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特别的炼药技巧

    蔓蔓的情况并不容乐观,据魂兽王所说其躯体已完全破碎,灵魂几近消散,若不是本命凤凰真火,估计蔓蔓这次真的是万劫不复。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蔓蔓可不是像苏寒那样魂晶受损,可以用灼烧魂骨的方法来蔓蔓弥补。本身蔓蔓并不具有魂晶,苏寒要做的是重塑她近乎消散的灵魂。

    等苏寒来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发现还是相当头疼,凤凰虽然有涅槃重生这一说,可蔓蔓这个样子只能保证不死,要说重生还真是遥遥无期,必须借助外力来缩短这个漫长的时间。

    苏寒也顾不上研究那只神秘小龟,足足花了一夜时间,制定了两套方案。

    第一,将月光草与月光苔配合佐料炼制成丹,将其中大部分拿来恢复蔓蔓的灵魂,再以白玉塑体,这样蔓蔓就可以在短时间内重生。

    至于时间,苏寒预计应该是一月左右,养魂丹与复魂单都是上三品丹药,即使归类在灵魂法则范畴,效用也是无比巨大的。

    但这个方案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丹鼎,没有丹鼎,苏寒根本炼制不出这两种丹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那么就只能退求其次选第二套方案,直接让蔓蔓残存的最后一丝凤凰真火来灼烧月光草与月光苔,或许能达到修复灵魂的效果。

    但苏寒不敢保证是否有效,更不能推算时间,两种草药也是个大问题,能不能抵得住这种消耗还说不定。

    这可都是极其珍贵的草药,要是用光了可没出去采,并不是苏寒舍不得,这可是拯救蔓蔓的必备物品啊!

    思来想去,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苏寒走出了客栈,再度来到昨日的神秘药店。

    小清早早的开了门,此时正在整理一些白瓷瓶,见苏寒进来,立刻绷起了一张脸,冷声道:“我家先生不欢迎你,你还是出去吧,待会儿要是被他看到会怪罪下来的。”

    “我来找他喝酒。”苏寒说着,将一瓶上等汾酒拿了出来,放在柜台上。

    “这……”小清难住了。

    屠爷的性格很古怪,对于那些夜郎自大的年轻人是一万个不顺眼,偏偏又嗜酒如命,按理说小清是得把苏寒赶出去的,可她又拿不准屠爷会不会因为这瓶酒而动心,一时陷入了为难。

    正当气氛无比尴尬的时候,屠爷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让小屁孩进来吧。”

    “是。”小清如释重负,冲着苏寒指了指里面,“进去吧,屠爷就在里面。”

    “谢谢。”苏寒微微一笑,抓起柜台上的酒,大步走了进去。

    铺子后面是一个小院,正值清晨,青烟缭绕,湿气很重,清新的泥土芬芳中夹杂着一股淡淡药香,透过烟雾苏寒看到屠爷正坐在一张摇椅上,在他的旁边是一个?一个一人高的丹炉。

    “风水混元丹,知道这种丹药吧。”屠爷看似平淡的摇着一把破旧的蒲叶扇。

    “上三品,疗伤圣药,虽不能活死人肉白骨,但也是难得的珍品。”苏寒点头。

    “我的风水混元丹就可以。”屠爷咧嘴笑了笑,拿出酒葫芦狠狠往嘴里倒,却没有半滴酒。

    无奈的扁扁嘴,屠爷道,“没酒了。”

    “我这里有。”苏寒赶忙将手中的汾酒送上去。

    “哼,算你小子有心。”屠爷笑了笑,一把抓过苏寒手中的酒坛,捅开泥封就往嘴里猛灌。

    狠狠的喝了一大口,屠爷这才满意的抹抹嘴巴,说道,“风水混元丹,为什么不叫猫猫狗狗混元丹?其关键就在于风水二字,所谓风生气,就是保持丹炉内温度在一个不高不低的状态,造成源源不断的气体冲击。”

    “很精辟。”苏寒心服口服的点头。

    平心而论,苏寒两世重修对炼药也是有极深的造诣,若是手中有一尊丹器,上三品的丹药也难不倒他,甚至可以试着冲击一下仙品丹药。

    可屠爷提出的理论,却是苏寒两世都不曾听到过的,甚至无法想到,能以这种新颖的手法推翻流传不知多少年老旧陈杂的炼药手段。

    “而水,根据风水混元丹的药性自然不能加太多的水进去,老夫唯一想到的方法就是在清晨的时候,以天地灵气蕴育的露水进行辅助。”屠爷说话间又喝了一大口,咂咂嘴,道,“这样有风有水,风水混元丹才算实至名归,效用自然要提升许多。”

    不得不说,屠爷的炼药理论是空前绝后的,不管在哪个世界,总是要有人想要另辟蹊径对一些必要的东西进行修改,苏寒的前世就见过不少人想要提纯风水混元丹的效用,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那些人都只知道在原材料上面更改,在火候方面进行细微调整,或许有几个聪明的想到了风生气,可谁会想到借清晨的露水来提纯风水混元丹的药性?

    “好了,如果你是来求丹药的,看在你这瓶酒的份儿上老夫帮你炼一次。但要是拜师,那就没门了。”屠爷坐回了摇椅上,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全然与上一刻判若两人。

    如果有机会的话,苏寒还真想拜在屠爷门下好好的学一学,毕竟刚刚买下了一只神秘小龟,魂兽王可以不吃不喝,可那只小龟是有血有肉的,饿死了就得不偿失了,苏寒还想挖掘一下它那不逊于半步武圣的力量呢。

    可眼下,人家直接严令禁止,苏寒再厚的脸皮也不好意思强求,总不能跪在屠爷脚边嚎啕大哭吧,那也太丢面子,估计以后拿了再好的酒也不能使屠爷多看一眼。

    “养魂丹,一万粒。”苏寒直接报出了这个数字。

    “恩?”屠爷的脸颊抽了抽。

    “还有复魂丹,八千粒。”苏寒又补充了一句。

    屠爷这次转过了头,直直看着苏寒,昏黄的眼珠里面带着一些疑惑。

    良久,屠爷笑了,道,“迷雾森林的事儿,是你做的吧。”

    “你怎么知道?”苏寒反问道。

    “养魂丹和复魂丹,均是修炼灵魂法则所需要的丹药,其原材料月光草与月光苔血月大陆仅迷雾森林一家,你能拿出这么多材料,想来是在迷雾森林深处走了一趟。”屠爷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苏寒放弃了解释,在这样的人面前不管怎样的托词都是无力的,反而会令人厌烦,不如不说。

    “是我做的又怎样?”苏寒干脆承认了。

    “小子,现在武道十宗可都在找你呢,老夫也不需要做什么,站出去大喊一声,立刻会有不下百人联手想要将你制服。”屠爷的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混了一辈子,屠爷也算是人中龙凤,虽说嚎一嗓子也能引起百八十人为自己卖命,可跟苏寒年纪轻轻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

    “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做。”苏寒直截了当的说道,“倘若你的器量只有这些,那怎么配得上这一身本事?”

    屠爷不说话了,也不笑了,只是直直的看着苏寒,若有所思。

    良久,屠爷张了张嘴,道,“你把迷雾森林的事情告诉我,我可以考虑告诉你一些关于我的事,至于炼丹,以后再说。”

    这是屠爷发出的一个信号,表示他对苏寒很感兴趣,当然也不排除屠爷太懒不想炼药,共计一万八千粒上三品丹药,火力全开也得个把月啊!

    “我相信你,但不相信你的故事能跟我的故事对等。”苏寒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迷雾森林的爆炸至今还是一桩谜案,知道真相的无非三个,苏寒、蔓蔓、魂兽王,若苏寒不说出来,从今以后就再无人能窥破迷雾森林的真相,武道十宗自然要为此忙碌一辈子。

    就算到很久以后有人鼓起勇气走了进去,武道十宗依旧不敢将迷雾森林占据,谁都担心再一次毁天灭地的爆炸会毁灭一切!

    “我是药王谷的。”屠爷紧接着说到。

    “好!”苏寒点头,表示同意这桩交易。

    药王谷,血月大陆炼药巅峰的代表,苏寒并不意外这些,也只有药王谷的人能另辟蹊径,他相信屠爷不仅仅是药王谷弟子,更是之中的佼佼者。

    “迷雾森林的爆炸是由一块十一星魂骨引起的,个中细节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世上存在着一种能将魂骨变成攻击武器的秘法,三星魂骨爆炸威力不逊于金丹前期修士全力一击,更是蕴含了灵魂法则攻击,恐怖无比。”苏寒简单的说道,“爆炸之后,我花了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休养,勉强恢复过来,就来到这金戈城。”

    “你的造诣,不简单啊。”屠爷胡子一抖一抖,冲苏寒笑了笑。

    炼药师的灵魂之力也是无比强大,最开始屠爷就感觉到苏寒并不是普通人,也是因此才送了他九枚碧髓丸,目的就是为了钓出这个真相。

    “魂决还未补全,只掌握了一些皮毛的灵魂战技。”苏寒没有丝毫隐瞒。

    他感觉得出,屠爷和易牙一样,都属于在某方面颇有造诣的怪老头,要说害人之心,那是分毫没有。

    能将全身心投入到一项事业的研究之中,这种人又怎么会有杂念?又怎么会害人呢?

    “也不错了,比我这老头儿强。”屠爷自嘲一笑。

    “现在该你了。”苏寒坐在了就近的一把椅子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屠爷。

    屠爷听到这话,表情一下子绷住了,转头看了看腰间的酒壶,又看了看苏寒,垂下了头,神色有些黯然。

    良久,屠爷才呢喃道:“我……我就是血月大陆二十年前的药王,陆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