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你的未来,我坐主!

    第二百八十章你的未来,我坐主!

    阿飞从一本古老的手记上学到的技艺,通过加工使魂骨拥有爆炸的能力,其规则是以月光苔刺激魂骨内的铭文,配合灵气激活,瞬间爆炸。

    事实上,这项技艺与炼制丹药是相通的。

    在长年累月的试验与制作中,阿飞也摸清了爆炸威力的规则,一枚铭文就是一个爆炸点,所以魂骨内所藏有的铭文越多爆炸威力也就越大。

    十一星魂骨,至少藏了一百一十枚铭文,每一枚铭文就是一次爆炸,每一次爆炸都会荡起一股扩散的波动,无间隙的加在一起,才造成这种毁天灭地的假象。

    换句话来说,这次毁天灭地的爆炸只是一百一十个法术加在了一起,1+1大于二,最终得出令武圣汗颜的威力。

    总之,迷雾森林毁了,在爆炸之后迷雾尽散,大多魂兽都不见了踪影,只有当时徘徊在森林边缘的魂兽受到打击较小,勉强活了下来。

    活下来之后也不敢再次踏入森林中央。

    感受到这股力量的人类自然也不敢跑进去作死,这便无人知道结果怎样,导致苏寒醒过来的时候早不知外面过了多久。

    是的,苏寒醒了过来,他不仅活过了大爆炸,严重受损的魂晶也因祸得福修复完成,他醒了过来。

    十一星魂骨爆炸的威力不仅毁灭了森林,更几乎灭掉了魂兽一族,被击杀的魂兽化作一缕缕灵魂之力,爆炸后依旧在森林中央肆虐盘旋。

    昏迷中的苏寒无意识的吸收了这庞大的灵魂之力,修复魂晶的同时也巩固魂海,终于不知过了多久以后,睁开了眼睛。

    醒来之后的苏寒并未感觉到重伤之后应有的痛苦,反而是异常的饱满,身体与灵魂都是最佳状态,甚至在强行领悟化魂之后提升了一个等级,正式踏入灵神前期,丹田处的金丹也破开,化作一尊三寸左右的金色婴孩,眉目之间与苏寒有九成相似。

    查看到这一幕,苏寒除了欣喜还是欣喜,不曾想金丹九炼能造就出金色元婴,灵神前期就有三寸大小,要是到了后期得长到多么恐怖?

    元婴的每一丝成长可都是实力的飞跃!

    满意的睁开眼睛,苏寒疑惑的看着满目疮痍的大地,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起来好像是有绝顶高手在此打斗。

    可,血月大陆最强大的力量不是武圣么?苏寒也曾目睹过两位武圣殊死搏斗,当时的场面比现在的脚下差远了。

    忽然,苏寒看到废墟中的一根鞭子,心中一紧,跑过去将其捡了起来。

    “乌龙蚀骨第二百八十章你的未来,我坐主!

    鞭!”苏寒一眼认出了手中这根乌青色鞭子。

    这是当初他送给蔓蔓防身所用,却在一片废墟中找到了它,苏寒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赶忙盘腿打坐放出灵识。

    准确来说,苏寒的灵识叫做魂识。寻常修士以灵力见长,所以在大多时候都是使用灵力进行扫描与感悟,苏寒深厚的魂力是灵力的百八十倍,而且只有灵魂才能感受到事物的本源,自然会使用魂识。

    一番搜索,果不其然,苏寒感觉到了凤凰真火的存在,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循着一路走过去,苏寒翻开了几块黑黝黝的东西,找到了藏在下面的一簇火苗。

    火苗很微弱,是附着在一枚巴掌大小的蛋上面,看到这里苏寒已经明白了,又是蔓蔓舍身救了自己一命。

    心痛之余也有欣慰,好在蔓蔓身怀凤凰真火,哪怕受到再大的打击也不会被完全泯灭,这就是蔓蔓第二次涅槃,只不过情况与上次严重了许多,这枚蛋并不会孕育出**,而且从微弱的火苗看来蔓蔓的灵魂也遭到重大打击,如果不细心呵护,恐怕就要红颜薄命了。

    小心翼翼的把这枚蛋捧了起来,苏寒正思考着以什么样的方式将它保护起来,又感觉到另外一股灵魂之力。

    不同于空中飘荡的灵魂,这股灵魂是凝聚在一起的,更像是一个个体。

    很快,苏寒在另一片废墟下面找到了一团灰白色光球,拇指大小,随时都有被风吹散的可能。

    “你是谁!”苏寒很干脆的释放出威压。

    他迫切的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无疑,这团光球是这片区域内唯一一个具有生命迹象的物体。

    没有回应。

    “给你三息的时间,没有表示的话,我不介意将你彻底泯灭。”苏寒冷声道,“一!二!”

    “魂兽王。”光球终于给了反应。

    事实上魂兽王也活了下来,魂骨爆炸中灵魂攻击占了绝大比重,魂兽王在灵魂法则上的造诣在整个血月大陆也能排进前五,甚至可以说火婴、苏寒之下就是它。

    所以它坚韧的灵魂经受住了一百多次冲击,不过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暂时退化到了魂兽最弱小的形态,随随便便一只猫狗都能将它彻底泯灭。

    当然,这种退化是暂时的,有朝一日等它吸收到足够的灵魂,还是可以恢复往日雄风。

    “呵。”苏寒听到这个回答笑了笑,“你别欺负我是天外邪魔,是不是以为我读书少是个傻子?魂兽王要是你这鸟样子,魂兽早就被人给灭到渣都不剩!”

    “第二百八十章你的未来,我坐主!

    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魂兽王。”光球上下飞舞,有些激动,“要不是那个女人引爆了一块十一星魂骨,我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样子。”

    苏寒脑中,魂兽王灵魂传音的声音很急促,带着无比的恼怒。

    “引爆?到底怎么回事?”苏寒一把将光球抓到手中,道,“现在把你带着部队攻城到现在的事详细说一遍,漏掉一个字我都会教你怎么做好一只魂兽!”

    到现在苏寒有些相信了,看现场明显是经历过一场浩劫,魂兽王被打成这副鸟样子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他有些诧异,如果这些都是蔓蔓造成的话,那也忒恐怖了!而且,引爆魂骨是什么玩意儿,苏寒可是从来没听过。

    魂兽王拥有相当的灵智,现在小命被人握在手里,不敢不从,乖乖的将前因后果诉说一遍。

    苏寒这才了解到在短短一个时辰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而魂兽王最后一句让苏寒很在意,它说,“那个疯女人处在爆炸中心,受到了最大的伤害,**毁灭,灵魂也差不多快泯灭了。”

    听到这句话,苏寒很干脆的用两根手指捏住小光球,就像捏着一枚弹珠一样,夹杂着灵魂的攻击,不留余地的将魂兽王折磨一通。

    以魂兽王现在的状态,别说是全胜状态的苏寒,它的灵魂也是摇摇欲坠,稍有磕碰都有泯灭的危险,一阵阵哀嚎声传入苏寒的魂海。

    好大一会儿,苏寒才停下来,很郑重的为魂兽王指了两条路,“要么,现在我就干掉你,再干掉迷雾森林边缘的魂兽,让你们魂兽一族彻底灭掉!要么,你跟我签订灵魂契约,以后乖乖听我的话,我还能留你一丝血脉。”

    “疯子!”魂兽王给出了一个贴切的评价。

    所谓灵魂契约,就是一种建立在灵魂上的主仆契约,主人将一丝灵魂烙印打在仆人的魂海深处,落地生根。

    从那以后,仆人就要尽心尽力的为主人做事,不得有半点怨言,不然主人随时可以通过灵魂烙印将仆人的灵魂击溃。

    同时,主人也不能死掉,不然仆人也会因为灵魂烙印掌控者的离去而泯灭。

    总的来说,这是一种极度不平等的奴役契约,通常出现在恶魔的世界里。

    “我无所谓,你自己考虑一下,我要准备离开了。”苏寒说着,将小光球形态的魂兽王丢开,顿了顿,又道:“我现在就去森林边缘猎杀魂兽,等到把它们杀完的时候你还没有表示,那就不好意思了。对了,你也不要想着逃跑,你这个状态我实在担心有一只鸟飞过都能把你吞掉。第二百八十章你的未来,我坐主!

    ”

    “魔鬼!”魂兽王再次给出中肯的评价。

    “呵。”苏寒不再搭理它。

    将涅槃形态的蔓蔓捧在手心里,苏寒这就朝外走去,小光球形态的魂兽王在原地停留了片刻,以不快不慢的速度追了上来。

    “能不能签主仆契约?”魂兽王询问道。

    “是我讲话不够清楚,还是你耳朵有毛病?”苏寒头也不回,冷冷的说了一句。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两世为人的苏寒深知这个道理,若是当时没有蔓蔓引爆魂骨玉石俱焚,恐怕苏寒早就被魂兽王给吞噬了。

    等苏寒走出几十米远的时候,魂兽王终于追了上来,挡在了苏寒面前,同时以灵魂传音向苏寒说道,“我可以跟你签订灵魂契约,但你要保证不能伤害我的族人。”

    “你见过有奴隶跟主人讨价还价的么?”苏寒嗤之以鼻。

    同时,分出一丝魂力注入魂兽王体内,不消片刻,苏寒脑中多出很长一段记忆,与一条清晰的感应,这就是与魂兽王之间灵魂的桥梁。

    只是,这座桥,苏寒坐主。

    血月大陆唯一的魂兽王,就这样被苏寒收入手下,签订了最不平等的灵魂契约,魂兽王的前途真是一片黑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