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潜规则

    事实上苏寒并不认识这只乌龟,倘若不是那股庞大的灵力他就要将这只龟与宠物相提并论,然而,在他重新坐下之后,怀中的魂兽王通过灵魂传音对苏寒说了一句话。

    “这只龟很厉害,哪怕是全盛时期的我也打不过。”

    魂兽王是这么说的。

    通过灵魂契约的掌控,苏寒很清楚魂兽王全盛时期的实力,稳稳的六阶妖兽,还是恐怖而神秘的灵魂法则专精,实际战斗力堪比七阶,也就是对应血月大陆半步武圣级别。

    如此,魂兽王居然自认不是这只巴掌大小乌龟的对手,苏寒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但他是相信魂兽王的,灵魂烙印的威慑下它根本不敢说谎。

    “周大哥,这只小龟什么来头?”苏寒欠了欠身子,转头问道。

    “让我查一下。”周天说着,拉响了手边的铃铛。

    不过片刻,一个仆人走上前来,听周天吩咐几句之后,将一个厚厚的本子交给周天。

    翻看过一遍,周天这才说道,“记录上说,这是在前天由一个黑衣人送来拍卖会的,据他所说是在东面一个小镇捡漏来的,鉴定师也鉴定不出品种,只知道很强大。”

    “多强大?”苏寒又问道。

    对于这个解释苏寒勉强相信,在金戈城的东面有不少小镇,镇民靠捕鱼为生,想来这只龟也是被渔夫捕上来,又不识货放在了鱼市上,最后被黑衣人捡漏拿到。

    由于普通人不具灵力又无法感知灵力,导致这种事很常见,苏寒前世还靠捡漏买到一支金不换,当时这支补血神药就被掺在一堆野菜里面,而后苏寒也靠着这支草药救回了自己半条命。

    “这只乌龟体内的灵力,起码是半步武圣强者级别。”周天说到这里,明显顿了顿,最终还是说道,“不过,不管鉴定师怎么激怒它,甚至把它丢进开水里,它都没有进行过任何攻击,所以才被拿出来拍卖。”

    血月大陆的等级划分并没有分神期,所以血月大陆上的人区分某种生物强大与否只有那么几个标准,而武圣强者因为数量稀少又不经常露面,在普通人的认知中就是天神一般的存在,所以在这样的评价中半步武圣已经封顶。

    实际情况苏寒也说不准,他感觉魂兽王都能打一个半步武圣,这只小龟起码就是武圣级别吧。

    “我对这个很感兴趣的,能不能搞一个内定?”苏寒说罢,眯着眼睛想了想。

    法器还剩八十多件,拿来换这只小龟绰绰有余,可人心隔肚皮,今天在蓝天商会拿出这么多法器难保明天不会有强者上门找麻烦。

    但除了法器,苏寒也没什么能拿出手的东西,上万块魂骨若是全部卖掉也能有上万块灵石,拿来换一个半步武圣级别?级别的妖兽是不是少了点儿?

    再三斟酌,苏寒还是想冒一次险,直接拿出了一把法器,道,“这是一把灵器级别的法器,我手里还有十件左右与之相差无几的,全部给你,换这一只没用的小龟。”

    苏寒没有把所有底牌亮出来,他也知道这个价格是不可能成交的,生意嘛,就是慢慢谈。

    “寒苏兄弟,你可要看清楚,这是半步武圣级别的妖兽!”周天笑了笑,将半步武圣四个字咬的很重。

    人类修士走到半步武圣已经可以算大乘,接下来或者潜修,或者游历,只要等武圣陨落就能有机会站在芸芸众生之巅,而武圣是不经常抛头露面的,更不会为武道十宗以外的势力效力。

    更简单来说,任何势力拥有了武圣强者就足以跻身列入武道十宗。

    在这样的潜规则下,导致半步武圣成为血月大陆最强战力,武道十宗以外的人也就止步于半步武圣了。

    同时,半步武圣级别的人和兽又大有不同。人不管再怎样爆发潜能,最强的战斗力也比不过兽,这规则于生活方式,就算血月大陆的秩序再怎么趋近于“人吃人”,终究也比不过野兽的生存环境。

    这样一看,这只小龟的价值怎么是十件法器能比拟的?

    “周大哥,你也说了,这只小乌龟不管怎么刺激也没有发动攻击,说不定就是个宠物呢,我也是图个新鲜,好回到家族后交差。”苏寒摸了摸鼻子,很有深意的看着周天。

    家族?交差?周天心中生起了疑惑。

    血月大陆以武道十宗为首,压根没有家族之说,那些自诩名门望族的也不过是欺世盗名之辈,但还有一些例外。

    武道十宗之内,都是由一些鼎盛家族坐主的。

    譬如长生天的熊家,剑宗的白家,还有药王谷的陆家,灵兽谷的云家……

    周天恍惚间有一种错觉,这位言谈举止温文儒雅,年纪轻轻实力卓群,背-景神秘见识渊广的年轻人,莫不是那个大家族出来历练的嫡系吧?

    越想越有可能,若不是大家族子弟,怎么能随手拿出上万块魂骨?还有十余把法器?

    而且,这家伙在争抢蛟龙内丹的时候只出了一次手,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蛟龙内丹,也就十二万左右吧……”

    先入为主,周天第一次斟酌苏寒的身份时将其怀疑成大家族嫡系,之后再想所有事情的时候全然逃不脱这个基础,身为资深商人的他着实被苏寒玩了一把心计。

    “这个,十件法器的价值虽然很高,可还是比不过这件拍品,我们先看看能到多少价格吧。”周天讪笑着,准备将这件事先搁在一边。

    就算对方疑似某大家族嫡系,周天也不敢送出这么天大的人情,拍卖会的拍品越往后越值钱,方才三属性灵器靠着无痕拍出了三百万天价,这只小龟就算无法超越,想来也不会差太远。

    见周天如此局促,又使出拖延之计,苏寒微微一笑,道,“这样吧,我也不与周大哥为难,法器我再给你加五件,那批魂骨我不管卖出多少价格也只收每块魂骨一块上品灵石,怎么样?”

    这里,苏寒卖了两个便宜给周天,一个是实质性的,一个却是空头支票,甚至有占便宜的意味在里面。

    五件法器自然是实质性便宜,至于那一块多块魂骨,全部卖出估计也只有三万块左右的灵石,苏寒收一万出头看起来是把便宜卖给了周天,可一万多块魂骨得卖到什么时候?若是这桩生意谈成了,苏寒只需把魂骨全部交给周天,当场就能按照数量收取相当的灵石,还不是占便宜?

    “寒苏兄弟,我们蓝天拍卖会屹立金戈城数百年而不倒,靠的就是口碑。我们还真没有内定拍卖的先例……”周天擦了一把冷汗,没想到苏寒会逼得这么紧。

    “再加五件。”苏寒想也不想,伸出一只手。

    有人的地方就有**,就有潜规则,要说一个拍卖会没有暗拍,苏寒打死也不信。

    犹记得地球上一位伟人说过一句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钱。”

    如今,苏寒只是没有给够价钱,这才没有打动周天而已。

    “这……”周天已经出了满头大汗。

    二十件法器,就算是最低级的法器,价格也在三百万左右,用来换这只小龟已经是相当,甚至还超出了一些。

    要知道,那把三属性灵器剑的均价也就在一百五十万左右,之所以拍出三百万天价,那是因为无痕使坏阴了蛛白骨一把。

    “最后两件,如果还没办法,那就不谈了。”苏寒转而伸出两根手指。

    “好!”周天想也不想,立即点头。

    随即,周天唤来一名仆人,简单交代了几句,便拍着胸脯承诺让苏寒看到一场好戏。

    紧接着,场下出现一个陌生的声音,不管别人开出多少价格,他只比先前的价格多一万,搞得天怒人怨。

    最终,这只小龟以二百八十一万的价格成交,又不多时,先前那名仆人回来了,将一张单子交给了周天,转而又送到苏寒手中。

    “寒苏兄弟,拍卖会结束之后你可以凭着这张单子到后-台领取所拍物品,这个……”周天搓着手,意思是苏寒该结账了。

    “二十二件法器能值二百八十一万?”苏寒对于这个数字也是很惊讶。

    “如果放在拍卖会的话,寒苏兄弟出示的那种法器,二十二件应该能拍到四百万左右。”周天给出一个较为准确的数字。

    据不完全统计,拍卖会所拍售的物品比市场价都高了三成到四成,人们往往是抱着捡便宜的心态来到拍卖会,却发现有更多的人想捡便宜,骑虎难下,最终掏出了更高的价格。

    当然,拍卖会上大多是奇珍异宝,多数都是有价无市的,所以参加过拍卖会的人在会后都会表示这些钱花的值。

    “我再给你二十二件,你给我三百万,怎么样?”苏寒一脸坏笑的看着周天。

    看得出,周天在蓝天商会不仅是管理层,还是那种地位不低的管理层,不然也不可能决定暗拍这种事,苏寒干脆就一事不烦二主,直接在这里把什么都干了,到最后要是蓝天商会眼红想夺宝杀人,也就麻烦出手一次。

    “好!”这次,周天几乎是想也没想,吩咐下去之后,才说道,“我们继续看,压轴拍品结束了,那边也就准备好了。”

    “恩。”苏寒心情好了许多。

    拿到了神秘小龟,出手了那一万多块烫手的魂骨,还卖了一批法器拿到大量灵石,探索黄金海岸遗迹的初步准备已经完成,苏寒不介意再花些时间看完这场拍卖会,反正本来就是为压轴拍品来的。

    事实上,他也很想见识见识,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让周天面色大变,要死要活的把自己拉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