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金戈城探险队

    又是几天过去了,关于黄金海岸遗迹的探索每天都有新消息,不是某某冒险团进去了,就是武道十宗中的哪一家主力队伍到了金戈城,好不热闹。

    但,这么多人涌进金戈城,苏寒依旧没有找到涂豪他们,反而是打听到了岐黄城的情况。

    那日魂兽攻城之后,同一天迷雾森林深处发生爆炸,风无忌与熊海威一合计料定岐黄城的灾难过去了,这便带人折了回去,重新拿回了岐黄城的控制权。

    可惜,两次灾难中居民死的死,逃的逃,等风无忌再度掌权的时候偌大岐黄城只剩不到千人,其中一半还是岐黄卫。

    好在熊海威大手笔,从万寿城牵来一些人,勉强保住了岐黄城基业,几个月发展下来逐渐回归正轨。

    当然,这个消息对苏寒不痛不痒,苏寒甚至没有浪费表情去评价它,只是当个故事听过便完了。

    这天,苏寒正坐在床榻上研究未完全开启的魂决,最近一段时间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魂决上面,在魂兽王的帮助下也算正式踏入灵魂法则,魂爆与连环魂爆更加犀利,灵魂惊颤也练到了收放自如。

    至于最强杀招化魂,苏寒曾尝试着释放了一次,效果差强人意,恐怖的后遗症让苏寒足足睡了三十多个时辰,醒来之后还感觉脑袋昏昏沉沉。

    与魂兽王对手了几招,苏寒只用了一分魂力,主要是注重节奏与技巧,灵魂战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等同于寻常法术,都需要坚持不懈的练习与技巧的把控。

    接连用噬魂吞掉了魂兽王两个灵魂盾,苏寒颇为满意,单方面的结束了这次对战练习,却在此时门外响起敲门声。

    “公子,楼下有人求见,说是蓝天商会的。”店小二隔着门喊道。

    “知道了,我很快下去。”苏寒回应道。

    将魂兽王塞入怀中,又将神秘小龟放进腰间的锦囊,将研究魂决时摆了一桌面的杂物扫进空间袋,苏寒下了楼。

    楼下,一个年轻男子看到苏寒下来了,立刻站起来,行礼道:“公子,我们周总管请您走一趟。”

    苏寒不认识这人,不过认出了蓝天商会的制服与标志,听到这话,苏寒反问道,“周天说什么事儿了么?”

    “没有,不过看总管的样子,应该不是闲事。”信使答道。

    “我正想着最近走一趟蓝天商会,没想到周大哥先来请人,前面带路吧。”苏寒笑了笑,随着信使走出了客栈。

    门外,马车已经等候多时。

    一路颠簸,这次苏寒被带到的并不是上次的地方,而是一个看起来更加气派的院子,据随行的信使所说这是蓝天商会的总部。

    越过三进三出的大院子,苏寒被带到一个大屋子里,屋子里??子里除了周天之外还有三个人,一个同样穿着华贵丝绸的胖子,一个看起来就很精明干练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干瘦干瘦的老头子。

    “寒苏兄弟,坐吧。”周天很随意的指了一处。

    等苏寒入座后,周天分别介绍了这三个人。

    衣着华贵的胖子,乃是蓝天商会的现任会长,也是蓝天商会最大的股东,东郭仁。

    在金戈城这个地方,一向是英雄不问出处,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只知道这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商人,同时拥有金丹后期的实力。

    东郭仁加入蓝天商会比周天早了十几年,在那十几年里他一直扮演着现在周天的角色,上一任会长告老还乡之际,董事会联合将东郭仁推举出来,并赠予20%的股份。

    东郭仁一跃,从打工仔变成大老板,而后他也证明了董事会那些老家伙的选择没错,蓝天商会在东郭仁手中被做的更大,更强。

    精明干练的中年男子,一眼就可以看出行伍出身,据周天所说他是蓝天商会护卫队的总教头,李大仁。

    同样的,也没人知道李大仁的过去是怎样,金戈城一年要接纳数千万的陌生人,李大仁出现的比东郭仁和周天稍晚一些,是大概十年前加入蓝天商会的,任总教头。

    总教头这个职务可不是有点本事的人都能干,除了自身实力强横之外,总教头还必须为商会培养中坚力量,李大仁没有白拿一年十二万块上品灵石的俸禄,现在蓝天商会八成的护卫都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

    至于最后一个干瘦老头,对于他,周天并没有费太多口水,只说这是蓝天商会的总账房先生。

    不过,从他恭敬的态度与无法掩藏的忌惮,苏寒猜测这老头儿很可能是蓝天商会董事会拍下来监督的一把手,想来也不是寻常角色。

    “周大哥,人也介绍了,你火急火燎的把我叫过来,总得说说是什么事儿吧。”苏寒很急切的进入了正题。

    “是这样的……”周天恍然大悟,开口说道。

    只可惜,周天刚刚说了一个开头,就被东郭仁制住了,东郭仁接过话茬说道,“寒苏兄弟,最近一段时间金戈城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武道十宗各路高手都冲着黄金海岸遗迹发了疯,本身这件事跟我们蓝天商会是没关系的,但就在昨天晚上,金戈城主召我到城主府……”

    昨晚,东郭仁刚刚处理完公务回到家的时候,金戈城主府的轿子已经停在家门口,站在一旁的是金戈城主府管家,寒暄之后东郭仁上了轿子。

    等他到城主府之后,才看到金戈城另外两个商会的第一负责人,鼎盛商会的李子豪,白林商会的夏克。

    金戈城不比其他地方,作为血月大陆人流量第一的“旅游城市”,金戈城内的各方势力斗争很少,三大商会虽然都在金戈城吃一碗饭,却是分工明确。

    蓝天商会主做草药、丹药生意,鼎盛商会做的是装备、灵兽生意,白林商会则是包揽了其余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包括餐饮与娱乐。

    所以,三人的关系一向很好,互相寒暄过后,金戈城主入席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金戈城主才说明他的意思。

    原来,他深夜将三大商会的第一负责人请来,也是为了黄金海岸遗迹。

    据金戈城主所说,他不想眼睁睁看着属于金戈城的遗迹被外人夺取,所以准备组织一支探险队与武道十宗一同入内,竭力保住紫日的传承。

    这句话里面十个字有九个半都是假的,且不说黄金海岸与金戈城百里之远,保住紫日的传承?他自己想要才是真的。

    虽然大家都知道其中的虚假成分,可谁都不能说什么,金戈城主就是金戈城的至高威严,忤逆他的意思那无异于自寻死路。

    三位当家人很快表示了自己的立场,并承诺为金戈城的探险队提供补给与装备支援。

    他们以为就是这样,以为这只是金戈城主狮子大开口的借口,却没想到这次金戈城主的狮子口张的更大,他不仅仅要武器丹药的支援,更要三大商会每家出一队精锐加入金戈城主的探险队!

    这就等于牢牢将三人与三人背后的大商会绑在战船上,一损俱损,至于荣,十有**就是金戈城主的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三位当家人在筹措之后签下了这份不平等条约,同意一同出兵探寻黄金海岸遗迹。

    “这就是我们请你来的原因。”东郭仁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们蓝天商会虽然家大业大,可能拿出手的高手也没有几个,我算一个,大仁算是一个,再往下一律上不得台面。”

    做商人的,就算自己养的护卫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比人家开山授课的宗门,术业有专攻嘛!

    当然,这件事还有另一个解决方法,向以前那样临时雇佣一队冒险队,可现在大家都疯狂的想要抢夺黄金海岸遗迹的紫日传承,谁还闲着没事干出来接任务?

    苏寒,是为数不多的助力。

    “寒苏兄弟,这次如果你肯出手相助,我们蓝天商会是绝不会亏待你的。”周天也绷着一张脸,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说罢,周天打个响指,一个下人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将托盘放在周天与苏寒中间的桌子上。

    周天掀开了托盘上的红布,露出下面的三件东西。

    第一件是一块巴掌大小的令牌,白玉打造,晶莹剔透,握在手心还有一丝丝的温热,玉面之上那抹淡蓝色就是蓝天商会的标志。

    “这是我们蓝天商会的高层令牌,拿着这块令牌可以在蓝天商会旗下任何产业消费,这块最多可以透支五百万。”周天说道。

    顿了顿,周天又补了一句,“这块玉牌除了是身份的象征之外,其本身还是一件不错的防护法器,遇到攻击时会自动生成防护,能抵御金丹期修士全力三击才会损坏。”

    周天将玉牌放回了原处,接着拿起第二件,这是一尊巴掌大小的铜炉,正面刻着一副狰狞老虎浮雕,反面刻着两句蝇头小楷,不知是年代久远还是长时间抚摸,两句诗字迹很模糊,根本辨不出内容。

    “这就是寒苏兄弟苦苦寻觅的丹鼎,蓝天商会穷尽上下之力总算是找到一尊。此鼎名为虎啸鼎,据鉴定师鉴定起码是三阶,可炼制任何上品丹药。”周天说话的时候,免不了肉疼。

    丹鼎与神兵、法器、灵兽一样都有等级之分,血月大陆历史上丹鼎就不多见,最厉害的一尊是五阶的扭转乾坤鼎,是在药王谷现任谷主手中,这尊三阶虎啸鼎已经能冠上珍品之名。

    说句不客气的话,血月大陆上,现存的丹鼎中能比得过这尊虎啸鼎的不超十个,其中大部分还被人收藏,在炼药界这尊丹鼎绝对是不二之选,价值不会比那块能透支五百万的玉牌低。

    “至于这第三件……”周天拿起了第三件。

    苏寒可以看到,在周天拿起这件东西的时候,那瘦瘦巴巴的账房先生明显颤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