香,无不是上三品药草中的珍品,其药性之大,甚至连武圣强者都不敢轻易服用。

    尽管炼制成了丹药,将药性变得更柔和更精练,也不是泛泛之辈可以染指的。

    显然,这是一种失传的丹药,主要用作提升实力,适合大乘期修士服用,半步武圣对应的就是大乘期了。

    苏寒粗略数了数,这一瓶得有七八十颗,虽然暂时不能服用,倒是可以拿来送送人情,过几天见到绝无情的师尊血煞老祖的时候不如就送上三颗。

    如此想着,苏寒心中一动,倒出了三颗放在桌子上,道,“屠爷也是爱药之人,晚辈就奉上三颗供屠爷研究,倘若能研究出其中奥妙固然好,如果失败了,屠爷可以让小清到蓝天商会找我,到时候晚辈定当再奉上三颗。”

    “呵,你倒是有心了。”屠爷呵呵一笑,也看不出有没有领情,便收下了这三颗丹药。

    至于第二瓶,屠爷在看过一眼之后就辨认了出来,这种丹药在血月大陆也有,名叫聚魄丹,是用于提升妖兽实力的丹药,属于碧髓丸加强版,适用于七阶以上的妖兽。

    与碧髓丸不同,聚魄丹只能是妖兽服食,因为除了妖兽之外的灵兽、魔兽都不需要凝聚魂魄,只有妖兽要靠凝聚魂魄来完成进阶,甚至是进化,到最终的化人。

    “倒是也已给魂兽王吃几颗,不知道那家伙能不能变成实体。”苏寒很美妙的想着,瞥了一眼腰间。

    经过这大半月的对战联系,再加上月光草的作用,魂兽王的实力已经开始恢复,从原来拇指大小变成现在的拳头大小,再也钻不进苏寒的胸口,苏寒只能找一个香囊挂在腰间,平日里魂兽王就呆在里面,只要是休眠状态就不会发出光亮,更不会惹人注意。

    据魂兽王自己所说,现在的它已经恢复四成实力,只要再给它一些时间,它就能变成原来那样城门大小的魂兽王,重新回到六阶妖兽的巅峰。

    “受教了。”苏寒对屠爷拱手,行了一礼。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怎样拥有这些丹药,但我要提醒你一句。”屠爷依旧眯着眼,淡淡说道,“黄金海岸遗迹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地方,那里埋葬了太多高手的尸骸,如果没什么事,十天之后拿上你的养魂丹和复魂丹走吧,金戈城并不适合你。”

    “我有我的使命。”苏寒苦苦一笑。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苏寒怎么会对黄金海岸遗迹这种地方动念头?紫日传承固然诱人,但那是虚无缥缈的,至今还没有人能证明它的存在。

    况且,苏寒也不缺上古大神的传承,宝库中取之不竭的宝藏尚且消化不完,干嘛要冒生命危险去博一份几率?

    一切罪孽的源头都在火婴,距离当初的约定还有大半年的时间,火婴征服大陆的计划已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苏寒不能坐以待毙,单靠修炼是绝无办法打败火婴的!

    就连火婴当时也说过,以苏寒的资质,在万年后才能与之比肩,前提还是火婴在这一万年里寸步不进。

    那么,苏寒对抗火婴的方法只能是人海战术,武道十宗是首选目标,必须抢在火婴坑杀这些高手之前,将他们聚集起来!

    事实上,苏寒也知道这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