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最毒妇人心

    签订灵魂契约不仅能将主仆双方的灵魂连接在一起,更是能极大限度的共享记忆,苏寒获得了魂兽王所有的记忆,实在是庞大。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根据魂兽王的记忆,它诞生在八百多年前,正是大陆帝国覆灭的时间段,接连的大屠杀导致空中飘荡的灵魂之力空前浓密,就是靠着这个契机,它以极快的成长速度一跃成为魂兽之王,统领迷雾森林内大大小小近万只魂兽。

    同时,魂兽王也开启了一部分灵智,知道在气体上面还有更高的境界,于是便躲在魂兽森林潜修数百年,一心想要修炼出肉身。

    之后,就感应到了苏寒施展的化魂之力,隐藏在灵魂最深处的血脉传承告诉它化魂之力是最大的敌人,于是就有了魂兽攻城的一幕。

    询问之下,魂兽部落鼎盛时期上万的数量在经历这场浩劫之后只余下不到一千,拥有战斗能力的更是锐减到两位数,绝大多数都是尚未成形的幼年魂兽。

    虽没有战斗能力,这些魂兽还可以充当不错的劳动力,在苏寒的示意下这些幼年魂兽被派了出去,搜集月光草与月光苔。

    这是血月大陆为数不多对修复灵魂有效用的两种草药,迷雾森林因为盘踞了大量魂兽是个不错的生长环境,除了森林中央被毁掉的那一部分,在边缘地带还有许多。

    至于苏寒,在这段时间内他也没闲着,带着光球形态的魂兽王扫荡了迷雾森林边缘的几个山寨,几乎全都是人去屋空,少数几个冒死留在这里的也被苏寒击溃了灵魂,这一趟使苏寒收获了大量魂骨。

    等时至中午的时候,苏寒将面前堆放的月光草与月光苔收入空间袋,带上魂兽王,毫不留恋的离开了迷雾森林,一路向东。

    东面的金戈城可是血月大陆数一数二的大城市,除了要寻找失散的涂豪和呆霸王,苏寒还要在这里帮蔓蔓重生。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今时今日的火婴虽然实力强悍,却也不敢贸然?

    ?金戈城动手,苏寒呆在这里是相对安全的。

    魂兽,是血月大陆为数不多踏入灵魂法则的生物,在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据魂兽王自己所说,在这血月大陆上单论魂力的话,它的实力起码排进前五,甚至可能是前三。

    想想也是,苏寒是靠着犁天梳护卫心脏才扛过了这场灾难,魂兽王却是靠着自身实力强顶住了一百一十多次灵魂爆炸,实力可见一斑。

    苏寒的魂决还处在未开启的状态,怎么会浪费这么宝贵的机会,一路上向魂兽王探讨有关灵魂法则的知识,魂兽王迫于灵魂契约的存在是知无不答,言无不尽。

    原来,魂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神秘,稀少的数量使人们不了解它,实际上完整的魂决与世间千千万的法决是相同的,也是由三部分构成。

    基础,也就是苏寒所掌握的养魂,这只是魂决中的一部分,还有很多基础规则被隐藏在未完成的魂决中,等待开启。

    招式,魂爆、连环魂爆,这些都是灵魂法则中比较典型的招式,属于同一流派,还有与之对比鲜明的灵魂惊颤,等等许多未知的招式。

    核心,即是法决的核心力量,如今的苏寒仅仅靠着对化魂的感悟触摸到一个边缘,想要知道更多的东西就要靠继续的补全。

    最后,魂兽王总结道,“基础就不用说了,以你深厚的魂力来看,我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发言权。至于核心力量,我的领悟也还不如你,就单说这个招式。我所掌握的灵魂法术有十一种,分属四个不同的流派……”

    魂兽王口中的灵魂法术也就是完美魂骨中所蕴藏的灵魂战技,而四个流派,分别是魂爆、灵魂惊颤、灵魂护盾与炼魂。

    第一个不用多解释,苏寒迄今使用最多次数的魂爆,在自身对魂力进行压缩之后瞬间攻击敌人的魂海造成爆炸一样的伤害,轻者如遭雷击,击,重者当场毙命,简单暴力。

    而后苏寒又领悟了连环魂爆,魂爆的加强版,可以用于大规模混战,霸道无比。

    至于灵魂惊颤,苏寒对这个还是很好奇,通过与魂兽王的灵魂契约他几乎是在瞬间就学会了这个法术,带着恶趣味对魂兽王施展出来。

    灵魂惊颤也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法术,效用与武圣强者的领域之力一般无二,主要是威能压制,附带一个刺激灵魂的作用。

    以苏寒深厚的灵魂基础,这一招使用出来也是威力相当,再加上灵魂契约为之加成,只是瞬间便听到了魂兽王的哀嚎。

    苏寒颇为满意,这才收掉了灵魂惊颤的威压,道,“灵魂护盾呢?是不是就像当初火婴的灵魂之盾,可以在瞬间为目标加持一层坚固的灵魂防护盾。”

    “我不知道灵魂之盾是什么,我的灵魂护盾只能给自己使用,阻挡灵魂侵袭。”魂兽王忿忿不平的答道。

    “什么嘛,听名字还是你这个比较霸气,怎么效果差了人家十万八千里呢。”苏寒嘴上不满,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

    当时苏寒虽然身处战场,深厚的灵魂之力还是令他可以掌控方圆之内的风吹草动,包括火婴的呢喃自语,他当时分明听到火婴口中说出“巫族”二字。

    苏寒虽不明白这是什么,却知道是很厉害的东西,莫说是魂兽王,恐怕他见到了也得仰望。

    “如果在我全盛时期,我的灵魂护盾能抵御你的魂爆。”魂兽王依旧不忿。

    “现在试试?”苏寒冷笑着。

    “呃……算了。”魂兽王有些服软。

    “我跟你讲,既然跟了我,那就不要生出二心,不然你会死的很有节奏感!”苏寒说罢,顿了一顿,又道,“当然,我也是赏罚分明的,如果你表现良好的话,我也不会让你觉得亏待。”

    魂兽王没有答话,沉默了片刻,道,“最后一个流派的代表是炼魂,炼化对方的灵魂之力供自己吸收。事实上这个法术并不能算代表,只能说是入门级,噬魂才叫恐怖。”

    当日在岐黄城南门,与蔓蔓达成协议之后魂兽王出手解决掉阿飞与叛变的老金,所使用的就是炼魂法术,炼化并吸收了两人的灵魂,所以才会留下两堆白骨。

    这项法术也算是霸道,只是有一点比较头疼,施展炼魂之后必须花一些时间吸收,也即是魂兽王重组身体的那段时间,当时苏寒若是醒着的,可以在屈指之间将魂兽王彻底打散。

    所以,这招只适合在有人护法的时候使用。

    相比之下噬魂就不同,那是直接的吞噬灵魂,根本不需要炼化与吸收,千军万马中也能使用自如。

    “只有这四个流派?”苏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道。

    “不。”魂兽王答道,“我掌握的只有这四个而已,灵魂法则那么神秘,谁能说清楚有多少分支,多少流派。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识过化魂,不过你的化魂是属于第五个流派,属于反击灵魂法则的流派。”

    世间万物,不论是生物还是死物,有一条亘古不变的法则,在一个东西旁边一定有克制它的存在。

    毒草的周围向来生长着解毒草,毒蛇的巢穴里肯定有东西能解毒,魂决的内容里,也一定有一部分是用来对付魂决,化魂之力便是如此。

    严格意义上来讲,化魂很像是噬魂,其主要目的都是令敌人的灵魂消失,不同的是一个是被泯灭,一个是被吞噬。

    而应用范围上,化魂明显要优于噬魂许多,噬魂可是无法破除灵魂之盾的。

    “大概懂了。”苏寒在想通了这些之后,对魂决的认知又上了一层台阶。

    回过头查看自己的魂决,还有大概四分之一尚未补全完成,仅仅开启了一小部分就已经受用无穷,苏寒很期待完整的魂决。

    接下来的路途,苏寒时不时会朝着路边的生物使用灵魂惊颤,深厚的灵魂之力加持下,效果拔群。

    一般的野兽根本无法抵挡其力量,会在一瞬之间被击溃灵魂,当场暴毙。

    而比野兽强大数百倍的灵兽,在接触到灵魂惊颤的时候也会表现出明显的恐惧,更有甚者被喝立当场,任人宰割。

    这一切,都建立在苏寒身后的灵魂之力下,效果与魂兽王巅峰状态也不逞多让,直接打击了魂兽王的叛逃之心。

    “如今他的灵魂之力已经比我全盛状态高出不少,等我恢复如初他也会大幅成长,罢了,跟这样的一个主人也不亏……”魂兽王如是想道。

    几乎是同时,魂兽王的想法通过灵魂烙印传到苏寒脑中,苏寒嘴角露出些笑意,这魂兽王也挺识时务的。

    夜幕降临,苏寒遥遥望着远处,距离金戈城还有三四个时辰的路途,天亮之前绝对能赶到城里,可他并不是那么赶时间,还是选择在此休息一晚明早赶路。

    刚刚把一只野兔架在火堆上,苏寒就听到一些琐碎的声音,这是通过释放出去的灵识传递回来的,不远处的树林里有人。

    通过他们的声音,苏寒判断得出这是一些修士,数量在三十多,目的也是东面的金戈城,由于天色已晚便自主组建了冒险者营地。

    “你乖乖地藏好别被人发现了。”将光球形态的魂兽王塞进怀里,苏寒拿着手中的野兔,朝密林中的冒险者营地走去。

    冒险者营地,这是一个通用词汇,不管在哪个大陆哪个星球,冒险者都是不可或缺的,一个个冒险者由于暂时的共同目的聚集在一起,这就叫做冒险者营地。

    约莫五分钟,苏寒看到了前方的火光,顿了顿,放慢一些脚步。

    在走出十几步,陡然,一抹寒光闪过,苏寒随手从空间袋抽出一把铁剑,毫不费力的挡住了从右后方袭来的杀招。

    “朋友!我只是路经此地的冒险者,如有不便,我立即绕道!”苏寒装做不敌的样子退后几步,放声喊道。

    果然,在苏寒的话音落下后,一个厚重的声音响了起来,“小水,住手!”

    迎面,走来一个光头大汉,金丹后期修士,身后一男一女皆是金丹前期,而攻击苏寒的那把剑是握在女人手中,苏寒不由皱了皱眉。

    柳眉媚眼,琼鼻玉腮,白皙的脸蛋儿吹弹可破,看起来不过十六七的年纪,已经是祸国殃民,任何男人看到这张脸都没有理由生气,可苏寒看到这张脸时想到的是一首诗。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皆是可,最毒妇人心。

    苏寒本身对女人就没有太大好感,尤其是这种漂亮女人,对一个素未谋面目的不明的人下杀手,不但违背了江湖道义,也违背了天和,不是邪魔之人的作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