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苏寒重伤,魂兽压城

    苏寒脱力晕倒是众人始料未及的时,众人大惊之下,纷纷出手想要接住从高空坠落的苏寒,怎奈距离太远,拍马也赶不上。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百米高空,这么摔下来即使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也得摔出一个好歹。

    “加速,加速,给我加速!”

    却在此时,人群中冲出一道红色的影子,瞬间爆发出的速度堪比半步武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住了苏寒。

    是绝无情。

    缓缓将苏寒放在了地上,绝无情抹掉嘴角那一丝血迹,讪讪一笑,“总算……总算没有辱没师父的名号……”

    说罢这话,绝无情脑袋一歪,也昏了过去。

    许多人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对血煞门有一些了解的风无忌知道,绝无情是从内部发力逼迫积压自己的心脏。

    心脏爆发的那一瞬,血煞功法最本源的力量会随着心血进入全身经脉,一瞬间爆发出强大战力,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在死战之中,绝无情几次按耐着没有使用这份力量,现在却为了接住高空坠落的苏寒使了出来,冒着功力尽失的危险。

    对于苏寒的人格魅力,风无忌无比汗颜。

    蔓蔓跑了过去,一把抱起苏寒,扫视一眼,目光在人群最后的风无忌身上停留了片刻。

    “呆霸王,带上绝无情,我们走!”蔓蔓厉喝道。

    “是!”

    转眼间,一行人已经抵达老金的住处,这里距离城门较远没有被战火牵连,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更幸运的是,老金并没有随着平民一同逃走,一看到蔓蔓他们抱着两个人进来,老金赶忙迎了上去,看到其中一个是苏寒之后,一张脸瞬间拉了下来。

    “连苏公子也……”老金已然可以想到战争的激烈程度。

    顿了顿,老金脸上又浮出一丝笑意,“啊,苏公子还有气息!还有得救,还有得救!”

    “还请赶快。”蔓蔓心中也是一喜。

    这一场战争蔓蔓已经可以看出来,风无忌绝对不是好东西,偌大岐黄城中能算得上好东西的也就寥寥数人。

    老金、易牙、绝无情,媚娘勉强算是半个,加起来一只手都数不够。

    所以,蔓蔓才将苏寒和绝无情带到这里,若是去了城主府,还指不定风无忌搞什么幺蛾子。

    “你先把这个给苏公子喝下,我去找易老头。”老金说着,拿出一个白瓷瓶,居然是归元液。

    由于岐黄城赌骨行业庞大,人们只知道归元液可以用来启灵,却鲜少有人知道归元液其实也能修补灵魂。

    事实上这也并不奇怪,一瓶归元液动辄几万、十几万丹,谁家的败家子也不敢拿归元液乱造,这件事自然就没人知道,而老金在赌骨行当摸爬滚打几?打几十年才知道内情。

    说着,老金就要出门,又一眼瞥见绝无情,面色一凛,“血煞门?自爆心脏?这个就比较麻烦了,你们先给他输灵气护住心脉,一切等易老头来了再说!”

    “输灵气?”涂豪和呆霸王对视一眼,面露难色。

    一场恶战,几乎人人脱力,涂豪和呆霸王体内灵力匮乏,随时也有晕倒的可能,实在分不出灵力给绝无情续命。

    “什么时候了还抠门?”蔓蔓一看两人的表情气儿就不打一处来,恶声道,“要不是这小白脸儿,老大早就摔下来成了肉泥,别说是输灵气,让我们割肉给他吃都不过分!”

    说着,蔓蔓小心翼翼将归元液倒入苏寒口中,身先士卒,运起体内为数不多的灵气,尽数过渡到绝无情体内。

    涂豪和呆霸王咬咬牙,也加入了行列之中。

    好在老金的腿脚够快,十几分钟后便将易牙带了过来,此时修为最次的涂豪已经满头大汗,易牙出声叫住了三人。

    “这是老夫收藏的聚灵丹,三位快快服下。”易牙取出一个小瓶子,丢给蔓蔓。

    四人小队平日里所使用的丹药补给都在苏寒身上,此时苏寒昏迷不醒,这瓶聚灵丹倒是解了燃眉之急,蔓蔓将其分给涂豪和呆霸王,自己也服下一颗,静静地坐在一旁,脸上是无穷的焦急。

    片刻后,见多识广的易牙得出结果,“苏公子是魂力反噬,导致魂晶受创,极难修复,不过还有一线生机。至于另一位公子,如果老夫没有看错,他应该是血煞门下,强行施展秘法自爆心脏,好在血煞门人都能修炼出两个心脏,没有大碍。”

    血煞门的功法大多是与血有关,动不动就要自残身体,所以血煞老祖创出一门绝妙心法,将金丹与心脏连接在一起,金丹也就变成了第二心脏。

    也就是说,哪怕在紧要关头自爆心脏,生命也不会受到威胁,金丹会自动补缺变成替补心脏,只是修为能不能保住就是另一谈了。

    “魂晶受损,很麻烦么?”蔓蔓紧皱眉头。

    虽然是苏寒的贴身侍女,蔓蔓对灵魂的认知也并不多,此时看易牙表情紧绷,蔓蔓也随之担心起来。

    “恩,很麻烦。”易牙点头,解释道,“这是很少有人知道的,灵魂法则修炼到一定程度后悔在魂海深处凝结一枚魂晶,支撑着魂海,是魂力的根源,可以将其视作灵魂修士的金丹。”

    “金丹受损并不是很麻烦啊。”蔓蔓疑惑道。

    这点常识蔓蔓还是懂的,金丹受损的解决办法很多,或是高人相助,或是药力滋养,或是自我修复,有很大几率能恢复,只是恢复之后修为会降到金丹前期,一切重新修炼。

    “不不不,这不一样。”易牙摇摇头,又道,“据老夫所知,任何能修复魂晶的丹药都在仙品以上,而拥有修复魂晶大神通的灵魂修士,整个血月大陆也未出一人。所以,苏公子只能靠自我修复。”

    “速度会很慢么?”蔓蔓问道。

    “很慢。”易牙伸手探了探苏寒的脉门。

    易牙专攻术数,而术数属于灵魂法则的边缘,所以他也算是一名灵魂修士,再加之苏寒在昏迷状态没有灵魂防御,试探魂力强弱还是手到擒来。

    片刻之后,易牙深吸一口气,道,“苏公子魂晶受损状况很严重,巴掌大的魂晶残破不堪,看起来只剩拇指那般大小。这种受损程度要想靠自我修复,保守估计也要五百年!”

    “好!那我就守在公子身边五百年!”蔓蔓沉吟片刻,坚定的握住了拳头。

    “蔓蔓小姐,容老夫说完。”易牙有些尴尬,继续说道,“老夫常年研究术数,深知世间一切都有变通之理,我们虽然没有修复魂晶的仙品丹药,也没有魂力大成的强者,却有另一捷径可帮苏公子加速修复。”

    “真的?”蔓蔓喜出望外,惊呼出声。

    “若老夫猜得不错,魂骨应该具有修复魂晶的效用。”易牙又道。

    魂骨是魂兽的结晶,本身就蕴含了极强的灵魂之力,只是无法吸收。

    无法吸收,并不代表魂骨只能提炼魂决,根据易牙的推测,将魂骨之内的灵魂之力释放出来,哪怕是没有魂力基础的修士也能将其吸收到一些。

    对于这项理论,易牙一直没有试验成功,但可以看到,常年与魂骨、死骨接触的老金,虽不曾修炼灵魂法决,却也拥有一定的魂力基础。

    同理,既然可以微量吸收魂骨所蕴藏的灵魂之力,那么,易牙相信魂骨对修复魂晶也能起到效用,只是相对会更微弱一些。

    “好!好!”蔓蔓抹掉了眼角的泪花,连忙从柜台上拿来几块魂骨,“易先生,要怎么样才能释放魂骨中的灵魂之力?”

    “燃烧!”易牙答道。

    这也是易牙的研究成果之一。

    众所周知,原生魂骨的表层覆盖着一层恐怖力量,虽说可以使用归元液将其清除,但魂骨中的灵魂之力还是被牢牢锁住,无法释放。

    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尝试过通过灵气摧毁来释放魂骨内的灵魂之力,最终无果,十有**被反噬成了白痴。

    易牙突发奇想,将一块死骨丢入火种烧灼,几次尝试之后发现,连续的烧灼可以挥发魂骨内的灵魂之力,死骨在经过烧灼之后就会变成废骨。

    “好,燃烧!”蔓蔓迫不及待的凝结出一丝凤凰真火。

    老金虽然有些心疼,又心系苏寒安危,良久,重重的叹了口气,招呼涂豪和呆霸王,一同将后院的魂骨都搬了进来。

    不仅是苏寒留下的那上千块,老金更是将自己的本钱拿了出来,奇宝斋的魂骨全部被堆放在大厅,足足有三千多块。

    蔓蔓一边吞服着聚灵丹,一边维持凤凰真火,将一块块魂骨灼烧殆尽,一缕缕肉眼无法捕捉的灵魂之力被挥发出来,散开之前都有一小部分被苏寒无意识的吸收。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个道理等同于把一块铁放在一块磁铁旁边,日积月累,铁就会吸收磁铁的磁力。

    至于易牙,他大多时候都在查看绝无情的身体状况,时不时转过身去感悟一下苏寒的魂力,每一次都能发现破损的魂晶被修复一些,虽然速度很慢,却也聊胜于无。

    很快,蔓蔓已经灼烧了一千多块魂骨,脸色惨白,满头虚汗,这是灵力透支的表现。

    “蔓蔓小姐,要不要休息一下?”易牙忧心忡忡的看着蔓蔓。

    活到了这个岁数,易牙可以说经历过了人一生应该经历的一切,怎会看不出蔓蔓与苏寒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越主仆,倘若没人开口,蔓蔓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灵力衰竭失去意识。

    “不用,我很好!”蔓蔓咬着牙,努力的唤出凤凰真火。

    顿了顿,蔓蔓又道,“涂豪,你去外面看看,风无忌那老贼肯定还在琢磨什么歪点子。还有熊海威……”

    “恩。”涂豪点头,起身走出奇宝斋。

    刚刚过了半分钟,却见涂豪突然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如临大敌。

    “不……不……不好了!”涂豪好不容易才把气喘匀,“东城门那边杀过来一群魂兽!铺天盖地的,风无忌正指挥剩下的人撤离,城里已经没有多少活人了!”

    极火宗虽然恐怖,却还有一战之力。

    可现如今魂兽大军杀到,别说是这里的残兵败将,就让火婴带着极火宗的精锐部队来守城,估计也会在半个时辰内被攻破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