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酒馆趣闻

    接下来的时间,苏寒除了在金戈城四处逛逛打听涂豪、呆霸王他们的消息,剩下的时间都在忙着研究未完全开启的魂决。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老实说,苏寒已经将一元之数填充四分之三有余,可魂决开启的程度并没有对应这个程度,除了能带苏寒真正触摸到灵魂法则的魂决总纲之外,苏寒所掌握的战技不过是魂决中的十分之一。

    这个数字是苏寒估量的,可能会更低。

    “魂爆、连环魂爆、养魂、化魂……”苏寒躺在床上,细细捉摸着这些字眼,自语着,“接下来,应该是什么呢?”

    以上四种是苏寒从未补全完成的魂决中领悟出来的,在与魂兽王建立灵魂契约之后,苏寒又从魂兽王那里学来了噬魂、灵魂盾以及灵魂惊颤。

    灵魂法则里面是没有丝毫水分的,每一种灵魂战技都是无可取代,即使是效用基本相同的灵魂盾与灵魂之盾也有鲜明区别,前者只能为自身加持,效果拔群。

    后者却能为目标加持,虽然效果减弱很多,可应用面更广。

    这点是不同于寻常法术的,法术的基数很大,仅苏寒听说过的就有数万种,可之中有许多是大致想通,可以完全被替代的东西。

    “在我的认知中,化魂已经属于最高级范畴。”魂兽王冒了出来,在苏寒脑袋上盘旋一会儿,最后落在苏寒胸口,接着说道,“天下万物相生相克,魂决中蕴藏着克制魂决的方法,化魂无疑就是这些内容,你已经领悟了化魂之力,再往上还有什么能比化魂更珍贵的呢?”

    魂兽王的话使苏寒陷入沉思。

    确实,天地万物相生相克,苏寒就知道极火宗的功法中有大幅克制火焰的法决,这化魂之力就是克制灵魂法则的关键所在,基本上能克制所有与魂力有关的东西,苏寒还真的想不出化魂之上是什么东西,可能魂决剩余的部分除了总纲之外就只剩一些普通的灵魂战技。

    “喂,小兽,你说说看,灵魂法则是由谁创造出来的呢?”苏寒问道。

    小兽,是苏寒为魂兽王取的绰号,那只巴掌大小的神秘小龟被唤作小龟,便于称呼。

    可魂兽王并不喜欢这个绰号,当然这就不在苏寒的考虑范围内了,毕竟苏寒是主人,你见过有哪个主人为仆人改变意志的?

    “不知道。”魂兽王答的很干脆。

    魂兽的祖先是洪荒猛兽角魂蛇,且不说只继承了一丝丝血脉,哪怕是角魂蛇本尊,苏寒也不认为它能说出灵魂法则的始末。

    估计这件事还要请教火婴,可问题随之又来了,已然撕破脸的两人还有机会坐在一起聊天么?

    深思熟虑,最终未果,苏寒干脆不再研究这些,转而将那只巴掌大的小龟取了出来,放在?放在胸口仔细观看。

    两世重修,苏寒也不记得妖兽中有这么一种,看起来与普通乌龟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其体内蕴含的灵力实在太过庞大,魂兽王都说不是它的对手。

    “小龟啊小龟,你丫倒是露一手给我看看啊,我可是花了好几百万把你买回来的!你就是放一个水瀑也算对得起观众啊!”苏寒把玩着这只小龟,略带玩味的说道。

    小龟似乎听不懂苏寒的话,在苏寒手中几番挣扎,笨拙的姿态虽然惹人捧腹,可苏寒并不满足于此。

    要是说观赏程度的话,火舞蝶比这只小龟漂亮太多,还只是三阶妖兽。

    要说卖萌搞怪的话,二阶灵兽翡翠绿龟比它萌太多太多,刚比兽也比它可爱很多。

    偏偏这是一只七阶乃至八阶的妖兽,堪比蛟龙的存在,可实际战斗力几乎为零,在苏寒百般折磨下也放不出一个低阶法术水瀑。

    水瀑啊,池塘里一只青蛙可能都放得出来,你丫可是八阶妖兽啊!

    苏寒欲哭无泪,他在想,自己这次是不是看走眼了?

    良久,苏寒重重叹了口气,将这只小龟丢在一旁,从空间袋中取出一些剩余的月光草,喂给了魂兽王。

    魂兽王的灵魂也在重度受创的状态,只可惜它并没有魂晶,想要恢复除了平时吸收空气中游离的魂力之外,就只有吸收月光草这一个方法,所以苏寒在给屠爷月光草的时候私自留下了一些,大概有百十来株。

    关上月光草的前一刻,苏寒瞥见了一个白色瓷瓶,这是前些天屠爷送的碧髓丸,培育灵兽的关键丹药,这一瓶九颗都足够把一头猪培育成五阶妖兽,甚至六阶。

    出于好奇,苏寒倒出一颗碧髓丸放在了小龟嘴边,闻到碧髓丸香气的小龟好像打了鸡血似的,挣扎着硬是自己翻过身来,一口将那颗碧髓丸吞了下去。

    “我靠!这碧髓丸跟你脑袋差不多大,也不怕噎死。”苏寒被吓了一跳,这丫不会是个吃货吧。

    仔细观察之后,小龟并没有被这颗碧髓丸噎到,反而在吞下之后变得更活跃一些,苏寒这才放心,整理好衣服下了楼。

    客栈依旧是一副萧条清冷的画面,苏寒伸手唤来一个小二,丢出一两碎银子,“带我去个人多的地方。”

    这银子是周天在整理灵石的时候顺手给的,大概有一千多两,足够苏寒的日常消耗,苏寒并不是云家的败家小胖,能给银子的时候还是省一些人元丹比较好,那可是能直接提升修为的。

    “公子是想去哪里?我们这附近有一些白天去的酒馆,还有一些晚上去的酒馆,都是好去处……”小二在苏寒面前笑的猥琐了一些。

    近几日苏寒都给人一种平易近人又出手大方的感觉,所以生活在最底层的小二在他面前是毫无拘束,当然,必要的恭敬还是不能少的。

    “白天去的。”苏寒暗暗咂舌,金戈城还真是一应俱全啊。

    “好,公子跟我来。”小二说着,走在前面带起了路。

    走过两条街,苏寒被带到一个露天小酒馆,虽然设施简陋,却也有百八十人聚集在这里,将临街的十几张桌子坐的满满当当。

    “洪记酒馆,洪老伯的酿酒手艺在我们金戈城都排的上号,别看这里小,每天都有不少南来北往的被酒香吸引过来,其中不乏金丹期高手。”小二为苏寒介绍到。

    “恩,不错。”苏寒远远看着,略微点头。

    这酒馆中的百八十人,除了三十多个看起来全无修为的,剩下的都是修士,最次的都有金丹前期。

    金戈城虽然鱼龙混杂,可大致可以分成两类人,一种是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他们大多是金戈城的原住民,或是周边小镇的贩夫走卒。

    另一类就是修士了,而这些修士都是游历大陆的冒险者,金丹期实力打底,其中不乏灵神期高手。

    尤其是最近,在黄金海岸遗迹再度被炒热之后,许许多多修士涌入了金戈城,小有实力或名噪一方,最低也低不过金丹前期。

    当然,在金戈城主的威严下,修士和普通人共处在一起还是很和平的,金戈城传承千百年的底蕴并没有因此被打破。

    “行了,你回去吧,我过去坐会儿。”苏寒说罢,又丢给小二一两银子,径直走向酒馆。

    寻到一处空位置,苏寒坐了下来,点了一壶酒和一些点心、牛肉,酒菜还没上来的时候,苏寒就险些被其他人的话语给淹没。

    “嘿,你们知道么,长生天熊家已经派人进入黄金海岸遗迹了,三长老熊海星带队,十八名金丹后期的高手,加上金丹前期和中期的足有百人!”

    “切,你的消息太落后了,昨天我就知道了!今天的一手新鲜消息,灵兽谷的司徒南带着弟子和一头七阶幽冥魔豹进了黄金海岸遗迹,一出手就灭掉一个规模百人的海妖部落。”

    “你们有没有聊?到今天还在说这些过时新闻。现在金戈城的主角是云家!”说这话的是一个学士打扮的中年男人。

    听到这话,几乎所有人都停住了,齐齐看了过来,问道,“云家怎么了?”

    黄金海岸遗迹的传承就算再怎么诱人,那也是在百里之外,倒不如关心一下身边的金戈城,云家的动向可是会直接影响金戈城的。

    “云家嘛……”中年男人微微一笑,抿了一口酒,才说道,“云家二公子,也就是最败家的小胖子云茂,前些日子他在蓝天商会花了五百多万买下一件玩具,回到家差点把云老爷子给气死,险些去追究蓝天商会的麻烦。”

    “切,他云家也是雄踞金戈城多年的名门望族,会做出这种事么?”一个人提出了异议。

    任何拍卖会都不具备退货的功能,云家小胖子云茂被坑了五百多万只能说涉世不深,云家若是因此去追究蓝天商会的麻烦,那等于违背了道义,金戈城主是一定会站在蓝天商会背后的。

    “他们当然不会追究蓝天商会的麻烦,只可惜小胖子就麻烦咯。”那中年男人幽幽说道:“几大长老联合逼宫,要么让老爷子交出云家控制权,要么就处罚小胖子,云霸天无奈牺牲了儿子,就在今天早上的时候云茂带着一队护卫进了黄金海岸遗迹。”

    “吓!”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苏寒也有些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