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武道十宗

    如果说前一秒苏寒对这把剑还是略带怀疑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敬而远之了。

    三属性法器固然美好,可老天会容得下这种东西么?炼制一炉回魂丹都得降下丹劫,更别说理论上要突破天地法则束缚才能达到的三属性共存。

    苏寒验证了自己的猜测,这把剑是假的。

    准确来说,这把剑里面是假的。

    所谓三属性,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火婴根本没有让三种相克的属性共存,而是直接废除了三种主材料的属性,也就是说这把剑只是用普通矿石打造的普通兵器。

    所蕴含的庞大灵力,无非是火婴自己填充进去的,这种存活了不知多少纪元的老怪物到底掌握了多少秘密谁也不知道,但苏寒知道一点,在仙界哪怕是地仙级别都拥有将能量永久注入物体中的能力,火婴在这方面的造诣只会更高。

    所以,这把剑其实还是单属性灵气,劈砍瞬间所爆出的三色波动只是障眼法而已,瞒得过在场所有人,却瞒不过两世重修的苏寒。

    当然,单单是这样的一把玩具剑苏寒还犯不上敬而远之,关键是这把剑唯一的力量出自火婴,蕴含了火婴一丝本源威压,这也是在金丹期修士手中爆发出灵神期修士威力的主要原因。

    遗留在剑中的这一丝本源威压是拿来做什么的呢?火婴并不缺钱,虽然不排除会因为恶趣味打造出这把玩具剑,苏寒还是相信最后一个解释,火婴要以这种手段控制血月大陆的精锐修士。

    火婴的境界究竟有多高,这点苏寒拿不准,就苏寒已知的最高力量仙帝,在火婴面前肯定是要被甩远几条街,血月大陆的武圣距离仙帝还有十几个大境界,就更别说武圣之下这些烂西瓜臭番薯了。

    所以,在血月大陆上无论是谁,哪怕是苏寒,只要把这柄灵器剑拿在手中,也不需要太久,一息时间足矣。

    火婴就可以通过剑中遗留的那丝本源威压将其死死控制,纵观火?

    ?出手的记录,想来这种控制也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进行的,血月大陆的人想要察觉到火婴的存在简直太难。

    想到这里,苏寒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恐怖的开头绝对会接连着恐怖的发展,最终也一定是更为恐怖的结局。

    苏寒隐隐感觉情况很不妙,虽说不上来是什么,现在的他只想赶快找到失散的涂豪等人,再想办法将蔓蔓恢复人形,共同商讨对抗火婴。

    想到这里,苏寒才发觉下面已然开始竞拍,也不知起拍价是多少,苏寒回过神听到的第一个数字是六十万。

    也即是说,目前已经有人愿意拿出六十万块上品灵石来换取这柄表面上三属性的灵器剑。

    对于这个数字,虽在情理之中,却是在意料之外。

    要知道,偌大的蓝天商会用来换取金戈城主全面庇护所支付的费用,一年也不过五十万块上品灵石,或许这个例子还不能说明问题,那么就举一个更贴近基层的例子。

    前夜在冒险者营地与白春泥喝酒的时候,白春泥为了招揽苏寒讲了很多关于剑宗的事,其中就讲到剑宗的弟子福利。

    据白春泥所说,剑宗会在每个季度结束的时候根据弟子贡献分发奖励,像几位长老的关门弟子每人平均能拿到五块上品灵石,普通弟子不过是一两块,较为低级的弟子就更可怜了。

    武道十宗之中剑宗属于中上游水平,尚且如此,目前报出的价格已经足够剑宗的三千弟子联合不吃不喝奋斗三十年,而最终定下的价格一定会高出这个数字许多。(平南文学网)

    火婴这一举,就算没有蕴含深意的后手,对血月大陆的经济冲击也是无比巨大的,随意投放两三件这样的武器就能轻松瓦解几个大宗门,更别说牺牲在视线外的那些倒霉蛋。

    “六十五万!”

    “六十八万!”

    “七十万!”

    “……”

    竞价声此起孤起彼伏,能进到这场拍卖会的都不是泛泛之辈,或许他们的实力距离武圣还有些差距,可在金戈城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就算用捡的也能搞到几件不错的护身宝贝,有了实力还愁赚不到钱?

    这一刻的疯狂也是苏寒没有预料到的。

    见苏寒把吃惊两个字写在了脸上,周天笑着解释道,“寒苏兄弟,是不是很诧异,如果论单个价值,这把灵器剑根本比不过前面那颗蛟龙内丹。”

    “确实。”苏寒重重的点头。

    接连爆出的高价并没有动摇苏寒对血月大陆固定的认知,虽说血月大陆整体锻造水平极低,可好歹还有一些遗留或是“天外邪魔”带来的讯息,不能称之为贫瘠,至多算是捉襟见肘。

    相比之下,蛟龙内丹就更为珍贵一些,刚出生的蛟龙就有大概五级的实力,成年之后彻底领悟水之法则与少部分风之法则成长为七级甚至八级,这个实力在妖兽中绝对是佼佼者,对比人类修真者渡劫期实力。

    而妖兽在战斗方面天生占优,可能要三个渡劫期高手联手才能击毙一头蛟龙,还得在对方来不及自爆内丹的情况下彻底击杀,由此可见蛟龙内丹的珍贵之处,也只有这种等级的东西才能被当做渡厄金丹的唯一替代品。

    先前拍出去的那颗显然不是血月大陆本土修士捕获,可能是外人带进来的,也可能是上古时期遗留,或许是哪个家伙踩了狗屎运捡到的,总之苏寒不相信血月大陆有人能击杀蛟龙,或许九大武圣联手才能在成年蛟龙面前有一战之力。

    可关键是,九大武圣愿意联手么?

    还有一个更关键的问题,血月大陆真的有蛟龙么?迄今为止苏寒都没有见到过。

    综上种种,周天说的没错,苏寒的估计也不错,火婴出品的这把灵器剑即使真的有三种不同属性,也无法媲美于蛟龙内丹。

    但任何事都是有原因的,没理由无缘无故这么多人来吹捧一把三属性灵器剑,这点苏寒也想不通,周天则是像一个贴心助理一样缓缓道来。

    “长生天、极火宗、万毒门、百花谷、剑宗、药王谷、神将门、灵兽谷,还有残存的极水宗。”周天缓缓将这些名字报了一遍,总结道,“抛开神将门与灵兽谷不说,武道十宗的当家功夫几乎都与五行有关,其中许多还囊括了两种,甚至三种。”

    苏寒这是第一次听到完整的武道十宗,两门,三宗,三谷,还有一个怎么看怎么像是站错队的长生天,这就是血月大陆最巅峰的存在。

    剑宗,金戈铁马,仗剑天涯,手中握有血月大陆独此一家的锻造法门,自然与金脱不了干系。

    长生天,长生之意,生生不息,苏寒接触过不少长生天的修士,一招一式之间纵然表面上刚猛无双,实则底蕴是木属性。

    极火宗,残存的极水宗,水火不容,两者就是代表。

    土,对应的应该是药王谷,万毒门勉强沾半边关系。

    再仔细划分的话,长生天与水也有一些关系,万毒门、百花谷、药王谷与木都有极大关联,剑宗虽然以金戈为主,也收纳了许许多多其他属性的功法。

    就像天下苍生逃不过天地法则一样,血月大陆的武道十宗,也逃不过五行之力的束缚。

    当然,凡事也有例外,神将门和灵兽谷就开辟了五行之外的新套路,灵兽谷顾名思义就是以驯养灵兽为主要战斗手段的门宗,至于这神将门倒是苏寒没听说过。

    “这神将门嘛,被人称作血月大陆最不要脸的门派……”周天摸着下巴,一脸神秘。

    只这一句,不用周天多解释,苏寒已然清楚。

    “莫不是请灵上身?”苏寒还是问了一句。

    “正是。”周天点头。

    苏寒没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这神将门在苏寒的前世也曾遇见过,只是那修真世界的一个小门派,苏寒甚至没能记住姓名,不过倒是牢牢记住了他们的手段。

    神将门,将天宫巨灵神供奉为祖师爷,平日里也不修炼,一个个像是江湖术士一样帮人算命驱邪,像极了老神棍。

    可到了关键时刻,等你掏出武器想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的时候,却发现这些看似弱不禁风的人在念诵了一段口诀之后变身了,变得身高十尺力大无穷,在你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一巴掌拍了出去。

    这种画面可以想象么?一个看起来快要挂掉的老头子突然化身遗世战神,这就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门派,一个死不要脸的门派。

    苏寒没想到,在这血月大陆还有人能将这一派建立并发扬光大,看这神将门位列武道十宗之内,想必也不是泛泛之辈。

    “继续,继续。”苏寒忍住了笑意。

    周天白了苏寒一眼,一副埋怨苏寒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继续说道,“不单单是武道十宗,下面的小门派也都是以五行为基础,血月大陆九成九的功法逃不过五行,所以这把三属性灵器就显得跟很牛掰,你看到下面那个穿白色长袍的年轻人了吧。”

    周天说着,指向外面,一个身穿白袍的年轻人正举起手中牌子,同时爆出八十二万的价格。

    “恩。”苏寒点头。

    “他就是南面百花谷的,邀月谷主的亲传弟子无痕,年纪轻轻已经有了金丹后期实力,据说他与邀月谷主修炼了同样一门叫做乱花葬的功法,以木属性为主,掺杂了一些金属性与土属性,这把剑虽然不是很适合他,但绝对能让他的战斗力翻上一番。”周天信誓旦旦的说道。

    顿了顿,周天又补充一句,“不过,他倒是很有可能把这柄剑送给他的师父,仅凭这把剑,绝对能帮助邀月冲击武圣头位。”

    “这么神奇?”苏寒装作很吃惊。

    其实,心中早已了然。

    如果这把剑真如想象中那样,可以驱使三种属性的力量,以邀月武圣的实力绝对可以技压群雄。

    可现实总是很骨感,火婴的大手笔不仅骗过了蓝天拍卖会的鉴定师,更是骗过了现场这成百上千的青年才俊,不过有一点是不用担心的,邀月拿到这把武器的时候,其中那一丝火婴的本源威压,绝对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展现。

    想到这里,苏寒猛地瞳孔一缩,他大概猜到了火婴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