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魂兽王

    这个例子并没有开玩笑。

    比起两世重修的苏寒,火婴这种存活了不知几个纪元的老怪物见识更广,如果魂兽解决起来比较容易的话,他才不会放过即将攻破的岐黄城。

    诚然,当时苏寒强行施展化魂威能破掉了火婴的灵魂之盾,可火之炼狱阵法还在,火婴还在,甚至不需要那些被控制的极火宗弟子,仅凭着火婴大规模制造火兽也能轻易取下岐黄城。

    这可是火婴执掌极火宗以来第一战,战败而逃传出去可是很丢面子,对于火婴一统血月大陆是百害而无一利。

    其关键原因,就是因为这魂兽太麻烦。

    作为洪荒猛兽角魂蛇为数不多的后裔,魂兽继承了一些稀薄的血脉,天生对灵魂法则就有独到的理解,通过长年累月的吞食灵魂,每一只成型的魂兽都是极为恐怖的存在,起码要对应血月大陆上金丹后期的修士。

    所以,千百年来如果不是迫于无奈,很少有人敢去平白无故的招惹魂兽,饶是有魂决这种逆天功法在前面招手也鲜有勇夫。

    单个的魂兽已经极为恐怖,成千上万的魂兽群攻城,可能还有魂兽王带头,火婴也不是闲着蛋疼的人,这么多魂兽堆在一起是要出人命的!

    所以他走了,把这个难题留给了岐黄城,留给了苏寒,本来也是因为苏寒才惊动了迷雾森林的魂兽。

    没有实体,仅是一团徐雾构成的魂兽速度很快,眨眼间已经越过上万里杀到岐黄城,风无忌的选择很明智,如果死在战场上或许还能被吟游诗人颂唱,可要是死在魂兽手里,人们至多会将其当做茶余饭后的笑话。

    也许千百年后,还是有人会笑着回忆这一壮举,“某年某月,在岐黄城,一个叫风无忌的大傻叉带着一群小傻叉想要阻挡魂兽攻城……”

    涂豪逃回来的那一刻,易牙已经意识到事态严重,却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魂兽攻城?”易牙眉头紧皱,“血月大陆的历史上,可是从未有魂兽入侵人类城池的先例……”

    经过无数人付出生命的代价,魂兽的相关资料在正史逐渐补全,仅以现在的了解,魂兽是没有身体的,而血月大陆千百年来历史中也没有见到哪只魂兽修炼出实体。

    没有实体,意味着无需进食,蛇狼虎豹攻城情有可原,这魂兽又不需要吃东西干嘛来攻打人类城池?

    难道是为了灵魂之力?

    易牙不相信。血月大路上每天有几十万人死去,加上各种动物、灵兽、昆虫,总数以千万计算,这些生物死掉之后的灵魂之力还不够魂兽吞食么?

    “易老,怎么办……”蔓蔓一边用凤凰真火灼烧着一块魂骨,一边焦急问道。

    “是啊,怎么办?是战是逃,您老见多识广,给个主意啊。”涂豪也很着急。

    拿主意这种事一直都是苏寒负责,少数时候蔓蔓也会出点主意,现在看来,唯有见多识广的易牙能指出一条明路。

    易牙紧皱眉头,苦思冥想,良久,都不说话。

    众人也是越发焦急,可以明显感觉到一股沁入心底的危机正缓缓逼近,魂兽是灵魂之力的代名词,而如今成千上万的魂兽聚集在岐黄城外,这些灵魂加在一起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效果等同于威压,甚至超过威压。

    威压,不过是以强悍实力强行释放气场进行压制。而这份庞大的灵魂之力并无意针对,倘若像威压那样集中在一个目标身上,估计能把人给活活吓死。

    危机感越发强烈,所有人连大气也不敢出,房间里只有魂骨被灼烧时所发出的轻微响声。

    “易……”涂豪坐不住了。

    刚刚开口说出一个字,不经意一瞥,涂豪看到了窗外一团雾气飘过,灰白色雾气中透露着一股隐晦力量,不是魂兽还能是什么?

    一团,两团,三团……

    窗外的魂兽越来越多,眨眼间就汇集了百八十头,灰白色雾气透过门缝渗了进来,无声无息的渗了进来。

    蔓蔓咬着嘴唇,丢掉了手中那块魂骨,竭尽全力凝结出一丝凤凰真火,朝冲在最前面的那头魂兽丢去。

    炽白色凤凰神火直接穿过了魂兽的身体,被击散的那一片雾气又在短时间内聚拢,恢复如初,蔓蔓技压群雄的凤凰真火没有对魂兽造成一丝伤害。

    众人都慌了神。

    却在此时,一道人影破窗而入,一片刀光闪过,眼花缭乱间,两团雾气被彻底打散,两块黑漆漆的魂骨掉在地上,发出清脆响声。

    “阿飞?”众人认出了来人。

    “我就知道你们还在这里!”阿飞抹了把头上的汗珠,咧嘴笑了。

    击退极火宗的攻势后,阿飞与其他高手随着风无忌一同回到城主府,还不等把庆功宴提上议程,魂兽已经压到了城门口。

    风无忌当机立断,岐黄城内余下的百十来人分几路朝几个方向逃窜,阿飞本来都要跑出南门了,恍然想到蔓蔓一行人还在城内,便折了回来。

    此时魂兽已经进城,阿飞凭借着在迷雾森林边缘横行十几年积累的经验并没有被魂兽发觉,反而随着一批魂兽来到奇宝斋,方才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料定这就是蔓蔓一行人,才破窗而入。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阿飞再次帮苏寒证明了这句真理。

    旁人拿魂兽没有办法,阿飞却不这么认为,常年混迹在迷雾森林边缘,阿飞对魂兽的习性了若指掌。

    魂兽由雾气构成,可以说是免疫一切攻击,要想将其击杀只能靠瞬间击打魂兽中心那块魂骨,那里相当于魂兽的心脏,猛击之下有很大几率将魂兽打散,失去了魂骨的魂兽就算彻底消散,再无复活的可能。

    眨眼间,阿飞舞者虎头大刀又耍了一套,击溃十几只魂兽,奈何朝这边涌来的魂兽数量太多,抬头望去街头巷尾已经被这些灰白色雾气占满。

    阿飞狠狠的咬着牙,收起虎头大刀,道,“诸位,再不跑就没机会了!”

    “跑!跑!”蔓蔓点头。

    涂豪抱起了苏寒,呆霸王抱起了绝无情,易牙和老金两个老头子前面开道,阿飞负责断后,一行人先后从奇宝斋后门撤离。

    后街上也有许多魂兽,不过在看过阿飞的演示之后,几人对如何击杀魂兽都有了一些了解,费了些力气消灭了挡路的魂兽,朝着距离最近的城门狂奔。

    城中的魂兽仿佛被什么刺激了,全部加快了速度,朝着众人逃窜的方向飞去。

    “不行啊,它们盯上我们了!”阿飞在最后面大喊道,“我了解它们,它们绝不会是因为灵魂之力才来到岐黄城,城里一定有什么吸引它们的东西!”

    阿飞是个粗人,却是粗中有细,并没有第一时间提到苏寒的名字,尽管他早知道这一切皆因苏寒而起。

    不过,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易牙,老头子停了下来,毫无风度的拍了拍大腿,“方才交战中我就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灵魂之力瞬间爆开,这些魂兽一定是因此被吸引过来的!苏公子到底做了什么?”

    “老大他强行放了一个名叫化魂的大招。”呆霸王挠挠头,如实说道。

    “化魂!”

    异口同声,声音出自易牙和阿飞,两人皆是张大嘴巴,惊骇万分,就好像看到了老婆跟老爸睡在同一张床上。

    片刻后,阿飞从惊愕中醒来,提着虎头大刀就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你干嘛?”蔓蔓厉声喝道。

    “苏公子的化魂之力引来了这些魂兽。虽然他救过我一名,我在关键时刻帮你们击退魂兽,又教你们如何击溃魂兽,这份恩情差不多也还清了。”阿飞狠狠啐了一口,道,“从现在开始,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后会有期!”

    “你再敢往前走一步,我就干掉你!”蔓蔓阴冷的声音,与指尖那一簇炙热的凤凰神火是成反比的。

    “我说过,他的恩,我已经还了。”阿飞虽然停住了脚步,却还是坚持着。

    他不怀疑蔓蔓的话,长生卫几轮的选拔中阿飞甚至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人是最恐怖的之一。

    “现在不是让你报恩,是我要欠你人情。帮我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你走。不然,现在我就干掉你!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蔓蔓说着,收起了凤凰神火,这些消耗对于此时的蔓蔓来说太奢侈。

    阿飞面临的,是一个选择题。

    要么继续向前走,尝试一下抵挡蔓蔓的凤凰真火,挂掉的几率很高。

    要么转过来,帮蔓蔓一起将苏寒救出去,虽说有成千上万的魂兽在身后追杀,可仔细算起来,挂掉的几率并没有前者高。

    阿飞虽然是个糙汉子,却也想的通这个道理,狠狠的跺跺脚,阿飞回到了队伍中。

    “事先说好,你们要是被魂兽缠上了,别指望我再折回来救你们!我只答应跟你们往同一个方向逃!”阿飞声明道。

    “早知道你这么滑头,当初老大救你的时候我就该拦一手!”涂豪学着阿飞的样子啐了一口,有些鄙视的说道。

    “哼!”

    众人继续逃命,一路上随手也干掉了不少魂兽,却都是落单的,但凡是同时出现超过五头众人都不敢招惹,这些魂兽的灵魂之力对于他们来说太过强大,不需要极具威力的魂爆,仅仅是最初级的灵魂震慑都能使这些人头痛欲裂,生不如死。

    眼看着南城门越来越近,众人心中一喜,只要逃出了岐黄城,再找到有水的地方,魂兽大概就不敢靠近了。

    可却在这时,跑在最前面的易牙突然停住了,后面的人猝不及防撞了上去,全部摔得七零八落。

    “易老头儿,你干嘛?”老金龇牙咧嘴,揉着屁股艰难的站了起来。

    “魂……魂……魂……”一向以稳重著称的易牙在此时结巴起来,好久好久,才勉强把三个字说完,“魂兽王!”

    众人心中一惊,抬头看去,南城门之下,一团极为庞大的灰白色烟雾翻腾着,体型是普通魂兽的十倍有余,直接将南城门死死的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