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连伤两人

    第二百八十四章连伤两人

    极火宗的暴戾人人皆知,长生天除万长生外最大的熊家也是人们背地里唾骂的主要对象,西方的万毒门更是被称作无赦邪魔……

    武道十宗,几乎每一个宗门都有代名词,而剑宗的代名词就是侠义。

    这不仅仅因为传说中故事里的侠客都是御剑高手,迄今为止剑宗并没有败人品的记录,当然,剑宗千年基业也免不了一些小瑕疵,但这都被人们习惯性的忽略,剑宗一直维持着良好形象,充当着血月大陆侠义的代名词。

    甚至,血月大陆能脱离狼神的控制,人类能告别被圈养的生活都与剑宗有极大关联,当年围剿狼神的四位强者其中之一就是剑宗的开山祖师,狼神的脑袋就是被皓月割下来的。

    就是因此,商队的人一直都不担心会发生问题,更不担心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胁。

    可现在,白秋水以金丹期实力强压众人,一副要巧取豪夺的样子,十几人脸上写满了惊愕,事到如今是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女侠……这个……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吧……”商队的负责人结结巴巴的想做最后周旋。

    这人名叫周天,看起来才四十多岁,十二岁就入行,至今已经有将近三十个年头,过往中也遇到过借刀杀人的狠角色,所以才保持了最后一丝底气。

    “你觉得不合适?”白秋水柳眉一挑,咄咄逼人。

    见周天还挡在马车前不让道,白秋水怒了,冷喝道,“二哥,杀了他!”

    仅这一句话,苏寒就感觉事情不简单。

    剑宗身为武道十宗之一,虽然看起来不太富裕,可千年下来也积累了不少东西,没必要为了这一车貌似珍贵的草药动怒杀人,抹黑自己维持千年的形象。

    白秋水刁蛮任性不假,看起来不像是个傻子,这种事要是做了出来,回到师门一定会受到重重的处罚,被指派给某个二世祖做童养媳都说不定。

    所以,苏寒察觉出其中的猫腻,还未等他细想,白夏炎已经抽出一把火色长剑,不容分说的刺向了周天。

    “剑下留人!”苏寒大喝一声,甩出乌龙蚀骨鞭。

    说实话,苏寒对鞭子这种武器并没有太大研究,目前这根鞭子在他手中只充当了一个代步工具,所以这一下并没有多大威力,被白夏炎轻轻一剑便荡开了,好在保住了剑下的周天。

    突然被人攻击,白夏炎已经很恼,而当他看到攻击者是苏寒之后,几乎是瞬间气炸了,也不理会周天,轻轻一跃来到苏寒面前。

    “你说说你,我正面看你是金第二百八十四章连伤两人

    丹前期,侧面看你是金丹前期,从后面看你还是金丹前期,居然敢对我出手,受死吧!”白夏炎说着,提剑就上。

    白夏炎手中这柄剑名为火纹剑,也是剑宗之内排的上号的利器,白夏炎区区金丹中期修士能拿到这种神兵确实令人意外,不过剑宗之内人尽皆知其中内幕。

    每一个剑宗弟子在拜入山门之后第三年会有一次挑选兵器的机会,都是从剑宗工坊量产出来的普通法器,当年轮到白夏炎挑选兵器的时候接连挑了一百多把都不入眼,最后负责这件事的长老都快怒了,险些取消了白夏炎的资格。

    后来白夏炎的师父也就是二长老出面调和,这件事才算告一段落,平淡无奇的过了三个月,白夏炎不知从哪里搞来一批火纹石。

    火纹石可是当之无愧的高级矿石,天生带有火属性,锻造法器的时候只需掺杂一些就能使成品法器具有属性攻击,巴掌大一块就价值万金,白夏炎足足带回了百十来块。

    然后,白夏炎找到了负责法器发配的那位长老,提出了一个条件,这批火纹石可以全部交给剑宗仓库,只需要无偿给白氏三兄妹每人打造一把趁手兵器,那位长老看到了这么多火纹石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连连点头。

    至此,白夏炎成了剑宗风云人物,白氏三兄妹也拿到了趁手的法器,其中当属白夏炎这把火纹剑突出。

    这把由十二块火纹石打造的火纹剑,除了剑身灼热无比之外,每一次挥舞都会附带极强的火焰攻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与白杨的清风剑旗鼓相当,甚至更甚一筹。

    毕竟,白杨的清风剑只用了六块风凌石。

    在白夏炎挥剑的那一瞬,苏寒就感受到一股炙热的力量,这是比方春阳出手还要恐怖的火焰,不过比起蔓蔓的凤凰真火差了十万八千里。

    本来,苏寒是想在瞬间施展魂爆击溃白夏炎的灵魂,不过转念一想这样并不妥,先不说会与剑宗结仇,在这陌生的地方暴露自己的依仗只会招来杀身之祸。

    索性,苏寒运起了灵气护体,灵神期与金丹期是鲜明的对比,元婴和金丹是两种不同的境界,就像小学生与幼儿园的差距,虽然两者心智都不算健全,可一个再怎么弱小的小学生也能轻轻松打翻一个幼儿园小屁孩。

    而幼儿园的小屁孩,不管怎么努力,也是极难对小学生造成实质性伤害。

    苏寒和白夏炎也是如此,别看白夏炎持着火纹剑连连进攻,火光四溅倒是很华丽,却是没有丁点儿伤害到苏寒,苏寒连连后退也只不过是在做戏。

    眨眼间,两人已第二百八十四章连伤两人

    经过了数十招,白秋水在场外捏着小拳头,道,“二哥,放大招,干掉他!”

    “好!”白夏炎应了一声,陡然停了下来。

    下一秒,自白夏炎手中火纹剑中生出一股炙热的火焰,火焰迅速蔓延到白夏炎的手臂,身体,双腿,脚下,一瞬间白夏炎整个都被包裹在火焰中。

    熊熊烈焰吹出的热气将围观的人推到十几米外,空气中的白雾也因此消散,白夏炎身处火焰之中却看不到半点不适,反而在嘴角挂起一抹冷笑。

    “烈焰斩,杀!”

    随着一声低喝,白夏炎如出现利箭,带着滚滚烈焰,整个人朝苏寒飞了过来。

    当真是迅雷闪电,挡者披靡!

    “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有这么一手。”苏寒冷冷一笑,暗中分出一丝魂力。

    苏寒对这一招并不陌生,当初岐黄城守卫战的时候许多极火宗弟子都会使用,虽然有许多不同的地方,可本质还都是一样的,都是以本命火焰包裹在体周,将自身当做武器造成瞬间的巨大伤害。

    平心而论,这招威力确实巨大,金丹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已然堪比金丹后期的实力,整整跨越一个等级的威力,弊端也是很明显的,需要施法者细致入微的操控力。

    本命之火之所以不伤人是因为有灵力的加持,如果在这过程中灵力出现波动,火焰会在瞬间失控,伤害到施法者本身。

    当然,这招之所以能“大众化”就是因为不容易出现意外事故,只是白夏炎面对的是苏寒,一个即将触碰到灵魂法则的修士。

    “灵魂惊颤!”

    苏寒控制这魂力侵入白夏炎的脑中,接着收起了乌龙蚀骨鞭,他知道这一战已经胜了。

    果不其然,在苏寒的魂力侵入脑海的那一瞬,白夏炎的身影顿了顿,接着包裹在体表的火焰瞬间暴涨,随之而来的是白夏炎的惨叫。

    这倒霉的熊孩子,完美诠释了引火烧身这个词语。

    看着白夏炎在火中翻来覆去,哀号惨叫,起先苏寒还是很过意不去,正想出手帮白夏炎解决痛苦,突然一抹寒芒闪过,白秋水杀了过来。

    “混蛋!快放了我哥哥!”白秋水持着一柄水绿色长剑连点几下,皆是以要害作为攻击目标,必死杀招。

    苏寒巧妙的左右腾挪,躲过了这些杀招,冷笑,道,“你哥哥是咎由自取,关我毛事?”

    “哼!去死!”白秋水不容分说的再次动手,剑身笼罩着一层水花。

    事到如今,苏寒就是脾气再好也不得不打女人了。第二百八十四章连伤两人

    却在此时,一道人影瞬间冲入场中,先是召来一堆黄土熄灭了白夏炎身上的火焰,这才爆喝一声,“住手!”

    白秋水愣了一愣,同时被苏寒挥出的乌龙蚀骨鞭抽中后腰,虽没有受到太大伤害,也因为这个力道摔了一个狗啃泥。

    场中,一阵唏嘘。

    所有人都在猜测苏寒的来头,出手便轻松打败了剑宗弟子白夏炎,更是在白春泥赶到之后又伤了白秋水,或许兄妹三人的名气不是很大,可在这个冒险者营地的人都知道,白春泥这个大哥是多么的护短。

    “寒苏兄弟,我要一个解释!”白春泥将白秋水扶了起来,咬着牙,强行按耐住了出手与苏寒拼命的冲动。

    “白兄,你这两位可爱的弟弟妹妹不仅巧取豪夺强买强卖,还出手伤及无辜,方才要不是我强加阻拦,恐怕你剑宗就要背上一条无辜性命了!”苏寒不卑不亢,高声喊道。

    苏寒本就不怕这金丹后期的白春泥,又占了一个理字,自然是大声了一些。

    白春泥听了这话,脸上的杀气腾腾也退了下去,转身看过一圈,见众人都在点头,微微一想,再也没有怀疑苏寒的理由。

    毕竟,他最了解自己的弟弟妹妹,这种事他们还真干得出来。

    “小水!你说,寒苏兄弟他说的是不是真的?”白春泥对着白秋水大喝道。

    “大哥……”白秋水捂着后腰,一脸委屈,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如果有了那批药材,我们的任务……”

    “闭嘴!”不知是彻底确认了事实,还是谈及秘密任务,白春泥显得异常暴躁。

    苏寒笑了笑,走上前来拍了拍白春泥的肩膀,道,“白兄,小孩子不懂事嘛,你做大哥的多教教就好,何必生这么大的气?”

    说着,苏寒从空间袋中拿出一个小瓷瓶,又道,“这是祖传的疗伤秘药,专治烧伤烫伤,当时小弟出手太重的赔礼,还请白大哥不要见怪。”

    白春泥没有说话,瞥了一眼一旁不知生死的白夏炎,最终还是收下了小瓷瓶。

    殊不知,苏寒这厮又在信口胡诌,他怎么会有祖传的疗伤秘药?这小瓷瓶中不过是从地球带来的普通烫伤膏,治好治不好都不能保证,总之不会治死人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