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兵临城下

    凌晨,岐黄城城墙上,两个怀抱长枪的守城卫兵歪头靠在一起,哈欠连连,守夜是一件很无聊的体力劳动。

    天边还是一片浅蓝,很浅很浅,黎明就要来了。

    转眼间,天水相接的地方出现一道红霞,红霞的范围越来越大,这样的光辉下那一轮森寒血月也不禁黯淡许多,这是太阳要出来的征兆。

    与普通的黎明前夕一样,早起劳作的人站在窗边,一边摆弄着廉价的粗布衣服,一边冲着天边红霞打哈欠。

    可很快,人们发现今天的红霞不太一样,颜色越来越红,越来越深,竟然还会移动!

    “敌袭!敌袭!”

    守城士兵手忙脚乱的吹响号角。

    天边,火婴静静地坐在一朵火红色莲台之上,在他的脚下是极火宗的精锐弟子,这些弟子的脚下也有各式各样的代步工具,都以极快的速度向岐黄城进发。

    所谓黎明前的红霞,实际上是极火宗弟子体表所笼罩的那层火元素。

    “小的们,岐黄城就在前面,给我杀!”

    火婴稚嫩的声音透露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恶毒,还有一股无上的威压。

    “杀!杀!杀!”

    极火宗的弟子就如打了兴奋剂,一个个扯着脖子大吼,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火婴没有继续向前,事实上他本不想走这一趟,只是呆在极火宗太无聊,所以才随精锐部队一起来到岐黄城,至多是看一场近距离的3d战争片。

    看着一个个从脚下经过的弟子,火婴意气风发,区区岐黄城而已,他相信在极火宗弟子的铁蹄之下不出半日即可攻破。

    或许会更快一些。

    想到这里,火婴抿嘴笑了笑,小手一抬,一股无比精纯的火焰从指间流出,落地生根,化作一头头狰狞巨兽,咆哮着跟上了极火宗弟子的步伐。

    ……

    岐黄城内,敌袭的消息瞬间由号角传遍了整个岐黄城,街道上乱作一团,几乎所有人都在手忙脚乱收拾东西往另一个方向逃跑,武道十宗的强悍已经像日月星辰那样深入人心,无人质疑。

    风无忌悬浮在城主府上空,看着混乱一片的岐黄城,再看看远处那一片遮天火光,无奈的叹了口气。

    “熊长老……”风无忌想要说些什么。

    军临城下,要说风无忌不怕那是在开玩笑,不久前他还亲自向一位来自极火宗的使者出手,这一战若是败了平民还有幸免于难的可能,他风无忌是必死无疑。

    “区区极火宗,我长生天还未把他放在眼里。”熊海威嗤笑,大手一挥,“众长生卫听令!出城应战!”

    这一次下山,熊海威随身带了两队长生卫,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将两队长生卫派出去之后,熊海威随即捏碎一块白??块白色水晶。

    与岐黄令相同,这白色水晶就是长生天的求救信号,随着被捏碎的那一瞬,一股白色的能量平地而起,冲上云霄。

    空中,爆发出一股耀眼的白色光芒,甚至在那一瞬盖过了极火宗的遮天红霞,好不壮观。

    “见此讯号,长生天的援军会在四个时辰以后抵达,我们要做的就是守住这四个时辰。”熊海威说罢,祭出自己的法器,迎向了那越来越近的红霞。

    “哼。”风无忌望着熊海威的背影冷冷一哼。

    并未动身,而是降了下去,快步朝蔓蔓所住的别院走去。

    等风无忌到了的时候,蔓蔓早已坐在大厅的八仙椅上等候多时,在这岐黄城内单论火系法术的造诣绝无人能超过蔓蔓,极火宗的部队在二十里外的时候蔓蔓就已感应到了。

    “大军压境,兵临城下,还请蔓蔓小姐通报你家大人,共同御敌啊。”风无忌神色焦急,心里却是在暗笑。

    每一场战争都是一个发财的机会,尤其是武道十宗之间的战争。

    虽说这次风无忌是极火宗重点照顾的目标,但也有周旋之地,譬如他将苏寒推到前面,苏寒要为方春阳的死负主要责任,即使最终极火宗全胜,风无忌也能靠着一身本事保自己不死。

    再然后的,就是如当初计划的一样,联合极火宗,闷声发大财。

    “恩。”蔓蔓只是点头,并无废话。

    下一秒,蔓蔓取出了一支乌青色的鞭子,心念一动,三人拽着鞭子飞向空中。

    待视线中三人身影即将消失的时候,风无忌这才动身,朝着西城门慢悠悠的飞去。

    城门处,已然开战。

    率先交锋的是极火宗的先头部队与岐黄卫,事实证明极火宗的实力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仅仅是一批充当斥候的角色,已经使岐黄城的精锐力量应接不暇。

    这些极火宗的弟子统一身穿淡黄色袍子,手中持着一柄火红色的长剑,挥舞之间会有大片火焰从剑身喷发,威力不逊于金丹初期修士全力一击。

    此剑名曰炎日,货真价实的法器,属于特殊法器范畴,攻击时附带火焰力量,与剑宗白杨那柄清风剑不相上下。

    而他们身上的袍子也别有洞天,看似弱不禁风,却能抵挡岐黄卫手中的长枪,完全无视不附带灵气的攻击,当真恐怖。

    此袍名曰烈日法袍,低级灵器,特殊铭文阵法的加持下可以刀枪不入,免疫金丹期以下修士的攻击。

    而这,仅仅是一支先头部队,以二十人的数量已经死死压住了三百多岐黄卫,真是令人越打越心寒。

    好在不久之后长生卫赶到了现场,训练有素且装备精良的长生卫很好的转变了局势,一名负责领头的百夫长更是在三招之内将一名极火宗弟子斩于马下,大大增长了士气。

    胜利的天平,这才向岐黄城稍稍倾斜了一些,可局面还不能说是五五开,因为参加战斗的岐黄卫与长生卫的数量相加高达五百人,而对方仅仅是一支二十人小队,这种悬殊的兵力只打成平手,已经意味着失败了。

    果不其然,在长生卫联合岐黄卫将这支二十人小队的人数削减到个位数的时候,极火宗的大部队到了,放眼望去足足千人,配备的是更高级的装备,出手只死不伤。

    还有完全由火系能量构成的异兽,身长百丈口吐玄焰的火龙,身高百尺脚踩烈焰的火虎,身形敏捷快如流星的火豹,还有许许多多是不曾有人见过的上古异兽,这些都给岐黄城带来了无比巨大的压力。

    往往一只火虎只需轻轻一脚就能踩死一片人,而剿灭它需要上百名长生卫联手,待好不容易将这一头杀掉,又有十头加入了战局。

    随着极火宗大部队的抵达,场面终于变成一边倒,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火婴,此时就坐在一里外空中的红色莲台上,一边兴致缺缺观赏着这场屠杀,一边制造出更多的火焰生物投入战场。

    咆哮,惨叫,哀嚎,哭泣。

    狂风,烈焰,金鸣,交错。

    守卫岐黄城的岐黄卫一个个倒下,长生天的精锐力量长生卫倒得更快,这是无法抵御的力量,这是一面倒的形势。

    空中,熊海威望着脚下这一片地狱火海,人间炼狱,眉头紧皱。

    极火宗很强,这点熊海威一直没有否认,可不曾想如今的极火宗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按照岐黄城的守备力量即使是由长生卫来攻打也得耗费几天时光,可眼下长生卫与岐黄卫联手,硬是无法在极火宗部队铁蹄下支撑超过一个时辰。

    眼看着,城门被破开,极火宗的弟子冲入了城内,熊海威再也坐不住,他要出手。

    却在他动身之前,一道白色虚影杀入战场,所过之处带起漫天血雾,精纯的血之力比起极火宗的火焰之力更胜一筹,不多时这白影就杀入战场中央。

    待那把绿色铜骨扇急速转动,收走三名极火宗弟子姓名之后,这白影停了下来,赫然是绝无情。

    “极火宗当真是要违背天和,强行开战,将武道十宗重新洗牌么?”绝无情傲立于战场中央,大声喝道。

    这一战,绝无情本无责任,也无义务,大可以随着逃难的部队从东城门离开这里,过了迷雾森林之后就是强大的金戈城,谅极火宗也不敢把战火蔓延过去。

    可绝无情没有那么做,他选择留了下来,并不是好管闲事,这种等级的闲事可是要丢掉性命的。

    绝无情只为一个承诺,他昨夜与人约定今天要在演武场再见,而他也相信,那个人不会逃,可能正在战场的某个角落奋勇杀敌呢。

    火婴刚刚造出一条火龙,就听到绝无情强出头的台词,脸上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情,就如当初见到苏寒时一样。

    “无名小辈,弱肉强食本就是生存法则,你违背不得!”火婴千里传音,使用的是一个浑厚男声,这样才压得住场面。

    “那我若是执意要违背呢?”绝无情冷笑。

    “便让我来会会你!”一旁,一个极火宗弟子大喝一声,随即杀到。

    这名弟子是由火婴控制发出声音,其行动也是由火婴控制,说来也惭愧,极火宗成名已久的高手超过半数折损在苏寒手中,剩下一半又是死在火婴手上,到了现在都挑不出一个能镇住场面的,火婴无奈才让一个无名小辈出手发难。

    虽是无名小辈,可火婴的实力摆在那里,他就是控制一头猪也能爆发出不逊于武圣的力量,出手就是灵神后期强者才能施展的烈焰焚天。

    滔天烈焰应声而起,如闪电一般将绝无情包裹起来,瞬间将其完全掩盖,旁人见到这一幕后无不黯然伤神,不少实力强悍的长生卫都死在了这一招下,他们不相信绝无情区区灵神前期的修为能硬扛下来。

    “哎,好不容易有个能站出来说话的。”

    “这是天要亡我岐黄城么?”

    “风无忌,你在哪里?!”

    风在啸,火在烧,异兽在咆哮。

    战士们再不关心这一团烈焰焚天,他们拿起手中的武器,为了生存,也为了捍卫自己的家园,无畏无惧的冲向这一群侵略者。

    而极火宗作为侵略者,在火婴的操控下,爆发出无可匹敌的战斗力,割麦子一样将眼前的障碍扫除。

    一头头由火焰构成的火兽游离在战场各处,发出震天咆哮为战争填色,时不时的出手将一片区域的人轰杀至渣,再度将人们本就不多的信心磨灭。

    生命,在这里显得如蝼蚁一般,每一秒都在有人死,每一秒都在有人加入战场,血色漫天,这是生命的悲歌,这是血月的颂唱!

    火婴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幅画面,这是他一统血月的第一步,不过相对一统血月,他更关心城里的一人,按理说这人也该露面了才对。

    却在此时,一股浓郁的血色从战场中央爆开,血色的源头在包裹绝无情的那团烈焰,随着血色越来越浓,熊熊烈焰竟被人从中间破了开来。

    一团团火球四散开来,散发着滚滚浓烟与恶臭,绝无情毫发未伤的从里面跳了出来,冲着天上的三人行礼,“谢过了!”

    说罢,他又加入战场中。

    “又是极火宗,哎……”蔓蔓甩了甩乌龙蚀骨鞭,有些无奈,转头看着涂豪与呆霸王,“给我杀!灭了这劳什子极火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