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神将门,天机子

    虽然加盟了蓝天商会,苏寒的生活还是没有脱离无聊,变成另一种无聊的状态。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不过,蓝天商会也不愧为金戈城几大势力之一,每天都会为苏寒带来很多一手消息,譬如武道十宗中的哪一个又出现在金戈城了,某某成名已久的冒险队进入了黄金海岸遗迹,诸如此类。

    除此之外,苏寒也时常去到蓝天拍卖会走一走,几趟下来也淘到了一些东西,消耗了近一半蓝天令牌的限额。

    终于,在苏寒加盟蓝天商会的第五天,周天派人传来了消息,说是在金戈城东面看见了疑似涂豪与绝无情的两人。

    “应该不会错,一个是胖子,一个英俊帅气,看起来与公子年纪相仿,实力深不可测。”带话的人是这样对苏寒说的。

    蓝天商会的下人都是普通人,在他们眼中,金丹期修士还真是深不可测!苏寒有八成把握就是他们了!

    “东城区哪里?”苏寒问道。

    “听说是个算命摊子。”带话的人答道,“昨天的时候,商会一个伙计去东城区送货单,硬被一个老头儿拉着算了一卦,结果没钱付账,就被这两人联手丢到了街尾……”

    “是这样么?”苏寒捕捉到他脸上的一丝筹措,意味深长的问道。

    “呃……我们的伙计还骂那老头儿老而不死是为贼……”这人瞬间涨红了脸。

    苏寒苦笑着摇摇头,又问清了具体的街名巷名,叫了一辆马车就往东城区赶去。

    现在,苏寒有九成把握他们就是涂豪一行人。

    一个时辰后来到东城区,苏寒找到了那条街,并不是很繁华,甚至可以用偏僻来形容。

    这样的街道与繁华金戈城是格格不入的,更扎眼的是街道两边齐刷刷的两排算命摊子,还有就是沿街乞讨的乞丐、脸上写着“横”字的地痞,鬼鬼祟祟专往人身上撞的扒手。

    这简直就是金戈城的贫民窟!

    苏寒刚刚迈出一步,迎面就被一个老头儿拦了下来,脏兮兮的糟老头子死拽着苏寒不撒手,嘴里念念有词,“这位公子!你额头有朝天骨,眼里有灵光,仙人转世,神仙下凡,终于让我等到你了!”

    “有病。”苏寒皱着眉头,给出中肯的评价。

    糟老头却不以为然,更是一把抱住了苏寒的腿,吼道,“虽然我泄露天机,灾劫难免,可这是我命中注定!我就是要冒天大的危险也要给你看一个全相!”

    “你撒不撒手?”苏寒怒了。

    推销的都不带这么烦人。

    “公子,你就给我看看吧!”糟老头没有要松手的意思,说着就要把苏寒往他的摊子边拽。

    这是一个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摊子,除了一张小桌子两张小凳子之外,就只有一个算命幡,?幡,再加桌上的几枚铜钱几块龟甲。

    如果搁在平时,给他看一看就看一看,大不了最后再给一些钱,这点儿善心还是有的。

    可今天苏寒是找人,寻找自己失散了四个多月的亲人!浪费钱财也不能浪费时间,苏寒很果断的掏出一小袋钱,丢在了糟老头的桌子上。

    “给你给你,别再来烦我!”苏寒说着,转身就要走。

    却不想糟老头拿了钱还不算玩,一把又拽住了苏寒,道,“你这是在侮辱我!我天机子帮人算命,一卦千金,算不中者分文不取,你把钱丢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钱都给你了,你还要怎么样!”苏寒很无奈。

    “你让我给你看看相,看中了,这钱我收。看不中,老夫这摊子随便你砸!”自称是天机子的糟老头很有自信的说道。

    “大哥,我赶时间,要不我再给你一袋钱,你就放了我吧!”苏寒说着,又拿出一小袋钱。

    “我靠!我们知识分子有节操!一句话,给看不给看!”天机子倒是先怒了。

    “好好好,怕你了,给你看吧。”苏寒无奈,只能坐了下来。

    天机子很满意的坐在苏寒对面,冲着苏寒一通乱瞅,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了,并且变得越来越凝重,就连长长的指甲嵌进肉里都没能发觉。

    看他这样,苏寒还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要有什么灾劫。

    不过很快,苏寒就明白过来,这是算命一贯使用的手段,故意表现的很紧张很害怕,借此来唬人。

    “公子,若我没看错,公子是打西边来的。”天机子捻着胡须,说道。

    “废话!金戈城东边还有地方么?”苏寒翻了个白眼。

    金戈城再往东面就只有剑宗,剑宗山门往后是无尽之海,而苏寒的打扮实在不像剑宗弟子,虽然都有蓬勃的朝气与锐利的眼神,却少了一股英气。

    英气,大抵只有常年使剑的年轻人才会有吧。

    “如果我没看错,公子是来找人的。”天机子又说道。

    “废话!不找人谁来这种鬼地方。”苏寒又翻了个白眼,“你再这样我就走了啊。”

    “等等!”天机子叫住了苏寒,沉吟片刻,眉头紧皱,“虽然有违天和,不过为了使公子深信,我还是要说。若我没有看错……公子是再世为人!”

    “吓?”苏寒吓得直接跌倒在地上。

    什么叫再世为人?

    就是两世重修!

    苏寒一直以为自己两世重修是个天知地知的秘密,没想到今天被一个算命的说了出来,瞬间的刺激不亚于渡劫飞升,hold不住也是正常表现。

    “怎么样,我没猜错吧。”天机子见苏寒这幅摸样,有些得意。

    “猜?”苏寒捕捉到这个字眼,暗叹自己太年轻,太天真。

    这也是算命的一个小伎俩,再世为人之后就是某某神仙托世,进一步达到忽悠人的目的。

    说漏了嘴,天机子显得很尴尬,支支吾吾好一阵,才伸出双手,“天机不可多泄,今天就到这里吧,麻烦公子结一下卦钱。”

    “我不给了你两袋么?”苏寒被这个天机子逗笑了。

    本以为天机子是在开玩笑,却不料他从背后拿出算命幡,翻到背面,露出上面的一行字。

    “金口玉言,铁口直断,一卦万石,不准不要钱。”

    这个万石,指的肯定不是随地乱丢的石头,而是灵石。

    苏寒再度被吓了一跳。

    这条街上从事算命职业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收费虽然不等,可没有一个能超过五两银子的,这老头居然要一万块灵石!他以为灵石都是刮大风来的?

    在金戈城,灵石绝对是硬通货,与银子兑换的比例虽然每时每刻都在刷新,但一直保持在千两上下。

    也即是说,一千两银子才能兑换一块下品灵石。

    这老头简简单单说几句话,就要拿别的算命术士说断了舌头都拿不到的报酬,典型的巧取豪夺,强买强卖。

    是可忍,孰不可忍!苏寒当即就掀了他的摊子,冷喝道,“老家伙,你丫看我好欺负是吧?”

    “哼,我看是你觉得我老头子好欺负。”天机子被掀了摊子,却也没表现出恼怒或恐惧,反而是一副淡然无惧的神色。

    苏寒隐隐感觉有些不妙。

    也就是在这种感觉刚刚生出的时候,一阵撕裂的响声传了过来,就如猫爪子挠玻璃一样让人心悸,天机子的衣服爆开了!

    众目睽睽之下,天机子的身体散发出淡红色光芒,肌肉暴涨,几乎是瞬间从一个糟老头子变成一尊七尺多高的肌肉猛男,虽然面容不变,可眉宇之间分明多出许多杀气。

    前一秒与后一秒转变反差之大,从行将就木的糟老头变身为杀神一般的猛男,看那高高隆起的肌肉与一条条暴起的青筋,让人无法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妈的!我就猜到是神将门!”苏寒暗骂一声。

    没错了,眼前这位从事算命行业的糟老头天机子就是神将门的弟子,从这条街上其他人的表情看来,聚集在这里的神将门弟子可不仅仅是天机子一个。

    “猜到又怎样?”变身之后的天机子声音也变得魁梧性感了许多。

    冷笑之后,天机子猛然一拳朝苏寒砸了过来,成人脑袋那么大的拳头包裹着一层淡红色光芒,当人让人心底生畏。

    “**!”

    苏寒骂咧着,堪堪躲过了这一记拳头,随即抽出了乌龙蚀骨鞭,予以还击。

    苏寒不擅使鞭,当日在冒险者营地的时候虽然以乌龙蚀骨鞭连败白夏炎、白秋水兄妹,可那是有特殊原因在内,遇到真正的高手就只有被压着打的份儿,这天机子就属于高手行列。

    果不其然,三个回合之后,战斗的节奏被天机子完全掌握,别看他变身之后高高大大的,动作比苏寒还要敏捷一些,每一次都是后发先至,强大的拳头打的苏寒苦不堪言。

    陡然,一个照面,苏寒刚刚出鞭的那一瞬,天机子屏气凝神,暴喝一声,“给我破!”

    霎时间,拳头上的红光大盛,更是化作波动一圈一圈散发出来,附带着强大的力道一下下打在苏寒身上,乌龙蚀骨鞭不知怎的也脱手掉在地上。

    十三圈红光闪过,苏寒身上的袍子已经破损不少,却不料天机子还不罢手,几乎是在最后一道波动落下的同一时间,脑袋那么大的拳头紧随其后,实实在在砸上了苏寒的胸口。

    这一瞬,被苏寒放在胸口的蓝天令牌亮起点点蓝芒,一道湛蓝色屏障凭空出现在苏寒面前,纯洁,剔透,恍如极品蓝水晶。

    “砰!”

    拳头与屏障撞击在一起,巨大的冲击力将街道两旁的东西都吹散,掀翻,更是爆出一阵硝烟,将天机子与苏寒的身形完全笼罩在其中。

    良久,硝烟渐渐散去,隐约可以看到两道人影,变身后魁梧的天机子还站在那里,苏寒也未倒下。

    “我原本还想尊老爱幼,这是你逼我的!”苏寒抹掉了嘴角的那丝血红,狠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