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苏寒的收获

    长生卫选拔活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晃几日过去了,确定六十四强名额的这天晚上,苏寒也出关了。

    此次闭关时日算不得多,区区六天而已,却已把从岐黄城各大家族借来的死骨浏览一遍,所提取出的铭文有三万多枚,加之从老金和易牙那里积累的,勉强满足了一元之数的一半。

    可在苏寒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这次所经手死骨的数量足有前两次加起来的十倍有余,重复的铭文越来越多。

    事实上,也是这次闭关苏寒才发现一个问题,铭文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换句话来说,铭文大抵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基础铭文,频繁出现在死骨之中,重复率很大,在苏寒的成果中这些基础铭文占了九成,是魂决的基础。

    另一部分就是较为高级的铭文,出现率极低,重复率也比较低,有时候接连上百块死骨也不见一枚高级铭文,是基础之上的规则之力。

    除了基础铭文和高级铭文,苏寒还发现了一种,在他的搜集中仅有一枚,却是重中之重,作用不明。

    目前推测,这一枚珍贵铭文起着平衡与制约的作用,平衡这十数万枚铭文的属性、力量冲突。

    总的来说,这次闭关的收获还是蛮大,随着魂决的补全,苏寒也大抵知道了一篇魂决的构造,再结合自己的最新发现,其实魂决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秘,这就是一本灵魂方面的修炼功法。

    有基础,有规则,有法门,有招式,还有感悟。这就是魂决的组成。

    只是因为自古以来灵魂就是神秘不可侵犯的,缺少这方面系统化的知识,才导致了魂决的稀缺,大千世界能得到一本魂决的人少之又少,掌握了抵御灵魂攻击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风无忌是第一个感应到苏寒出关的,在这方面即使是熊海威也慢了半拍,不过他没去找苏寒,苏寒也懒得搭理风无忌,大家心里都有鬼,心照不宣。

    苏寒回到别院的时候蔓蔓、涂豪和呆霸王都在修炼,选拔活动自复赛开始就变得异常激烈,各路高手层出不穷,饶是身怀玄妙功法的三人也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今天的一战中涂豪还险些落败。

    这让三人原本稍稍膨胀的心收敛了一些,吃过晚饭不约而同的打坐修炼,苏寒倍感欣慰,也盘腿坐在大厅之中,一是为三人的修炼护法压阵,二是试验一下不完整魂决已经开启的两项之一。

    魂决尚未补全,却已经开启了两项,苏寒感觉与那一枚珍贵的铭文有关,这两项的其中之一名曰养魂。

    所谓养魂,是魂决修炼的基本法门,大抵与修士的入定打坐是一个道理,旨在以天地灵气滋养魂海,增强灵魂之力。

    靠着浩瀚的??瀚的灵魂之力,几乎没有费什么劲,苏寒就进入了状态,一丝丝肉眼难辨的灵魂之力从四边八方涌了过来,被汲取,在体内慢慢形成雾状,凝结之后又滴入魂海。

    一次一次的凝结中,磅礴的魂海变得更浩瀚。

    苏寒很享受这种感觉。

    天蒙蒙亮的时候,苏寒被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了,原来是蔓蔓他们三人先后醒来,对苏寒能悄无声息的潜进别院表示十分诧异。

    要知道,每次修炼的时候蔓蔓都会在院中布置阵法,再加上她的实力,不夸张的说即使是洪天那样的半步武圣也不可能在不吵醒蔓蔓的情况下潜进院子。

    反而是苏寒做到了。

    对此,苏寒笑而不语。

    事实上,这也是闭关中的收获之一,苏寒在接触了大量蕴含灵魂之力的铭文之后,突发奇想,研究出一招名为隐匿的十分实用的小窍门。

    蔓蔓的阵法与凤凰神火的威能至多能感应到半步武圣,殊不知,在苏寒施展隐匿强行收敛灵魂波动之后,哪怕是武圣那样的存在也无法发现他的踪影。

    只可惜,这一招对灵魂之力强度的考验实在太大,又很讲究施法者对灵魂之力的巧妙控制,起码百年之内蔓蔓他们几个是无法掌握,门槛太高是唯一的美中不足。

    今天是选拔长生卫的第六天,六十四进三十二,规则也在一次次晋级之后变得繁琐,变得系统。

    对于蔓蔓他们能走到这一步,这是在情理之中,却是在苏寒的意料之外。

    三人所掌握的功法都是一线乃至顶尖,苏寒料定他们能在比武中走的很远,却没料到走出这么远,如果这么说起来在岐黄城方圆地界儿内蔓蔓他们也算得上前百的高手,这种质的成长令苏寒很欣慰。

    “老大,今天去看我们比武吧,顺便给指点指点。”涂豪盛意拳拳的邀请道。

    “恩。”苏寒点头。

    演武场上,人山人海,熊海威不愧是长生天的当家长老,风无忌也不愧是岐黄城千百年来第一谋略家,两人不知道按照什么样的比例分成联手开了一个赌档,公然坐落在评委席旁边,有专人负责记录、更改赔率,忙的不亦乐乎。

    其实,这赌档在之前预选赛的时候就有了,只是那时候人太多,实力又高低不平,极难设定赔率,无法保证稳定收入,规模很小。

    到了现在,参赛选手锐减只剩几十人,各人的实力也暴露了七七八八,风无忌干脆把档口摆在了明面上,亲自坐庄,一副大杀天下的气势。

    见到苏寒,风无忌将手中的工作交给一个文绉绉的年轻人,迎了上来。

    “昨夜我夜观天象发现紫微星有异,就知道要发生大事,没想到上使出关了啊!”风无忌的笑容很假。

    之前,风无忌忌惮苏寒无非是那个上使的身份,而现在熊海威亲自主持长生卫选拔,风无忌花了些功夫已经与熊海威建立牢靠关系,自然要与苏寒生疏一些。

    阿谀奉承,不过是因为苏寒却有实力,风无忌还留着一手想要挑拨苏寒与剑宗的关系,从而从中闷声发大财呢。

    “呵呵,言重了。”苏寒轻笑。

    “既然上使出关,我这就让人在评委席加一位置,这长生卫的选拔,上使也要帮着熊长老多多监督才对。”风无忌说着,唤来一人,低声吩咐几句,笑拥苏寒入了席。

    坐正之后,擂台两边缓缓走上去两人,风无忌接过助手递来的一张羊皮卷,压低了声音对苏寒说道,“上使,这两人一个是赫赫有名的绿林好汉大刀阿飞,一个是血煞老祖的亲传弟子绝无情,赔率是一赔一,有没有兴趣?”

    苏寒没有说话。

    风无忌面色稍显尴尬,解释道,“这大刀阿飞在迷雾森林边缘占山为王,不抢商队,不抢平民,偏偏要为难进迷雾森林猎魂兽的修士,十几年来被他盯上的人无一幸免,流入岐黄城的魂骨大约有四成都是经他手,实力可见一斑。”

    魂兽实力很强,这点在苏寒接触到魂骨的时候就很清楚,一般敢去猎杀魂兽的无不是小有所成的修士,不乏成名已久的高手。

    身为一名强盗放着商队平民不去抢,偏偏要找那些修士的麻烦,这大刀阿飞也不是善茬儿,外界疯传其拥有灵神初期的实力,手中那把鬼头刀更是难得一见的极品法器,胜率很高。

    而大刀阿飞的对手,血煞老祖的亲传弟子绝无情也不是等闲角色。

    不同于操控着一群雪狼在边边角角逞威作福的雪狼老祖,这血煞老祖当真是血月大陆的风云人物,其名下血煞门位居西方魔教排行第二,仅次于武道十宗之一的万毒宗。

    而血煞老祖作为半步武圣,已然能与万毒宗武圣百毒夫人分庭抗礼,所有人都相信,等到血煞老祖封圣的那一刻,血煞门绝对可以跻身进入武道十宗的行列。

    这样的一个人,其亲传弟子,实力定然不容小觑。

    也难怪风无忌无奈开出一赔一这样扯淡的赔率。

    听风无忌这么讲解一遍苏寒还真有了些兴趣,一个是与魂骨有极大关系的绿林好汉,一个是踩在武道十宗边缘的天才弟子,这样的人都是苏寒迫切想要结交的,距离火婴的一年之约越来越近,他必须要不择手段的提升自身实力。

    “一赔一的话,没什么好玩的。”苏寒摇了摇头,却又道,“不过,我对这两个人倒是很有兴趣,不知道能不能麻烦引荐一下?”

    “这个好说。”风无忌爽快的点点头。

    比赛就要开始了,这个时候熊海威这个主裁判才到了演武场,远远地苏寒就看到了他,还有他身边的扶苏。

    两人遥遥的对视,苏寒从扶苏眼中看到了许多,有不甘,有愤恨。

    显然,苏寒闭关的这段时间扶苏也没闲着,瞅瞅他的实力,大概也有金丹后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