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相聚

    论修为,苏寒身为灵神前期修士在血月大陆排不上号,在灵神期后面还有成百上千的半步武圣,更别说高高在上的九大武圣。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论实力,苏寒虽然持有未补全完成的魂决,虽然强行领悟了化魂之力,苏寒也知道在整个大陆比他厉害的还有许多。

    但有一样,苏寒只甘心屈居于火婴之下。甚至,沉睡了数万年的火婴都比不上,那就是见识。

    两世重修,苏寒的见闻涉猎到任何领域,就算是神将门的秘密,苏寒也是知道一些的。

    苏寒前世的修真世界有一个小门派,小到苏寒都没有记住它的名字,其主要战斗手段与神将门大致相同,甚至是师出同门,都是请灵上身。

    而这请灵上身,在苏寒的理解中属于“信仰”的范畴。

    在这里就要解释一下苏寒对力量的认知,在苏寒看来力量的种类一共有三种,天底下几乎所有的功法都能找到对应的种类。

    第一种是天地法则,几乎九成九的功法都属于天地法则范畴,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五行之力,以及五行之力组合出的新的力量。

    这些功法虽然是系统化的,修炼过程中极少出现意外,可都被天地法则所束缚,乃至飞升成仙的时候需要经历恐怖的天劫。

    另外还有一点,天地法则束缚中的力量是有上限的,譬如蔓蔓的凤凰神火,这就是火之法则的上限,到了某种程度之后穷尽一生也不可能再进一步!因为再进一步就要搅乱天道所维持的平衡,搅乱已经存在了不知多少纪元的天地法则。

    第二种力量就是信仰,譬如道士会供奉太上老君,和尚会朝拜释迦摩尼,这些都属于信仰之力,神将门的秘密也属于这一类。

    信仰相较天地法则,在修炼的过程中会很通顺,几乎没有任何痛苦,可它的束缚比天地法则更大。

    天地法则只是框束天下万物,不许他们超越天地;而在信仰的制约下,任何信徒都不可能超越他们供奉的神灵?

    ??

    道理就好似一个人养了一些宠物,再怎么样也不会让这些宠物危害到自己的安全吧?话糙理不糙。

    至于第三种,苏寒对它的认知是模糊的,苏寒将它称作是威能,其中详细也未能参悟,甚至见所未见,只知道这是一种超脱天地法则的力量。

    综上所述,苏寒对力量范畴划分的很清楚,自然知道神将门的功法要诀,天机子之所以能瞬间变身为魁梧战士是因为他信奉了力量之神,这些力量是被赐予的,是有时间限制的!

    要想打败神将门的弟子,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拖延时间,短则一盏茶,长则一炷香,神将门弟子就会恢复原样,到时候手无缚鸡之力还要承担变身之后的后遗症,基本上就任人宰割了。

    但苏寒不准备用这种方法,除了不屑与怨气难平之外,这条街上并不只有天机子一个神将门弟子,苏寒拖得了一个,却无法拖得过一群。

    所以,苏寒选择了破解神将门的第二种方法,切断他们的信仰。

    关于这点,这是苏寒在领悟化无的时候偶然发现的,不属于前世的传承,而是现世的积累。

    当时,洪荒猛兽袭击人类部落,老弱妇孺跪在地上,虔诚的祈求主神的庇护。

    在那个时候,苏寒明显看到角魂蛇将攻击目标换做了这些祈福的人,灵光一闪,苏寒断定信仰之力是通过灵魂传递!

    而后,绝世强者的降临也证明了这一点。

    抹掉了嘴角的血迹,苏寒冷冷笑着,望了一眼硝烟中那魁梧的身形,同时分出一股魂力。

    近几日与魂兽王对战练手,苏寒对魂力的掌控又上了一个台阶,虽然还没到细致入微,可已然得心应手,苏寒已经可以将庞大的魂力当做身体的一部分,随心所欲。

    魂力几乎是瞬间就侵入了天机子的脑海,苏寒控制着这股魂力,找到了天机子脑海深处那一块烙印。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信仰与灵魂契约是无比相似的,都是通过灵魂烙印传递沟通,不同的是灵魂契约是强行加上烙印,而神将门的弟子在选择将力量之神作为信仰的时候,灵魂烙印就会出现在魂海深处。

    “还好,并不是太狂热。”苏寒在感受过那道灵魂烙印之后,微微松了口气,“灵魂惊颤!破!”

    话音落下,苏寒施展出灵魂惊颤,磅礴的魂力刺激着天机子魂海深处那道烙印,每一次惊颤,天机子体表的红光都会闪烁一下,随之变得暗淡。

    “吓?”天机子头痛欲裂,深知受到了灵魂攻击,大惊,朝着苏寒攻了过来。

    神将门供奉的是力量之神,崇尚力量,奉行“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所以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攻击,攻击,再攻击。

    “哼,不自量力!”苏寒冷笑着,又分出一丝魂力。

    本是想施展化魂直接抹掉天机子的灵魂烙印,可转念一想化魂的副作用太大,只能退求其次,选择噬魂法术来强行攻击。

    灵魂惊颤加上噬魂,前者在于动摇灵魂烙印,当灵魂烙印松动的那一瞬,噬魂的力量紧随其后,将灵魂烙印生拉硬扯出了天机子的魂海。

    也怪苏寒在灵魂法则上的造诣还太低,不然大可以将这块灵魂烙印消化,从那开始天机子信奉的就是苏寒,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对苏寒的修为提升是有巨大帮助的。

    灵魂烙印被毁掉,天机子几乎是瞬间泄了气,肌肉像被戳破的皮球一样快速萎缩,几秒之后又变回了那风烛残年的老头子,比之前还多了几分苍老。

    “哼!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苏寒傲然立于场中,环视一圈,喝道,“还有你们,如果想报复就尽管来吧,神将门身为武道十宗之一,却做着这强买强卖巧取豪夺的买卖,到时候我会亲自到神将门走一趟,看你们门主是不是有什么想解释的!”

    “哗……”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苏寒本以为是自己的一番话震慑到这些神将门弟子,但总感觉这些人的眼神不对劲,他们全部望着瘫坐在墙角的天机子,眼中慢慢的不甘。

    “咳咳……”天机子好一通咳嗽才喘过了气儿,扶着墙角站了起来,又哇的吐出口鲜血,道,“我就是神将门主!我不想解释!”

    “哗……”这次轮到苏寒震惊了。

    不过仔细看看,天机子并不像是说谎,周围那些神将门弟子的眼神也能说明问题,说不准这天机子还真是神将门主。

    但苏寒还是不太相信,问道,“你有什么方法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我干嘛要跟你证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今天遇到了行家,认栽了!”天机子冷冷一哼,别过了头。

    苏寒沉默了。

    神将门一向神秘,人们只知道神将门大部分弟子从事着算命行业,并且可以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变身肌肉猛男,以及做事毫无下限之外,从来不知道神将门为什么可以这样。

    毕竟,没有几人能达到苏寒这种见识,哪怕是血月大陆的九大武圣,他们对力量的理解也不可能比苏寒更透彻,甚至相差还很多。

    神将门弟子几番尝试,见苏寒没有再出手的征兆,赶忙上前将天机子扶了起来,送到远远地地方之后,剩下的神将门弟子都用一种仇视愤恨的眼神紧紧盯着苏寒。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苏寒现在正被凌迟呢。

    “怎么?还不服气?”苏寒一看这样,乐了,也不再关心天机子是否就是神将门主,直接冲着这群人比了一个中指。

    藐视,是为了激怒;激怒,是为了交手。

    苏寒从不放过任何提升实力的机会,与神将门弟子交手虽然危险,却可以提升对灵魂法则的感悟与认知,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灵魂烙印可以供苏寒去施展灵魂惊颤与噬魂,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

    一群神将门弟子依旧只是仇视苏寒,却不敢率先出手,天机子都败了,他们又能有几分胜算?

    却在这时,远远地传来一阵骚乱,接着就是一个粗狂的声音,“干嘛呢?干嘛呢?这么多人堵在一块儿好玩是吧?都tm给老子散了!”

    听到这个声音,苏寒心中一暖,他当然不会陌生,因为这是涂豪的声音!

    太熟悉了!

    太久没有听到了!

    涂豪叫叫嚷嚷的推开了人群,本来是一副横冲直撞的样子,却看到了场中的苏寒,如遭雷击,愣在了原地。

    他旁边的呆霸王也是这样,不过呆霸王生性呆萌,没有涂豪楞的这么明显。

    “涂豪,老子又能跟你做朋友了!”苏寒激动的张开怀抱,狠狠的给了涂豪一个熊抱。

    “老大!”涂豪眼圈红红的,带着哭腔儿,甚至在下一秒哭了出来,“我终于找到你了!”

    相聚和离别,仿佛一个转身。可问题在于,谁能保证转身之前与之后是同样的表情?

    不能,谁也不能,哪怕是麻木不仁的江洋大盗也无法保证,因为这是两种极端!

    “老大。”呆霸王闷闷的喊了一声,不再多说。

    他本身就不善言辞,只会将想法直接付诸于行动。

    “易老和绝无情呢?”苏寒激动过后,平静了一些,问道。

    易牙对苏寒有救命之恩,当日若不是他将燃烧魂骨的方法告知蔓蔓,苏寒风中残烛般的魂晶肯定看不过十一星魂骨爆炸,早就魂飞魄散了。

    而且,通过魂兽王苏寒还得知,当时在于大刀阿飞对持的时候,易牙面对生命的威胁还是站在蔓蔓身边,这让苏寒认准了易牙这个朋友!

    还有绝无情,苏寒本来就有与之深交的打算,在抵御极火宗攻城的最后关头绝无情更是不惜自爆心脏来拯救高空坠落的苏寒,这份情苏寒会铭记于心。

    “在呢,在家呢!”涂豪的激动还没有褪去,连连说道。

    “好!快带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