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三属性灵器

    第二百八十九章三属性灵器

    最终,这把长斧被一个明显不像好人的汉子以十块上品灵石买下了,主要还是竞争者太少,而长斧的主要材料除了虚无缥缈的天星石就只有赤金沙。

    同样是五行矿石,其他四种都会赋予武器属性力量,更会将力量表现在武器表层,而金的代表赤金沙仅仅拥有增加武器坚硬度与锋利度的效用,除了拥有与之属性对应的功法可以发挥效用之外,毫无其他出彩之处。

    再锋利的菜刀,那也只是一把菜刀,不是么?

    所以,这把法器的成交价仅仅是十块上品灵石,据周天的解释说其他样式的法器成交价会呈几何倍数上涨,在三个月前他就亲眼见到一把法器长剑被捧上五位数。

    接下来第三件拍品是一颗内丹,针对不同的物种其力量精华的叫法也不同,普通野兽并没有凝结力量精华,灵兽的力量精华叫做精元,魔兽的叫做晶核,妖兽的则是称作内丹。

    除了在某些特定时刻效用不同之外,不论是精元、晶核还是内丹,对应等级所蕴含的力量是相差无几的,其中有一些特殊的具有特殊效用,而台上被装在白玉盒中的这颗就在其中之一,更是被称作极品中的极品,蛟龙内丹。

    被称作极品并不是其中蕴含的力量,在妖兽之中比蛟龙强大的虽然不多,却也不少,偏偏这蛟龙有一项特殊的天赋,化龙。

    当然,并不是每一条蛟龙都能成功的越过龙门,据不完全统计十万头蛟龙里才有那么三两个宠儿,在蛟龙稀少的基数中这个数字根本不够看,但这蛟龙内丹却对人类修士有极大的帮助。

    血月大陆的武圣,对应着其他修真世界的渡劫期,武圣巅峰再往前走一步就要面对天劫,至今为止已经消失的四位强者以及后世许多莫名失踪的武圣大抵都是因为天劫的缘故陨落或是飞升,前世的苏寒就是在渡劫失败之后无奈转作散修。

    亲身经历过这一切,苏寒知道一枚渡厄金丹对渡劫的帮助是多么巨大,但位列仙品的渡厄金丹在修真界并不常出现,唯一的代替品就是蛟龙内丹,蕴含着化龙可能的蛟龙内丹。

    即使是血月大陆,人们大抵也该听说过这个传说,所以这枚蛟龙内丹被装在了华贵的白玉盒中,等待它的绝对是一个合适又无比庞大的数字。

    果不其然,这颗蛟龙内丹的起拍价就被定在了三万灵石,上品灵石是金戈城内拍卖会唯一通用货币,因为极品灵石只能靠稀少的开采以及不靠谱的培育,导致上品灵石成为单个价值最高的通用货币。

    而三万这个起价,足够将武道十宗之外的人全部拒之第二百八十九章三属性灵器

    门外。

    “寒苏兄弟,有兴趣么?我可以让人先支给你二十万。”周天冷不丁说了一句。

    作为一个合格的商人,周天做任何事都是有考量的。之前送给苏寒的十块上品灵石权当是谢礼,这个数字对于普通修士来说不算低了。

    而如今,周天只是轻声询问是否要支给苏寒二十万作为应急,这之中也是有很大学问,预计这颗蛟龙内丹的成交价会在二十五万到三十万,周天支出去这一笔有很大可能并不会帮苏寒成功竞拍,却能换回一个人情。

    退一万步来说,今天苏寒的运气很好成功以二十万的价格买下这颗内丹,周天也不会亏什么,反而会让苏寒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

    并且,周天不相信苏寒是一个会为了二十万灵石败人品的主儿,以他的实力与学识,周天已经断定苏寒不会为了金钱利益耍无赖。

    几乎是周天话音落下,苏寒就举起了手边的牌子:“十万。”

    此举,将周天吓了一跳,甚至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走眼看错了。

    不过,当下面的价格涨到十五万的时候,周天亲眼看到苏寒将牌子放了下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蛟龙内丹,也就十二万左右吧。”苏寒摸了摸鼻子,淡笑道。

    “可……可能吧……”周天有些结巴了。

    数字还在不断的刷新,最终这颗蛟龙内丹被人以二十五万的数字拿下,买下它的是一个白衣秀士,据周天所说这是剑宗的一名精英。

    又是剑宗,两天之内接连见到四个剑宗弟子,除了金戈城距离剑宗较近之外,苏寒断定这之中有其他内幕,而那剑宗弟子在买下蛟龙内丹之后并不退场,更加让苏寒肯定剑宗在酝酿着一次巨大行动。

    接连又拍出几件法器,还有一些中、上品丹药,统统入不了苏寒的眼,这些在血月大陆修士眼中的高级货色到了苏寒这里顶多算是中级,不过倒数第三件拍品,一把灵器级别的剑倒是引起了苏寒的注意。

    金戈城每年有数千万客流,经常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出现在拍卖会,这把剑就可以定义为稀奇古怪,这是一种苏寒没有见过的锻造技艺,硬生生将三种不同的属性打进同一把剑。

    沉香木,火纹石,水灵玉,五行矿石其中之三全部被打进这一把剑中,以沉香木为剑身,火纹石做铭文,水灵玉为灵器注灵,三种本应该相克的属性在这一个载体中融洽共存,甚至相互增幅。

    五行矿石是锻造的基础,基本上所有带属性攻击的法器都是与五行矿石有关,之中以赤金沙最第二百八十九章三属性灵器

    废,沉香木最优,而所有法器都逃不脱一点,只由一种矿石做主属性。

    不是勤俭节约,也不是框束法器的威力,而是一般的法器只能承受一种属性,多一种就要分担互相排斥的风险,极有可能在法器出炉的时候发生巨大爆炸。

    苏寒两世重修,不过在前世时候见到过一把双属性法器,那是锻造大师龙天兵的游戏之作,在一柄法器锤中融入了沉香木与赤金沙两种矿石,以沉香木做柄,赤金沙做锤。

    而且,赤金沙本身并不具有属性攻击,这也极大程度的避免了属性排斥,但这也不能磨灭龙天兵的锻造技艺,能维持两股排斥的力量使其不爆炸,这本身就是高超技艺的表现。

    但转过头来看看这一把,三种各具属性又相互排斥的矿石,不仅被强行打造成一把剑,更是使用特殊的手段将三种材料的排斥抵消,并使其相互增幅。

    这是超出苏寒认知的技艺,且不论这把三属性灵器剑具有多大的威力,这把剑外观就是一件艺术品,其本身更是一件难得的艺术品!

    “这把剑……”苏寒正想开口询问,等打听清楚这把剑的来历再去拜访其锻造者。

    恍惚一眼,苏寒看到了剑身的花纹,以火纹石铸成的花纹是一种大气古朴的陌生铭文,偏偏在苏寒看来又这么熟悉。

    “又是火婴!”苏寒瞬间明白了。

    这又是火婴的大手笔,也只有火婴能拥有这种超凡脱俗的锻造技艺!

    明确了这一点,苏寒的憧憬与欣赏瞬间消失全无,转而变成了担忧,他知道火婴是从不做无意义的事,这把剑的问世一定代表着火婴的阴谋。

    不等苏寒细想,白胡子老头已经爆出起拍价,“三属性灵器剑,起拍价五十万!”

    惊为天人的一个数字,在蓝天拍卖会的历史上仅仅是出现过一次的数字,那是一只高达六阶的吞金兽,之后还有一件帝国文明遗留下来的上-将披风曾有过三十万起拍价。

    单单五十万这个数字,莫说是武道十宗外的宗门,即使是大陆顶尖势力武道十宗想要伸手也得掂量一番,这可不比之前那颗蛟龙内丹,人们还知道有实际作用帮助渡劫,这一把三属性灵器剑闹不好就是一个玩具。

    白胡子老头的声音之后,拍卖会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沉寂,谁都没有擅自报出价格,眼巴巴看着这一把在血月大陆足可以称之为神兵的灵气剑,止不住的咽口水。

    能参加这种等级拍卖的无不是名噪一方的修士,怎会不知道属性之间的天生克制?但凡是存在于天地之下,天地法则第二百八十九章三属性灵器

    之内的东西都逃不脱相生相克,三属性之间的克制关系更为复杂难懂,所以这把剑极有可能是玩具,稀奇古怪的玩具。

    但,谁又都抱着一丝侥幸,要是这把剑的三种属性不会相互克制那该有多好?木、火、水三种属性,有很多功法都是以这三种属性为基础进行修炼,再配上这把灵气级别的剑,不出十年绝对能到达半步武圣级别,接下来就只用等着武圣陨落自己再踏入圣域。

    好久,一个颤巍巍的声音从台下响起,“能不能试剑?”

    白胡子老头显然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点头,道,“可以!”

    一般情况下蓝天拍卖会不会提供试剑服务,金戈城内其他大型拍卖会也一样,在这里玩的就是心跳,倘若把每一件拍品的真正价值显露出来那还有什么意思?还怎么为商会牟利?

    但这一次,主办方答应的很干脆,不一会儿就有一个年轻男子走上台,金丹前期修为,还有两个力壮的男子搬着一块磨盘大的试剑石跟了上来。

    “金丹前期修为,全力一击。”白胡子老头说罢,拍拍手。

    那年轻男子会意,接过三属性灵器剑,深吸一口气,猛力朝试剑石劈了过去。

    一股由三种颜色构成的能量波动在瞬间游离在剑身周围,劈下去的那一瞬,三种能量悉数爆开,巨响伴随着浓烟。

    待浓烟散去之后,试剑石早就崩成了碎片,连带着还将台子劈出一个大洞。

    而使剑的金丹期修士,不过看起来有些疲惫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