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十一星魂骨

    由熊海威一声令下,进三十二强第一场比赛开始了,可以说从这一场比赛开始结局与长生卫已经无关,剩下的所有人都是冲着那尊丹器去的。

    可以锻造的法器在血月大陆就很珍贵,无法锻造只能靠机缘孕育的丹器就更不用说了,一百件法器加在一起都换不回这么一件宝贝。

    市井之徒为了一百丹已经可以杀人,名噪一方的高手为了一尊丹器又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举动?

    只见令旗挥下的那一瞬,大刀阿飞早已按耐不住,提着手中那把充斥着杀伐气息的虎头大刀就是一记重劈。

    天生神力,无师自通,靠着不怕死三个字在强者如云的血月大陆混到风生水起,这一记重劈又怎能简单?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一招的精妙之处,劈不是重点,变幻莫测的后招才是杀器,十几年来生死决斗积累下的经验,这柄虎头大刀仿佛与阿飞融为一体,百十来斤的重物挥舞起来就像举手投足那么简单,当真可怕。

    反观绝无情,这家伙并没有预想中那么慌张,从容不迫之下竟还有理发型耍酷的时间,待虎头大刀劈到面门才陡然出手,以手中那把铜骨扇硬生生劫住了刀刃。

    “哗!”

    全场哗然。

    这些并没有超出阿飞的预料,他在愣神一瞬之后,变幻了招式,那把刀仿佛有了生命一般,随着阿飞的舞动转起了圈。

    血色刃口,爆发的是血色刀光,阿飞鼓足了力气将大刀转的虎虎生风,作势要将绝无情的一双手臂绞成肉酱。

    绝无情也不是吃素的主儿,手持铜骨扇跟着阿飞的大刀一起转,扇骨不时冒出绿色刃片,打在刀芒之上爆出火星与硝烟,煞是壮观。

    这两人一个退,一个进,攻中带防,守中又有杀机,怎一个漂亮了得。

    寻常百姓,有生之年能亲眼目睹这样一场决斗,此生已无憾。

    棋逢对手,难解难分,转眼间两人已拼斗上百回合,互通有无,阿飞停了下来,凝神屏气。

    “浴血之刃,杀!”

    随着一声暴喝,不知从哪里冒出的血雾瞬间弥漫整个擂台,极大程度的削弱了人们的视线,翻滚的血雾无处不透露着彻骨肃杀之意,令人心中生畏。

    与血雾颜色相近的虎头大刀完美的隐藏起来,像一条毒蛇,突然发动进攻,刀尖从血雾中冒出的那一刻,那是几乎连风无忌都无法捕捉的速度。

    “这招的威力,起码是灵神前期强者必杀一击!”苏寒感叹着。

    仅凭这一招,阿飞足够了在迷雾森林边缘占地为王的资格。

    不过,相对的,苏寒还是很好奇绝无情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应对这记杀招,如果能做到全身而退,苏寒不介意多这样一位朋友。

    <。

    事实上,苏寒也相信绝无情可以做到,因为在血雾散开之前,苏寒就捕捉到了绝无情嘴角那一丝冷笑。

    “说到能完美运用血的力量,普天之下除了我的尊师,我还真不觉得有第二个。”

    绝无情冷笑着,笑声令人脊梁发麻,也让人想起了西南方那位半步武圣,传说中,将血之力运用到极致的恐怖存在。

    随着绝无情吐出最后一个字节,擂台上血雾瞬间暴涨几倍,完全封锁了所有人的视线,任凭谁睁大了眼睛都无法看透翻滚的血雾,更不得知之中发生了什么,那一声声若有似无的凄厉哀号,使现场的气氛又恐怖了不少。

    三息,仅三息之间,苏寒面色一凛,随之而来是阿飞的惨叫。

    “喝!”

    苏寒低喝一声,合身冲进了血雾之中,之后就再没有声音。

    熊海威虽不知道苏寒在搞什么名堂,还是挥手召来一阵大风,将那浓密的血雾吹散开来,渐渐地显露出血雾之后的三个人影。

    两个是站着的,还有一个跪坐在地上。

    等血雾彻底散去,人们这才看清站着的两人是苏寒和绝无情。

    两人面对而站,袍子下摆被风吹得猎猎作响,裙带随风飞舞,意气风发,唯我独尊。

    绝无期反手握着那把铜骨扇,扇骨之间冒出了一根根锋利绿色利刃,又被苏寒牢牢地用两根手指夹住。

    不远处的地上,阿飞跪坐在那里,不知被怎么打成一个血葫芦,浑身上下血呼啦的,摇摇欲坠。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呐。为了区区身外之物,强取人性命,岂不有违天和?”苏寒微微笑着,慢慢松开了绝无情的扇骨。

    本来绝无情眼中还有浓浓的杀意,听苏寒这么一说,愣神片刻,随即放声大笑起来。

    “好一个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绝无情很潇洒的收起铜骨扇,双手抱拳,“不知这位兄台怎么称呼?”

    “苏寒。”

    “绝无情!”

    “……”

    戏剧性的一幕,本还杀气腾腾的两人在这一刻好像多年未见的挚友,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怎么会知道,苏寒仓促出手险些将绝无情秒杀,而绝无情杀招的余波也将苏寒逼到山穷水尽。

    血月大陆,强者为尊。只有强者才能受到尊敬,苏寒和绝无情都是这类人。

    等到评委会回过神宣布绝无情获胜的时候,他早已与苏寒并肩走出了演武场,顺带也将阿飞带了走。

    半个时辰后,天外楼,一个靠窗的位置,两只盛着猩红色液体的漂亮水晶杯碰在了一起。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苏兄竟掌握了灵魂攻击的法门,实在令人眼红啊。”绝无情喝完了杯中的酒,咂咂嘴,又道,“还有这从未见过的红色液体,酸中有甜,涩而不苦,隐隐有一股无法形容的香味在口中弥漫,回味无穷,人间极品!”

    以苏寒金丹后期的实力,如果以常规的手段,是绝对无法在仓促之间破掉绝无情的杀招,显而易见在当时苏寒使用了灵魂攻击。

    这是苏寒闭关的两大收获之一,一招名为魂爆的攻击法门。

    这是记录在已经拼凑完成的那部分魂决中的一项法门,原理是由鼓荡魂海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瞬间隔空侵入敌人脑中,重创敌人的灵魂,瞬间伤害犹如爆炸,故名曰魂爆。

    千里之外,伤人灵魂,苏寒是第一次使出这招,看起来威力不算小,仓促之下仍然重创了绝无情这样的灵神前期修士,看来以后要多加练习才是。

    “无情兄言重了,雕虫小技,何足挂齿。”苏寒谦虚的笑了笑,抿了一口冰凉的红酒,又道,“倒是无情兄的那把法器威力十足,险些令我也中了招。”

    说起来苏寒也见过不少法器,灵器甚至是圣器,偏偏绝无情这把扇子古怪的很,饶是苏寒使出浑身解数抵挡,也不免被扇骨所释放出的一股阴冷气息顺着指尖钻了进去,透体澈寒。

    按理说,法器不该有这样的威力。

    “你说这个啊。这是早年间师尊偶然得到一块天外陨铁,以本门秘法锻造而成,只要是体内流动着血液的生物都无法抵御其攻击,哪怕是武圣也不例外!”绝无情将那把铜骨扇拿了出来,很大方的放在苏寒面前,任由其观赏。

    将师门的秘密分享给一个刚认识不过一个时辰的朋友,绝无情也实在大方,事实上血煞门之所以可以笑傲江湖与武道十宗争辉也全仗着玄妙的功法,血煞老祖能以半步武神硬撼百毒夫人也正因如此。

    苏寒将铜骨扇拿在手中,观赏片刻,立即还给了绝无情,这东西对他没有半点用处,只是因为好奇。

    “呃。”阿飞发出了声音,略显尴尬,证明了自己的存在,“这位大人,多谢你出手相救,不然……”

    阿飞可是在迷雾森林边缘占山为王的强者,让他说出这些话比杀了他还难,事实上他的前半生从没有低声下气,此时却不得不这么做。

    在场两人都不是他能惹得起,何况苏寒还从绝无情的杀招下强行将他救出,要是不表示谢意还算什么爷们儿。

    “不用在意,反正我救你是为了你的回报。”苏寒摆摆手,很干脆的说出实话。

    “呃。”阿飞刚刚洗净的脸变得通红。

    “好了,开个价吧,我要你胸前这块魂骨。”苏寒指着阿飞的胸口,说道。

    在阿飞胸口挂着一块魂骨,拇指大小,品相极佳,目测是十一星魂骨。

    十一星,也就是内藏起码一百一十枚铭文,还是一块可以使用的魂骨,价值比当年名噪岐黄城的那块十三星死骨高了何止千倍?

    这种东西,不管放在那里都要掀起一阵血雨腥风,苏寒强行救下阿飞也是为此,没想到一个强盗头子身上能有这样的宝物。

    不过想想也是,阿飞可是在迷雾森林边缘做的打劫勾当,岐黄城内流通的魂骨有四成都是出自他手中,几十年来能有这样一枚极品也是情理之中。

    “这个……”阿飞下意识的摸向胸口,捏着那块十一星魂骨很为难。

    这可确实是阿飞的宝贝收藏,当年冒死斩杀一位金丹后期修士才夺来的极品,多少年来阿飞都不舍得出手,更是为此受到打压,几次险些丧命。

    说句不夸张的,这块十一星魂骨就是阿飞的第二生命。

    “这样吧,你要实在不舍得卖,借我看看总可以吧。”苏寒见阿飞很为难,转而说到。

    “好!”这下阿飞很爽快,取下魂骨就交给了苏寒。

    苏寒接过魂骨,闭上了眼睛,分出一丝魂力,很快就进入这枚魂骨之中。

    “哇!”

    怎样也无法形容苏寒此时的心情,他在这枚魂骨中看到的第一枚铭文,不是多而杂乱的基础铭文,也不是蕴含规则之力的高级铭文,而是一枚泛着淡紫色光芒的稀有铭文。

    随着苏寒将这枚铭文拓印下来,铭文自动落入未完成魂决的右上角,流光闪动,又一部分封印的内容被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