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秘密任务

    被光头大汉喝了一声,那被称作小水的女子立刻停了手,皎洁的月光下,双方四个人就这么对峙。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良久,光头大汉对着苏寒歉意的点点头,道,“这位朋友,我妹妹她不懂事,我替她向你道歉了。”

    不管怎么拽文辞,光头大汉一开口还是暴露了自己的性格,这丫就是一赤果果的糙汉子。

    当然,这也怪不得他,血月大陆的帝国早已消亡,学堂是肯定没有了,虽说宗门林立,可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文化知识有什么用?还不如多提升一些灵气来的实在。

    “我只是听到这边有动静,想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苏寒装出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冒险者?”光头大汉皱皱眉头,显然对苏寒这种金丹前期就满街乱跑的愣头青表示惊讶。

    顿了顿,光头大汉干脆伸手揽住了苏寒的肩膀,道,“欢迎加入我们的冒险者营地,在天亮之前你将得到剑宗的保护,而你唯一要做的就是乖乖呆在营地里。”

    剑宗,血月大陆武道十宗之一,其宗主飘雪剑圣哪怕是在武圣的境界也是屈指可数,也难怪这大光头拥有这般底气。

    还不等苏寒说话,小水就不乐意了,皱着眉头,一脸怨念,“大哥,你怎么尽往我们的营地招这些废物,看看这小白脸,再怎么看也不过是金丹前期修为……”

    “闭嘴!”光头大汉面色一紧,低喝一声。

    “哼!”小水轻轻一哼,很委屈的别过了头。

    “哥!”光头大汉身后那男子开口了,声音很大,像是在质问,“我们上山之前娘亲千叮万嘱要把小妹照顾好,现在你为了一个陌生人吼她,你看小妹都要哭了……”

    光头大汉本来还有些怒意,听到这话之后就弱了下去,看着小水皱了皱眉,最终摆摆手,对苏寒说道,“兄弟,我带你进营地。”

    一边走着,光头大汉一边自我介绍,“我叫白春泥,刚刚说话的是我二弟白夏炎,还有……我妹妹白秋水。”

    “我猜你还有一个弟弟或妹妹叫白冬什么什么的。”苏寒笑着说道。

    “原本是有了,不过少年夭折……”白春泥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真遗憾。”苏寒赶忙绷起了脸。

    等苏寒被带进营地的时候,他已经大概清楚了这个营地的构造,这是一个约莫四十多人临时组建的冒险者营地,发起者就是白氏兄妹。

    至于剩下的,除了一支数量在二十左右的商队之外,剩下的就都是游离在金戈城方圆范围内的冒险者,反正白春泥是这么说的。

    当然,苏寒可不会傻乎乎的相信,这种地方龙蛇混杂,说不清上一秒还是老实巴交庄稼汉模样的人下一秒会突然跳起杀几个人,凡事小心为妙。

    营地正中央有一堆篝火,白春泥带着苏寒走到这里,拍了拍手掌,周围五六个人顿时把目光转了过来。

    “各位,我向大家介绍一位新的同伴,他叫……”白春妮说到这里,略显尴尬,转过头低声问道,“兄弟,你叫什么来着?”

    “寒苏。”苏寒没打算用真名字,他可是知道蔓蔓与剑宗之间的梁子。

    “寒苏……”白春泥斟酌着这个名字,片刻,大声道:“大家欢迎寒苏兄弟。”

    稀稀拉拉的掌声。

    “规矩还是那样,我再重复一遍,任何私人恩怨都不能在营地内解决,假如被发现有私斗或针对行为,我将代表剑宗向矛盾发起者发出挑战。”白春泥说罢,指着不远处一片空地,道,“寒苏兄弟,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我这就让人给你搭帐篷。”

    苏寒没有拒绝。

    本以为就能这样顺利的混进冒险者营地,却不料白春泥异常热情,拉着苏寒坐在篝火旁,一边烤着苏寒带来的那只野兔,一边闲扯。

    “刚才的事儿真对不住了。我那个小妹性子就是这样,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就在嘴边想不起来……”白春泥揉着额头,一脸无奈。

    “刁蛮。”苏寒好心的提醒了一下。

    “对,就是刁蛮!”白春泥眼前一亮,见苏寒眼神有些奇怪,扁了扁嘴,继续道,“不过这也怪不得她,十几年来一只是我们两个做哥哥的挡在前面,她应该是习惯了。而且,当时我们正在巡逻,突然感觉到动静,这也算是正常反应吧。”

    “不碍事,不碍事。”苏寒连连摆手。

    解释了这件事,白春泥依旧没有离开的意思,拉着苏寒继续说道,“寒苏兄弟,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路过这里?”

    “这里有什么?”苏寒下意识的打起了精神。

    “这里虽然距离金戈城不远,可实实在在是一片混乱之地,各种强盗横行,不然也不用组织冒险者营地。”白春泥好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苏寒,“你居然不知道?”

    金戈城是一座富裕的城池,南来北往人流量极大,也就导致了金戈城边缘强盗横行,在金戈城主几次出兵围剿之后,残存的强盗躲进了大山脉中,一边跟金戈城的力量打游击战,一边狙击过往商客。

    起先这里的强盗还不是很猖獗,就是蔓蔓制造爆炸毁掉迷雾森林边缘之后,顺带和干掉了一大批活跃在迷雾森林附近的强盗,侥幸活下来的三百多号人聚集在一起,商讨过后也加入了大山脉的力量,最近变得异常活跃,这才有人自发组织了冒险者营地。

    “我来自极北之地,向来不知道中原的这些事。”苏寒简单的解释道。

    “难怪。”白春泥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顿了顿,又道:“那就这样吧,你的帐篷也差不多搭好了,有事的话可以站在这里大喊我的名字,我要去巡逻了。”

    说罢,白春泥起身欲走。

    本身苏寒并不想与之多聊,不过说到了这里,苏寒倒是有些意外,一般来说冒险者营地的组织者会收取不等的费用作为庇护的报酬,这白春泥绝口不提报酬二字,实在奇怪。

    “白大哥,稍等!”苏寒出声留住了白春泥。

    “恩?”白春泥疑惑的坐了回来。

    “不知道白大哥为何在这里组织冒险者营地?还有,这座营地的花头是多少?”苏寒问道。

    花头,黑话,就是好处的意思。

    “什么钱不钱的,我在剑宗虽然不算什么大人物,却也不缺这点钱,我组建的这座营地是免费的。”白春泥很豪爽的说道。

    其中有鬼!

    苏寒的第一反应就是其中有鬼。

    没有人会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即使白春泥这么豪爽的人,苏寒也不会认为仅凭着一些正气就来免费打工,就算白春泥肯,他那个刁蛮妹妹白秋水也不肯。

    解释无非两种,要么白春泥在身份方面说谎了,要么身为剑宗弟子的他背负了一则秘密任务。

    不管哪一种,苏寒都是很忌惮的。

    “剑宗,我听人家说过,是血月大陆东方最强大的一个门宗。”苏寒遥遥望着东方,一脸憧憬。

    这些自然是装出来的,在他看来血月大陆的武道十宗虽不能说上不得台面,也绝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存在,这点倒不是苏寒自傲,假以时日他的成就绝对能超越任何一位武圣,哪怕仅仅凭着手中的屠神箭。

    要知道,屠神箭面前,仙人以下皆为蝼蚁!

    “那当然。”白春泥一脸自喜,说道剑宗连要巡逻的事都忘了,当即坐正开始为苏寒讲解。

    血月大陆武道十宗,每一门派都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譬如极火宗的控火之术,又譬如长生天的“一圣三宝(武圣万长生和三个老家伙)”,剑宗的优势就在于他们掌握着锻造神兵的法门。

    是的,苏寒没有听错,剑宗掌握着锻造神兵的法门。

    不管是从血狼老祖口中,还是苏寒自己亲眼所见,血月大陆的锻造水平是很低的,甚至不如地球,他们口中所谓的神兵只是法器,即使如此还是被人抢破脑袋,动辄会有人因此丧命。

    而在神兵如此稀有的血月大陆,剑宗是唯一一个掌握锻造方法的门派,剑宗之下哪怕是看大门的弟子人手一柄法器,精锐弟子甚至能拿到低阶灵器,当初白杨所使的清风剑虽然还在法器范畴,可其实际威力已经列入灵器。

    而剑宗之主飘雪剑圣,在他的手中拿着号称血月大陆第一神兵的皓月,传说是历代剑宗宗主所使的神兵,半步武圣都无法抵挡其全力一击的威力,可见一斑。

    也就是靠着锻造法决,剑宗笼络了一群年轻精锐,实力越发壮大,好在飘雪剑圣不是功利之人,所以有关剑宗的战事很少,极少的战事中又没有一次牵扯到平民,所以剑宗在血月大陆的名声很好,被誉为正义的代表。

    据白春泥所言,他们是拜在剑宗二长老的门下,只算是一个记名弟子,平日里跟着师兄弟们一起修炼,这次是带着任务下山来。

    套出了这些内容,苏寒从空间袋中取出一些陈年老酒,这都是在岐黄城的时候闲暇无事搜集来的,比不上珍藏的红酒佳酿,但也是难得一见的极品。

    打开泥封,浓郁的酒香瞬间弥漫,苏寒又取出两只大碗,给白春泥倒了满满一碗。

    “白兄,请!”苏寒说着,自己先干为敬。

    对付这类豪爽的人办法只有一个,只要陪他喝酒就是了,在地球上苏寒看过《天龙八部》,段誉就是靠着这一手才跟乔峰攀上关系。

    美酒,兔肉,想想后面六七个时辰的巡逻,白春泥也不推脱,狠狠扯了一块兔肉,又一口喝干了碗中的酒。

    “好酒!”白春泥抹了抹嘴巴。

    剑宗虽然掌握了锻造法决,但这是独家垄断,飘雪剑圣又严令禁止宗门出产的武器流出,所以一直以来剑宗的经济都是很大问题,向白春泥这样的普通弟子根本没机会喝到这种好酒。

    “再来。”苏寒说着,又为白春泥添了满满一碗。

    一连喝了八碗,一只肥美的野兔被两人分食大半的时候,白春泥有了几分醉意,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寒苏兄弟,其实,白老哥这次下山是带了一项秘密任务……嗝……”白春泥打了个长长的酒嗝,喷出许多酒气,舌头都有些大了,“啊,不对,是两项秘密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