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化魂之力

    化魂!

    这是在搜集到第二块紫色铭文后就出现的两个字,就如当初的魂爆与养魂一样,是随着魂决逐渐补全开启的部分内容。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不同的是,苏寒花了半夜的时间都未能将其参悟,甚至,他并不知道化魂的内容。

    本以为要等到再搜集大量铭文才能开启这些内容,却不曾想,逆境之中爆发出的希望,黑暗之中最后一丝曙光,苏寒的顿悟竟开启了化魂。

    苏寒眼睁睁看着两个越来越大的字朝自己扑过来,下意识的伸手阻挡,却在下一秒感觉浑身一暖,眼前爆出强烈白光。

    等苏寒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已不是战火连天的岐黄城,他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从环境来看这是一片荒野,遍地黄土山丘连绵,远远地有几座简陋茅草屋,草屋前的架子上挂着一些野兽皮肉,墙角整齐摆放着制作粗糙的武器,以长矛居多。

    “原始社会?”苏寒心中一惊。

    眼前的景象,不正是刚刚脱离茹毛饮血时代的人类么。

    不等苏寒细想,从远方传来嘈杂的声音,一下一下锤击在大地上,草屋也随着震动一颤一颤,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

    漫天黄尘之中,苏寒看到了狂奔而来的野兽,以苏寒两世为人的见识竟一只也不认识,只是看到一些熟悉的轮廓。

    不过,在魂海一阵波澜之后,苏寒脑中多出了一些东西,再看那些奔袭而来的野兽时,竟能一个个念出名字。

    “火羽、六眼光狸、蝰蛇、角魂蛇……”

    苏寒将这些猛兽的名字念出口,陡然,瞳孔紧缩,“洪荒猛兽!”

    没错!这里是洪荒时代!而这些如浪潮一般的陌生猛兽,就是传说中的洪荒猛兽!

    震惊之余,苏寒并没有诧异,两世重修使他的见识比一般修士高的多,前世的他曾听说过也经历过这种事,在某些携带着时空之力的东西被开启的时候,确实会造成一种伪穿梭时空的效果。

    为什么要在前面加一个伪字,因为这并不是真正的穿梭时空,至少在苏寒的认知中还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使人穿梭时空,这种效果的生成不过是为了让当事人见证历史。

    苏寒的存在,只是这个洪荒时代空中的一道缩影,或是说他只是在感受一份真实的3d投影画面。

    其结果,就要看当事人的感悟,或是靠着这份机缘一步登天,或是前功尽弃。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也便是这个道理。

    想到这里,苏寒抬头看去,洪荒猛兽已经攻进了这个简陋的寨子,居住在茅草屋中的人纷纷跑出来拿起武器守卫家园,这是最原始的抗争。

    人类,不就是在抗争中慢慢进化的么?

    远古时代的人类并不是大地的霸主,简陋?简陋的武器根本不足以抵挡洪荒猛兽的进攻,苏寒看到的是一场血淋淋的屠杀。

    而在附近部落的强者驰援加入战斗之后,苏寒看到的是一场更惨烈的屠杀。

    人们靠着制作粗糙的长矛,或许可以火羽的鳞甲。

    人们靠着简陋的皮甲,或许可以抵挡六眼光狸的攻击。

    人们靠着不纯熟的制药经验,也许能化解蝰蛇的剧毒。

    这些,都不属于不可抗力。

    偏偏角魂蛇是个例外,这是放在强悍的洪荒猛兽群体中也是顶尖的存在,并不是因为它只有成人小臂那么长的身体,也不是因为它细密的黑色鳞片,而是因为它的攻击。

    这是实实在在的灵魂攻击,随着角魂蛇扭动身体,鳞甲表层的黑色闪电凝结,一道道蛇形闪电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攻击,中招者无一例外当场泯灭。

    黑色蛇形闪电蕴藏了极为犀利的灵魂攻击,苏寒仅仅是触摸到了魂决的边缘,已然能感觉到这股毁灭性的力量。

    毫不夸张的说,即使是魂海浩瀚的苏寒,也没有自信站在角魂蛇面前承受一次攻击。

    魂海中多出的那部分信息告诉苏寒,这种角魂蛇属于灵魂法则金字塔上层的存在,而如今能见到与灵魂攻击有关的猛兽,乃至是苏寒最熟悉的魂兽,也是靠着一丝丝稀薄的角魂蛇血脉踏入灵魂法则的边缘。

    眨眼间,就有上百人死在了角魂蛇的攻击下,苏寒很想出手帮助这些人,可情况实在不允许。

    借助时空之力有幸见证这场战斗,苏寒只是一个旁观者。退一万步来说,即使苏寒真的能插手这场战斗,他能做到的也不过是比这些装备简陋的勇士站的多一点点时间。

    兵败如山倒,强装的男人一个个倒下,老弱妇孺跪坐在地上,他们并没有哭泣,而是在祈祷。

    “万能的神啊,您的子民正在遭受苦难,假使您还没有放弃这些子民,展现属于您的神迹吧!”

    随着这些人的祈祷,苏寒感觉到一股认知之外,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能量被汇聚在上空,这种能量超越了苏寒所有的认知,苏寒记忆中哪怕是仙帝也无法驾驭这种能量。

    信仰之力!

    又一个陌生的词汇出现在苏寒脑中。

    这些信仰之力从一个个虔诚的信徒身上释放出来,汇聚在空中,越来越大,终于,它们形成了一片乌黑色云彩。

    电闪雷鸣,乌云蔽日,一个强壮的男人破空而出,落入战场。

    其打扮与这些人无异,身上穿的也是兽皮制作的皮甲,手中拿的也是制作粗糙的武器,却散发着一股强者气息,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无法抗拒的威压。

    乃至苏寒这样的旁观者,在这股威压面前也不由低下了头。

    这位强者如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站在体型比他大百倍的洪荒猛兽面前,无畏无惧。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口吐闪电,脚踩烈火。

    眨眼间,强者将一只只强大的洪荒猛兽斩杀,最终,只余下专精灵魂法则的诡异角魂蛇。

    苏寒敢肯定,这只角魂蛇也感受到了强者的威压,它的身体蜷曲起来想要逃走。

    在苏寒看来,角魂蛇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却不想强者的速度更快,只一步就跨越了几十里,一把将角魂蛇抓在手中。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角魂蛇还未死,这条站在洪荒猛兽食物链上层的小蛇竭力扭曲身体,发出一道道黑色蛇形闪电,妄图击溃强者的灵魂。

    “化魂!”

    这是强者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气势如虹,震耳欲聋,连天上的雷云都被压了下去。

    随着强者的声音,一条条还在空中的黑色蛇形闪电被强行散去,不留一丝痕迹,角魂蛇独步天下的攻击就是被这样轻易化解。

    随着强者将角魂蛇的身体斩成两截,至此,进攻山寨的洪荒猛兽被全歼,强者傲然立于天地之间,那些属于他的信徒匍匐在地上,发出虔诚的祷告。

    一缕缕信仰之力从信徒体内释放出来,强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地一跺脚,飞入黑色乌云之中,消失了。

    一片熟悉的白光之中,苏寒闭上了眼睛。

    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又回到了岐黄城,这个战火纷飞的岐黄城。

    空中,是巨大的血色莲台。

    地上,是恶战中的双方。

    远处,火婴漂浮在空中,嘴角是一抹淡淡笑意。

    一切都那么陌生,一切又那么熟悉,对于苏寒来说他观看了一场战斗,对于血月大陆来说时间只过了一瞬。

    “化魂,化魂……”

    苏寒捉摸着这个字眼,魂海鼓荡,一股股浑厚的灵魂之力被释放出来,不同于狂暴的魂爆,这是柔和的灵魂之力。

    苏寒回忆着保卫子民的那位强者,回忆着他的举手投足,一点一滴,渐渐地,苏寒嘴边也泛起一抹笑意。

    “我懂了!我懂了!这就是化魂!”苏寒一声暴喝。

    先前被释放出的灵魂之力瞬间沸腾,交战的双方都停住了,抬起头看着漂浮在空中的苏寒,有的人欣慰,有的人心寒。

    远处,火婴面色一凛,露出一个明显的咧嘴,表示痛苦。

    他感觉得到,自己释放出去的灵魂之盾被人瞬间破解,反噬之力将火婴的魂海搅得乱七八糟。

    “哼。”火婴撇撇嘴,却不生气,“居然已经领悟了化魂,看来还是小看你了。”

    顿了顿,火婴又道:“不过,最后难过的一定会是你。这么本源的化魂之力,你破的了我的灵魂之盾,却也能将迷雾森林深处那些魂兽吸引过来。”

    魂兽体内有一丝稀薄的角魂蛇血脉,或许洪荒年代发生的事并没有随着血脉传承下来,可是在灵魂深处,它们对化魂之力是排斥的,是充满敌意的。

    想到这里,火婴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小手一挥,血色莲台光芒大盛,战场中残存的极火宗弟子被悉数收入莲台之中,连带着还有那些狰狞的火兽。

    在下一秒,火婴也消失了。

    一个个参战高手如释重负,手中武器纷纷脱手,岐黄城内火光四溢,一片狼藉。

    至此,战争结束了,极火宗虽然大败,岐黄城却也是满目疮痍,谁也没有讨到好处。

    人们都抬头看着苏寒,看着救世主一般的苏寒,他们知道若不是在最后苏寒爆发出化魂之力,火婴是不会撤掉阵法仓促逃走。

    而苏寒,他是唯一在这场战争中获利的,已然领悟的化魂之力早已融入了血脉,助苏寒真正踏入灵魂法则的边缘。

    可苏寒并不高兴,他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可以感觉得到远处迷雾森林的骚动,可以感觉到一股股精纯的灵魂之力正朝着岐黄城快速移动。

    “大家小心,魂……”苏寒一句话刚说出口,想要提醒魂兽攻城的事实。

    却在此时,苏寒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从高空坠落下来。

    这是施展化魂之力的后遗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