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涂豪的恶趣味

    不动明王,即不动尊菩萨,是指慈悲心坚固无可撼动。

    明者,智慧之光明。

    王者,驾驭一切现象者。

    呆霸王修炼的这门不动明王,其精髓便是不动如山,而在昨日的一次感悟中,呆霸王强行领悟了这一招,并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

    他称这招为金钟罩。

    并非是气功中的金钟罩,呆霸王的金钟罩更是与前者背道而驰,前者是集中气息来增加防御,而呆霸王领悟的金钟罩是在完全放松身心之后,将最本源的力量释放出来。

    完全放松,灵台空明,呆霸王心中有仁,也是这份仁将不动明王最本源的力量发挥出来,所谓仁者无敌便是这么解释。

    所以,被胡思的手掌拍打在身上会出现雄厚的金鸣声,胡思也真的感觉自己拍打的不是肉身,而是一座古老巨大的铜钟。

    一百掌,两百掌,三百掌……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再有人去计算胡思拍出了多少掌,是八百还是一千?没人知道,这场对决实在是太漫长,就好像最锋利的矛遇上了最坚固的盾,难解难分。

    不!

    已经有了明朗的局势,胡思在拍出第不知多少掌之后,他停住了,他踉踉跄跄的退后几步稳住了身影,垂在身侧的双手无意识的抽搐着,淌着血。

    他的双手裂了,烂了,被自己的蛮力给震烂了,甚至看不出这是两只手,血肉模糊都无法形容这幅画面的惨烈。

    胡思的脸上是豆大的汗珠,还有难以置信的表情,他死死瞪大一双眼睛,最终,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这一战,他败了。

    可没有人的心情在这一刻发生起伏,全程呆霸王都没有出过一招半式,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任凭风吹雨打,我自闲庭信步。

    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心境?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境界?

    仁者无敌!

    当人们不由自主的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台上这位罗汉微微睁开眼睛,他明显感觉自己坚韧的心境又成熟几分,一直没有迈过去的那道坎儿也在此次顿悟中消失了。

    金丹巅峰!距离灵神不过一步之遥!

    这是唯有呆霸王才知道的一份喜悦。

    呆霸王打一场的时间,其他擂台上已经进行了三四场,很快就到了蔓蔓和涂豪,呆霸王在权衡之后找到一处僻静的角落,干脆一个人打坐。

    蔓蔓的对手是岐黄城内孟家家臣,一位长衫中年男子,号称是浩然商会之下第一高手,不过在遇到蔓蔓之后显得沮丧了很多,干笑着要求蔓蔓手下留情,显然是被白杨的凄惨打了一剂强心针。

    双方尚未交手,高下已判,倒是涂豪那边的可看性更高一些,他的对手也是一个胖子,甚至比涂豪还要大上四五圈。

    比起正常人,涂豪已经算是很胖了,可站在这位仁兄身旁,顶多算是幼儿园级别,目测得有三百多斤,每一次呼吸都能使身上的肥肉像波涛那样汹涌澎湃,使人恶寒。

    “相扑手?”看清了这人的装扮,涂豪心里冒出这么个职业。

    “东亚病夫!”胖子一开口,已然暴露身份。

    血色试炼并不局限于华夏,也有一些倭国家族收到凭证,只是数量相对较少,这个名为小泉的相扑手便是从倭国来的天外邪魔。

    事实上,他是比苏寒更早一批来到血月大陆,一战成名后就被一个小家族供养起来,美名其曰总教头,这么多年来替那小家族解决了不少麻烦,也消耗了很多粮食。

    这次选拔长生卫,那小家族迫不及待将小泉请了过来,一路也是过关斩将,顺利入围预赛。

    涂豪算是颇有个性的那类人,以前在地球上他眼中的人分两种,看得顺眼和看不顺眼。

    现在到了血色大陆,涂豪眼中还是两种人,苏寒看得顺眼,或苏寒看不顺眼。

    而眼前这个小泉,涂豪根本不用过问苏寒的意思就知道不顺眼,又被他以东亚病夫侮辱,当即,涂豪就爆发了。

    “草泥马的倭国小矮子,看我不……”涂豪骂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下意识的,他是想把这头胖子给吞掉,却意识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三百多斤的胖子吞下去会不会腹胀?会不会消化不良?

    沉吟片刻,涂豪改了口,“看我不把你打成白痴!还有,东亚病夫这四个字,待会儿你就得吃回去!”

    说罢,涂豪直接祭出了江山剑。

    这可是一把连苏寒都赞不绝口的圣器,只是最近忙着倒腾魂决,昨晚又听蔓蔓交代了选拔长生卫的比武,苏寒才把这江山剑暂时借给了涂豪,虽不能发挥百分百的实力,也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利器。

    涂豪不会剑法,也没什么招式,神兵利器在他手里也跟切菜刀似的,挥舞的霍霍生风,朝着小泉那水缸粗的脖子就招呼过去。

    “啊!”

    小泉爆喝一声,直接爆掉了粗布上衣,露出上半身全部的肥肉,还有那肥肉上的一副纹身。

    这是一副面积极大的纹身,占据了小泉的前胸后背几乎所有面积,紫红色,乍一看是一些生涩奇怪的符号。

    如果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这是一副图画,除了类似召唤阵的符文之外,纹身正中是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魔。

    “式神!武曲!”

    随着小泉的声音,那纹身上的召唤阵紫光大亮,一股肉眼难辨的飘渺气息涌了出来,在小泉脑后汇聚,形成一只披着盔甲的人形恶魔。

    待人形恶魔完全形成的那一瞬,涂豪的江山剑也劈了过来,武曲挥舞着手中两把狰狞鬼头大刀,轻而易举的将江山剑格挡在小泉面前几寸处。

    金鸣交错,火星四溅,小泉就操纵着式神武曲与涂豪拼杀,一来二去竟将涂豪死死压制,连消带打,不多时就将他逼到了擂台边缘。

    “丫丫的,还挺厉害。”涂豪轻啐一口,直接从怀中掏出两块妖兽精魄。

    丢入口中,就跟猪八戒吃西瓜似的,嚼也不嚼直接咽进肚里。

    下一秒,涂豪手中江山剑白芒大亮,耀眼的光芒将式神武曲照的更飘渺了一些,小泉意识到失态的严重性,皱起了眉头。

    式神,倭国的修炼秘法之一,属于比较上乘的,其原理并不复杂,通灵二字。

    简单来说,就是阴阳师寻找并捕捉灵体,封印在阵法之中,以便做战斗或其他用途。

    而这些灵体,大多是不死亡魂或妖兽成精,九成九都是妖邪之物,长期背负着式神纹身可以召唤式神,同时也要贡献出精血来供其吸食。

    说白了,式神不是好东西。

    巧的是,涂豪手中的这把极品圣器江山剑代表着人元之力,是某个纪元用来镇压江山气运的圣物,天生对妖邪就有一种克制力,这也是江山剑光芒大盛的时候式神武曲黯淡的主要原因。

    就像吸血鬼遇到了十字架,狼人遇到了银色子弹,僵尸遇到了茅山道长,被属性完克。

    很快,涂豪也发现了这奇妙的规则之力,嘎嘎怪笑着,提剑就要找小泉的麻烦。

    得意的式神武曲被压制,小泉并没有坐以待毙,索性将式神收了回去,抖了抖身上波浪般的肥肉,就要与涂豪来一场白刃战。

    他的主要职业是相扑手,力气大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儿,几步小跑缓冲,小泉伸手就要去抓涂豪的脚腕。

    “滚!”

    涂豪吐出这一个字,手腕一抖,剑锋陡然向下,直接挑了小泉的手筋。

    这时候,涂豪的身材倒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胖子的灵敏度都很低,三百多斤的相扑手怎么能比不到二百斤的涂豪速度快?

    电光火石间,涂豪就将小泉的手脚筋全部挑断,索性将江山剑收了起来,冲着手心吐了口唾沫,朝着小泉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厚实的肥肉在这时候并不能起到缓冲效果,反而在震荡中,将涂豪的力道带进体内,带到内脏,金丹期的修为摆在那里,小泉在不借助式神力量的情况下至多算筑基期,涂豪让他单手单脚也能完虐。

    接下来,自然是一场血粼粼的虐杀。

    十分钟后,在涂豪轻描淡写的笑容之下,这座肉山轰然倒塌,涂豪在确认胜利之后跑到了风无忌所在了评委席,借了一套纸笔。

    “东……亚……病……夫……”

    歪歪扭扭的写下四个大字,涂豪将这张纸揉成一团,返回擂台上,强行塞进了小泉的嘴巴里。

    “说过了要你吃回去,做人不能言而无信是不?”涂豪满意的拍拍手,成就感爆棚。