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不,我不愿意!

    若是要在岐黄城内找出一个能以外力强行破解烈焰焚天的人,那便非蔓蔓莫属。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要知道,凤凰神火可是目前已知最厉害的一种火焰,天生就是极火宗的克星,是火婴都不得不承认的力量。

    只是,凤凰神火用来对付极火宗弟子就可以了,想要以它伤到凌驾于法则力量之上的火婴,实在是天方夜谭。

    蔓蔓带着涂豪和呆霸王也加入战场,三人的本意并非为了守城,而是苏寒尚未出关,就连出手救下绝无情,也只因为他与苏寒有一些交情。

    话虽如此,三人的加入还是令人士气大振,蔓蔓身怀凤凰真火根本无需畏惧极火宗弟子,呆霸王的不动明王也能极大限度抵御伤害。

    最绝的还是涂豪,这家伙在尝试对付了一头火豹之后,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在这些火兽身上,扯下火兽的胳膊腿儿就往嘴里塞,几乎不费什么劲就能杀掉一头狰狞的火兽,更能将对方的躯体当做补药一样吞噬吸收,尽显吞噬天地功法的霸道之处。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至此,战争已不再是极火宗与长生天的战争,完全成了各路高手为了捍卫生命的奋力搏斗,就连阿飞也提着虎头大刀加入了战场,劈砍着这些漠视生命的侵略者。

    火婴感觉情况不太妙,想要出手结束战斗,不过碍于城中那人,还是忍住了。

    局面,又渐渐被推了回去。

    试想一下,不论是岐黄卫还是长生卫,说到底只是卫兵,甘愿被框束在条规之下,即使实力再高也谈不上出彩。

    真正有实力者,绝不会将自己仍在一个连吃饭出恭都必须请示的地方,所以,这两者的素质与之后加入战场的高手是不成比较的。

    举个例子,绝无情是一名拥有灵神前期的修士,岐黄卫中大概有二十名与其修为相当,可若是动起手来,绝无情起码可以对付五名。

    修行,修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对天地法则的那一份感悟,那些早早将自己的生活变成三点一线,毫无波澜的修士,还有什么资格谈感悟?

    也即是说,但凡屈于人下者,哪怕是境界相当,在真正实力上也要弱很多,这也是苏寒不愿被火婴招揽的原因之一。

    所以,在这些本要争夺那尊丹器的高手加入战场之后,局面又被扳了回来,这些可都是成名已久威震一方的很角色,哪怕极火宗的弟子有火婴的恐怖力量支撑,在很多方面也是先天不足。

    就如最开始极火宗先头部队以少胜多一样,聊聊数十人在面对数量比自己多出数十倍的敌人时也爆发出强悍的战力,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

    终于,在所有入城的极火宗弟子被一一斩杀之后,火婴再坐不住了,??了,腾的声从火色莲台上站了起来,小脸一片阴寒。

    “火之炼狱!”

    随着火婴的声音,那火色莲台从他脚下飞了出来,缓缓升空,出现在岐黄城门口高空万丈。

    一缕缕精纯的火色能量笼罩在莲台周围,那莲台见风就长,不多时就涨到了上百丈,死死将空中烈日挡在身后。

    莲台降下光芒,一层肉眼可见的光壁将战场完全笼罩,只是一瞬间,战场中火系灵气飞涨何止百倍,随着光壁上一个个大气古朴的符号飞舞,场内的火灵气浓度还有飞涨的趋势。

    一个个极火宗弟子就如打了鸡血一般,统一跨越两个等级,金丹前期的升为金丹后期,灵神前期的摇身一变成为灵神后期,一切的一切都因头上这个太古阵法。

    火婴终于出手了。

    而此时此刻,在岐黄城内,奇宝斋的木门被人从内推开,苏寒一脚踏在了早已空无一人的街上。

    抬头,他遥遥看着西方,冲天的火光与巨大的火色莲台被收入眼中。

    “火婴,欺人太甚!”

    苏寒低喝一声,看似平常,实则内藏乾坤,浩瀚的魂力越过十几里将声音传到火婴耳边,带着一股灵魂攻击的力量。

    这股攻击虽没有伤到火婴分毫,却令火婴眼前一亮,掐指算算两人不过个把月不见,苏寒在灵魂上的造诣已经到了这种等级,果然不愧是火婴看上的人。

    “强者为尊!”

    火婴以灵魂传音,回以颜色,声音中也夹杂了一道灵魂攻击,并不强烈,旨在敲山震虎。

    这道攻击侵入苏寒的魂海,如泥牛入海,苏寒只是觉得脑中翁的一声,之后便无效果。

    “如何才能撤兵?”苏寒问道。

    “你破了我这火之炼狱再说。”火婴很有底气。

    这火之炼狱是货真价实的太古阵法,领先了血月大陆整体水平十几个层次,即使是仙界仙帝也不敢出手破阵,他不相信以苏寒区区金丹后期修为能撼动阵法。

    当然,苏寒经常创造奇迹,火婴也留了一手准备,若是阵法真被破掉撤兵也无妨,反正他的目标并不是岐黄城。

    “好!”苏寒重重点头,朝火光的方向疾驰而去。

    待苏寒抵达的时候,场面已经是无比艰难,虽说靠着强悍的实力将对方的攻击逼退几次,可也架不住火之炼狱这种等级的阵法,余下两百多名极火宗弟子全体提升两个境界,这种升华已经无法通过常理解释。

    为数不多的岐黄卫与长生卫,还有数量更少的高手们,被突然狂化的极火宗弟子打的连连后退,城墙都被几条火龙联手撞塌,已经是独木难支。

    苏寒的出现,虽说给不少人打了一剂强心针,可并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改变,只要火之炼狱阵法继续笼罩在上空,败局是无法改变的。

    第一时间,苏寒捕捉到了距离战场很远的火婴,这个存活了不知多少纪元的老怪物的灵魂强度绝对是独步谈下的,即使不依靠魂决就已经掌握灵魂攻击的法门,仿佛这个世界的法则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任凭捏扁揉圆。

    然后,苏寒才注意到空中那尊极大的火色莲台,这就是火之炼狱的根源。

    说起来苏寒的前世对阵法的造诣也不算低,他可以看出这火色炼狱的构造,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循环的阵法。

    莲台本身拥有的能量只付出了释放阵法那一瞬的消耗,阵法名曰火之炼狱,除了在阵法内火属性灵气得到大幅增长之外,阵法还释放着一股无法察觉的恐惧光环。

    恐惧光环负责加深阵法内敌人的恐惧,而这股负面能量会被莲台吸收,用作火之炼狱的消耗,几乎是永动的一个阵法。

    破阵之法无非三种,一是破坏阵法的能量源,使其能量不周,不攻自破。

    二是以外力强行破阵,也就是摧毁空中那尊巨大莲台,火之炼狱自然会随着莲台的毁灭而消失。

    第三,也是最简单利落的一种,直接干掉布阵的人,失去了掌控者的阵法也会逐渐黯淡,最终消失。

    但就现在看来,三种方法无一可行,这火之炼狱阵法本就是自给自足,没有能量源可说,那尊莲台又是火婴的得意宝贝,就算一百个苏寒加在一起也无法将其破除。

    第三种就更是开玩笑,火婴可是存活了好几个纪元的老怪物,其实力根本就是凌驾于仙界之上,恐怕就是真正的圣人来了也奈何不得。

    一时间,苏寒陷入为难之中。

    但苏寒没有坐以待毙,尽管暂时拿阵法束手无策,苏寒还是杀入战场,操纵着一丝魂力施展魂爆威能,中招者当场白眼一翻,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灵魂,是人之根源,当一个人的灵魂被外力破坏,纵使火婴这样的强者也无力回天,至多用邪门招数再控制躯体,但那时他操控的就是一只僵尸,毫无威胁可言。

    “魂爆?”

    火婴感应到了苏寒的力量,眉头轻皱,这比他想象中的要好玩许多。

    微微一笑,火婴闭上了眼睛,朱唇微启,呢喃着一段生涩苍凉的祭文。

    “要说到控魂之力,古往今来,有谁能与洪荒巫族比肩?”火婴说罢,低喝一声,“灵魂之盾!”

    随着火婴的声音,阵法中的极火宗弟子仿佛吃了大补丸似的,凶悍程度再一次飙升,旁人见了只觉得头疼,只有苏寒才知道其中缘由。

    火婴这老不羞的,竟然将自己的魂力分出一丝融入火之炼狱阵法,给极火宗弟子的魂海套上一层盾牌,完全抵挡了苏寒的魂爆攻击。

    所谓魂爆,其原理是借由浑厚的灵魂之力产生瞬间爆炸,施展对象往往是魂力微末的普通修士,遇到专精灵魂法则的修士就要打折扣。

    而遇到火婴这种怪物,人家仅仅是凭着一丝魂力,就能在苏寒的魂爆之下保护这数百名极火宗弟子。

    还有一点是苏寒不知道的,火婴所施展的灵魂之盾不过是当年巫族最入门的控魂之法,当真应了苏寒那句话,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啊!

    一次次魂爆攻击没有回应,再无法影响极火宗弟子的攻势,苏寒很无力的垂下了双臂,抬头看了眼远在数里之外的火婴。

    火婴那不过一尺的身躯,就如高耸入云的山峰一样压在苏寒心头。

    “败了,难道要败在这里么?”

    “苏寒,你两世重修,最终还是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吗?”

    “你就甘心,甘心被这火婴操控,碌碌无为的白活了第二世吗?”

    “……”

    “不!我不愿意!”

    苏寒眼中重燃斗志,从魂骨中提取的数万枚铭文在脑中纷飞,其中两枚淡紫色铭文异常显眼,而在第二块淡紫色铭文上,苏寒看到了两个字。

    “化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