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阿飞的秘密

    魂兽以吸食灵魂为生,天赋异能可以让他们将吸收的灵魂之力凝结成雾状,也即是他们的身体。

    这点和苏寒所掌握的养魂法决是类似的,只是魂兽的天赋只能让它们停留在气的阶段,苏寒则是能凝气成液体,甚至在魂海深处凝结出一枚实体魂晶。

    所以,就如判定一个人是否强壮,体型是判断魂兽强大与否的唯一途径,体型越大的魂兽越强大,就如堵住去路的这只魂兽王。

    足足是普通魂兽十倍的体型,死死将南城门挡在身后,仅看一眼那翻腾的灰白雾就能感受到一股隐晦强大的力量,就实力而言,这只魂兽起码是修士的灵神后期。

    甚至,足以媲美半步武圣!

    所有人都慌了,即使是常年与魂兽打交道的阿飞也没了底气,他从未见过这样大的魂兽。

    在阿飞的记忆中,三年前他曾在迷雾森林边缘撞见一头磨盘大小的魂兽,纵使阿飞经验老道也险些丧命,而眼前这头足有城门大小,完全超出了阿飞的认知。

    “交出手中的人,饶你们不死!”

    这是魂兽王通过灵魂传音传达给众人的讯息,魂力凝结到它这种程度,可以施展灵魂传音也不稀奇。

    随着魂兽王的命令,城内的魂兽以最快的速度从四面八方赶来,不多时便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放眼望去都是白茫茫一片,令人头皮发麻。

    蔓蔓与涂豪、呆霸王只是一瞬间的恍惚,已然摆好战阵,却在此时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要不……我们就把苏公子交出去吧。”阿飞搓着手,有些筹措。

    “你说什么?”蔓蔓三人转过头来,齐声喝道。

    虽说他们与苏寒没有血缘关系,可他们深知,倘若没有苏寒就没有现在的自己。

    如果不是被苏寒领进门,或许他们还是地球上混吃等死的普通人,哪能有机会踏入修真大门,并一路走到现在?

    一路走来,相依为伴,四人可以说是牢牢地捆在了一起,没有血缘关系胜似亲人,此时阿飞说要把苏寒交出去,蔓蔓、涂豪和呆霸王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瞬间就爆炸了。

    这次不等蔓蔓出手,涂豪第一个冲了上去,持着江山剑连连横扫,将阿飞逼得步步后退。

    连退十几步,阿飞也发了狠,抽出虎头大刀与江山剑砍在一起,狠狠的将涂豪逼退一段距离。

    “妈的!”阿飞狠狠骂咧着,“老子要活命!你们拍着胸脯问问自己,能活着的哪个想死?现在交出去一个人能保住七条姓名!也就是交出去的是你们朋友,要是他点名其他人你们会这么反抗么?”

    不知阿飞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句话瞬间引起了滔天波澜。

    老金和易牙都有一瞬的动?的动容。

    确实,抛开别的不谈,一条人命换七条人命是很划算的。

    道德、伦理、道义在这一刻好像都变得不太重要,老金努力咽了一口唾沫,试探性问道,“蔓蔓小姐……”

    “闭嘴!”蔓蔓抬手,喝道,“老金,我敬你是老人家,跟我们还有不浅的交情,现在连你也想说出这种话?那我便要问问你,倘若今日老大不死,他日你还有脸面对他么?”

    蔓蔓并没有夸大什么,苏寒和老金的交情确实不浅,不仅仅是因为以前的事,就在昨天苏寒闭关之前还承诺等他将那些铭文拓下来之后会将那上千块魂骨悉数送给老金!

    上千块魂骨,不乏七星以上的高级货色,数百万丹的东西无偿奉送,苏寒这种手笔,也难怪在老金开口的时候蔓蔓发怒。

    “蔓蔓小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阿飞见到老金动摇,心中一喜,道,“你可以为了你家公子送命,我们可不想。一句话,交还是不交!”

    “作死!”这幅嘴脸,即使是定力最强的呆霸王也忍不住了。

    金光一闪,呆霸王超阿飞攻去,并不是致命的招数,力道却是不小,赤手空拳与阿飞的虎头大刀硬碰硬,还能将阿飞打的步步后退。

    论修为,金丹中期的呆霸王比阿飞低了一个等级;论装备,一个是手持法器一个是赤手空拳。

    造成这样的结果,无非是呆霸王心中怒气太盛,盛怒之下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战斗力,硬生生将阿飞压着打。

    又随着涂豪的加入,阿飞彻底陷入劣势。

    魂兽王仿佛并不赶时间,在阿飞跳反之后就一直没有动静,静静地堵住城门,欣赏着这场明面上的勾心斗角。

    只是一直没有开口的易牙,眉头紧皱,欲言又止,似乎是在考量着什么。

    “这是你们逼我的!”阿飞咬着牙,一记横扫千军将两人逼退,从怀中掏出一块魂骨。

    只见阿飞嘴唇呢喃,不知念了一些什么,手中魂骨红光大盛,阿飞用力一掷,发着光的魂骨被丢到呆霸王和涂豪脚下。

    下一秒,暴雷声响起,魂骨竟爆炸了。

    不仅有火系法术的攻击,魂骨爆炸的瞬间一股强大的灵魂攻击也随之出现,威力只比苏寒使出的魂爆稍稍弱一些。

    呆霸王和涂豪猝不及防,双双中招,飞出去十几米远,口吐鲜血,晕死过去。

    “恩?”蔓蔓皱起了眉头。

    原本,蔓蔓以为涂豪和呆霸王联手绝对能收拾了这个阿飞,自己则是抓紧时间恢复一些灵气,等面对魂兽王的时候不至于束手无策。

    却不曾想阿飞突然使出这么诡异的招式,竟在瞬间击溃涂豪和呆霸王,灵魂攻击的余波甚至波及到她自己,看起来这阿飞并不简单。

    “哈哈,你们以为我在迷雾森林边缘十几年是白混的么?”阿飞得意的大笑着。

    人们只知道阿飞是在迷雾森林边缘占山为王的绿林高手,却不知阿飞为什么要选在迷雾森林边缘,魂骨固然珍贵,可要是换在交通要道打劫商队收益会高百倍。

    实际上,阿飞是在偶然间得到一本手记,钻研之后得知有一种方法能使魂骨变成一次性消耗武器,就如刚刚丢出的那块魂骨,夹杂着火系法术攻击和灵魂攻击,这就是手记上记载的内容。

    隐藏在魂骨中的秘密实在太多,手记的原主人详细的将这项研究成果记录下来,也夹杂了一些新的研究,内容涉及到魂骨阵法,因为记载不全阿飞并没有在意,转而专攻“魂骨炸弹”的研究。

    花了三年时间,试验千百次,阿飞彻底掌握了这门技术,这才去了迷雾森林。

    起先,阿飞只是自己猎杀魂兽,后来发现这种方法不仅危险收益还很低,相比神秘的魂兽,修士是更好的选择,毕竟不用承担被击溃灵魂的风险,实在打不过的也可以丢出“魂骨炸弹”。

    就这样,阿飞在迷雾森林边缘一呆就是十几年,诡异的行事方式让他声名大振,却无人知晓其中详细,尝试过“魂骨炸弹”的人要么死了,要么被击溃灵魂变成白痴,所以直到今天才有人活着见到这一幕。

    “魂骨……还能爆炸?”老金也被吓了一跳。

    距离二十几米,爆炸的余波已然构成伤害,也亏得老金和易牙在灵魂方面略有造诣,蔓蔓则是依靠着本命凤凰真火护体勉强扛住了余波,这才使他们活着见证到这一幕。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阿飞狂笑着,“两个老家伙,现在你们可以选择阵营了吧?好意提醒一下,这些东西的威力可是很大,一枚死骨都能爆发出金丹前期修士全力一击的威力,我手中可都是两三星魂骨,还有一块十一星魂骨,不想学他们两个一样的,赶快给我滚过来!”

    说着,阿飞又拿出七八块魂骨,这就是阿飞不远万里来参加选拔赛,又随身携带魂骨的原因。

    老金动容了,迈步就要朝阿飞那边走去,却被易牙伸手拉住。

    看着这位多年好友,老金沉吟片刻,甩开了易牙的手,“老朋友,这次,让我自己选择吧……”

    说罢,老金快步走到了阿飞的身旁。

    “你呢?”阿飞眉头一挑,看向易牙。

    易牙面色紧绷,缓缓说道,“老夫一生都在研究术数,自认在术数方面站在了血月大陆的巅峰,已无牵挂。如若要强行给老夫安上一份牵挂,那便是苏公子高入云巅的术数造诣!”

    易牙并没有把话说完,不过意思也表达到了。

    在苏寒出现后,原本生无可恋的易牙有了新的目标,立志要在苏寒身上讨教更高深更玄妙的术数,而如今苏寒在劫难逃,易牙即使与阿飞为伍苟活于世也无意义,还不如随着苏寒一同去了。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无疑,易牙想要成为后者。

    “你呢?小妞。要么被老子炸死,要么随老子一起回山寨做个压寨夫人,包你吃香的喝辣的!”阿飞再度看向蔓蔓,称呼也变得极度轻佻。

    先前,阿飞一直按耐着没有爆发,以为这件事可以不了了之,他并不想暴露手中的秘密。

    血月大陆,强者如云,阿飞不过是区区金丹后期修士,如果暴露了这个秘密,武道十宗一定会疯狂的涌来,到时候阿飞即使有秘法在手也自身难保。

    而现在已经撕破了脸皮,阿飞本色尽露,决不能在此刻泄露了这天大的秘密!

    “我当然是……”蔓蔓低下了头,眼中却闪过一丝狡黠。

    易牙相距较近,有幸将其捕捉在眼力,深知蔓蔓脾性的他安了心,知道这件事还有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