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章 鉴宝

    送走周天的时候已经是夜半时分,两人都有了几分醉意,不过苏寒还没有睡意,他轻轻的关上了门,把托盘里的三件宝贝放在了刚刚收拾好的桌上。

    从宝贝入手到现在一直有外人在,导致苏寒不能好好看看这三件宝贝,现在才如愿以偿。

    不得不说,这次蓝天商会开出的价码实在太大!这种价格已经足够雇佣两个武圣强者为之卖命。

    其实苏寒看得出蓝天商会的深意,苏寒能不能顺利带走这三件宝贝是分情况的。

    唯一的情况是随队进入黄金海岸遗迹探索,活着将东郭仁带出来,在完成任务的同时又被证明确实属于一个大家族,那么蓝天商会会放手让苏寒把宝贝带走。

    除此之外,任何一个环节除了差错,苏寒都无法将这三件宝贝带走。

    若是蓝天商会会长东郭仁死在了黄金海岸遗迹,而苏寒活着走了出来,蓝天商会大抵会将苏寒视作死敌,发出追杀令,到时候哪怕苏寒身后真的有一个大家族,也挡不住金钱堆积的高手。

    若是任务失败,没能成功带出紫日传承,蓝天商会就要借机收回三件宝贝,至多给苏寒一些补偿,而这笔补偿的价格绝对不过十万。

    若是前面三条都达成,最终无法证实苏寒出自一个大家族,蓝天商会恐怕要动手将苏寒永远留在金戈城,仅仅是一次探索任务并不值这么高的价钱。

    此外,还有许多种可能,变数很多,结果也很多。

    但不管有多少结果,一点是无法改变的,这场游戏的庄家是蓝天商会,作为商人的他们绝对不会亏本!

    想过了这些利害关系,苏寒叹了口气,拿起那一块蓝天令牌,仔细端详起来。

    血月大陆的锻造水平极其低下,甚至还不如地球,地球上的几大家族起码还能用矿石捶打出低级法器,可血月大陆除了剑宗之外就没几个会系统化的锻造。

    而这蓝天商会恐怕就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

    从周天的语气来看蓝天令牌一定是量产的,虽然可以让与之关系较好的剑宗代为打造,可蓝天令牌的价值实在太大,倘若剑宗不洁身自好大批量生产假冒令牌,到时候蓝天商会又无法分辨,一块令牌就要亏损五百万块上品灵石!

    所以,这令牌一定出自蓝天商会内部!

    “完全抵挡金丹期修为修士三次攻击,有点儿意思。”苏寒摸着温润的玉面,笑道。

    前世,苏寒也见过不少护身法器,大多是由灵兽的身体部件为原材料,借助灵兽残存的灵念达到护体效果,也算不错。

    譬如使用玄龟的龟甲打造出的护身符,在战斗时会有玄龟盾牌出现抵御伤害,使用猛犸象牙打造的配饰,会在一些时候出现猛犸灵念反击。

    诸如p>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而使用金、玉、矿石打造的护身法器,在效果方面虽然比不上上述那些,可胜在有具体数据可参考。

    谁也不知道玄龟虎符会在使用几次之后崩碎,谁也不知道象牙挂饰会在召唤出多少只猛犸灵念的时候消散,但这块蓝天令牌,可以实实在在的抵挡三次攻击。

    不算多,却也算不得少。

    看来,蓝天商会的秘密还很多。不过,现下,这块令牌对苏寒的帮助还是很大的,在出发前可以在蓝天商会使用透支功能,到了黄金海岸它就是一件护体法器。

    再看丹器虎啸鼎,它的出现完全出乎了苏寒的预料,蓝天商会的隐藏实力已经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能收来这种神器所需要的不仅仅是钱!

    丹器的价值已经不用多说,这尊丹器不仅是在周天介绍,苏寒看来也稳入血月大陆前十。

    至于其效用,苏寒估计,任何人使用这尊丹器炼制出来的丹药都会有陆屠那种水平,而如果陆屠使用这尊丹器的话,所炼制出来的药效起码比同名丹药高出五成!

    也即是说,金丹前期修士使用十粒普通蕴灵丹可以恢复全部灵力,而如果是这尊虎啸鼎炼制出的蕴灵丹,六粒足矣。

    这可不是只有省钱的效用!更加省去了消化的时间,可以让修士在战斗的时候比对方多一些依仗,间接的提高战斗力!

    同时,这尊丹器还能大幅提高丹药成品率。

    就拿苏寒来说,如果是一阶丹器的话,他炼制养魂丹有三成成品;但要是换成三阶丹器,起码会有七成成品!

    陆屠当年一定是借助五阶丹器扭转乾坤鼎,才侥幸炼出两粒太乙玄黄丹吧!

    见识过这尊丹器所蕴含的灵气,苏寒甚至不敢想象药王谷主手中的那尊扭转乾坤鼎,五阶丹器,估计都能当攻击法器使用了吧。

    “就算跟蓝天商会撕破脸皮,这尊丹器也要收入囊中!”苏寒是这么起誓的。

    而第三件宝贝,一粒仙品丹药太乙玄黄丹,苏寒的前世听说过这种丹药,却一次也没有见过,这可是在仙丹中也有很高地位的极品啊!

    传说这是太乙真人所创的丹药,当年神魔大战中神族之所以能强压魔族取胜,将魔族永拒万阴山之外,就是靠着服用太乙玄黄丹。

    每一位天兵天将都服用了这种丹药,实力提升三阶,当时魔族虽然靠着自爆内丹勉强补回了一级,可剩下的两级还是不可逾越的大山!

    而血月大陆仅有的两粒中的另一粒,听说当时剑宗的半步武圣恨天服下之后,虽然没有实力突破,可在药效时间爆发出的战斗力甚至不逊于飘雪剑圣,更是与飘雪剑圣联手击退了三位武圣!

    没错!太乙玄黄丹是没有等级限定的,金丹前期修士服用之后瞬间成为灵神前期,灵神前期的苏寒服用之后可以立即踏入半步武圣的境地!

    而且,由于太乙玄黄丹的奇妙功效,会直接成为半步武圣巅峰!与武圣也有一战之力!

    只是可惜,血月大陆的天地法则规定,半步武圣之上就只有武圣,所以在血月大陆不管是谁服用了这丹药,半步武圣巅峰就是满值,这大概也是他们找到苏寒的原因之一吧,苏寒隐藏修为的手段同样没有瞒过蓝天商会。

    怀揣三件宝贝,苏寒的心情无比愉悦,小鼎中的宝藏也极少能找出这种珍品。

    说起小鼎,苏寒是好久没有回去看过了,这次等找到了涂豪和呆霸王,一定要再进去找几件宝贝,这样进黄金海岸遗迹有多了几分把握。

    怀揣着对未来的憧憬,苏寒终于睡了。

    ……

    血月大陆东方,一座大山,唯一的入口旁边竖着一块精钢石碑,上书两个血红的朱砂大字。

    剑宗!

    放眼血月大陆,能拥有这么一大块精钢石,并雕刻成碑,又不怕偷抢的放在山脚下的,也只有剑宗一家。

    要知道,精钢石可是修真界最坚硬的几种矿石之一,灵器以下根本别想在精钢石上留下一道白印,这是当年月影自持修为精神潜入无尽之海深处带回的一块精钢石,上面的字迹也是出自上古强者月影之手。

    白春泥、白夏炎、白秋水三人乘着一辆马车进了山,在宽阔的山道上疾驰数个时辰,终于回到剑宗所在的玄峰。

    接受了盘查,再往前就不能乘马车了,两个守门的弟子见有伤者,赶忙上前来抬起了白夏炎。

    “走,先去药堂。”白春泥大手一挥,自己则是抱起白秋水。

    药堂是剑宗唯一一处疗伤的地方,有三位高级炼药师坐镇,号称是活死人肉白骨,这也是剑宗站在武道十宗巅峰的依仗之一。

    进入药堂,迎面走来一位药师,只看一眼,眉头紧皱。

    “很严重啊,夏炎怎么会被自己的火纹剑灼伤?”药师眉头紧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老婆和隔壁老王躺在一起。

    火纹剑作为高阶法器,早已被白夏炎滴血认主,基本杜绝了此次事件的发生,可事实摆在眼前,白夏炎的情况确实是被火纹剑所伤。

    “他强行对一个金丹前期的修士出手,结果伤了自己。”白春泥也皱着眉头,“按理说,以夏炎的修为就算被火纹剑所伤也不会这样,他已经昏迷了半个月!执行任务的闲暇时间我也带他看过几个药师,可都没有个结果。”

    因为身负秘密任务,虽然白夏炎和白秋水受伤,白春泥也不敢擅自将他们带回宗门,只能咬着牙将任务完成才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那小子就是一个无赖!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伤了二哥,居然还对我出手!”白秋水银牙紧咬,攥着小拳头,恨不得将苏寒碎尸万段。

    “闭嘴!”白春泥喝了一句,“巧取豪夺,还对蓝天商会出手,看我这次不报告给师父!”

    “大哥……”白秋水的气势弱了下去,一双水蒙蒙的眼珠子带着许多无辜,许多畏惧。

    “哼!”白春泥冷冷一哼,不再说话。

    白氏三兄妹关系向来很好,白春泥与白夏炎更是将宝贝妹妹将公主一样对待,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飞了。

    可这次白秋水是对蓝天商会出手,对方还是蓝天商会位置不低的周天,白春泥真是悔恨自己一时大意没将周天的身份告诉弟弟妹妹,这件事要是传上去,恐怕白秋水最好的下场也是被散尽修为。

    对于女性弟子来说,散尽修为就等于毁了一辈子!到时候漂亮的白秋水会被某个长老相中,收作自己的或是儿子的丫鬟侍妾。

    白春泥不想这样,可纸里包不住火,这件事迟早是要被宗主知道。

    为今之计,只有赶紧治好白夏炎与白秋水,到时候带着两人去到金戈城,负荆请罪。

    “怎么样,柳生大哥?”白春泥见药师许久不开腔,急切的问道。

    “夏炎的情况还不敢定夺,等他们俩回来再说。”柳生摇摇头,又道,“不过秋水的情况倒是很好处理,皮外伤,敷点药三五天就没有大碍,伤她的人并没有使多少力气。”

    “恩。”白春泥稍稍松了口气。

    “至于你,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跟你师父商量一下怎么调和这件事。”柳生抬头看着白春泥,顿了顿,眉头舒展了一些,“春泥,咱俩十几年交情,我一直把你当做亲弟弟一样看,现在我也不想看你兄妹三人因此受到处罚,给你指一条明路吧。”

    “柳生大哥快说。”白春泥连连点头。

    “最近黄金海岸遗迹的是闹得沸沸扬扬,你去找你的师父,在这件事上下下功夫,我想宗主是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再责罚你的。”柳生掩住了半边嘴,很神秘的说道,“这可是内部消息,宗主坚信,紫日的传承中有一件不逊于皓月的神器!”

    “多谢柳生大哥了。”白春泥脑袋很乱,原地思考了片刻,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