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巧取豪夺

    第二百八十三章巧取豪夺

    接下来不用苏寒再套问,白春泥断断续续的将两项所谓神秘任务交代了出来,听罢之后苏寒大失所望,不过还算是有收获。

    所谓神秘任务,其实并没有白春泥说的这么神秘,无非是寻找失踪的白杨和探寻迷雾森林灾难的真相。

    迷雾森林自然不用多说,十一星魂骨爆炸的能量根本瞒不过强者的感知,半步武圣以上的强者不论身处大陆的哪一个角落都能清楚感觉到这股超出认知范围的力量,剑宗宗门就在迷雾森林东面的一座大山上,距离不过百里,苏寒一点也不意外剑宗会派人来调查这件事。

    相比之下,寻找失踪的白杨这件任务使苏寒很在意。

    当日苏寒在城主府出关之后,蔓蔓原原本本将白杨的事交代了一遍,苏寒知道当时白杨是跳下擂台被直接气死,而在那之后的第三天极火宗攻城部队就到了。

    苏寒不知道当时白杨有没有与人结伴,但风无忌很快速的处理了尸体,这么看来白杨是只身一人,那么他的死讯是由谁传到的剑宗?

    剑宗是否已经知道此事与蔓蔓有关?

    “兄弟,不瞒你说,我们剑宗能屹立在血月大陆东方不倒,除了有锻造神兵的法门之外,还有剑灵。”白春泥抽完了一大碗酒,满意的拍了拍肚子。

    “剑灵?”苏寒微微一惊。

    两世重修,对于剑灵这个词语苏寒并不陌生,前世四处游历的时候,苏寒曾因为一些矛盾与蜀山派结下梁子,当时蜀山派了三名渡劫前期高手满世界的围剿苏寒。

    事实上,当时苏寒已经是散仙,论实力一个能抵得上十个渡劫前期修士,却还是被追的满地乱跑,几欲丧命。

    原因就是剑灵。

    剑不同于其他兵器,作为百兵之首的剑被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人所追捧,蜀山派就是剑修大家,他们就掌握了修炼剑灵的方法,而那三名负责追杀苏寒的渡劫期高手都修炼出了恐怖的剑灵。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苏寒才知道了剑灵的详细,简单来说这是一种随着修为到达某个阶段产生的灵体,平时寄宿在剑中修炼,战斗时候可以被召唤出来,最弱的剑灵单个实力也比得上合体期高手,那三名蜀山高手的剑灵明显要厉害更多。

    再加上心意相通,御剑者可以将剑灵当做身体的一部分指挥使用,三个人加上三只剑灵,每一次都能将苏寒逼上绝路。

    即使是重生之后的现在,苏寒听到剑灵这个词语时也不仅心生凉意。

    如果真如白春泥说的这样,剑宗在掌握锻造法决的同第二百八十三章巧取豪夺

    时也拥有了修炼剑灵的方法,苏寒就要好好考虑是不是立即转头,暂避锋芒了。

    “我们剑宗,但凡金丹期以上的修士都能修炼出剑灵,平日人在外面,剑灵呆在剑灵堂修炼,修炼速度是普通修士的两倍。而在主人遇到危难的时候,剑灵堂的剑灵都可以感应得到……”白春泥说到这里,自己又倒了满满一碗酒,又道,“寒苏兄弟,是不是听的心里痒痒?考虑一下加入剑宗吧,我虽然只是个普通弟子,还是可以帮你引荐一下……”

    “我想想吧。”苏寒如释重负。

    原来此剑灵非彼剑灵,剑宗的剑灵压根不能辅助战斗,但其功法要诀肯定是相通的,如果非得要一个解释的话,只能说血月大陆的整体水平太低,如果有人将这套功法带到了更上层的世界,肯定能修炼出前世苏寒所见过的蜀山剑灵。

    当然,也不能说剑宗的剑灵一无是处,两倍的修炼速度!提升实力是苏寒的当务之急,看来还是有必要到剑宗走一趟,看看能不能把这套功法搞到手。

    苏寒正欲开口,白春泥的弟弟白夏炎就跑了过来,催促白春泥去巡逻,说话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瞪苏寒一眼,苏寒直接无视了他。

    “寒苏兄弟,记着大哥刚刚跟你说过的规矩,千万不要坏了!我要去巡逻了。”白春泥说罢,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跟着白夏炎走向黑暗。

    白氏兄弟刚走,苏寒怀中的魂兽王就按耐不住,飘了出来。

    苏寒眉头稍皱,一把将魂兽王抓在手中,不过想了想这家伙也不算掉链子,至少刚才与白春泥聊天的过程中没有出现。

    随着体内灵气的累积,修为的增长,普通修士对魂力的感应虽然不如专修灵魂法则的修士,却也聊胜于无,像白春泥这样金丹后期的修士已经可以察觉到小范围内的灵魂之力,也幸好他没有发现魂兽王,不然第一个遭受牵连的就是苏寒。

    要知道,剑宗可是很迫切想要搞清迷雾森林发生了什么,或许白春泥不认识小光球形态的魂兽王,可那是实实在在的灵魂波动,以他耿直的性子一定会呼朋引伴想办法留住苏寒,这里距离剑宗并不是太远。

    “老大,刚才那光头大汉说谎了。”魂兽王赶忙将这个状况汇报给苏寒。

    “有什么根据?”苏寒问道。

    事实上,对话的过程中苏寒一直用灵识锁定着白春泥,伴随谎言的并不仅仅是神情举止的片刻失常,灵魂的波动也是测谎的依据之一,并且比前者更加可靠。

    语言可以是假的,表情可以是假的,甚至有一些说谎高手可以做第二百八十三章巧取豪夺

    到说谎的时候气息不变,却不能强行改变灵魂波动。

    面对苏寒的质问,魂兽王不敢有隐藏,也没办法私藏,坦白道,“我和老大你一样全程锁定着他的灵魂波动,不过老大你太在意内容,曾经有两个瞬间的松懈,光头大汉就是抓住其中一处开始了谎言。”

    “他也是修炼灵魂法则的修士?”苏寒大惊。

    魂兽王说的不错,苏寒实在太过在意白春泥所讲的内容,有个一瞬两瞬的失神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不是,不然早就发现我了。”魂兽王否定,道,“可能也是凑巧吧,但他一定隐瞒了什么。不过,他倒是没有露出一星半点的敌意,显然不是敌人。”

    “或许吧。”苏寒深深吸了一口气。

    之前苏寒只将火婴当做了血月大陆唯一一个敌人,认为所谓的武道十宗乃至九大武圣都是蝼蚁,也确实,血月大陆只有火婴一人能挡住屠神箭。

    可现在看来,剑宗明显没有苏寒预想的那么简单,单单是一个锻造神兵的法决已经超乎了苏寒的预料,更别说前途无量的剑灵。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现在的剑宗对苏寒还没有敌意,或许他们很快就会得知白杨的死因,会得知苏寒和蔓蔓的密切关系,但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至于现在,苏寒只想睡觉,他钻进了自己的帐篷里,放出强大的灵识笼罩了整个营地,接着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一夜过去了,苏寒是被嘈杂的声音吵醒的,走出帐篷一看天才蒙蒙亮,却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那堆熄灭的篝火旁边。

    木炭的青烟与凌晨的雾气具有很好的清醒作用,苏寒慢慢走了过去,发现这群人竟然在吵架,他可是清楚记得昨夜白春泥严令禁止在营地内的任何纠纷。

    更令苏寒惊讶的事,纠纷的一方竟是白春泥的妹妹白秋水,白夏炎也在这里,偏偏白春泥不知去了哪儿。

    而另一方从打扮上看起来像是商人,连主带仆一共十几号,从他们身上散发的灵力波动看来都不是修士,所以在白氏兄妹的面前显得很紧张。

    血月大陆并不是人人修真,事实上这里跟地球差不了多少,只是修真者与普通人的比数明显不同,毫无战斗力的普通人比比皆是。

    听了一会儿,苏寒便明白了整件事,这个商队是在昨天晚上加入营地的,比苏寒早不了多大一会儿,进来之后草草解决了晚饭就钻进了帐篷。

    直到今天早上,商队负责人眼见快要启程了,便吩咐车夫将马车上的干草掀开,露出了里面的货物,这是一批比较珍贵的草药第二百八十三章巧取豪夺

    。

    几乎跟草药打交道的人都知道,清晨的时候最适合让草药暴露在空气中,湿冷的雾气能够滋养绝大部分草药,使其药性有不同程度的增幅,这个商队做这些并没有错。

    而恰恰这时候白秋水和白夏炎回来了,不经意的瞥了一眼,一眼就相中了这批草药,说什么也要买下来。

    两人开出的价格确实合理,但商队负责人没有为之所动,据他所说这批草药是受人之托,早就定好了买家。

    本着多个朋友多条路的原则,商队负责人向白氏兄妹保证会在短时间内搞到第二批,到时候亲自送到剑宗。

    白夏炎没有说什么,刁蛮的白秋水意见很大,认为是剑宗的威严遭到了挑衅,说什么也要这批草药。

    结果,就有了这场纠纷。

    白氏兄妹胜在实力卓群,商队的人虽然心里犯怵但没表现出来,毕竟剑宗在血月大陆的口碑很好,极少发生这种巧取豪夺的事,更别说杀人越货了。

    可谁曾想,在对持找过五分钟之后,白秋水双手插在小蛮腰上,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清脆的声音说出一句让人绝对无法与这美少女联系在一起的话。

    “我不管,这批药材要么你卖给我,要么你送给我,没有第三条路!”白秋水尽显其刁蛮本质。

    仅仅是看字面意思,这句话倒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可这是在大山脉范围之内,让人不禁联想起大山脉中强盗的那句口头禅。

    “这些东西送给爷爷好不好?”

    这是所有活跃在大山脉范围内的强盗最喜欢说的一句话。

    他们口中的送,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赠送,但凡有人听到这句话后点了头,总逃不过曝尸荒野的下场,这个“送”可是把性命一起送掉了。

    话音落下,气氛顿时凝结到一个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