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毁天灭地

    第二百七十九章毁天灭地

    接连的战斗,致使涂豪和呆霸王重伤倒下,蔓蔓也因燃烧大量魂骨导致精力衰竭,加上魂晶受创苏寒与身体受创的绝无情,还有在灵魂法则方面略有造诣的易牙。

    阿飞面对的仅仅是这些。

    而再看阿飞,极火宗攻城的时候阿飞虽然也参战,消耗却不比任何人多,之后虽然费力斩杀了不少魂兽,阿飞保存的实力起码还有一半。

    最关键的一点,阿飞暴露了全部的实力,他的手中还有十几块威力巨大的“魂骨炸弹”,最弱的一块也具有金丹初期修士全力一击的威力,不容小觑。

    这样悬殊的实力,蔓蔓却还能笑出来,易牙虽深信她有恃无恐,却也不知她的依仗到底是什么。

    “怎么样?给个准信儿,我手里的玩意儿可没我这么好的脾气。”阿飞张狂的笑着,已经开始幻想将蔓蔓压在身下的美妙画面。

    毕竟,阿飞是草莽出身,做了十几年杀人越货的勾当,这样的人能好到哪里去?

    之前没有暴露出本性是因为岐黄城卧虎藏龙,一则长生卫选拔的公告聚集了血月大陆北方几乎一半的佼佼者,阿飞自保都是个问题,哪里敢跳出来欺男霸女?

    现在就不同了,整个岐黄城变成了死城,剩下的就都在这里,阿飞再也不用隐藏邪心,他可是眼馋这小妞儿很久了。

    血月大陆人杰地灵不乏美女,却极少能见到蔓蔓这种级别的女子,如果非得要究其原因大概是血月大陆的饮食水平比不上地球导致发育不良,使蔓蔓本就傲人的身材变得更傲人。

    蔓蔓不急不羞,好像全然没有听到阿飞的催促,向后退了两步,陡然转身。

    “魂兽王,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我答应把苏寒交给你,但你要先帮我干掉这两个人!”蔓蔓冲着魂兽王喊道。

    “吓?”众人大惊。

    且不说魂兽王能不能听到蔓蔓的话,也不想魂兽王会不会出手,仅仅是在这种关头想到借刀杀人的计策,蔓蔓还真是聪明伶俐。

    而事实也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魂兽王虽没有回答,可它的行动证明了一切,在蔓蔓把话说出口之后,那死死挡住南城门的灰白色雾气动了,直接越过了蔓蔓朝着阿飞飞了过去。

    魂兽没有实体,所擅长的只有灵魂攻击,而此时魂兽王朝着阿飞移动,这是施展灵魂吞噬的前兆!

    “啊!”

    伴随着凄厉的惨叫,阿飞被魂兽王包裹在其中,此情此景就如昨日演武场擂台上落入绝无情的血雾中一样,完全消失了身影。第二百七十九章毁天灭地

    不同的是,昨日有苏寒出手搭救。

    没有人知道灰白雾气中发生了什么,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如九幽厉鬼的哀嚎,就连早已将生死看淡的易牙也不由打了个冷颤。

    一盏茶的功夫,灰白色雾气渐渐散开,原本阿飞所站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人,只剩下两堆森白骷髅,就像死掉百八十年的人,甚至没有留下一滴血迹。

    “咕咚……”易牙强行咽了一口唾沫。

    “易老,涂豪和呆霸王就交给你了,还有绝无情。”蔓蔓趁着魂兽王凝聚的功夫,小声嘱咐道,“待会儿我跟着老大一起被魂兽王带走,你帮我好好照顾他们,岐黄城是不能再呆了,你就去东边的金戈城。”

    易牙刚想说话,却被蔓蔓止住,沉吟片刻,蔓蔓又道:“如果三个月以后我和老大还没回来,告诉他们,不要替我们报仇!”

    从目前种种迹象表明,魂兽攻城为的就是苏寒,这一次恐怕是凶多吉少,蔓蔓一早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如果苏寒一人被带走,以他魂晶受损昏迷不醒的状态那就是十死无生;如果蔓蔓一起被抓走的话,或许还有那么一线生机。

    “蔓蔓小姐,这个……”易牙眉头紧锁。

    不容易牙把话说完,魂兽王已经再度凝结成一团灰白色雾气,之间隐隐有星星点点血光,这些应该就是阿飞和老金的**。

    下一秒,魂兽王已经将苏寒卷入体内,再下一秒,已然飘出百米开外。

    “我也会化魂!”蔓蔓远远地喊了一句。

    事到如今,就算瞎子都能看得出魂兽攻城的引子在化魂,蔓蔓如果想跟着魂兽王一起走,那就必须撒一个谎,希望魂兽王不太精明。

    果然,在蔓蔓的声音落下之后,就有两只魂兽飞了过来,强行将蔓蔓夹在中间,跟上了魂兽大军的步伐。

    “嘻,再怎么也是兽……”

    蔓蔓正沾沾自喜,突然头疼欲裂,很自然的失去了意识。

    魂兽来的快,去的也快,在易牙反应过来之前,岐黄城内所有魂兽都撤离,只余下被糟蹋过两遍的废墟,还有那两堆森白的骨头。

    “老朋友,这一步,你走错了!”易牙从废墟中找到一坛酒,悉数洒在白骨堆旁。

    转过头,易牙想将地上散落的“魂骨炸弹”收拾起来,却发现阿飞随身佩戴的那块十一星魂骨不见了。

    又找了几遍,易牙确认这块魂骨被人拿走了,抬头,易牙看着远处迷雾森林的方向,突然笑了。

    也许这一次,苏寒能活着回来!第二百七十九章毁天灭地

    ……

    迷雾森林位于血与大陆东方,像一道天堑隔开了武道十宗的地盘,其上是北方长生天,其东是剑宗,其南是百花谷。

    就是这样一个三足鼎立的中心位置,三大门宗从没有因为迷雾森林而发生过矛盾,都恨不得将这块地盘推给对方,由此可见迷雾森林的恐怖之处。

    诚然,森林中有许多珍稀资源,其中不少在血月大陆的年产量排在末位,还有蕴藏着魂决的魂骨,更别说迷雾森林深处的神秘灵兽。

    只是,三大门宗都没有十足把握将迷雾森林征服,又怕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之后被敌对门宗坐收渔翁之利,这块地盘也就一直空着,成为罪恶的乐园。

    杀人越货之事在迷雾森林中屡见不鲜,阿飞只是迷雾森林时代的一个缩影,向他这样的绿林高手数不胜数,只是九成九都只敢在边缘活动,给他们二十个胆子都不敢深入这片被白雾包裹的森林。

    等蔓蔓恢复意识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已经在迷雾森林深处,前些日子苏寒就吩咐他们出去打探有关迷雾森林的消息,蔓蔓认得出灌木丛中那几棵月光草,这是只有在迷雾森林深处才有的珍贵草药,几乎所有有关于灵魂力的丹药都需要月光草作为主材料。

    四下望去,周围都是一只只磨盘大小的魂兽,而在魂兽的拥簇中,那只城门般巨大的魂兽王就在不远处一座看起来像是祭坛的地方,它的身下是还在昏迷中的苏寒。

    挣扎着,蔓蔓爬了起来,事实上她并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好像魂兽王并不想伤到她,只是命令几只魂兽对她释放了灵魂惊颤。

    相较魂爆,灵魂惊颤明显柔和了许多,如果说前者是一枚威力十足的**,那么后者的威力只有针扎一下那么轻,灵魂惊颤的主要作用还是在刺激与威慑,在普通魂兽身上得不到太大的展现,倘若是魂兽王对蔓蔓释放的话结果就要另当别论了。

    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灵气已经恢复了四成左右,血月大陆的灵气浓度比地球高了十几倍,而迷雾森林又是外面的十几倍,蔓蔓真的可以感觉到吸一口气都能涨一分灵力。

    “魂兽王,我要和你谈谈!”蔓蔓憋足了劲儿,对着不远处的魂兽王吼道。

    这一嗓子,将周围百八十只魂兽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能进入到这里的无疑都是魂兽族群中的佼佼者,它们拥有良好的素养,第一时间就将蔓蔓包围起来。

    任何族群对于它们的“王”都是抱着敬畏的态度,即使是天性凶残的狼也不例外,血月大陆独此一脉的魂兽自然可想而知。第二百七十九章毁天灭地

    好在魂兽王并没有杀掉蔓蔓的想法,随着一股淡淡的灵魂之力飘过,蔓蔓只觉得头脑一热,周围的魂兽都撤走了,巨大的魂兽王缓缓飘了过来。

    “你是不是要杀他?”蔓蔓看着眼前巨大的魂兽王,禁不住发抖。

    魂兽是由灵魂构成,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灵魂鼓荡,魂兽王作为领袖又拥有无比庞大的灵魂力,伴随在它身边的是威压,直入灵魂的威压。

    这种威压之下,别说是蔓蔓,哪怕苏寒是醒着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是!”

    魂兽王通过灵魂传音回答,简单明了。

    “为什么?”蔓蔓问道。

    “我的本能告诉我,拥有化魂之力的生物都是敌人。”

    魂兽王的回答依旧简单明了。

    洪荒猛兽角魂蛇就是死于化魂之力,继承了一部分血脉的魂兽在灵魂深处就有一个深深的烙印,将所有拥有化魂之力的生物视作仇敌,不死不休。

    魂兽王之所以不在岐黄城将苏寒当场击杀,可能是进化导致它开启了一部分灵智,想要研究一下化魂之力。

    “你见过化魂之力?”蔓蔓又问道。

    “没有。”

    “那你凭什么肯定他是你的敌人?”蔓蔓说到这里强硬了许多。

    “就是肯定。”

    看不出,这魂兽王的性格有点萌。

    说罢这句,魂兽王再不理会蔓蔓,转身朝祭坛飘了过去。

    蔓蔓咬咬牙,从怀中摸出一块魂骨,厉喝道:“这是十一星魂骨,只要我引爆它,我们都得死!刚才在岐黄城你们也看到了,三星魂骨已经可以把金丹期修士炸飞,我看你也不过是灵神期吧!”

    蔓蔓何等聪明,她是绝不会将自己与苏寒陷入死地,所以在临走之前偷偷将这块十一星魂骨收入囊中,当时魂兽王还在恢复当中,自然看不到这些小动作,下面还未开启灵智的魂兽就更无法察觉。

    没有灵智,魂兽却有本能,这些精英魂兽大部分见识到了当时的恐怖画面,本能的向后面退去。

    即使是那庞大的魂兽王,在看到这一枚十一星魂骨之后也颤了颤。

    不过,蔓蔓并没有得到预期的威慑,随着魂兽王一声令下,百八十只魂兽同时朝蔓蔓扑了过来,看样子是要抢走这块魂骨。

    蔓蔓咬着牙,望着不远处祭坛上昏迷中的苏寒,眼角流下一滴晶莹的泪珠。

    “别了,我的爱人……”

    蔓蔓输入了灵气,引爆了这块十一星魂骨。第二百七十九章毁天灭地

    霎时间,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方圆几里之内的物体向森林中心吸引,狂风骤起,迷雾尽散,电闪雷鸣。

    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三秒左右,由蔓蔓为中心,一股前所未见的能量瞬间爆开,一枚枚金色符文闪动,又急又快,每闪一下就是一次波动的扩散。

    白炽色光芒笼罩了整个迷雾森林,一闪一闪,久而不衰。

    波动所过之处,魂兽灰飞烟灭,花草树木瞬间泯灭,威力不逊于核弹爆炸,之中还夹杂着恐怖的灵魂攻击!

    血月大陆各处,半步武圣以上的强者都感应到这毁天灭地的力量,颤抖的同时也在好奇,难道武圣境界之上还有更高深更恐怖的存在么?

    而早已回到极火宗的火婴在感受到这场爆炸之后,虽未颤抖,却也眉头紧锁,呢喃自语:“迷雾森林,苏寒你到底做了什么?”

    许久之后,爆炸停了下来,若有人此刻从高空俯瞰可以看到,偌大的迷雾森林中心区域变成光秃秃的一片,被毁掉的部分相当于迷雾森林的四分之一,在这片区域内不剩活物,只剩狂暴肆虐的灵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