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雇佣

    蓝天商会的令牌,单块可以在蓝天商会旗下任何产业进行无限制消费,并且可以透支五百万快上品灵石,令牌本身又是一件护身法器。

    如果不考虑蓝天商会在金戈城乃至血月大陆的威名,这块令牌的实际价值在七百万左右。

    三阶丹器虎啸鼎,稳入血月大陆前十的稀有丹鼎,属于有钱都买不到的极品货色,实际估价也在七百万左右。

    两件宝贝加在一起已经值一千多万块上品灵石,可以看出蓝天商会的大手笔,而如此巨大的一笔财富在送出去之后,瘦巴巴的账房先生都没有任何不悦的表现,偏偏因为第三件动容了。

    瞎子都看得出,第三件宝贝才是重中之重。

    “这粒太乙玄黄丹,出自前任药王谷谷主陆屠之手,百粒只成两粒,其中一粒在八年前被剑宗半步武圣恨天服下,联手飘雪剑圣逼退三大武圣的进攻。”周天说话的时候,声音明显在颤抖。

    太乙玄黄丹,实实在在的仙品丹药,当年当年蓝天商会侥幸得到一批蓝莲花,便打起了这太乙玄黄丹的主意,找上了药王谷。

    陆屠的回应是,“只要你们拿得出全部材料,老夫不介意免费炼制一次,不过成品率就不能保证。”

    蓝天商会咬紧了牙关,几乎丧尽家财凑齐了所有原料,花费大概在两千万上下,陆屠也信守承诺开炉炼药。

    飘雪剑圣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找到两家,自告奋勇为陆屠护法,报酬是购买一颗太乙玄黄丹的资格。

    仅凭这点,太乙玄黄丹的价值已经不能用金钱来估量,号称第一武圣的飘雪剑圣手持上古神兵月殇上杆子来护法,目的只是为了一次购买权,飘雪剑圣的出场费会低到哪里去?

    一切准备就绪,开炉炼药,陆屠在丹炉前守了七七四十九天,最终成丹两粒,引来了丹劫。

    据经历过此次劫难的人称,太乙玄黄丹的丹劫已经不逊于渡劫时所要经历的九天雷劫,药王谷也是拼上了底子拿出一批上品丹药供飘雪剑圣使用,堪堪挡下了这次丹劫。

    丹成两粒,尽数落入蓝天商会之手,东郭仁也信守承诺将其中一粒卖给了飘雪剑圣,收了三千万块上品灵石,又将其全部赠予药王谷。

    而飘雪剑圣手中的这粒太乙玄黄丹,本身是要准备到渡劫时使用的,却不曾想剑宗牵连进了一桩天大的灾难中,无奈,由剑宗当时最强的半步武圣恨天服下了丹药,与飘雪剑圣联手抵御了三位武圣的强攻。

    至此,血月大陆上只剩一粒太乙玄黄丹,就是在蓝天商会手中。

    谁都想打这粒丹药的主意,可谁也不敢打,且不说蓝天商会财大气粗,等到你杀上门的时候人家随手一招就有千千万的高手为??手为其卖命,那可是血月大陆只此一粒的太乙玄黄丹啊!

    今天,这粒丹药被人拿了出来,被放在了苏寒面前,当礼物送了出去,也难怪账房先生会因此动容,与其说这是一粒丹药,不如说这是一个象征。

    “嘶……”纵然是两世重修的苏寒,也不仅为这粒太乙玄黄丹倒吸了一口凉气。

    “太乙玄黄丹,仙品丹药,服下后可在一段时间强行提升三个等级,无任何副作用,药力消退后有一部分实力会永久保存下来。”东郭仁将丹药的效果讲了一遍,道,“寒苏少侠,三件礼物,不成敬意,这次黄金海岸遗迹,我想你陪我走一趟。”

    终于,东郭仁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看起来苏寒是赚大了,太乙玄黄丹加上蓝天令牌,再加一尊三阶虎啸鼎,总价值在四千万到五千万之间,而且都是用钱买不到的极品宝物,苏寒只需要跟着蓝天商会进黄金海岸遗迹逛一圈,三件宝贝就都是他的了。

    可实际上,苏寒并不相信这种话,这次交易如果达成蓝天商会绝不会亏,因为他们是商人!

    虽说这三件宝贝会交给苏寒,可苏寒的身份至多只是个打手,一切行动都要听蓝天商会指挥,到时候东郭仁、李大仁肯定会随行,这就大大降低了苏寒划水的机会。

    而且,黄金海岸遗迹是什么地方?武道十宗进去了都出不来的地方,可以说这一趟九死一生,苏寒有没有命享用这三件宝贝还是一说。

    就算到最后侥幸走出来了,蓝天商会会眼睁睁看着苏寒全身而退么?到时候就算他们不动手,随便朝外面喊一句,“太乙玄黄丹在他手上”。

    苏寒立马会成为大陆公敌。

    这样看来,苏寒是一点也不赚。

    可最终,苏寒还是点头答应了,道,“我可以随蓝天商会的队伍走一趟,而且全程听从会长的安排,但有几件事要事先声明一下。”

    “请讲。”东郭仁道。

    “第一,我只会保证我自己的安全,你们的生死与我无关。”苏寒说罢,看东郭仁的表情有些紧绷,补充了一句,“当然,在我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还是会出手的。”

    “可以。”东郭仁点头。

    “第二,我们之间只是雇佣和被雇佣关系,而你们雇佣的仅仅是我。”苏寒筹措着,说出这一条。

    这一条的目的有二。

    其一,如果在进入黄金海岸遗迹之前能找到涂豪他们,苏寒自然要将他们一起带上,到时候不希望东郭仁因此来指挥涂豪和呆霸王。

    其二,苏寒这是在扮猪吃老虎。一直以来,苏寒都刻意给周天一种感觉,感觉他是从某个大家族出来的,而且是这个大家族嫡系重要人物。

    苏寒在这时候提出这种要求,自然会将周天他们的思绪引到这个点上,让他们更加确信苏寒是出自大家族的重要人物,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好!”东郭仁在思考过后,点了头。

    “第三,我要你们全力帮我找几个人。”苏寒说道。

    “什么样的人?”周天抢在了东郭仁前面,意味深长的瞥了东郭仁一眼。

    “一个胖子,叫涂豪;一个强壮的年轻男子,叫呆霸王;一个是血煞门主弟子绝无情。还有一个儒雅老者,名叫易牙。”苏寒说完,顿了顿,又道,“他们四人很可能是在一起的,而且就在这金戈城内!”

    “只要是在金戈城,逃不过蓝天商会的眼线。”周天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们最好在进黄金海岸遗迹之前找到他们。”苏寒补充一句,又问道,“对了,我们进去的时间是在什么时候?”

    “还没有定,听金戈城主调遣。”东郭仁道。

    目前的形势扑朔迷离,武道十宗还没有全部行动,金戈城主自然不会擅作主张,起码要等武道十宗全部进去了,金戈城主才会带队动身。

    既然细节都商量的差不多了,周天很大方的将托盘推到了苏寒手边,道,“报酬呢就先给你了,周大哥相信你的为人。”

    “谢谢周大哥。”苏寒虽然面不改色,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解决了一直头疼的丹鼎,蓝天令牌也是一件不错的玩具,还有那粒仙人都动容的太乙玄黄丹,总的来说收获颇丰。

    “最近金戈城不太平,寒苏兄弟就不要在客栈那种人多眼杂的地方出现,房间待会儿我派人帮你推掉,出发之前你就住在这里吧。”瘦瘦的账房先生板着一张脸,说道。

    这是怕苏寒跑路。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就算他们能派人全天跟踪,就算有金戈城主的封锁,也难保苏寒会不会使用什么古怪的法子落跑,毕竟交给他的可是价值五千万的宝贝,小心为妙。

    “好!”苏寒很干脆的点头。

    处理了琐碎杂事,苏寒就被安排在这个房间,东郭仁、李大仁和账房先生打了招呼就离开了,周天留在了这里,一副要与苏寒彻夜长谈的样子。

    吩咐下人上了酒和小菜,周天与苏寒面对而坐,道,“寒苏兄弟,其实这次行动没你想象的那么危险,毕竟有武道十宗给我们打头阵,还有金戈城卫队与其他两大商会,我们活着出来的可能性很高。”

    苏寒表面上点头附和,心里却在轻笑,没危险的任务会有这种报酬?

    五千万块上品灵石,基本上蓝天商会一年抛去开销,纯利润就在这个数字左右。

    而苏寒拿到的可不是五千万块灵石,他拿到的是三件有价无市的宝贝,实际价值还要被再翻几番。

    “看你这种眼神,我就知道你不信。”周天自嘲一笑,又解释道,“其实,黄金海岸遗迹之所以凶名远播,是因为里面盘踞着不少妖兽,还有很多海族,他们对于人类修士是不死不休的,武道十宗一路杀进去一定会把道路清理干净,我们最多要面对一些零散的妖兽和海族,危险真的不大!”

    “我相信。”苏寒陪着笑脸。

    可心里,苏寒还是不相信这个商人的说辞。

    最近几日苏寒对黄金海岸遗迹也下了些功夫,在黄金海岸还有生机之前这里曾是个富饶的港口,有紫日亲自坐镇,那些海族并不敢为难人类的商船。

    可在紫日消失之后,黄金海岸经历了几次海难,人类死的死跑的跑,最终沦为遗迹。

    人类跑了,黄金海岸的妖兽还在,那些最低实力都在四阶的妖兽经过千百年的发展,队伍逐渐扩大,再加上一些毒虫毒草,致使黄金海岸遗迹稳坐血月大陆禁地的首位。

    如果单单是这样,有点实力的还是能杀进去。偏偏海族强行占领了这个遗迹,大量的海族战士涌了进来,在这里安家。

    那些海妖、鲨人、海象战士,每一个都实力强大,起码对应着人类金丹后期修为,又生性残忍,视人类修士为天敌。

    再加之遗迹濒临大海,海族战士在这里并不受影响,人类却要在应付海族的同时面对天灾,这才导致千百年来从无人活着从黄金海岸出来。

    “喝酒,喝酒。”周天何等精明,见苏寒还不相信,也不解释,专心对付这些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