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炼药高手

    第二百八十七章炼药高手

    “公子。”店小二将四盘小菜放在桌上,道,“按照公子的吩咐,今天下午我上街打听了一圈,整个城南区的商户都问过了,没人见过公子描述的四个人。”

    拿人钱财,为人消灾,店小二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当然也不排除他实力低微害怕报复。

    “你跟城里的商户很熟么?”苏寒瞥了他一眼,问道。

    “街里街坊十几年了,当然熟。”店小二有些自豪。

    “金戈城有赌骨行当么?”苏寒又问道。

    店小二先是摇头,又歪着头想了想,改口道,“有倒是有,不过很少,我们这里距离剑宗很近,人们宁愿勤加练习增长实力,也不愿把未来赌在未知数上。”

    店小二这倒是说的不错,魂骨本身就是一个未知数,谁也不知道多少块魂骨能凑成一篇魂决,估计整个血月大陆也只有苏寒知道一元之数。

    “那你知道蓝天商会么?”苏寒说着,已经吃上了。

    “知道。”店小二点头,“整个金戈城谁不知道蓝天商会,土财主,估计在金戈城里财力能排到前三,旗下的商铺几乎垄断了金戈城的草药生意,还有蓝天拍卖行,光是门票都得一百两银子,一趟至少三五千人……”

    说着,店小二已经开始憧憬。

    血月大陆东方矿产很多,所以流通货币以银子与灵石为主,寻常百姓用银子,修士使用的都是灵石,两者之间也有兑换比例,大概是一百两银子等于一块下品灵石。

    不过这个比例并不固定,有时候高一些,有时候低一些,由物价变动而变动。

    “看不出,他的背-景那么深厚啊。”苏寒有些唏嘘。

    原本只觉得周天是个比较成功的商人,没想到他背后的势力在金戈城这般庞大,那么他当时与白氏兄妹抗争也不算稀奇,大不了以后切断剑宗的草药供给,总是能讨回一个公道的。

    “公子还有事么?”店小二见苏寒只是吃饭,小声问道。

    “哦,没事了,你出去吧。”苏寒摆摆手。

    本来,苏寒还在找周天和自己出售之间做选择,两世重修的他深知人情世故,这件事如果找到周天会很容易,但却要欠下一个人情,互相抵消之后就要与周天平起平坐。

    所以,苏寒想着不如自己出售得了。

    好在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之前询问了店小二,原来这金戈城并不流行赌骨,这么大一批魂骨出手肯定会引人注意,极有可能让人们将他与迷雾森林的灾难联系在一起,麻烦不断。

    吃过了饭,苏寒早早第二百八十七章炼药高手

    的坐在了床上,盘腿打坐,进入养魂状态。

    魂海深处的魂晶早已恢复如初,极有规律的鼓荡出波动,一次次搅乱平静的魂海,这是灵魂的跳动,极好的象征。

    第二天一早,苏寒便出了门,本来是想去直接去蓝天商会找到周天,却在半路上看到一家药店,而看名字并不属于蓝天商会,这令苏寒有些疑惑,不是说蓝天商会垄断了金戈城的药材市场么?

    带着疑惑,苏寒走进了药店,迎面走来一个素衣女子,谈不上漂亮,却是很精干,与地球上的推销员一般无二的气质。

    “这位公子,欢迎光临我们药店,我们的名气虽然不比蓝天,可我们保证,我们的货物至少不会比蓝天差。”女人流利的说出药店宗旨,看起来这一段起码练过百八十次。

    苏寒不语,轻笑,在女子的带领下看过一遍,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普通丹药,给猎杀野兽的冒险者用还是很不错,拿到修士手中就显得有些磕碜。

    不过,纵然是普通丹药,苏寒也感觉得出每一颗都不是凡品,其效果起码超出同名丹药两成,应该是出自大家之手,难怪这女子会有那么大的口气。

    “你们这里有丹器么?”苏寒问道。

    “丹器?”女子愣了愣,摇头,道,“我们这种小店怎么会有丹器,倒是新进了一批不错的丹鼎,公子您要不要看看?”

    “丹鼎就算了,用不上,放在身边就是纯粹的负担。”苏寒礼貌的笑了笑,转身就要离去。

    却在这时,从里面传出一阵咳嗽,随之还有一个苍老的声音,“无知小儿,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话音落下,一个不修边幅的老头子跳了出来,红脸,杂乱的胡须,酒糟鼻,怎么看怎么像一个酒鬼。

    不,他就是一个酒鬼,好像是在酒缸里泡了几十年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刺鼻酒气。

    一般来说,这种老头子是人见人厌的,可女子见到老人却是一副崇敬,连忙迎了上去,“屠爷您别生气,这位公子不懂,我送他出去便是了。”

    说罢,女子转过身看着苏寒,道,“公子,请吧,我们这里已经不欢迎你了。”

    苏寒愣住了。

    这丫转变的也忒快了一些吧,上一秒还恨不得把自己也卖出去,下一秒就是翻脸不认人,都说女人翻脸快,苏寒也没见过这么快的。

    想苏寒,两世重修,即使是在死亡的边缘也从不给任何人羞辱自己的机会,这口气怎么能咽得下?

    当即,苏寒就怒了,质问道,“老家伙,你说我第二百八十七章炼药高手

    无知小儿,我倒要问问你,这丹鼎为什么不是累赘之物?”

    血月大陆的三岁小儿都知道,丹鼎是用来炼制常人使用的普通丹药,练出一颗下三品的丹药就了不起了,任何修士使用的丹药,哪怕是最常见的聚灵丹,也得需要丹器来实现。

    所以,丹鼎称之为累赘之物一点不过。

    “哼,说你无知,你还真无知。”屠爷冷冷一笑,取出腰间的酒葫芦灌了一口酒,眯着眼,道,“小儿,你信不信老夫能用普通丹鼎炼制出中三品的丹药?”

    “不信。”苏寒干脆的摇摇头。

    上面也说了,普通丹鼎至多可以炼制出下三品的丹药,与中三品差了整整三个等级,这不是靠一句大话就能跨越的。

    “赌一把?”屠爷来了兴趣。

    “赌就赌。”苏寒毫不退缩。

    “老夫这里有一尊丹器,倘若输了,它便是你的了。”屠爷说着,从空间袋中拿出一尊巴掌大小的白色小鼎。

    小鼎虽然只有巴掌大小,却蕴含着极其庞大的灵气,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就品相上来看远超当初熊海威拿来当做奖品的那一尊。

    苏寒看的眼睛都直了,有一瞬甚至想杀人夺宝,不过想了想还是从空间袋中取出三瓶红酒,“我看你也是爱酒之人,我这里有三瓶佳酿,你若是嫌不够,我再给你加上一件法器。”

    “够了!”屠爷摆摆手,轻蔑的笑了笑,“你这点彩头定然比不上老夫这尊丹器,不过老夫这是赢定了,也不与你小辈做口舌之争。”

    说着,屠爷从柜台上取下一尊丹鼎,普普通通的青铜鼎,若是非得挑出一些什么,这尊丹鼎比起寻常丹鼎的光泽好了许多,也是难得一见的精品。

    但,苏寒还是不相信这老酒鬼能用这尊丹鼎炼制出中三品的丹药。

    “小清,去取一些草药过来。让我想想,就碧髓丸吧。”屠爷眯着眼说道。

    小清,也就是带苏寒进来的导购小姐闻言点头,向里面走去。

    “碧髓丸,你口气倒是不小。”苏寒嗤嗤一笑,不以为然。

    碧髓丸并不是普通丹药,这是一种灵兽专用的丹药,主要作用是提升实力,效果显著,对灵兽升阶很有帮助,属于中三品中比较麻烦的一种,苏寒即使手持丹器也不敢说百分百成丹,也就七八成吧。

    而这老酒鬼居然要以普通丹鼎炼制碧髓丸,倒不是苏寒瞧不起人,在他的认知中这真的不可能。

    不大会儿,小清将一堆草药取了出来,大概是十份,一般来说这种赌约取十份原第二百八十七章炼药高手

    料是最合适的,可以准确的判断成丹率,看来老酒鬼不是第一次与人打赌。

    就在苏寒的信心稍稍动摇的时候,屠爷动手了,他先是施展了一招水瀑将丹药清洗一遍,又是一招火焰之手,细致入微的把控与判断,竟在短时间内将草药烘烤至最佳状态。

    何为最佳状态?水分含量与摘下时一般无二,这个状态的草药药性最佳,但也极难把握。

    毕竟,谁也不知道草药里还有多少水分,谁也不知道火焰会不会在下一秒将草药烧焦。

    仅凭这一手,已经足够苏寒为老酒鬼点一个赞,不过苏寒还是不太相信他能成功。

    很快,屠爷处理好了九种草药,又从一个匣子中取出一枚精元,这就是有品级的丹药与无品级的丹药最大的不同之处,自下三品开始任何丹药都要使用灵兽精元作为主料。

    “小子,看好了!”屠爷说着,已然运气一股灵气,将全部草药隔空拿了起来。

    揉搓,揉搓,再揉搓,似乎每一股力道都蕴藏着极大的深意,看起来又平凡无奇,苏寒从没有见过有人这样炼药,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老酒鬼像是在雕琢一件艺术品似的,动作不华丽,却朴实,这简直就是艺术!

    “小子!一枚丹药就是一个**的世界,而我此时做的并不是炼药,而是在塑造一个世界!”屠爷冷不丁说出这么一句。

    苏寒似乎捕捉到了什么,灵台空明,眼前已然不是屠爷炼药的画面,他看到了浩瀚的宇宙。

    良久,苏寒清醒过来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药香,是从那尊普通的丹鼎里散发出来的。

    “噗!”

    屠爷打开了鼎盖,更加浓密的药香瞬间弥漫了整个屋子,烟雾之中,苏寒根本不用看就知道自己输了,心甘情愿的将那三瓶红酒双手奉上。

    “居然只成了九颗,真是失误。”屠爷打开盖子,狠狠灌了一口,有些自责的说道。

    苏寒的嘴角抽了抽,没有说话。

    “好了,别绷着那张脸,老夫也不会让你吃亏,这九枚碧髓丸你带走便是了。”屠爷摆摆手,小清随即将九枚碧髓丸装进一个瓷瓶内。

    顿了顿,屠爷又说道,“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奶奶的,就为了这三瓶酒,老夫不仅送了你九枚碧髓丸,还给你上了这么宝贵的一课,真是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