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苏寒你个王八蛋

    至此,苏寒算是彻底明白了铭文的阶级之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数量庞大且重复率极高的基础铭文是泛着白光,是一篇魂决的基础,它们记录了魂决的内容,占比九成。

    往上是泛着蓝光的规则铭文,充斥着天地法则的规则之力,它们是魂决的骨架,除了本身的作用外还能将基础铭文连接起来。

    而第三类,目前为止苏寒共搜集到两枚,稀有中的稀有,泛着淡紫色光芒的铭文,可以说它是魂决的灵魂。

    灵魂是神秘的,是玄奥的,至今都无人能将灵魂攻击类的知识系统化,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灵魂之力也与五行一样,有着属性差别,有着相互排斥。

    淡紫色铭文起到的就是平衡与制约,平衡狂暴又复杂的灵魂力量,让其之间不再有冲突。

    所以,即使之前苏寒的魂决已经有很大面积相连,这部分的内容依旧无法显露,只有在淡紫色铭文被注入之后,这些东西才显露在苏寒眼前。

    这么看起来,淡紫色铭文一共有九枚。

    迫不及待的,苏寒打开了被揭开封印的部分,这部分同样记载了两项,化魂与连环魂爆。

    可惜,还不等苏寒仔细研究,阿飞就在旁边轻轻的推了一下,估计是害怕苏寒昧下这块珍贵的十一星魂骨,这才大着胆子来招惹这位毛神。

    “再看一会儿,肯定还你。”苏寒狠狠的瞪了阿飞一眼,急忙再将魂力进入魂骨之中,以极快的速度拓下了剩余一百多枚铭文。

    阿飞这枚十一星魂骨极有可能是从魂兽头领身上猎下来的,其中大多数铭文都是陌生的,这次苏寒搜集到八十二枚铭文,其中还有一枚无比珍贵的紫色铭文,算得上丰盛!

    满意的点点头,苏寒将魂骨还给了阿飞,问道,“阿飞,你手里还有魂骨么?”

    “有!有!”阿飞连忙点头。

    接着,阿飞取下腰间挂着的那粗布袋,哗啦啦倒出一堆魂骨,从中挑选了十几块推到苏寒面前,其中不乏珍贵的七、八星魂骨。

    “你在迷雾森林边缘作威作福那么多年,收藏就只有这么一点儿?”苏寒将这些魂骨扫入空间袋,皱着眉头说道。

    “当然不是。”阿飞摇摇头,“这东西很重的,我一个强盗头子又没有空间装备,身上带着的这些是以防不便,我家里还有上万块呢!”

    听到这个数字,苏寒的眼睛闪出亮光。

    好家伙,果然是收藏丰盛,而且还都是可以使用的魂骨,其中铭文蕴藏的数量与质量比死骨高了太多,苏寒已经看到一篇魂决再向他招手。

    却在这时,一直插不上话的绝无情开口了,“苏兄,你这是想搜集一套魂决么?我平日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不过上次??上次经过迷雾森林顺手杀了几头魂兽,你看这些对你有帮助么?”

    说着,绝无情打开一个空间袋子,拿出三块巴掌大小的魂骨,均是灰蒙蒙的未启灵状态。

    “这些还要启灵了再说,不过还是先谢过无情兄了。”苏寒冲着绝无情微微点头,这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拥有极强的实力,为人放荡不羁,人平谈得上出众,更重要的是臭味相投,这是为数不多获得苏寒承认的血色大陆原住民。

    将这些魂骨也收了起来,苏寒从空间袋中拿出两瓶冰镇红酒,道,“无情兄师承血煞老祖,功法与法器方面自然不用头疼,我也没什么好拿出手的,这两瓶佳酿还请无情兄万万收下,礼尚往来。”

    血色大陆并没有红酒,估计也没有葡萄,只有参加血色试炼的地球人偶尔会带上一些消遣品,独特的口味在血色大陆是千年难遇的,侥幸尝过的人都忘不了这种美妙的滋味。

    武道十宗与各大门派甚至不惜重金收购从天外邪魔手中缴获的红酒,却依旧是有价无市。

    可能,血色大陆不遗余力灭杀天外邪魔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红酒,谁知道呢?

    “那我便拿出其中一瓶,今日与苏兄不醉不归!”绝无情颇为洒脱。

    阿飞在一旁眼巴巴看着,时不时的舔舔嘴唇,早年间他也尝过红酒的滋味,今天只是闻着那淡淡的果香心已经醉了,却万万不敢开口讨要一杯来解馋。

    苏寒何许人也,阿飞的小动作瞒不过他的眼睛,微微一笑,苏寒拿过酒瓶给阿飞倒了满满一杯。

    “阿飞兄弟,不要客气,你也来!”苏寒很大方的说道。

    阿飞愣了一愣,迫不及待的端起酒杯,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脸上露出了一个苏寒只在地球瘾君子脸上见到过的表情。

    “等过些时日,我还要到迷雾森林走一趟,到时候还得阿飞兄弟多多照顾啊。”苏寒把后半句说了出来,他的目标是阿飞收藏的上万块魂骨。

    “好说!好说!”

    三人开怀畅饮,期间媚娘也来敬了一杯酒,同时告知苏寒近几日已连续收购上千块魂骨,却决口没有提报酬一事。

    这个女人的小心思怎么会瞒得过苏寒,但苏寒也没有点透,以媚娘的交际能力他日成就绝不会太低,若是把关系稿的太生硬虽没有坏处,却也没有半点好处。

    思前想后,苏寒拿出两件法器交给媚娘,若是当做收购魂骨的开销绰绰有余,媚娘感恩戴德,又敬了一杯酒便忙去了。

    直喝到傍晚的时候,苏寒都有了一分醉意,怒气冲冲的蔓蔓带着涂豪和呆霸王杀来了,进门就是一通劈头盖脸的痛骂。

    “苏寒你个王八蛋!说好了看老娘比武的,还没开始就一个人先溜了,我就知道你挂念天外楼的那只狐狸精,这下被我抓到了吧!”蔓蔓双手叉腰站在苏寒面前,像是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儿,幽怨极了。

    身后,涂豪与呆霸王齐齐翻了一个白眼,心想人家媚娘就在一边看着呢,你就不怕她突然提着硫酸把你毁了容?

    不过仔细想想,基本没有这种可能,以媚娘手无缚鸡之力能不能近蔓蔓的身是个问题,再说血月大陆也没有硫酸这玩意儿啊。

    “……”苏寒怪怪的闭着嘴巴,没有说话。

    这件事确实是他有错在先,说好了要看蔓蔓比武顺带呐喊助威,自己先放了人家的鸽子,骂几句也没关系,反正可以在晚上找回场子。

    让蔓蔓三人入座,苏寒将他们与绝无情相互介绍了一番,又引得绝无情震撼万分。

    一个金丹后期修为的婢女,两个金丹中期修为的跟班,在血月大陆也是极为罕见的事儿了,也只有武道十宗那些财大气粗的家伙可以做出这么嚣张的事儿。

    想他绝无情,血煞门下第一天才弟子,出门游历从来是孤身一人,莫说是暖床丫头,连跟班都不给配一个,比起苏寒还真显穷酸啊。

    见到外人,蔓蔓是绝对会保持淑女形象,莞尔轻笑露齿三颗,敬酒的时候还用袖子挡住了下半边脸,恬静幽雅的样子与方才的女汉子简直判若云泥。

    眼看天色渐晚,这顿饭也吃的差不多,苏寒暂时别过了绝无情与阿飞,他还要赶着去老金那里搞一些归元液为手中这一批魂骨启灵。

    约定明日演武场见,苏寒便奔向老金的奇宝斋,刚巧赶在关门之前。

    当苏寒哗啦啦将那一堆魂骨倒在柜台上的时候,饶是做了十几年赌骨生意的老金也被吓了一跳,颤巍巍的取出三瓶归元液,接着像一个气盛的年轻小伙儿一样,说什么也要亲手玩几块。

    老金做的是小本生意,手中魂骨都是次品货,边角料。

    而媚娘收购的这批货物就不同,她忌惮苏寒上使的身份和与风无忌之间的交情,办事的时候投入了十二分精力,收购魂骨大多是精品,也难怪老金老不羞的要来凑热闹。

    苏寒也不是小气的人,将其中一瓶归元液丢给老金,又将另一瓶扔给蔓蔓,启灵这种事做一两次还有新鲜感,这批魂骨足有上千块,要是苏寒一个人来做还不无聊死?不如大家一起开心。

    独乐了不如众乐乐。

    这样的大场面也吸引了不少晚饭后出来散步的人,他们就像被腥味吸引的野猫一样围在奇宝斋门口,眼睁睁看着这些价值上百万丹的东西被糟蹋,或者被升华。

    “三星,三星魂骨!”

    “我靠,这又是一块五星的!”

    “唉,死骨,又是死骨。败家啊……”

    长达两个时辰的埋怨与惊呼声之后,一千多块魂骨全部完成启灵,成品率比老金的边角料高了许多,大概有四成的样子,也即是五块里面必出两块成品。

    不过这对于苏寒来说并无影响,死骨与魂骨都能拓下铭文。

    最终统计,三星以下的魂骨有三百多块,三星到六星的魂骨有八十多块,七星八星的魂骨十几块,蔓蔓还开出了一块十星魂骨。

    “你们回城主府修炼去吧,我在这里闭关,明早演武场会合。”苏寒将蔓蔓三人打发回了城主府。

    相对而言城主府更安全一些,也能牵制风无忌那头老狐狸,若是苏寒、蔓蔓、涂豪和呆霸王都在外面过夜,以风无忌的性格肯定要有所猜测,恐有不利。

    “苏寒你个王八蛋!”

    回去的路上,蔓蔓死死的咬着嘴唇,很哀怨,很哀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